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和柳姐的往事
我和柳姐的往事
LOADING...
柳姐是我来到这所乡办中学第一个认识的人,也是第一个愿意帮助我的人。她和我教同轨,也就是教同一个年级的不同班级。她坐在我的对面,齐耳的短发,颇有些五四青年时期的味道。那个发型,是她的经典发型,长年不变,直至我离开那所学校时,她也依然是那种发式。柳姐很端庄,典型的知识女性。不说话不笑,一笑,那光滑发亮的腮帮上就会有两个小酒窝儿,虽然比我大了几岁,可还是看着很可爱。她的老公是个海员,常年不在家。在工作上,她没少帮助我,也没少给我指点,甚至平时还帮助我写教案,设计教具以及课件什么的。当然,我也常常帮助她,所不同的就是我帮了她以后,她总会邀请我去她家吃饭,但她在帮助我时,我却没有什么确实的表示,实在也是因为住在学校宿舍里又能有什么表示呢?柳姐跟我说过,要是觉得学校的饭菜不好吃就去找她。不是我不明白,但我没有去过一次,一是怕别人看见了说闲话,二是孤男寡女的,谁知道会做出什么来?柳姐的孩子,上的寄宿学校,也是不在家的。就这么着,一晃半年多过去了。说真的,我对柳姐并不是一点渴望也没有,实在是不敢,或许身为教师的那种也决定了我不能去做那样的事。曾经有好多次,我自己一人住在宿舍里,只要一想到柳姐,我就会想象着她的容貌和身体自慰一番。那种感觉也是很爽的。但我也常常想,柳姐喜欢不喜欢我呢?从常态上来看,她对我还是很好的,像是朋友,也像是很默契的一对搭档。那一次,柳姐来找了我,原来是她家的电视机有了点问题,不出人儿了。我学过一些电器修理的知识,没费什么劲就给她修好了。她把她冰箱里的几乎所有的好吃的都拿出来了,款待我。我要走了,她极度挽留,而我也就又坐了一些时候。那时的我,虽然很镇静,其实心里百爪挠心,下面的那个东西也在裤子里硬翘翘的了。我穿的是大裤衩,那么一翘,我都不敢站起来了,一站起来肯定露陷。我很尴尬的坐着,时不时的会抽一支烟来缓解我心中的紧张。她似乎也看出我的紧张来了,就说,“天真热!你去洗个澡吧!”“不了!回去再说吧!”“还会去干吗?也不是外人,洗个澡怕什么的?”我心里说,是没什么,可我洗了,也许就有什么了。柳姐没等我同意不同意,就走出房门,到院子里的厢房去干什么了。我站起身,一看自己的下面还在鼓涨着,那大裤衩被支出了一个大鼓包。“小赵!行了!你看看!”她在厢房那边喊着我,我不能不去,可我一看见她,我的脸上也发起烧来,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她也看见了我的大裤衩被支了一块,装作没看见似的又说,“水温正好!你洗洗吧!宿舍有不能洗澡!”看来我是真的得要洗了。等她出去后,我就脱了衣服,精赤条条的稀里哗啦的洗起来。“小赵!毛巾还没给你呢!拿着!”她在屋外又在叫着我。我光着身子,把房门拉开一条缝,伸手接了过来。那时我才注意到,柳姐已经换过衣服了,紧身的t恤不见了,宽大的短裤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吊带睡裙,款款的飘来飘去,只有她的那双白白嫩嫩的光脚没有变化,还穿着那双皮质的拖鞋。她是不是在为什么做着准备,我不得而知,仅以此光景来看,我分明已经明白了几分。我的那根棒棒,在我洗澡的过程中一直斗志昂扬,那时我真想柳姐能够进来抚慰它。我洗好了,没有再穿t恤,是太热了,光着脊梁,只穿着大裤衩。“柳姐!我走了!”“走什么嘛!再坐会吧!有没什么事!”我是在托词,哪想走啊。这样,我又走进了她的屋内。“洗完了,凉快多了吧!我也刚洗过,净吹空调也不行!”我点头称是。同时,我也开始转移思路。“柳姐!你穿这裙子真漂亮!”“漂亮吧!还是他给我买的。”“大哥不常回来吗?”“他啊!别提了!一去就是半年一年的,我跟守活寡似的!”柳姐这样厉害的话,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她总是那样温文尔雅的。柳姐的肌肤很白皙,胳膊腿儿的看着就让人喜欢,特别是她那不大也不小的两个乳房,若隐若现的出落在她的薄裙之内。我正那么想着,忽然我的肩膀被个蚊子给叮到了。我没觉得怎么样,可柳姐赶忙去拿花露水,小心地给我擦抹上,还问我痒不痒。“柳姐!你经常这么一个人过啊?”“是啊!怎么了?”“没什么?”柳姐插上蚊香,看也不看我的说,“你也该找个人了!”“一个人不是挺好吗?就像柳姐这样!”“我有什么好?只不过是习惯了!”“那你还要我~~”她笑了说,“你是该找一个!”“要找柳姐这样的我就愿意!”“什么话?我可老了!”“你不老。”“真的吗?”“当然是真的!用个词来说,那就是风韵犹存!”“什么呀?净唬我!”“没有!是真的!何止是风韵犹存?简直就是杨贵妃!”“你在说我胖吧?”“不是那意思!确实很好!”话说到这份上,我似乎觉得下身不那么硬朗了,人也觉得自在很多。“好了!柳姐!谢谢你的款待!我得真走了!要不我就得跳大门了!”“跳就跳呗!”柳姐靠在沙发里,伸着双腿,一副舒适又不屑一顾的模样。我和她彼此都沉默了。沉闷的空气压迫着我的心胸,也使得这个屋子变得异常狭小。柳姐看着我,我也看着柳姐,谁都不说话,那时我的心都要快跳出来了,下身的那个地方又开始鼓涨起来,眼看着我的大裤衩的前面又起了一个包。我实在忍不住了,也管不了许多了,一把把柳姐从沙发上拽起来,拥在怀里,上上下下的抚摸起来。柳姐也很主动配合着我,多日的欲火在燃烧着。她的舌头在找寻着我的舌头,而我的手也在找寻着她的命门。原来柳姐的那个地方早就是湿漉漉的了,一抹一大把。我脱光了她,她的那身白白嫩嫩的皮肉十分耀眼的呈现在我的面前。“你真漂亮啊!”“才知道吧?”“早就知道了,只是还没摸过。”“我的身子好吗?”“好!很好!太好了!简直是完美!”“那你还要走?”“唉!我怎么说呢?”“不要说!我知道!”柳姐的身子。可谓是白玉无瑕,只有那丛软软又黑黑的毛发镶嵌在她的双腿中间,似乎是在等待人来抚摸似的。她的屁股很白,很丰满,也很滑。我的双手饥渴的抚慰着她的屁股,她的手也在抚慰着我的鸡巴。拥抱了好一会功夫,柳姐才俯下身,把我的鸡巴吞进口中,品咂着。“柳姐!我想操你!”“再玩一会!姐会让你操的!”她如醉如痴的品咂着我的大鸡巴,我抚摸着她的头发,心想着一个美女子一个美老师一个美同事就是这样品咂我的鸡巴啊!如梦似幻的,我确实有点晕眩。“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这个很大!”“怎么知道的?”“你看你的鼻子,比别人的都大!”“倒是有人这么说过!”“我没说错吧!”“没有!很正确!”我抬起了一条腿,放到她的肩上去。“别动!让我舔舔你的后面!”她更来了兴致,脑袋夹在我的双腿之间,用她的舌头尖儿触碰起我的肛门来。“这就是你拉屎的地方!”“是啊!你也有!”“可我看不见!”“那我来帮你看!”她扶着沙发背,撅着屁股,让我看她的屁眼。她的屁眼,很干净,没有痔疮,一条一条的纹理都汇聚到很深的肛门里去。我在后面抱着她,抚弄着她的全身,与她肌肤相亲的感觉很好,很爽很爽的感觉。“我要操你了!”“来吧!”我对准了她的阴道口,直接进入。她哎呦一声,差点摔倒。“姐姐!我操到你了!我在操着你呢!操你的这个地方叫什么?”“阴道!”“俗名。”“屄!”“姐姐的屄真好啊!我的这个叫什么?”“阴茎!”“俗名!”“鸡巴!”“再说一次!”“鸡巴!大鸡巴!”“我在干嘛呢?”“在操我!操我呢!”她大声喘息着。“操我!使劲操我!操我的屄!操我的大屄!我有屄,你有鸡巴!操我!操我!操死我吧!用你的大鸡巴!使劲操我!操我!”她很饥渴,比我还要饥渴,平时的那种斯文全然不见,在我的面前的似乎只有一个放荡又销魂的柳姐。“射在我里面!射在我里面!”“你不会怀孕吧?”“我戴环儿了!随便射!”“好!柳姐!柳姐!我操你呢!在操你呢!我的大鸡巴在操你呢!柳姐我要来了!我们一起来!一起来!”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叭叭的撞击她白屁股的声响也越加响亮,忽地一下,一股子热流从我的体内喷射而出。我趴在柳姐的背上,体验着那一下又一下的高潮,并且还在她的耳边说,“我配了你了!你跟我交配了!”“你真会配!”“我还想配你!以后也想配你!你就是我的!”“我就是你的!你想怎么配就这么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