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媽媽是成人小說傢
媽媽是成人小說傢
LOADING...
深夜,妈妈兀自坐在她的笔记本电脑前,用键盘敲打着字。  「妈妈,你还不睡觉吗?」「宝贝,你先睡吧,妈妈还要在写一会。」我的妈妈是名小说家,她的笔名叫思雨,真名叫田思琪,她写过很多书,虽然还在念高中的我从没读过妈妈写的书,但我知道喜欢妈妈小说的人不少,因为家里常常会收到妈妈的书迷们寄来的信。  放假的时候,妈妈会在乡下租一套房子,和我一起住在里面,这乡下地方离我和妈妈住的县城很远,妈妈说她写书需要灵感,在这里她容易有灵感,我不明白妈妈说的灵感是什么,但每次放假的时候,我都会乖乖的跟妈妈来这个乡下地方。  妈妈走过来,替我拉好被子后,她又重新回到了桌旁,继续写她的小说。  我看着灯光下妈妈柔和的倩影,沉沉的睡去。  页快速的翻看妈妈下一张的照片。  我看见了柴房,看见刘婶和刘东家帮忙把妈妈吊在柴房里,妈妈的表情没有不情愿,反而似在教导刘婶和刘东家一般,教他们如何吊绑自己。  为什么妈妈要这样做……为什么妈妈会和这么多男人发生过关系,我的妈妈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我射了,精液射在裤子里,裤子的前面湿了一大滩……中午,妈妈回来屋子,我坐在凳子上,呆呆的望着走进屋的妈妈,看见妈妈走路时摇晃的屁股,脑海里又想起昨晚妈妈光着屁股,背对着我蹲在地上的样子,我裤裆的鸡巴又翘了起来。  妈妈为我烧好午饭,她看见我裤子前大大的一滩湿痕,对我道:「这是怎么弄的?」我见妈妈眼睛瞧着我的裤裆,瞬间脸红到了脖子根,忙解释道:「洗手的时候,被水溅到的。」妈妈笑着摇了摇头,过来帮我脱裤,我双手拉住裤衩,对妈妈道:「我自己来。」妈妈见到我惶恐的表情,不知我心里有鬼,笑道:「小宇长大了啊,知道害羞了。」我跑到床边,背着妈妈脱下裤子,将裤子上面黏着的精斑,使劲的用手擦了擦,然后才递给妈妈,妈妈没有看见我的内裤,她不知道,我的内裤其实比外面的裤子湿的更加厉害,我不敢给妈妈看到自己沾满精液的内裤,一直用手挡着裤裆。  妈妈将裤子拿到屋外洗了后,回屋让我自己吃饭,她则躺到了床上休息,我知道她昨夜写文写到很晚,近乎一夜没睡,此刻一定累坏了。  看见妈妈沉沉的睡去,我蹑手蹑脚的走到妈妈的身边,妈妈的身体散发着一种女人特有的香味,以前都没有注意过妈妈身体的这种气味,此刻闻起来,让我有一种想抱她的冲动。  妈妈闭着眼睛,鼻息平缓,她似乎睡的很香,她身上穿着刘婶借给她穿的粗布衣裳,脚上穿着一对肉色的短丝袜,我凑到妈妈的脚边,用鼻子用力的嗅了嗅,妈妈的脚没有脚汗的臭道,妈妈的脚味和她的身体一样,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香味,我不禁又将鼻子凑近了一点,忽然大着胆子,一口含住了妈妈深色袜头下的脚趾,妈妈的脚趾软软的很有弹性,加上丝袜细腻的口感,让妈妈的脚趾吃起来特别的有味,让我身不由己的像婴儿吸吮乳头般,吸吮着妈妈的脚趾。  妈妈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她轻轻缩了下脚,我被她的动作吓了一跳,不敢再对妈妈进一步的放肆,我走回桌旁,一面吃着妈妈烧好的饭菜,一面看着睡在床上的妈妈。  妈妈一直睡到下午,刘东家跑来敲门,我在屋子里玩游戏机,听见刘东家敲门,便跑去打开了门,刘东家站在门口,对我道:「你妈在不?」我:「我妈在睡觉。」刘东家听见我妈在睡觉,脸上不禁露出为难的表情,但这时,身后传来妈妈在屋里说话声:「谁啊?」她似乎睡醒了。  妈妈从床上起来,走到门口,看见刘东家,朝刘东家妩媚的一笑,刘东家看着妈妈,一张老脸竟红了起来。  「有事吗?」「田老师,这会有空吗?」我问过妈妈,为什么刘东家和刘婶都喜欢管妈妈叫老师,妈妈说,刘东家和刘婶都很可怜,没有读过书,他们喜欢把比自己有文化的人称为老师。  妈妈回答刘东家道:「现在有空,等我梳一下头发就来。」刘东家答应了,脸上的表情似显得十分高兴和兴奋。  我不知道刘东家要妈妈去干嘛,妈妈关上门以后,在镜子前理了理头发,然后关照我在屋里等她回来后,便出门去了。  我趴在窗口,看见妈妈走向刘东家住的屋子,这时,我的心里不禁涌起想跟上去的冲动,于是在我打定主意后,从屋子的窗口爬了出去,之后将窗户虚掩住,我没有家门的钥匙,等会回家的时候,还得从这窗户里爬回去。  我走到屋外,一点点靠近刘东家住的屋子,就在我快要接近时,刘东家屋子的门忽然打开了,妈妈和刘东家从屋里走了出来。  我连忙窜进身边的一个角落,躲在一堆柴火的后面。  刘东家带着妈妈走出院子,等他们走出院门后,我立即跟了上去。  乡下的村子很大,刘东家带着妈妈不知绕了几个弯,来到一所庭院的前面。  我躲在离她们不远处的一栋矮墙后面,看见妈妈和刘东家站在庭院的门口,刘东家对妈妈说了什么,只见妈妈似有些扭捏的开始解开身上的衣服,刘东家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妈妈,脸上的肌肉似乎在颤动。  妈妈脱光了衣服,然后脱掉鞋子,将脱下的衣服和鞋子递给了刘东家,她的全身只剩下了脚上穿着的一双短丝袜,刘东家替妈妈拿好衣服,只见妈妈慢慢的蹲下了身子,将自己赤裸的娇躯面对着院子的大门,然后分开了双腿,踮起脚尖,挺起园翘的屁股,她的两只手同时的伸到了胯间,手指各捏住自己一片肉嫩的阴唇,将阴唇向两边拉开,让翻着嫩肉的湿漉漉的肉洞向外吐露着。  「开门!开门!」刘东家用拳头敲起庭院的木门,木门发出咚咚的响声。  很快,一个和刘东家差不多的乡下汉子打开了门,他的身旁还站着几个乡下汉,他们似乎都在等刘东家上门。  刘东家看见那几个汉子,得意洋洋的站在他们面前,道:「好好看看!把你们的眼睛都擦亮咯。」几个汉子顺着刘东家的视线望下去,看见了地上蹲着的赤裸妈妈。  他们几乎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巴,都似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情形是真的。  刘东家对那几个汉子摊开手掌,大声道:「看见了没,给钱!给钱!」其中一个汉子对着地上蹲着的妈妈吞了下口水,口齿激动的道:「你……你就是田老师!」妈妈似害羞的不敢直视那些人的目光,她侧着俏脸,轻轻的点了点头。  刘东家道:「快点给钱,少废话。」「再让俺看清楚点!」那汉子蹲下身子,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妈妈的裸体,从妈妈的胸口一直看向下体,妈妈的阴唇被自己的手指捏着,向外拉开着,原本藏在阴唇间的肉洞此刻一览无遗,肉洞在男人的目光下,紧张的收缩住,一丝透明的黏液从妈妈的肉腔里流了出来,顺着妈妈的股沟,滴到了地上。  「还看什么,快点给钱!」刘东家将手伸在那几人的面前,催着那些人要钱,几个汉子纷纷从兜里掏出钱币,拿给刘东家,他们在给钱的时候,眼睛却仍不住的望向妈妈,贪婪的看着妈妈的裸体。  那个蹲在地上看妈妈的汉子也从兜里掏出了钱,在他要把钱交给刘东家的时候,妈妈红着脸道:「我参与你们赢钱,不分我一点吗?」庄稼汉傻傻的看着妈妈,连声道:「是是。」跟着似想把手里的前塞给妈妈。  妈妈道:「我没有手拿。」妈妈说着给那汉子一个妩媚的眼神,我看见这时的妈妈,她视线瞟过那几个盯着她裸体的痴痴的汉子,脸上的表情似因为他们傻傻的样子而有些嫣然,我心中猜想,这时妈妈的心里一定觉得这几个老实的庄家汉子比自己还要胆小。  庄稼汉拿着钱,却不知如何交给妈妈,妈妈的目光盯着那个庄稼汉,视线往自己的下体移去,那庄稼汉似乎猜到了妈妈的意思,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然后将手里的钱币捏成一团,塞进了妈妈的屄里。  妈妈看着庄稼汉将钱币一点点的塞进自己的肉洞,她捏住两瓣阴唇的手指似在微微的发抖,钱币在进入她腔道的瞬间,妈妈迎合着钱币挺起了自己的屁股,就像迎合男人抽插她肉穴的动作一般。  刘东家赢了钱,一路哼着小曲和妈妈一起回家。  刘东家:「田老师,谢谢你啊。」「不要谢我,说起来,还是我麻烦你比较多。」「不麻烦,不麻烦,只要田老师喜欢,在这住越久越好。」这时妈妈已穿好了衣服,虽然她穿着一身粗布的衣裳,却一点没有农村女人的感觉,白皙的皮肤,清雅美丽的面庞,让人一眼便识得她脱俗的气质,妈妈走在刘东家的身旁,和刘东家一路聊着天。  刘东家;「田老师,我没读过书,也没机会去城里逛逛,有件事我不明白,你们城里的女人都像你这样吗?」「像我什么样?」「就是……就是像……」刘东家似乎不知道怎样表达,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瞟着妈妈的胸口。  妈妈似乎悟道刘东家的意思,笑道:「都像我这么骚?」「田老师你说什么?」妈妈似不知刘东家是否故意装作没听见,她有些害羞的道:「我说我骚。」「骚什么意思?」妈妈听见刘东家的问话,狐疑的看向刘东家,她似看见刘东家一本正经的模样,好像不似伪装,于是道:「骚就是浪的意思,就是不要脸。」刘东家听见妈妈说出的解释,不禁顿了一下,喉咙咕噜噜的吞了几口口水。  妈妈道:「城里的女人当然不都像我这样,我大概比较特别吧。」「那田老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嘛……」妈妈的眼睛望向天空,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天空中彩霞斑斓,太阳快要落山了,妈妈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为了寻找灵感吧。」「灵感?灵感是啥东西?」「灵感就是促进我写作的一种感觉,我需要它。」「田老师,你出的书多吗?」「算有一点吧。」「那都是些什么书?」「我写的是成人小说,专门讲性方面的故事,有机会的话,我读给你听。」「好!好!我要听,到时候我叫全村的人都来听你讲小说。」妈妈听见刘东家的话,脸上的表情又似羞臊,又似隐隐感到一丝期待……太阳落入山后,妈妈和刘东家回到了屋子,我一直跟着他们,在妈妈入屋前,从窗口爬进了屋子,妈妈打开屋门,看见我坐在屋里,对我笑道:「怎么一个人坐着,灯也不开。」「啊,忘了。」妈妈打开灯,走进房间里的厕所,我悄悄的跟了过去,从门缝里看见妈妈脱下了内裤,她用两根手指伸进阴道,将还塞在里面的纸团拿了出来,钱币沾着妈妈的淫水,变得软软的,妈妈将钱摊开,纸币的中间还夹着几枚硬币。  妈妈看着手里的钱币,双颊微微的泛起了红晕。  妈妈从厕所出来后,看见我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视,她走到写字台边,从抽屉里拿出相机,藏在手中,跟着又走回了厕所,在妈妈进去厕所的一刹那,我连忙跟了过去,眼睛贴着门缝朝里面望去,只见妈妈蹲在厕所里面,左手臂向前伸直着举着相机,将相机的镜头对准她自己双腿分开的胯间,我看见妈妈又将取出的钱币重新塞回了屄里,只是她塞的不深,钱币只进去了一半,夹在妈妈两片阴唇的中间,露在阴道的外面,妈妈按下照相机的快门,将自己塞着纸币的肉屄记录进了照相机里。  吃过晚饭以后,妈妈坐在写字台前,开始写作,键盘「噼啪」的响着,好似没有停顿。  直到今天下午我才知道,原来妈妈所谓的灵感,就是那些不堪入目的淫戏,而她写的小说,竟是被人当做淫秽刊物的成人小说。  隔日,天蒙蒙亮时,我就醒了过来,我看见刘婶站在屋子门口,和妈妈小声的说着话。  「又一夜没睡啊?」妈妈点了点头,道:「感觉来了,就多写一点。」「要磨豆浆了。」「嗯,我这就来。」妈妈说着,回屋合上了电脑,然后一面解开身上衣服,一面跟着刘婶走出屋子。  我从床上跃起,拖鞋都来不及穿的跑到窗边,看见妈妈已脱光了身上的衣服,清晨的空气有些寒冷,妈妈的双手抱在胸前,和刘婶一起站在院子里,院子的中间摆着一个石磨。  刘婶道:「这豆浆本来都是用驴子来磨的,田老师可辛苦你了。」妈妈道:「我也是体验生活。」她说着用嘴咬住了刘婶递来的一根木棒,木棒连着绳子,栓在石磨的把柄上。  刘婶拿来一块黑布,戴在了妈妈的脸上,这黑布我见过,那天妈妈被吊在柴房里,脸上蒙的也是这块黑布。  妈妈戴好黑布后,牙齿咬紧木棒,开始围着石磨转圈,木棒的绳子拖着石磨的把柄,将石磨转动起来,妈妈赤裸着娇躯,像驴一般,绕着石磨磨起了豆浆,白色的豆浆从石磨间流了下来,犹如妈妈下体间渗出的淫水。  刘婶从旁边拿起一条用麻绳和竹竿做的鞭子,一鞭子抽在了妈妈撅起的肉臀上,妈妈「呜」的一声,咬住木棒的小嘴不禁哼出又似痛苦、又似舒服的呻吟,刘婶站在边上,妈妈每次步伐慢下来的时候,刘婶就会给妈妈来上一鞭子,妈妈被黑布蒙着眼睛,不知刘婶的鞭子何时会落下,而且刘婶每次抽的部位都不一样,有时是屁股,有时是乳房,甚至有时鞭子会落在妈妈两瓣翘臀中间的嫩屄上,或者是挺起的乳头上,打得妈妈娇吟连连。  我看见妈妈颤抖着身子,似乎几次想停歇下来,却又被刘婶无情的鞭子赶的快跑起来。  妈妈在院子里磨豆浆,一直磨到太阳升起,清晨的阳光下,妈妈香汗淋漓,汗水在阳光的照耀下,似露珠般闪着光芒。  刘婶替妈妈打来一桶井水,把水烧开了,让妈妈在院子里冲澡,妈妈在冲澡的时候,似还在回味着刚才磨豆浆时的情景,她将刘婶刚才给她咬在嘴里的那根木棒,插进了自己的阴道,一只手抽插着木棒,一只手扣着自己的屁眼,原本陪在妈妈身边的刘婶,这时走回了自己的屋子,似不好意思再看妈妈的淫戏。  妈妈在院子里手淫到了高潮,她从桶里摇起一大勺水,从头淋至脚底,舒服的甩了甩头,被水淋湿的秀发在空中散落开来,晶莹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似珍珠般一颗颗的落到地上,妈妈冲完澡之后,穿回衣服,回进屋子,她把磨好的豆浆放在桌上,然后转身走出屋子,开始为我准备今天的早餐。  我躺在床上,一直等妈妈喊我起床,才爬起来。  我吃早餐的时候,妈妈像前几日般说要出去散步,这时候的我,已清楚的知道妈妈出去是要干嘛,我送妈妈走出屋子,关上门的刹那,我飞跑到了窗口,看见妈妈一路走进了北面的柴房,妈妈进去柴房没一会,我便看见刘婶和刘东家拿着麻绳跟进了柴房。  刘婶从柴房出来后,走去了农田,刘东家提着烟杆,吹着小曲,出门后不知去了哪里,这会一所四间屋子的大院里,只剩下了我和妈妈,我打开屋门,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脚朝那间柴房走了过去……我用手推开柴房的木门,门「吱呀」的一声开了。  「呜呜!」妈妈呻吟着,正如那天我看到的那样,她的脸上蒙着黑布,双手被麻绳反绑着,悬吊在柴房的里面。  然而今天妈妈的胸前多了一块不大不小的木牌,吊着木牌的细绳,连在夹着妈妈两只乳头的木夹上面,妈妈的两只乳头因为木牌的重量,向下耷拉着。  我看见木牌上写着「淫妇田思琪」五个大字,这字的笔记,似乎是妈妈自己写的。  妈妈的阴唇上也夹着木夹,木夹连着吊袜带,吊袜带的末端连着铁夹,分别夹在妈妈两条腿上穿着的丝袜的蕾丝边上。  妈妈的一条腿被麻绳吊在半空,另一条腿的脚尖,吃力的点着地面,这种绑吊的方法,让妈妈的双腿一上一下的向外分开着,分开的双腿牵扯到夹着丝袜的吊袜带,吊袜带再牵扯到夹在妈妈阴唇上的木夹,将妈妈的两瓣阴唇一左一右的扯了开来,使妈妈的肉洞向外翻开着。  在我推门入屋的刹那,我看见妈妈鲜红的肉洞紧张的收缩住,里面滴出了许多的爱液。  我看着妈妈淫荡的裸体,心脏「噗通」的乱跳,舌头一阵阵的发干。  「是谁?」妈妈似乎感觉到有人接近,她紧张的问道。  我不敢答话,害怕妈妈认出我的声音,我屏住呼吸,颤抖着伸出一只手,摸上了妈妈高耸的胸脯,妈妈在我手指接触到她肌肤的一刹那,猛的颤抖了一下,我知道,妈妈的心里一定万分的惶恐,然而我不知道,妈妈是否能猜到,此刻看着她的裸体,摸她乳房的人是我。  「是刘东家吗?嗯嗯……是刘婶吗……」妈妈惶恐的问道。  她在我手的抚摸下,哼出细小的呻吟,我感觉到妈妈的身体很烫,我看见她下体流出的爱液越来越多,甚至已经流到了大腿的内侧,顺着大腿的内侧往下淌落着。  妈妈的娇躯在我手掌的抚弄下,淫荡的扭动着,我发觉渐渐控制不住自己了,我的身子和妈妈贴得越来越近,妈妈身体上散发出来的女人味好香、好浓,这味道就似春药一般,让我渴望妈妈的肉体,我想要,想要妈妈,我掏出了自己的鸡巴,让鸡巴的龟头磨蹭着妈妈大腿的内侧。  「刘东家,是你吗?不要,你不能这样,我让你肏没关系,但是刘婶会恨我的,我不想让刘婶伤心啊……」妈妈似乎感觉到了我顶在她大腿内侧的阳具,妈妈不知道是我,她还以为是刘东家,她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妈妈嘴上说着不要,但我明显的看见妈妈那张开的肉洞收缩的越来越厉害,似婴儿渴望吸吮奶嘴的小口般蠕动着,一丝晶莹的爱液从她的肉洞里流了出来,爱液滴在我的龟头上,是温的,残留着妈妈辛热的体温。  我已经把持不住了,我一下抱住妈妈,正面将鸡巴顶进了妈妈的肉洞,我的身高不及妈妈,我伸出舌头贪婪的舔着妈妈的脖子,低头吸吮着妈妈被木夹夹着的乳头。  「啊……啊啊……」妈妈在我插入的瞬间,猛的高亢的叫出了声音,这声音似让妈妈压抑了很久,此刻一下宣泄了出来,我害怕屋外的人听到,慌忙的用一只手捂住了妈妈的小嘴。  妈妈的腔道里面又湿、又滑、又软,让我一下进入到了深处,她温热的腔道紧紧的裹住我的肉棒,这就是女人的感觉,这是我是序,妈妈写道:「母狗母亲,不是一本书,我想写的是一个人,那个人是我自己,我时常觉得自己很矛盾,白天我的儿子叫我母亲,他尊敬我,夜里,我则会被人牵着,像母狗一样在地上爬行,他们觉得我很下贱。有人说,像我这样的人怎么配做母亲,也有人说我很伟大,把母亲光辉的一面留给了儿子,自己则承担着做母狗的屈辱。其实我想说,我可以作母亲,更喜欢当母狗。」妈妈点击鼠标,翻到了下一页。  我看见书上印着妈妈的照片,妈妈告诉我她的书都是图文并茂的,我这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一直给自己自拍,原来是出书用的。  照片上的妈妈穿着一件风衣,似冬天的时候拍的。  妈妈道:「还记得吗?这是你上中学时。  只见下一页妈妈的照片,她竟将自己的风衣解开了,从解开风衣的口子里看进去,妈妈的风衣里面,只穿着一件黑色的、透明的露乳、露屄的连身丝袜,妈妈裆部挂着一条t裤,t裤里面放着两只黑色的按摩棒,分别顶在妈妈的肉屄和屁眼里转动着,在俱乐部时,穿在妈妈乳头里的链子这时又出现在了妈妈的胸口,还有那根细针,直挺挺的插在妈妈脱出包皮的肿起的阴蒂上,男人的一只手摸着那根细针的尾端,似正将细针往妈妈阴蒂的深处插去。  妈妈身边的家长全没有注意到妈妈这边的情形,他们正聚精会神的看着老师在黑板上写着什么。  妈妈对我解释道:「妈妈不是不想坐,那时我腿酸的要命,但屄里和肛门里都被插着按摩棒,根本没办法坐。」妈妈就这样在男人的玩弄中,替我开着家长会,然而那次家长会妈妈几乎没听见老师在讲什么,幸而我很懂事,将家长会上老师讲的内容都记在了本子上,回家后向妈妈复述了一遍。  我瞧着妈妈在教室里露出的照片,对妈妈道:「妈妈,你胆子好大。」妈妈听见我的赞语,脸红红的微笑着,表情又似羞臊,又似喜欢,她对我道:「你不觉得妈妈是个变态吗?」我摇摇头,道:「我喜欢这样的妈妈。」妈妈听见我的话,忍不住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然后道:「妈妈也喜欢小宇。」「妈妈写这段故事的时候有个错觉。」妈妈说到这时,忽然停顿住,似乎觉得自己说错了话。  我道:「什么错觉?」「没什么……」我知道妈妈有话要说,却羞于启齿,于是缠住妈妈不放道:「快说嘛。」我喜欢听妈妈说刺激的话。  妈妈见我一脸好奇的样子,抿了抿嘴,小声的道:「那时候我错觉玩弄我身体的是你同学的家长,他们都知道妈妈不是好女人,在开家长会的时候一起欺负我,还在你同学的面前说我坏话,说我是个可以随便肏的妓女。」妈妈说到最后,声音已经细不可闻,我听见妈妈的话,裤裆硬起的鸡巴一跳一跳的,似乎就快要冲破裤裆一般。  就在这时,我感觉妈妈的手放在了我的裤裆上,轻轻的往下按着,妈妈的头和我贴得很近,我能闻到从妈妈嘴里呼出的热热的带有女人香味的气息,我道:  「妈妈我想要你。」妈妈听见我的话,竟没有迟疑的一下吻住了我的唇,然后抱住我,把我压在了身下……长假一晃而过,我和妈妈要回去了,妈妈答应刘东家下次长假的时候,她会来村里给男人们读成人小说,如果他们喜欢,只要村里的女人不怪罪妈妈的话,妈妈可以让那些想要肏她的人,像小说里一样玩弄她。  刘东家听见妈妈的话,老脸红红的,手却一个劲儿的摆着,他对妈妈道:「那是不成的,田老师,你是城里的作家,怎么能给俺们这些粗人日屄。」刘东家说到日屄的时候,他喉咙沙哑的似被核桃卡住了一般,一张老脸涨得紫红紫红的,眼睛却不由自主的往妈妈的下身瞄着。  妈妈这时换回了她来时穿着的套装,看起来得体大方,她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衬衫外面套着一件小外套,下身是一条米色的裙子,裙子里面是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  妈妈道:「什么粗人不粗人的,给你们日屄,我高兴。」妈妈将日屄两个字故意说得很重,似故意说给刘东家听的,好像表示自己并没有看低乡下人的意思。  刘东家听到妈妈的话,激动的一个劲的点头。  刘婶对我道:「小宇,回去了要听你妈妈的话,别淘气知道吗?」我听话的点头,刘婶将一大包他煮好的玉米塞到我的手里,对我道:「路上吃。」妈妈看见刘婶给我东西,忙对刘婶道:「刘婶,这怎么好意思。」刘婶道:「一点玉米算什么,你送我的东西,还好咧。」妈妈见刘婶执意的样子,摸着我的头道:「快谢谢刘婶。」我道:「谢谢刘婶。」刘婶哈哈的笑着。  刘婶和刘东家一直送我们到村口,来到村口的时候,看见几个汉子朝我们这边跑来,刘东家见到他们,惊讶道:「你们怎么来啦?」其中一个汉子气喘吁吁的道:「来送送田老师,田老师你走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差点就错过了。」我认出这几个汉子就是那天和刘东家赌钱的人,他们都把钱输给了妈妈。  妈妈似乎也认出了他们,道:「真是不好意思,害你们还赶过来。」其中一个汉子道:「田老师,下次来村子玩的时候,住我们家吧,我们家院子也挺大的,保管田老师住的舒服。」这说话的汉子,就是那天把钱塞进妈妈屄里的男人。  妈妈道:「那到时候要麻烦你了。」那人呵呵的笑着,道:「田老师要是肯来,我王申一百个高兴,到时候杀一头猪给田老师和儿子补一补。」刘东家道:「嘴上说的到很好听,我怎么不看你把猪带来。」王申听见刘东家的话,道:「我现在就去把猪牵来。」说着便即回身,妈妈忙拉住王申的胳膊,对他道:「别去,别去,我相信你啦。」王申听见妈妈的话,回过了身,他双眼看着妈妈的俏脸,脸上洋溢着高兴的笑容。  妈妈牵着我的手,在刘婶、刘东家、王申几个人的目送下走出了村子,往去城里的汽车站走去,我和妈妈走出一段距离后,回过头,看见他们还站在那里,王申看见妈妈回头,激动的朝妈妈挥手。  这时妈妈将她肩上的背包递给了我,然后转过身,朝王申他们站着的方向跑近了几步,忽然掀起了自己的裙子,只见妈妈的下身竟没有穿着内裤,她的屁股光溜溜的被肉色的裤袜包裹着,她那没有毛的肉屄的两瓣阴唇上面,分别各夹着2只木夹,妈妈朝他们挺起自己的胯间,对男人们喊道:「下次来的时候,我给你们日屄!」我们回城要坐长途客车,来到车站,妈妈买好了票,和我坐在候车厅里的座椅上,等汽车出发。  妈妈道:「小宇,这次长假玩的开不开心。」我想也不想的道:「开心,比以前来的时候好玩多了。」妈妈听见我的话,不禁嫣然,她笑着对我嗔道:「臭儿子,什么时候学坏了。」我不解的道:「我哪里坏啦。」妈妈道:「你说好玩多了,是指妈妈好玩是不是?」我吃惊道:「没有,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妈妈看见我一脸无辜的样子,似乎感觉我不像在说谎,她道:「是妈妈坏,妈妈想多了。」我道:「妈妈一点也不坏,玩妈妈我最开心了。」妈妈听见我的话,忙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羞怯的偷偷的望了眼四周,似在注意有没有人听见我和妈妈的谈话。  一位坐着的似和我们一样等车的男人,听见我说到「玩妈妈」时,他的眼睛不禁朝妈妈瞟了一眼,然后似乎看见妈妈生得漂亮,他的视线在妈妈的身上停顿了好几秒。  我凑到妈妈的耳边道:「妈妈,那些木夹,还夹在你的屄上吗?」妈妈听见我的话,似羞臊的一下脸红了起来,我看着妈妈,只见妈妈轻轻的向我点了点头。  我又凑到妈妈的耳边道:「你敢不敢把屄露给别人看。」我说完这句话时,我发现妈妈的身子似乎动了一下,然后她似乎有些紧张的贴到我的耳边,对我道:「露给谁看?」我看着妈妈,眼睛瞟了瞟身边那个坐着的男人。  妈妈脸上的表情似在犹豫,过了半响,妈妈蓦地将她肩上的挎包递给我,然后起身走到了男人的对面,坐在了那男人对面的座位上。  我看见妈妈坐上那的位置时,男人的目光跟着妈妈的身影移了过去,偷偷看着妈妈。  妈妈坐在男人的对面,似乎感觉到了那个男人正在看她,妈妈朝我这边望了一眼,我朝着妈妈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向她偷偷的竖起一根大拇指,妈妈看见我对她鼓励的动作,不禁有些好笑,但她还是忍住了,我看见妈妈轻轻的抚了下自己的秀发,似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我知道妈妈的心里和我一样十分的紧张。  妈妈在男人的对面坐了一会,那男人的视线始终有意无意的瞟向妈妈,目光好几次落在了妈妈伸出裙底的并拢的双腿之间。  这时,我看见妈妈微微分开了双腿,妈妈的俏脸侧在一边,目光游移着,似不敢看向那个男人,又似浑然没注意到那对面的男人,正紧紧盯着她即将分开的双腿,只见妈妈的双腿越分越大,直至让那个男人看清了她裙底的春光,妈妈那被肉色裤袜包裹住的光溜溜的肉屄,两片阴唇的上面各夹着2只木夹,木夹紧紧的贴合着裤袜的裆部,夹着妈妈的阴唇,一左一右的分开着,嫩红色的肉洞在透明的裤袜下面,一合一张的吐着淫液。  我看见男人的表情似乎看傻了,他整个人的动作,像是静止了一般。  忽然妈妈不等那个男人接下来的反应,猛的从椅子上站起身子,几步跨到我的面前,拉住我的手就跑。  妈妈拉着我,跑到另一个候车厅,她满脸通红的,脸上的表情像是惊魂未定。  我看着妈妈,目光接触到她的视线,我们互相对视了一秒,蓦地两个人都笑了出来。  我对妈妈道:「刺激吗?」妈妈迟疑片刻,然后朝我点了点头,道:「我还是第一次敢在外面这么露。」我道:「你在乡下的时候,不都露给刘东家他们看吗?」妈妈道:「那里不一样。」我问道:「哪里不一样了?」妈妈回道:「我了解那里的人,他们从小在乡下出生,在一块地方长大,到老了都可能没有机会走出他们的村子,他们看见的东西少,接触的人少,所以心比我们干净,人都很淳朴,你看妈妈在他们的面前脱光衣服,他们都不敢对妈妈怎么样,不像这车站里的人,又杂又乱,全国各地各式各样的人都有,万一遇上的是坏人,那就遭殃了。」我听见妈妈的话,心里觉得刚才让妈妈在陌生男人面前露屄,真的欠缺考虑,如果刚才的男人是坏人,还真的有可能给我和妈妈造成危险,怪不得妈妈会拉着我跑,避开那个男人。  我朝妈妈点了点头,道:「妈妈,以后我不会再让你做这样危险的事了。」妈妈看见我脸有忧色,对我道:「小宇,你也不要把这件事看得太严重了。」跟着她露出微笑道:「不过刚才到真的挺刺激的。」上车的时间到了,妈妈领着我走上长途客车。  车厢的座位分成两排,每排两个座位,最后一排六个位置。  妈妈和我随便挑了两个座位坐下,坐下后,妈妈从包里拿出了她的笔记本电脑,放在腿上打开电脑。  我道:「妈妈,你又要写小说吗?」妈妈道:「是啊。」「妈妈,你为什么会写成人小说?是那个斌哥叫你写的吗?」「不是,是妈妈自己要写。」「是因为写成人小说很刺激吗?」「一方面吧,但妈妈写小说,不光是为了写那些下流的故事,妈妈想写的是自己。小宇,你现在虽然还小,但妈妈要你知道,这个社会是残酷的,现实更是冷冰冰的,不会和你讲道理,就像妈妈,连你的爸爸都不知道是谁。」妈妈说到这时,不禁苦笑了下。  我看着妈妈,却想不出说什么话来安慰她。  妈妈瞧我一脸关切她的神情,轻轻的握起我的一只手道:「虽然现实不会和你讲情面,然而我们做人不能只去看现实丑陋的一面,所以妈妈写小说,是想告诉许多人,虽然人有时候会很不幸,但只要你不放弃,就有机会把那些不幸,变成一种只属于你的财富。」「他们能懂吗?」妈妈听见我的话,自嘲般的微笑了下,对我道:「男人的脑子,大部分都缺一根筋,他们只喜欢看表面的东西。」「妈妈你是说我吗?」「傻孩子,妈妈怎么会说你,我知道,小宇最了解妈妈了。」车上的人到齐后,车子便即启动。  妈妈一直专注着她的小说,我看见她有时候打字打的很快,有时候则打字打得很慢,似乎一边在写,一边在思考,我将头往妈妈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凑去,看见妈妈的文章正写到一半,我看见那段文章的标题叫《长途客运上的骚货》。  看见这个标题,我心里不由得一动,难怪妈妈一上车就拿出了笔记本,她这时在写的故事,就发生在长途汽车上。  回来的前一天,我读了妈妈写的好几篇小说,她写的那些故事,几乎都是她自己真实的经历,就算有些故事夸大其词,但妈妈说她多少体验过故事里那种类似的感觉,而且妈妈写作的时候,似乎特别需要身临其境,甚至亲身体验,好像那样才能给她充分的灵感。  妈妈的手在键盘上停住了好一会,然后我见她合上了笔记本。  我道:「妈妈,写不出了吗?」妈妈:「有点没感觉了。」「我写作文的时候,有时候也会没感觉。」「妈妈现在就和你写不出作文的时候一样。」「妈妈,你是不是需要有体验,才会有灵感?」妈妈听见我的话,脸上蓦地浮起了两片红晕,她目光似不好意思与我接触般的移到了旁边。  「妈妈,我有个主意,你想不想听?」妈妈听见我说的话,羞赧的眼神中似乎闪过了一丝冲动的光芒,她对我道:  「你说说看。」我凑近妈妈的耳朵,小声的说出了我的主意,可是不料妈妈没有听完,便即躲开了,她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又似羞臊,又似难以接受我刚才对她所说的话。  我道:「那样做不好吗?」妈妈道:「不行。」「为什么不行。」妈妈将脸与我靠近了一点,然后小声的道:「我不是说了吗?车上的人我们都不熟悉,万一遇到了坏人怎么办?」我这时只觉得刚才自己告诉妈妈寻找灵感的点子很不错,于是有些急道:  「那你做妓女的时候怎么不怕遇到坏人?」妈妈听见我的话,她原本害羞的表情倏然变得又似凄凉,又似伤心,她有些生气的道:「你是说妈妈生来就不要脸吗?」我听见妈妈的口气变了,忙解释道:「不是,我是说……」妈妈却打断我的话道:「好了别说了。」跟着她侧过身子,将脸面向右手边的走道,似不想再和我罗嗦。  我曾经也惹妈妈生气过,知道妈妈不想理我的时候,自己最好不要再去烦她,于是我也躺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索性闭上眼睛,打起了瞌睡……车子平稳的在高速路上行驶着,当我因为觉得口干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只看见车窗外来回穿梭的车灯。  我下意识的将手摸向身边的妈妈,想问妈妈有没有水可以解渴,却发现妈妈不在她的座位上。  我抬起头望了眼前面的车厢,没有妈妈的影子,乘客大部分都睡着。  「小宇,你醒了?」妈妈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来。  我回过头,看见妈妈的两只手抓着我身后的椅背,下巴靠在椅背上面。  「妈妈,你怎么坐到后面去了?」妈妈朝我笑了一下,可是我觉得她笑起来的表情怪怪的,我道:「妈妈我想喝水。」「在……在……在包里,你自己拿。」妈妈说话的声音似乎有些急促,带着些许的喘息,但我这时只想着喝水,我拿起妈妈放在我身边的挎包,从里面找出矿泉水,打开瓶盖,来不及似的一口接着一口的喝了下去。  我喝完之后,回头问妈妈;「你要不要喝?」她摇了摇头。  我道:「妈妈,你还在生我的气吗?」妈妈又摇了摇头。  我道:「那妈妈你干嘛坐在后面。」妈妈听见我的问话,却似不知如何回答,我看着她,看见她抿着自己的嘴,脸上的秀眉越锁越紧,忽然妈妈用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的身子剧烈的耸动起来,我被妈妈的样子吓了一跳,猛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却见到座位后面的妈妈,竟是衣衫褴褛的,坐在一个陌生男人的身上,正被那个男人抱着身子,被那个男人使劲的肏着屁股。  男人看见忽然站起来的我,似乎也吓了一跳,等他看清我是个孩子后,他朝我狠狠的瞪了一眼,似在叫我不要坏他的好事,跟着他又继续使劲的干起我的妈妈,他的双手摸到妈妈的胸前,一把抓住了妈妈露在衣衫外面的浑圆的乳房,我发现原本夹在妈妈阴唇上面的木夹,此刻有两只夹在了妈妈勃起的乳头上,妈妈的丝袜被男人扯破了一个大洞,男人将鸡巴从破洞中伸进去,来回的抽插着妈妈的肉屄,将妈妈的屁股肏得上下一颠一颠的。  我呆呆的看着他们,妈妈在被男人奸着的同时,倏然目光与我接触在了一起,妈妈的眼神,又似羞臊,又似兴奋,迷离的望着我。  很快,男人低吼一声,趴到妈妈的背上,双手将妈妈抱得死死的,下身似头公猪般的拱着他怀里的妈妈,嘴里道:「射了,全射给你。」妈妈则一只手捂着自己似要叫喊出来的嘴,另一只手抓着她身前的椅背,低垂下头,将额头顶靠在椅背的上面,身子痉挛般的战栗着,我看着妈妈的样子,她似乎也达到了高潮。  等那个男人把鸡巴抽出妈妈的下体后,我看见原本坐在妈妈和男人身边的一个汉子,马上接替了上来,他同样的已刚才那个男人干妈妈的姿势,将妈妈抱着坐在了他的身上,但那汉子没有立即的插入妈妈,而是将自己的手指伸进了妈妈那刚刚被肏完的盈满精液和淫液的肉屄,从妈妈的阴道里抠出了许多刚才男人射在妈妈体内的精液,汉子看着手里的精液,表情嫌弃的望了眼旁边的男人,我瞧那汉子的样子,似乎和刚才奸妈妈的男人并不认识。  妈妈跨在汉子的腿上,似乎一直等不到汉子的进入,她回过头看向身后的汉子,看见那汉子正将手里沾着的精液,擦在她翘着的屁股上面,妈妈似乎感觉到男人嫌她的屄脏,她红着脸对那个男人小声的道:「给你肏屁眼吧。」说着,她对着男人翘高屁股,用手掰开自己的两瓣丰臀,将紧窄的菊眼露在那个汉子的面前,那汉子犹豫了一下,跟着将一根手指插进妈妈的肛门,妈妈似乎克制不住的呻吟了一声,然后对那个男人道:「拔出来看看,脏不脏。」男人拔出手指,手指干干净净的,只黏着些许透明的黏液。  男人道:「婊子够浪的,是不是经常给男人玩屁眼。」妈妈道:「做我这行的,有哪个洞没给男人玩过。」她说着,将自己的双手伸到臀缝处,双手的手指一左一右的拨开臀眼,似让男人看清楚她屁眼内里的直肠。  男人再也把持不住,他猛的挪动了下身子,抬起腰,将鸡巴对准妈妈的屁眼,让妈妈坐了下去……汽车从夜里一直开到第二天早上,凌晨的时候,妈妈才从后面的位置,回到了我的身边。  我看见周围有一些乘客似乎醒了,我不知道他们是被妈妈和男人交欢时的动静吵醒的,还是自己醒的,但见他们看妈妈的眼神,仿佛心照不宣。  妈妈从包里抽出几张纸巾,伸进大腿内侧,将流在她腿上的精液擦拭干净,然后她从包里取出笔记本,将先前写到一半卡住的小说,快速的续了下去。  临近中午时,客车终于到站了。  下了长途客车,我和妈妈接着要转坐火车,我们从长途汽车站往长途列车站走去。  一路上,妈妈牵着我的手,我看向妈妈,然后试探着道:「妈妈,你心情好点了吗?」妈妈听见我的话,似对我有些愧疚的道:「妈妈在车上不应该生你的气,我想通了,小宇给我出主意,是在帮我啊。」她说到这时顿了顿,又道:「妈妈现在决定,以后只要小宇出的点子,妈妈都听你的。」我听见妈妈这么说,心里一阵激动,有些得意忘形的道:「那妈妈敢不敢在这里把裙子脱了?」妈妈听见我的话,倏地停住脚步,我忙道:「我是开玩笑的。」却见妈妈似没有听见我说的那句「开玩笑」一般,她一只手伸到腰间,竟解开了裙子上的皮带,然后松开了裙子的纽扣,裙子顺着妈妈修长的美腿,一下滑到了地上,妈妈内里可是真空的啊,她的内里只穿着一条黑色的半透明的连裤丝袜,她昨天穿着的肉色的连裤丝袜,被那两个在车上把妈妈当做妓女肏的男人给扯破了,妈妈此刻下体穿的这双丝袜,是她去厕所的时候新换上的,虽然从远处看,妈妈下身仿佛穿着一条紧包着屁股和美腿的弹力裤,但走近看时,还是能清晰的看见妈妈黑色裤袜下隆起的耻丘,和她那翻开在肉洞两边的肉嫩的阴唇。  我惊讶的看着妈妈,只觉得心口热血上涌,没想到我随便说出来的一句话,妈妈竟然当真了,妈妈从地上捡起裙子,将裙子叠好放进挎包,然后牵着我的手,在周围几个看见妈妈异样举动的人的惊愕的目光中,和我继续的朝列车站走去。  我走在妈妈的身边,不时的偷偷的望向旁边,看有没有人在注意我们。  我对妈妈道:「妈妈,你不怕被人看见吗?」妈妈道:「怕啊。」妈妈说这话的时候,我确实能感觉到她很紧张,妈妈拉着我手的手心都汗湿了。  我道:「妈妈你还是把裙子穿上吧。」妈妈却摇了摇头,道:「既然答应小宇,要听你给我出的点子,我就要努力的去完成。」我心里感动,用手握紧了妈妈的手掌,道:「妈妈我爱你。」妈妈听见我的话,脸上洋溢出甜蜜的笑容。  和妈妈回到城里,我们的小日子一如既往,只是生活中添加了一丝香艳。  一年前妈妈辞掉了报社里的工作,只是偶尔会去报社充当一下临时的写手,其余的时间妈妈一般待在家里,有时候写她自己的成人小说,有时候则什么事情也不干,躺在床上休息,养金蓄锐,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去斌哥开的俱乐部里作sm性奴。  这天早晨,妈妈替我做好早餐后,在房间里换上了一件她外出时候穿的套装,并从她梳妆镜前的抽屉里,拿出一副她去报社时才戴的黑框眼镜,妈妈将眼镜戴在脸上,在镜子前照了照,然后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我对妈妈道:「妈妈,今天你去报社啊?」妈妈道:「是啊,你怎么知道?」我指了下妈妈脸上戴着的眼镜,对她道:「你每次去报社的时候,都会戴着它。」妈妈走到我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我道:「妈妈戴眼镜的时候好不好看?」我点头道:「好看。」妈妈听见我的肯定,跟着向后跳了一步,微笑着道:「妈妈这身打扮像不像你们学校的老师?」我看着妈妈,妈妈的上身穿着收腰的西装外套,下身穿着条直筒的鱼嘴套裙,玲珑的身段在衣服的衬托下,曲线毕露,让我不禁看得陶醉。  妈妈看见我痴楞楞的样子,俏脸微笑着,勾引我似的朝我抬起了一只脚,将那只她穿着黑色的透明丝袜的嫩脚,搁在了我的腿上,妈妈藏在深色袜头下面的脚趾并拢着,将被丝袜包裹住的嫩足慢慢的滑近我的胯间,我已经硬了。  妈妈的脚在快要碰到我胀起的硬物时,忽然收了回去,然后只见她坏笑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又是妩媚,又是诱惑,我看着妈妈此时的神情,忽然觉得妈妈恍若变了一个人般,她变得不再像我的妈妈,而像是变成了我的女人。  我想要用手去抓妈妈穿着丝袜的嫩足,可是妈妈却躲开了,她对我道:「上课要迟到了。」我看了下墙上的挂钟,发现时间真的不早了,我将手里的面包塞进嘴里,然后奔进房间,拎起书包,对在桌子前收拾碗筷的妈妈道:「妈,我去上学了。」妈妈道:「路上小心点。」我应了声,然后跑到了门口,就在我穿好鞋子准备出门的刹那,身后蓦地传来妈妈叫我的声音,我顺着声音回过头,只见穿着衣裙的妈妈蹲在地上,妈妈的裙子被她撩在了腰际的上面,她穿着黑色裤袜的性感的双腿,向两边近乎180度的分开着,同时妈妈深色袜头下的脚尖,努力的朝上踮起着,她的双手隔着丝袜,按在她胯间两片阴唇的上面,手指将裤袜下面的阴唇向旁边拨开,向我袒露着她鲜红的湿漉漉的肉洞。  妈妈脸红红的看着我,表情又似羞赧、又似有些兴奋的对我道:「母狗田思琪欢送小宇主人出门。」然后她向着一脸又吃惊、又激动的我,坏笑着吐了下舌头。  我走在路上,脑海里兀自回想着刚才出门时,妈妈对我摆出的那个淫荡的姿势,鸡巴硬邦邦的软不下来,自从我知道妈妈的秘密以后,妈妈似乎变得年轻了许多,性格似乎也开朗了,好似原本压在她肩上的担子,一下全卸了下来,有时我看着妈妈和我开玩笑的样子,甚至觉得她倒比我更像个孩子。  下午放学后回到家,一个人在房间里做着功课,不一会,妈妈也回来了,她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我看见妈妈的手里抱着花,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何叔叔立在妈妈的身边。  何叔叔是和妈妈一起在报社工作的同事,他好像很喜欢妈妈,今天妈妈手里抱着的花估计就是他送的。  「老何,进来坐一下吧?」「不麻烦吧。」「怎么会麻烦,进来坐。」妈妈说着,将何叔叔领进了屋,她把花放进客厅里的花瓶,然后走去厨房,替何叔叔倒了杯水,妈妈和何叔叔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聊着天。  他们聊了不到片刻,妈妈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起身接起电话,刚「喂」了一声,脸上的表情却似颤动了一下。  妈妈手里拿着电话,对何叔叔抱歉的道:「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就来。」然后妈妈快速的转身走进了家里的卫生间。  何叔叔一个人在客厅里坐着,他看见正在做功课的我,起身走到我的面前,道:「小宇在复习功课啊。」我「嗯」了一声,埋着头继续写我的作业。  何叔叔道:「上课累不累。」「累,每天都有好多功课要做。」「呵呵,现在你们读书是挺辛苦的,想想和我们那会比,你们的压力可真大了不少,听你妈妈说,她还给你报名周末补习英语是不是?」「嗯,妈妈说学好了英语,将来可以走遍世界。」「对,你妈妈说的一点没错。」何叔叔说着,赞许般的点了点头。  我抬起头,看着何叔叔道:「何叔叔,你是不是喜欢我妈妈?」何叔叔听见我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话,竟似不由得脸红了起来,他有些尴尬的看着我,却似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的问话。  过了半响,何叔叔才小声的对我说:「是你妈妈告诉你的?」我道:「妈妈没有说过,是我自己猜的。」何叔叔听见我的话,蓦地笑了出来,他用手刮了下我的鼻子,道:「小鬼头。」妈妈打电话过了好久都不出来,她的人一直待在卫生间里。  我看见何叔叔的一杯水都喝完了,道:「何叔叔我再去给你倒一杯。」何叔叔客气的道:「不用,不用,你自己忙吧。」我道:「我去厕所间看看妈妈好了没。」跟着我替何叔叔打开家里的电视,然后走到卫生间的门边,用手敲了敲门,门里面的妈妈却似没有动静。  我握住门的把手,轻轻一扭,门开了,我将头探进门缝,朝里面望去。  但见到妈妈背对着门,正双腿开开的,蹲在卫生间里的瓷砖地上。  妈妈穿着丝袜的脚尖,几乎成直角般的踮起着,她穿着的职业套裙撩在她的腰际,被黑色裤袜包裹着的丰满的圆臀,正翘挺挺的对着门口,那两瓣肉臀中间夹着的肉屄和屁眼,在黑色裤袜的下面若隐若现。  看着妈妈的这个姿势,让我不禁回想起早上我出门时,她对我做的动作,这个动作我曾在妈妈的小说中听她提起过,是身为犬奴的女人在见到主人时,所需要摆出的象征礼貌的姿势。  妈妈的一只手举着电话,将电话贴在耳旁,似乎在认真的听着电话,而她的另一只手却伸在自己的胯间,用手指拨开着她骚屄的两瓣阴唇,她那红色的肉洞在黑丝裤袜的下面,一张一缩的抽动着。  妈妈似乎听见了门被打开的声音,她惊恐的回过头,然后看到是我,才似定下神来,我只听她对着电话说道:「母狗明白了,今晚期待主人的调教。」妈妈挂上电话,忙起身,拉下裙摆,然后走到我的身边,小声的道:「何叔叔呢?」我道:「何叔叔在客厅里看电视,我帮他开了电视机。」妈妈称赞我一般的微笑了下,然后她抚了抚下身有些皱巴巴的裙面,走出了卫生间。  我望着回到客厅与何叔叔继续聊天的妈妈,望着她举止端庄、讲话文雅的样子,心说,有谁能想到刚才那个在厕所里面朝着电话,摆出母狗奉承主人姿态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  何叔叔走的时候,妈妈一直将他送到楼下,她回来的时候,顺便在底楼的信箱里,拿了一叠信上来。  我知道这些信,大部分应该是妈妈的书迷寄来的。  妈妈关上门,将那些信摊在我面前的桌子上,跟着她拉上客厅里的窗帘,坐在凳子上,小心的将信封一一拆开,然后开始读信上面的内容。  我好奇的探头过去,拿起一封妈妈看过的信,只见信上写道:「贱货,每次看到你写的故事,就忍不住想要肏你,你真的是我见过最淫荡的婊子,什么时候我们约出来见面,让我干烂你的肉洞。」我顺着字读下去,发现信上大部分的内容都污秽不堪,读到最后,我看见了妈妈的回复,她直接在信上写了回复,妈妈写道:「贱婊子思雨,很高兴收到你的来信,我看见你骂我的话,我的骚屄就忍耐不住一阵阵的发痒,好想你能来蹂躏我的骚屄,如果你真的想干我的话,就来俱乐部玩吧。」跟着妈妈将俱乐部的地址写在了下面。  妈妈读完所有的信后,她走去了书房,从书房出来的时候,妈妈的手里多了一台立拍得相机,她把相机递给我,对我道:「帮妈妈个忙好吗?」我「嗯」了一声。  妈妈听见我答应后,开始脱去身上的衣服,直至脱的一丝不挂,然后她爬到了桌上,分开自己的双腿,从桌上摆着的文具盒中,取出一个别针,将别针穿过信封,再将别针的尖刺对准了胯间肉屄上面的阴蒂,妈妈的手指仔细的拨开阴蒂上面的包皮,然后将别针的尖刺一下用力的穿过了肉嫩的阴蒂,别针刺穿阴蒂的同时,妈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闷叫,她的大腿抖颤不止,那别针连着信纸,将信挂在了妈妈骚屄的前面。  妈妈面对着我,脸上的表情又似痛苦,又似带着变态的欢愉,妈妈道:「帮我拍一张。」跟着她朝我挺起自己的胯间,让挂着那张信纸的肉屄尽可能的呈现在我镜头的前面。  晚上,妈妈照惯例要去斌哥的俱乐部里报道,她在去之前,替我准备好了晚饭,并告诉我吃完以后将碗筷放着,他会回来收拾的。  以前,我还不知道妈妈的秘密的时候,妈妈总是骗我她要出去跑步,锻炼身体,一跑就是好几个小时,有时候我睡着了,还等不见她回来。  现在,我知道了妈妈的秘密,她也便不再瞒我。  妈妈将从早晨出门时一直戴到现在的眼镜脱了,放进了柜子,然后她坐在梳妆镜前,将自己的头发披散下来,开始化妆,我看着妈妈,看见妈妈把自己原本清秀的脸庞,渐渐的变得妩媚动人。  妈妈化好妆以后,她去衣橱里面拿出了一条黑色的连衣裙,我以前还不知道妈妈秘密的时候,妈妈她从没有像这样当着我的面化妆和换衣,她说她那个时候,为了瞒着我,她都是到了俱乐部以后才化妆和换衣的。  妈妈将黑色的连衣裙穿在身上,然后抚了抚裙摆,她那穿在内里的黑色的半透明的连裤丝袜没有换,依然穿在她的下身,以前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妈妈的裙子底下,很少有穿内裤的习惯,然而此刻妈妈穿在身上的裙子,不像她早上穿得套装裙那样长,现在她穿着的裙子很短,只刚好掩住她的两瓣翘臀,裙底下丰满的圆臀将裙摆微微的撑起,勾勒着肉臀性感的曲线。  我心说,妈妈穿这么短的裙子,走路时裙摆随风飘起,她那丰满挺翘的肉臀不露出来才怪,这裙子和不穿有什么区别。  妈妈穿好衣服,临出门时,她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一只木箱,她打开木箱,从里面取出一只红色的项圈,套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面。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妈妈戴这东西,不解的问道:「妈妈,你戴的是什么啊?」妈妈甩了一下秀发,然后将被套在项圈里的头发抽到外面,对我道:「这是狗项圈。」我吃惊道:「为什么要戴狗项圈?」妈妈听见我的话,不好意思般的看了我一眼,跟着道:「还记得妈妈早上出门时对你说的那句话吗?」她说着,向我吐出了自己的舌头,然后学小狗轻轻的叫了一声。  看着妈妈学狗的样子,我脑子里一下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道:「因……为……因为妈妈是母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