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性爱技巧  »  回歸之旅大學篇
回歸之旅大學篇
LOADING...
第一章未曾完成的3p在我和我外公有四个女儿,大姨比我妈大两岁,二姨从小就过继给外公的兄弟做女儿,所以和我感情不深。小姨比我妈小四岁,其中大姨,我妈,小姨三姐妹长得很像。当她们三个人都光着屁股并排趴在床上时,我只能通过她们的身体特征来区分她们,大姨的头发要短一些,奶头颜色最深,小姨的腿型最修长,屁股也最翘,我妈的身体最丰腴,屁股也最大。大姨十八岁就嫁到了外婆家附近的村子里,里里外外加持家务,干起农活都是一把好手,堪称贤妻良母的典范。可惜因为连续生了两个女儿,大姨在家没什么地位,即使听说大姨夫玩别人家媳妇儿,也只能忍气吞声。大姨夫他们这一支是村里的大户,亲戚众多,再加上大姨夫个子魁梧,又是从部队里复原回来的退伍兵,素有威望,很快就被村民们选为村长。这年头,村长的权力其实挺大的,年底要收村提留,天旱要协调农田灌溉,农闲时还要管计划生育。那家有个红白喜事,总得让村长张罗张罗,不然要是把你们家刚去世的老人送进火葬场,你就有得哭了。总之一句话,得罪人的时候多,捞好处也不少,除了拿公款吃吃喝喝,还可以利用手中职权玩一玩良家妇女。现在农村外出务工的青壮劳动力越来越多,那些留守妇女们,晚上老公不在家,出去偷人地不在少数。而且肥水往往不会流了外人田,这十里八村的,叔嫂通奸,翁媳扒灰,姐夫日了小姨子,婶婶爬上侄儿床的事情也时有耳闻。村里要是那对男女瞧对眼了,在野地里偷情的就更多了。到时候,只要她们俩往高粱地,棒子林,棉花田,芦苇荡,桔子山上一钻,男的把裤子一脱,女的把衣服往上一掀,扒下裤子就可以开始搞。只要不被这女人的公婆或者老公看到了,就算被其他人瞅见了,绝大多数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而且你要是摸准了这妇人的性子,也不抽日后找她占点便宜。或许是因为特别渴望生出一个儿子,大姨一直都特别宠爱我,只要我一过暑假,大姨就催我去她家住些日子。如果我和大姨家两个表姐拌嘴,不管对错,大姨肯定是站在我这边。在我读高中前,我其实还是很喜欢住大姨家的。大姨家有很多水果,村里池塘里又盛产一种筷子长的鲫鱼,佐上朝天椒,味道特别鲜美。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一个吃货,到现在也改不了。当然,除了吃的,大姨家最吸引我的是她村外的一条河渠,因为沿岸没有什么企业的缘故,河水特别清澈。不得不说,夏天在河水里游泳绝对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当我下午洗完冷水澡后回到大姨家,大姨也刚刚烧好了热水。大姨会提一桶温水到厨房隔壁的小舍里,然后帮我清洗全身。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觉得大姨好像对我胯下的小弟弟特别感兴趣。每次帮我洗鸡巴时,都会翻开包皮,然后用手轻轻地揉搓着我的龟头。洗完以后,大姨还不忘拍拍我的鸡巴,然后闻一下,觉得没什么味道后,才让我把穿起裤子。如果我和妈妈一起去大姨家做客,我和妈妈睡一床,如果是我一个人去大姨家,大姨往往和我睡一床。我刚开始去大姨家还有点不习惯,大姨为了安慰我,还特意把她的衣服掀起来,让我叼着她的一边奶子睡觉。等我读初中以后,小鸡鸡也渐渐长大了。大姨这时和我睡一床时,就很喜欢玩我的鸡鸡,她会把手伸进我的裤子里,然后抓住我的鸡巴,把我的鸡巴玩地硬梆梆以后,大姨才肯松开。等我上高中以后,我把注意力就转移到妈妈身上,去大姨家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了。所以,当我注意到是大姨闯进来后,我反而放下心来。如果是小姨闯进来,我还要担心她一时之间接受不了,既然是大姨,当然就好办了。大姨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看着我和妈妈,难掩惊讶之情,她结结巴巴地说道:「那个……那个……我什么……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你们继续……继续……」看这情形,到不像大姨撞破我和妈妈偷情,反而像是我抓到大姨通奸似的。看着大姨,妈妈也被吓到了,她脸色一片惨白,她似乎想说些什么,嗫嚅了两声,又沉默了。面对眼前这种情形,我和妈妈身体的结合处还往外溢着淫水,妈妈也不知道怎么向她最疼爱的大姐解释了……大姨也有些难堪,她刚才是因为偷窥地太久,腿软了,身子发麻,没停住,所以一下子把门给顶开了,倒在地上。大姨倒不是有意偷看,而是大姨夫今天也喝多了。当时大姨怕大姨夫酗酒,于是找我爸拿了钥匙,扶着大姨夫回我家休息。当大姨把大姨夫扶进主卧后,大姨夫已经不省人事。大姨有些不放心,于是去找毛巾,她怕拿错毛巾,于是准备去问我妈。结果找来找去,发现我妈并不在家。不过等我和妈妈开始在床上颠鸾倒凤时,大姨无意中听到了妈妈骚浪的叫床声。大姨很奇怪,毕竟我爸还在酒席上,那么我妈究竟是和谁在肏屄呢?当大姨听到我说「妈,我肏你,我要当着爸的面肏你」后,大姨彻底的愣住了。这年头虽然听说过父亲和女儿上床的,可是也没见过娘俩肏屄的,这老三娘俩,也太不知道避讳了,难道不知道这是要被天打五雷轰地吗?大姨又气又急,于是轻轻把门扭开,然后透过门缝往里瞄。或许是因为我干妈妈干地正起劲,所以我们根本没主意到门外多了一双窥探的双眼。当大姨蹲在地上时,她还是吓到了,因为妈妈赤裸裸躺在床上,妈妈的双腿勾到我的腰上。我的身体也是光着的,看起来还有些瘦,不过胯下的鸡巴却是不小,就这么在妈妈红通通的屄里面进进出出。大姨看得有些眼热,之前大姨和妈妈聊起床事时,就知道我爸爸的那话儿不小,结果遗传到我身上,我这根鸡巴居然也不小。大姨看着脸色潮红,一脸春意的妈妈,居然有了一股酸意,合着这父子俩的家伙,都被三丫头尝到滋味了。大姨心里更是隐隐约约多了一股不该有的念想,「要是我当初也生了儿子,即使那个死鬼不肯搞我,我至少也有一个儿子可以孝顺自己。要是我儿子的鸡巴插进自己的骚屄里,说不准自己下面的骚水比三妹还多啊……」大姨的心思在飘着,她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下面已经开始湿润了,她不由夹紧了腿,让自己的牛仔裤腿轻轻摩擦着,只有这种举动才能给她稍稍止痒……当大姨听到妈妈嘴里的淫声浪语:「章xx,你儿子在房里肏他妈」后,大姨听得是面红耳赤。这娘俩,说话咋这么粗俗呢,亏小x还是大学生,肏起屄还不是跟庄稼汉一个样!大姨仔细地看着,生怕错过每一个场景,妈妈的额头上已经有了汗水,汗湿了鬓角的乱发,大姨咽进口唾沫,突然觉得她自己的嘴好干,她抿了一下嘴唇,却觉得她的胯下更痒了,她忍不住把手放到了牛仔裤的拉链下,隔着衣服开始抠着她那个痒痒地儿,淫水开始往屄外流,已经汗湿了大姨的裤衩,滴到了牛仔裤上……说句实话,我并不知道大姨在门外的心理活动,这些都是大姨后来偷偷告诉我的。不过当我看到大姨牛仔裤那一块明显的的湿痕后,我已经明白,大姨久旷的身子太需要一个男人的抚慰了。我连忙反映过来,也没顾得上穿衣服,连忙跳下床去拉住大姨。我妈也清醒过来,她虽然不知道我要干嘛,不过还是配合地抱住了大姨。我摸到大姨腰后,然后开始拉大姨的皮带,等我把皮带解开,拉下大姨的裤子拉链后,大姨有些慌,开始挣扎。妈妈也理会了我的意图,连忙去脱大姨的红色上衣。双拳难敌四手,不到一会儿,大姨的上衣就被妈妈给脱下来,大姨的牛仔裤也被我褪到膝盖下,我摸了一把大姨的裤裆,果然已经彻底湿了。我连忙扯下大姨的裤衩,然后把大姨压倒了地上。妈妈从后面按住大姨的双手,我用手扶住我半硬不软的鸡巴,然后在大姨的屄口上蹭了几下。和妈妈不一样,大姨的屄毛很稀松,有点像希特勒的小胡子,不过肚子上的妊辰纹比较明显,外阴唇很黑,肉片有些小。等我鼓起力气,然后鸡巴触到一股温软滑腻的热乎洞口后,我试探性往前挤,然后猛不冷丁就插了进去。大姨闷哼了一声,她感觉到我的鸡巴在一寸寸的挺进她的屄腔,她微微有些疼,虽然大姨的屄里漫出不少淫水,不过她也记不清上次和大姨夫肏屄是什么时候,三个月前还是半年前?等这股疼劲缓过去了,大姨的下体顿时有了一股充实感,当我的鸡巴在大姨的屄腔里滑动的频率越来越快时,大姨也来了感觉,她想叫,她想喊出来,却又不好意思发出声音。虽然大姨心里在抗拒,不过身体却在迎合着我的抽插,当我的鸡巴每一次深入到大姨的屄芯里面,都能感觉到大姨的屄在吸裹着我的鸡巴。我这样快速肏了几十下,顿时感觉后背一凉,有股想射精的冲动。大姨似乎察觉到了,这下真的有些慌了,「x儿,别……别射在里面,我还没有结……」没等大姨话说完,我已经的精液已经喷涌而出,一股浓浓的液体,一股脑子全部射进大姨的屄里面。大姨也来感觉了,长吟了一下,身体抖了几下,然后浑身瘫软,没有一丝力气。高潮后的大姨神情有些慵懒,脸色也多了一股春情,她还是忍不住抱怨了一句,「说了别让你射进来,你偏要,我又不像你妈,她早就结扎了!说,你是不是诚心的?」大姨估计还是有些接受不了和我发生关系的事实,连忙去揪我的耳朵,似乎这样才能恢复她的长辈尊严。妈妈在旁笑出声,「姐,你这教训外甥,好歹用点力啊,这个兔崽子,就是记吃不记打!」也是,大姨在揪我耳朵时又不舍得用力,手指在我耳垂上摸来摸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俩在调情呢!大姨听到妈妈的话,更不好意思了,连忙转移自己的进攻目标,右手往妈妈的胯下摸过去,她用手指拨开妈妈浓密的阴毛,三下两下就摸到了妈妈的屄口位置,她手指轻轻一捻,然后一转,哧溜一声就捅进了妈妈的屄里面,灵巧的指尖在妈妈的屄口里顶端那一小粒红肿的小肉头上拨来拨去,没弄几下,妈妈就受不了了。等大姨的手指往妈妈屄里一捅,长驱直入,妈妈被大姨的这次突然袭击弄地身体一颤,情不自禁喊了一句,「姐——不行了——不行了,我错了,放过我吧!」说完话后,妈妈也没力气了,身体软绵绵的,斜趴在大姨肚子上,喘着粗气。大姨弄了两下,见妈妈放弃抵抗,也就绝了继续捉弄妈妈的心思,她看着赤身裸体的我们,叹了一口气,说了声「作孽啊!三妹子,x儿,你们让我说什么好?」我妈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她刚才可以说是和我一起合伙,虽然大姨是半推半就,但是终究改变不了我强迫大姨的事实。不过妈妈并不后悔,毕竟大姨已经撞破了我们母子乱伦的秘密,如果不拖大姨下水,妈妈也不能保证大姨能够为我们母子俩守口如瓶。「姐,这事怨我,如果你觉得委屈,就打我一顿,为你出气。我当时确实是鬼迷心窍,害怕你走出这个房门,所以想把你拉住,可是我也不知道这个浑小子这么胆大包天,连你也一起……」面对大姨,妈妈始终不好意思说出「肏」字。「连我也一起肏了,是吧?哼!打你一顿,我可不敢,到时候你儿子看不过眼,你们母子俩一条心,到时候再按住我那个啥,我找谁说理去?」大姨似乎还有一股子怨气未消。「瞧你说得!姐,从今天开始,老幺不但是我儿子,也是你儿子!小x,你给我记好了,以后对待你大姨就像对我一样,你姨老了,你也要好好孝顺她,听到没?」我妈突然板起脸来,很严肃地告诫我。因为大姨一直没生儿子,所以她一直把我当成她儿子来疼爱。我小时候在大姨家住,大姨为了哄我喊她一声「妈」,还特意脱掉上衣让我吃她的奶子。大姨神色有些意动,不过还是拒绝了,「别!我可不敢认这么一儿子!刚才我明明让她别射进去,他偏要全部灌进去,我这四十出头的人了,又没上环,万一怀孕了怎么办?」我妈不知道想起什么,突然笑了起来,「姐,你当时不是说想生儿子,准备找xx(我爸)借种,结果老子的种没借到,儿子的种能怀上也行啊!」大姨被我妈这句话给吓到了,啐了一声,「去你的!三妹子,我发现你现在是越发的没脸没皮的!再说了,你姐夫当时说借种,你不是不同意吗?再说了,我现在都快是要做外婆的人了,也就断了生儿子的念想了!」我妈立刻叫屈,「姐,这那是我不同意啊!关键是姐夫她不同意,他觉得把你送给xx(我爸)日,他吃亏了,说想和我睡一回。他还信誓旦旦地说,姐夫搞小姨子,妹夫睡大姨子,这样他和xx换老婆玩,这才谁也不吃亏!我呸!谁也不吃亏,我看就他们男人不吃亏!男人下面这个鸡巴日的就是一个祸害人的玩意,我恨不得剪了才好!」我妈想起这段往事,还有些生气,握住我的鸡巴猛地掐了一下。我连忙叫疼,「妈,你这握住可是我的命根子,你要剪去剪大姨夫去!不过大姨估计不肯,因为她可受不了活寡!」我右手捏住大姨的褐红色的奶头,细细把玩着。我和大姨肏屄时太过急忙,还没有细细审视一下大姨的身材。大姨比我妈高一点,身高差不多快一米六,或许是因为常年做农活的原因,身体上倒没有什么赘肉,脖颈间和手臂上的皮肤比妈妈要黑不少,两个奶子尽管不小,不过或许是年龄的原因,奶子下垂地比较厉害,就像两个倒吊的木瓜。大姨的奶头颜色很深,乳晕也不小,在奶头根部往里陷,估计大表姐和二表姐小时候奶水比较充足。「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大姨有些生气,「这个xx(我大姨夫),我说他怎么突然提借种的事情,感情是想一箭双雕,一想抱个大胖小子,三想上三妹身子!自从他当了村长以后,胆子就越来越大,居然连自己姨妹都不放过,气死我了!要是真惹怒了老娘,我非切了他那个狗鸡巴喂狗不可!」大姨光着身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心绪难平。「这有什么?姐,我告诉你,男人就没几个好屌!xx(我爸)当初为了玩刘梅,非要拉着我去刘梅家看黄片,当时三个男的两个女的挤一个沙发上,要不是老幺找过去,xx(我爸)指不定要玩出什么幺蛾子呢!」或许是因为和我发生关系了缘故,我妈和大姨聊起私密事也不再避讳着我。「啊?」大姨有些难以置信,「三个男的,两个女的,那怎么玩?」大姨虽然也见过不少农村妇女偷人,但是还没听说过三男两女聚众淫乱的事情。「还能怎么玩?」我妈刻意压低了声音,「到时候两个男人伺候一个女人,一个肏屄,一个玩屁眼呗!」说完这句话,妈妈偷偷看了我一眼,生怕我听到了一样。「妈,我都听到了!三婶(刘梅)她本来就是一个骚屄,大姨你不知道,她之前还和我爸、大伯三个人一起在床上乱搞!」「xx(我爸)有两个棋友,三个人是结拜兄弟,xx排老二,今天喝酒他们兄弟俩还特意过来送礼了!」我妈瞪了我一眼,觉得我说话太过粗俗,不像个学生样,不过还是向大姨解释了一下。「唉!你姐夫还不是一样,当个村长以后,整天不着家,东串串,西转转,我们自家亲戚他不敢动,其他支的漂亮媳妇儿没有一个不被他占便宜的,现在村里的女人们,老远看到你姐夫就绕着走,我觉得我生不出一个带把的,完全就是他自己作孽!」大姨和我妈就像两个久未见面的闺蜜,齐声控诉起各自丈夫的不堪往事。我听得有些乏味,突然想起一件事,「大姨,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大姨猛地一拍大腿,「哎呀,你大姨夫喝多了,我扶他回来休息!我得过去看看,要是他突然醒了可不得了!对了,我的牛仔裤呢?」听到大姨的话,我和妈妈也吓了一跳,我连忙找了一套篮球服,然后跑到主卧去看,发现大姨夫还在呼呼大睡,他这酒不到晚上铁定醒不了。大姨也匆匆忙忙来到了房间,她穿衣服的动作有些匆忙,牛仔裤的皮带还没来得及扣上,红色短袖格子上衣下摆还没有摊平,卷起了一截,露出了腰间一截白肉。上衣领子上的只扣了一个,透过领口我还能看到大姨那一抹黑白相间的乳沟。大姨的脖子是小麦色,奶子是白色的,从脖子到奶子之间,皮肤的颜色逐渐加深。如果大姨夫现在是清醒的,他肯定能猜出大姨刚才是去偷人去了。大姨俯身在床前,从床角拉起一张被单,然后盖到姨夫身上。看着大姨那撅着的大屁股,我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欲望,我想当着姨夫的面肏大姨一回!我的右手摸到大姨屁股上,问了一声,「大姨,我妈呢?」大姨吓了一跳,回过头瞪了我一眼,然后指了指姨夫,「你妈回酒店了,这个时候估计都喝地差不多了,你妈还要给不能回去的亲戚安排住宿,估计还有一些时候才能回来!」我顿时明白过来,我妈是怕又有亲戚过来,所以提前把人都安排在酒店里住下,这样就不会再有人撞到我家里了。我顺势坐到了床上,右手在大姨的屁股蛋上游走着,手指不时掐一下大姨屁股上那丰满的臀肉。大姨被我肆无忌惮的动作给惊到了,她把靠近我的耳朵,「你疯了!你姨夫在呢!」「怕啥!等姨夫看见我在肏你,还得感谢我帮他生个胖儿子呢!姨,你放心吧,姨夫的酒量你又不是不清楚,他至少要下午五六点才可能醒过来!姨,你摸摸看,我的鸡巴已经硬地受不了了!」我把短裤往下拉了一点,露出我那因为勃起后膨胀到极点的紫红色龟头。「那也不能在这弄啊!」大姨还是有些放不开,我把大姨的手拽到我的鸡巴上,当大姨的左手被我拉到我的鸡巴附近后,大姨的左手不由自主地扣住我的鸡巴,然后上下撸动了几下。「x儿,要不我们去隔壁那屋里弄?」我却有些不管不顾,拉起大姨的红色短衣往上掀,张嘴把大姨的右边奶子含到了嘴里,大姨的奶头里并没有妈妈乳房里的奶香味,不过却有一种淡淡的皂香味,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到了后来我问过大姨才知道,原来她从姑娘时就习惯用皂角洗澡。我一边舔着大姨的奶子,一边去解大姨的裤子,没等大姨回过神来了,我已经三下两下把大姨的牛仔裤脱到膝盖下。大姨想去提裤子,我死死按住大姨的手,然后蹲了下来,看着大姨稀松的阴毛,和红得发黑的阴唇,我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把头凑到了大姨的屄里面,然后帮大姨舔屄。大姨被我的这次突然袭击给刺激到了,身体一软,上身一下子就趴到了床上,恰好看到了姨夫醉酒后那张通红的脸庞。丈夫就在旁边,外甥却在她的胯下帮她口交,一直是贤妻良母典范的大姨再也经受不起这种刺激,终于忍不住「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嘴里连连嚷着:「你个死没良心的,亏姨一直这么疼你,你这是要把你姨给玩死啊……」大姨嘴里虽然骂着我,两条腿却分地更开,就像一个练劈叉的体操运动员。我却舔地更加起劲了,大姨的屄里还是湿漉漉的,显然大姨刚才那番清理并没有彻底将她的下体清理干净。我的舌头深入到大姨的屄芯里面,舌尖找准大姨小阴唇下方的阴蒂,舌头在上面拨来拨去,只舔了不到一分钟,大姨的身体就开始来了一阵触电式的颤动,哼叫的声音一阵接一阵,把我吓了一跳,连忙停止口交,从大姨胯下钻出来,握住大姨的嘴,毕竟要是大姨的淫叫真的吵醒姨夫,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大姨有些急,嘴巴「呜呜」个不停,我也急了,猛地拍了大姨屁股一巴掌,大姨屁股上顿时多了一个浅浅的红印,丰满的屁股蛋左右晃动着,掀起了一阵肉浪。「大姨,你发骚也得分个时候啊,记住,只准我肏,不准你叫!」叮嘱完以后,我才松开手。大姨这次清醒过来,白了我一眼,「这还不都是怨你,非要在主卧里作践你姨,现在把我魂儿勾起来了,又怕我吵醒你姨夫。怕个球,就算他现在醒了,也只能忍了做一回活王八!等于说就许他在外乱搞女人,还不许我和自家外甥亲近亲近?」听到大姨的这番粗话,我也来了兴致,站到大姨身后,拍了拍大姨的后背,大姨乖巧地趴在床边,屁股撅了起来。我扒开大姨的两条光腿,然后找到大姨的屄毛下的那个肉洞,龟头在大姨的屄口上磨来磨去,我喜欢看到女人性爱前欲求不满的样子,这样我才在床上才有一种征服感。大姨见我半天没进去,心里痒痒,扭过头来了,「别磨了,小祖宗,你当这是磨豆腐呢!」我坏笑了一下,「姨,想让我插进去也不难,可是你得求我!」大姨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了一句,我装作没听到,「什么?大声点!」大姨气急了,伸过手就拍了我一下,「x儿子……别磨了……捅进来……姨要你的鸡巴插进来……姨等着你来肏呢……」看着旁边昏睡的姨夫,和已经发情的大姨,我的鸡巴又胀大了几分,一不留神,又滑进了大姨的屄里去了。我也知道这次必须速战速决,于是鸡巴大开大合,在大姨的体内快速地进进出出,大姨的身体哆嗦着,「嗯哼」的声音开始是断断续续的,后来就连成一串串的。虽然房间的空调温度已经调到了26度,不过凉爽的房间里突然多了一股热意,大姨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x儿啊……你可算肏死你姨了……又肏到底了……姨已经不行了……可为什么姨的屄里还是觉着痒呢……」我的双手扶着大姨的后腰,鸡巴往大姨的屁股上挺动,卵蛋不时撞击着大姨的屁股蛋,啪啪作响,「谁让姨的屄那么骚呢,只有骚屄才痒,欠男人的鸡巴使唤!骚姨,想不想叫出来?想的话先喊我一声老公!」「x儿不是刚答应做我儿子吗,那有儿子做老公的?嗯……啊……小老公,姨好舒坦……好儿子……好外甥……啊……姨受不了啊……水要流出来了!」我忽然觉得原本那个贤妻良母的大姨已经消失了,现在正在说话的这个中年妇女已经放开了,她不像一个端庄慈祥的长辈,倒像路边那发了情的母狗,见着了公狗就撅起屁股等着挨肏。「大不了白天给姨当儿子,晚上给姨当老公,姨,你屁股日地舒不舒服?」我一边肏着,一边不忘逗弄大姨。「舒服……舒服……姨就是一个老骚屄……每天光着屁股等着我的亲亲好外甥来日!」大姨这次正是舒服到顶了,说话也越发没皮没脸了。「姨……那是我肏地舒服,还是姨夫日地爽?」当我看着大姨那摇动的齐肩短发,就像骑上了一匹胭脂马,驰骋个不停。大姨迟疑了一下,我有点不高兴,动作就缓了下来,大姨感受到了,屁股连连往后撞,「你肏地舒服!你姨夫这几年玩女人玩多了,身体亏了,每次只会一个动作,而且速度慢时间短,而且鸡巴也没x儿的粗,没x儿的大!」听到大姨的话,我更加兴奋,「那姨就和他离婚,然后跟我去省城读大学,到时候我们在学校旁边租一个房子,以后我每天都帮姨的屄屄止痒,好不好?」大姨一听,连连摇头,「你大表姐都结婚了,你让我离婚?到时候村里人怎么看我,亲戚朋友们会怎么说我?你两个表姐也不会愿意的,再说,你姨夫除了出去玩玩女人以外,对我其实还不错!」中国传统的家庭妇女就是这样,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坚决不提离婚。「嗯……姨……对……把屁股撅高点,嗯……真乖……哦……姨的屄真他妈的紧!」大姨的头埋地越来越低,姨夫依然是睡地不省人事,时不时吧嗒一下嘴巴,仿佛在回味酒席里的好菜。大姨的脸几乎已经要贴到姨夫脸上了,大姨看着姨夫那张平静的脸庞,突然有了一股烦躁,恨不得把大姨夫给喊醒,让他看看眼前这幅情形。「xxx(我姨夫),你这个王八蛋,天天玩别人媳妇儿,现如今你老婆被别人玩,你咋就喝醉了呢?你咋不能睁开眼看看呢,你那个好外甥在你眼前肏他姨呢……」大姨心有不甘地回过头来对我说,「x儿啊……肏地用点劲……让你姨夫过过眼瘾!」听到大姨的淫言浪语,我却着实兴奋了起来,我看着大姨撅着屁股一副骚浪的样子,鸡巴肿胀地都有些痛了,次次一捅到底,把大姨干地眼皮直翻,嘴里更是疯了似的胡言乱语:「好外甥啊,姨舒坦啊,用力肏姨的屁股啊,对,再肏深一点,再加把劲,加把劲……」大姨居然有些癫狂了,叫喊的声音逐渐有了一丝哭腔,她摸到了大姨夫的腿上,轻轻摇晃着,「xx(我姨夫)啊,你看啊,你媳妇儿正在被你外甥糟蹋,你外甥正在玩你老婆的屁股啊……他在肏你媳妇儿的屁股啊……你这个活王八,怎么偏偏这个时候醉过去了啊……」我紧紧盯着大姨夫那张脸,生怕他醒过来,却有些想看到他醒过来。如果姨夫真的醒过来了,我应该咋办,喊他一起吗?这又不是请客吃饭,碰到一个认识的人然后说,来来来,一起肏,一起肏!我在大姨身后骑坐在大姨的屁股,右手已经捏到了大姨倒吊成木瓜的奶子,鸡巴在大姨屄里快速抽插着。我高考结束后身高一米七四,体重一百二,大姨当时身高一米五九,体重一百一十五,我抱大姨还有些吃力。大姨身体差不多到顶点了,意识已经有点不清醒了,「啊……啊……啊……啊……小老公再用点力……我已经受不了了……你肏……肏死姨吧……把你的大鸡巴……全部插进姨的骚屄吧……」看着大姨骚浪的样子,我也越发兴奋,也说起了粗话:「肏死姨这老骚屄,姨真他妈的太骚了,邹家的女人没一个不骚的,我妈是这样,姨也这是这样,我就喜欢姨这样的骚女人,我要吃姨的大奶子,玩姨的骚屁股,肏姨的老骚屄!」我的趴在大姨身上,双手用力地把玩着姨的两个奶子,大姨的奶子已经被我揉搓成各种形状,我的鸡巴快速用力地顶着妈妈的屁股,恨不得每一下都插到大姨的屄里最深处。「x儿,这次记得千万不要射进来,姨不喜欢吃那个药!」大姨突然想起来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连忙叮嘱我。我听到这里,反而有了一种射精的欲望,我抱住大姨的腰,全力抽插,「姨,我就是要射进你的屄里,然后帮你怀孕,然后生一个大胖小子出来,到时候x(我大姨夫的姓)家人就不敢再瞧不起你!」说完以后,大姨的屄似乎夹地更紧了,我终于控制不住精关,鸡巴一突一突地,一股浓精全部喷射到大姨的屄里面。今天一天射了三次,我也有些累了,鸡巴一下子绵软了,然后从大姨的屄里滑了出来。「姨,我去拿毛巾,你也到客厅的卫生间里洗个澡!」不到一天,我已经和两个有血缘关系的女人上过床,我想起大姨刚才骚浪的叫床声,心里却感觉很乱。有些东西,当你千辛万苦追求到手,却发现这并不是自己想要的。我爱我的妈妈,所以我希望能够和我发生关系,可是大姨呢?婶婶呢?伯母呢?师母呢?对于这些女人,我还能说自己是爱她们吗?不,无非就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大男孩对性的一种好奇心和对女人的占有欲。当男人下半身思考的时候,他往往会变成禽兽,当男人回归理智了,他又觉得自己禽兽不如。在我思考的时候,大姨也推开卫生间门进来了,她看着我一个人呆在浴室一角思考的情形,她莫名地心中一疼。「x儿,我也不知道你和你妈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不过我相信你不是一个坏孩子,而且你又读了那么多书,又明白事理。或许等你读大学以后,交上一个女朋友后,就能够渐渐忘记这件事情,到时候你妈还是那个一直疼爱你的妈妈,大姨还是那个宠着你的大姨。」听着大姨这番坦白心迹的这番话,我有些感动,「姨,等我过几天从省城回来,我再去你家住些日子!」大姨一听,喜笑颜开,「好啊,不过你可得老老实实的,你二表姐可是一直在家,你可不准对我动手动脚的!」「二表姐在家?呵呵,只要姨不这么骚,叫声不要这么大,就算表姐在家,她也不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啊!」大姨脸色一红,「去你的!小时候多可爱的一孩子,长大了就学坏了!你以为我想叫地这么骚、这么大声被人听到,还不是因为你的鸡巴好使,大姨被你肏地舒服了吗?等你娶了媳妇儿,你老婆就有福喽!说真的,你二表姐最近天天在家,你不要胡来!」大姨还是有些担心,刻意又叮嘱了一下。我笑了一下,「姨,我连表姐的妈都肏了,你今天也喊我小老公了,我就是表姐他爸了,表姐敢管她爸的事情吗?到时候我在床上肏你,你就算喊地再响,她也只能听着。」大姨被我的话给逗乐了,「去你的,有你这么埋汰你表姐的吗?你大表姐小时候老欺负你,二表姐却一直是维护你,亏你还这么说她,什么叫肏她妈,说话真难听,提醒你啊,你二表姐还没有嫁人,不准对她动心思啊!诶,我怎么刚提到你表姐,你的鸡巴就硬起来了,你个小变态!」【完】全篇36676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