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小说  »  快樂的單身漢【完】(作者:不詳)
快樂的單身漢【完】(作者:不詳)
LOADING...
我成了单身汉,但不是快乐的单身汉。我一时还无法泅出悲痛的沼泽,心头的创伤需要时间来医治。  妻子在世的时候,我的心全部系在妻子和岳母身上,对单位的人和事不很在意。妻子去世之后,下了班我也不再急急忙忙往家里赶,对单位的事情开始留心起来。我们这个处是一个业务处室,共有20多个人,处长是单独一间办公室,两个副处长合占一间办公室,其余的人统统挤在一间大屋子里办公。  坐在我对面的年轻女人,是和我同时分配来的北京外贸学院的大学生。这个女人叫孙晓燕,是个百分之百的骚货。她一身媚俗,压根看不出大学生的矜持和清高。她的手指甲涂着鲜红的指甲油,双手敲打在计算机的键盘上,显得十分妖艳。每当我注视她敲打键盘的手指时,她就会抬起眼睛,张开抹着鲜红唇膏的嘴唇,朝我妖媚地笑笑。  有时她还走到我的身后,假装看我写的文件,两只丰满乳房有意无意地挤在我的背上。以前我没有注意,现在成了单身汉,对男女的事情变得有些敏感,她贴在我背上的乳房,我内心引起了轻微的骚动。  国庆节前夕,单位照例要借联欢的名义自我娱乐一下。先是会餐,接下来举行舞会,爱唱歌的人还可以尽情唱卡拉OK。她唱了一曲卡拉OK,把全场的人都震了。她唱的是孟庭苇的《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她唱歌的水平一点也不亚于专业歌手,甚至比孟庭苇本人唱得还要好。也许是歌曲忧伤的旋律打动了我,也许是缠绵的歌词勾起了我对妻子的回忆,当她唱到“天还是天喔雨还是雨,我的伞下不再有你”时,我的眼睛里已经泪光闪闪。  她唱完歌,在人们的掌声中坐到了我的身边,看到我眼睛里有泪水,惊讶地说:“你流泪了?”  我说:“是你的歌声感动了我。”  “屁!准是又想你老婆了。”她说着把手伸进我的头发里乱搅,“别这样,你是男人,男儿有泪不轻弹。”  我慢慢恢复了平静。她的身体拼命往我身上贴,一阵阵女人的体香激发了我心中压抑已久的欲念,手悄悄在她的大腿上摸了一把。  她惊叫一声,冲坐在我们对面的处长说:“处长,罗自强摸我的大腿。”我的脸腾地红了。她说:“处长,你说咋办?”  处长为难地说:“我不知道,你说该咋办?”  她说:“刚才他摸了我的右腿,你在我的左腿摸一下吧,这样就平衡了。”大家哄笑起来。  这个骚货,把你打哭了又把你哄笑了。我真弄不懂,她到底是荡妇还是淑女。  一个秋风萧瑟的星期天,我到我住的小区附近的超市买东西,看到一个女人站在那里东张西望,走近了才看清楚这个女人是孙晓燕。我说:“晓燕,你在这里张望什么?”  她说:“我来看大学的一个女同学,她家就住在这附近,可是我转悠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我问清楚了地址,原来她的同学就住在我家后面的一个小区。我说:“我带你去吧。”  她的同学家铁将军把门,我们只好失望地回来。路过我家小区门口时,我说:“我家就住在这里,上来坐坐吗?”  “好,看看你的狗窝。”她调笑说。  我说:“不是狗窝,是猪圈。”  我家里虽然凌乱但还算干净。她说:“不错,单身汉的住处能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我给她倒茶的时候,她看到影碟机的指示灯闪烁,就打开了影碟机。电视上出现了两个外国男女做爱的场面。我昨天夜里打手枪看的黄碟忘记退出来,惊慌地说:“快,把碟退出来,换一张,换一张。”  “哦――没想到这么清高的罗自强也看黄碟。”她煞有介事地说。我夺过遥控器要退碟,她说:“别退出来,让我也见识见识。”  我不好忤逆客人的意思,就让她继续观看影碟。电视上男人和女人肏屄、口交和肛交,画面越来越淫荡。孙晓燕看得面红耳赤,喘息的声音变得渐渐粗重,最后羞涩的闭上了眼睛。我也被影碟煽起了情欲,抱着孙晓燕吻起来。  孙晓燕没有抗拒,只是睁开眼看了看我,又闭上了眼睛。我的胆子大起来,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抓住了她的乳房。她的乳房可以说是豪乳,我的手掌只能占领乳头附近,其他大面积的地区根本摸不到。我的手指揉捻她的乳头,乳头渐渐变得坚挺,她说:“别摸了,摸得我好难过。”  我不说话,掀起她的衣服,解开她的乳罩,一对豪乳耸立在我的眼前。两个乳头好像熟透的荔枝,我马上叼住了硕大的乳头,舔了起来。  她的身体歪在了沙发上,嘴里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嗯嗯……嗯嗯……”我的手开始往她的两腿之间探索,她的肚子十分柔软,没有解腰带我就的手就伸进了裤子里。她的阴毛浓密,毛茸茸的。  我的手找到了阴蒂,手指用力揉搓起来。她的小屄已经水湿漉漉的,手指揉在阴蒂上滑腻腻的。她的呻吟声渐渐大起来:“哦哦哦……啊啊啊……你别摸了……要肏我你就快点肏吧,我受不了啦!”  真是个骚货。我几下就脱了她的裤子,她全身赤裸,两只乳房像两个面团堆积在胸脯上,小肚子上的阴毛浓密,乌黑闪光,屄里的淫水已经流淌到大腿上,我分开她的双腿,举起鸡巴插到了她的屄上,但是鸡巴遭到坚决的抵抗。  我低头仔细查看,她的小屄阴唇外翻,屄洞是个圆圆的小口,不像已经开苞的女人那样,洞口四分五裂。我万分惊讶地说:“你还是个处女?”  她说:“是不是很失望?”她话里的潜台词就是:“男人都喜欢女人风骚,结果我却很保守,是不是很失望?”我当然也是希望她是个风骚的女人。但她却只是表面上风骚,骨子里其实是个很传统的女人。  我说:“我不知道你是处女,我就要对你负责。你嫁给我吧。”  她说:“别自以为是,我说过要嫁给你了吗?”  我说:“晓燕,嫁给我吧。”  她说:“我已经有未婚夫了。”  我说:“那你为什么还要让我肏?”  她说:“我喜欢你。”  我说:“你看上我什么了?”  她说:“看上了你的身坯和鸡巴。”她又不正经起来,真拿她没有办法。她看出了我的迟疑,说:“你肏不肏?不肏我可要穿衣服了!”  我说:“肏!女人的第一次是很疼的。”  她说:“我是女人,当然知道。别罗嗦,快肏。”  我提枪上马,鸡巴顶在她的屄上,慢慢用力,她疼得额头上都是汗,我想长疼不如短疼,鸡巴一用力,一下子就插进了她的屄里。  “哎呀!肏死我了!”她叫唤起来,“你把鸡巴放在里面泡一会儿,让我适应适应再肏。”  我静静地等候,鸡巴一跳一跳的撞击着她的屄里的肌肉。她的小屄紧绷绷的勒住了我的鸡巴。过了一会儿,她说:“肏吧,我好像适应了。”  我开始慢慢的抽插。她的屄里也逐渐变得滑润,我加快了抽插速度,她的嘴里发出了淫荡的叫声:“好,肏,肏死我,肏死我这个浪妇……”  我也说喊道:“我肏,肏死你,肏死你这个骚屄……”  她说:“我夹,我夹,夹断你的鸡巴……”  我按照抽插的节奏,喊道:“我肏,我肏,我肏……”  她回应着我的喊声:“我夹,我夹,我夹……”  我说:“我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  她说:“我夹断你,夹断你,夹断你……”  在我们的淫辞荡语中,她的小屄不断收缩,张开,收缩,张开。她小屄每次舒张,我的鸡巴上就传来一阵快感。她的屁股在我的身体下面一翘一翘地迎合我的抽插,嘴还不停地和我接吻,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  她说:“你用鸡巴肏我下面的嘴,我用舌头肏你上面的嘴。”  经过她身体和语言的双重刺激,我的鸡巴开始胀大,射精的感觉涌上来。可是她还没有一点高潮的意思。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放慢了抽插速度。我不能让她没有高潮就射精,这样她会很失落。  我尽量分散注意力,让充血的鸡巴慢慢松弛。我一边肏屄,一边用舌头舔她的乳头,一只手抚摸她的阴蒂。三路进攻,上下夹击,她终于有了感觉,屁股开始剧烈的颠簸,小屄加快了收缩的频率,两条大腿拼命夹我的腰杆,伴随着她的狂喊,屄里的淫水淹没了我的鸡巴。她高潮了。  我加紧抽插了几下,积攒了许多日子的精液,汹涌地射进她的屄里。她紧紧抱住我说:“好棒,肏得我要飞上天了。”  我说:“你也很棒。”  我们歇息过来。我说:“晓燕,嫁给我吧。”  她说:“我不是说过了嘛,我有男朋友。”  我说:“你这样做不是对不起你男朋友吗?”  她说:“现代女人爱情的最佳模式是:找一个爱我的人作丈夫,找一个我爱的人作情人。”  我说:“这么说我是你的情人罗?”  她说:“不是。”  我说:“是什么?”  她说:“炮友。”  这个骚货,这种词只有她才能想得出来:炮友!  我成为孙晓燕炮友的第二个星期天,早晨我还没有起床就有人敲门。我睡眼惺松地打开门,门口站着妖艳的孙晓燕。我说:“你这么早来干啥?”  她脆生生地说:“肏屄!”她看到我惊讶的眼神,马上解释说:“我们是炮友,找你当然是来打炮。”  我  把她拉进房间里关上门,说:“你真行,这种词你也敢说!”  她说:“文雅的词汇和通俗的词汇只是表达方式不同,难道性交和肏屄的实质有区别吗?”  她说的是实话。我说:“其实男人更喜欢通俗的表达方式:肏屄。”  她说:“上次我是第一次,没有让你尽兴,今天你就好好肏肏我吧。”  我的欲望被她挑逗起来,抱着她上了床。  她赤裸的肉体确实美丽,鲜红的嘴唇鲜红的指甲和雪白的肉体交相辉映。这个骚货连脚指甲都染成了鲜红的颜色,衬托得她的肉体更加洁白。看到她玉体横陈,我的鸡巴立刻充血,硬得如同又红又热的铁棍。我扑在她的身上,他丰满的肉体颤巍巍的,好像一个充气的气垫。她的肚皮一颠,我的身体就像趴在漂浮的橡皮筏上,随波飘荡上下颠簸。她骚媚入骨朝我笑笑,说:“感觉如何?”  我说:“好,真是舒服。不要说肏屄,光是压在你身上就是一种享受。”  她说:“我是天生尤物。”  我扑哧笑了起来。在一本杂志上我看到过对尤物的解释是:男人眼中的尤物,女人眼里的骚货。  她说:“你笑什么?难道我不是天生尤物?”  我把杂志上的解释说了一遍后,脱口说道:“你真是个骚货!骚屄!”  她说:“我是骚货、骚屄,你是什么?”  我说:“好男人。”  她说:“哼!你是个骚鸡巴。”  “骚屄。”  “骚鸡巴。”  我不再和她斗嘴,开始在她的肉体上耕耘。我的手抚摸着她硕大的乳房,舌头舔着她鲜红的乳头。她的眼神立刻变得扑朔迷离,两手在我的背上轻轻抚摸,嘴里发出动物发情般的哼哼声。  我的攻击部位逐渐向下移动。她的肚皮丰满,小腹十分柔软,乌黑的阴毛像草坪遮盖了小腹大片面积。我说:“你的阴毛真多。”  她说:“是很多。人们都说这样的女人淫荡。”  我说:“你不淫荡,是个好女人。”  她说:“女人上了床不淫荡,让男人倒胃口。”  我不能不承认这个骚货确实了解男人的心理。  我的舌头舔到了她的阴蒂。她的乳头很大,阴蒂却不是很大,硬起阴蒂会伸出很长的一段,像一只红红的肉虫子。我把她的阴蒂含进嘴里,像含着一根男人的小鸡巴。她淫荡地笑笑,说:“你没有肏我,倒让我的阴核先肏了你。”我吮吸她的阴蒂,她来了情绪,嘴里发出了呻吟:“好舒服,好舒服……嗯……”  她的大阴唇肥厚,小阴唇鲜嫩,大小阴唇严严实实的遮盖着屄洞。我的舌头分开肥厚和鲜嫩的阴唇,伸进了淫水充盈屄洞里。舌头伸进屄里好像伸进了浆糊里,黏糊糊的淫水裹住了舌头。我的舌头一阵搅动,她的肚皮立刻起了波涛,我趴在她的肚子上,好像乘坐在颠簸摇晃的轮船上。她的屄里淫水泛着泡沫溢出屄洞流到她的大腿上。我的嘴唇、鼻子和下巴上都沾满了淫水。  我说:“闹水灾了。”我大口大口的吞吃她的淫水。  她淫笑地问我:“好吃吗?”  我说:“好吃。”  她说:“什么味道?”  我说:“像鸡汤。”  她说:“你以后炒菜就别放鸡精了,放我的浪水。”  我说:“好,就这么办。以后我要开一家工厂,专门生产‘晓燕牌淫水鸡精’。”  她说:“我是董事长,你只能当总经理。”  我不再和她斗嘴,举起愤怒的鸡巴,插进了她的屄里,接着就是一阵狂风暴雨式的抽插。  她嘴里的呻吟变得更加淫荡不堪:“肏肏我吧……肏死我吧……肏肏燕子的小屄……肏烂燕子的小屄,肏穿燕子的小屄,肏碎燕子的小屄……”  我说:“我肏死你这个骚屄,肏死你这个骚货……”  她喊道:“肏死我,肏烂我,肏碎我,肏穿我!”  在她淫辞荡语的刺激下,我抽插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我拼命呼叫:“我肏!我肏!我肏!……”她的叫声也变得短促有力:“我夹!我夹!我夹!……”  我说:“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  她说:“我夹死你,夹死你,夹死你……”  她的屁股疯狂的颠动,砸得床铺咣当咣当作响。屄里的淫水越来越多,白色的泡沫不断从屄里溢出来。她屄里的肌肉有一圈一圈的螺旋纹,现在这些螺纹围着我的龟头旋磨,害得我几乎要射精。  我故计重施,开始分散注意力,极力锁住精关不射精。她屄的螺纹旋磨越来越激烈,搭在我背上的双脚拼命敲打我的脊背,呼吸越来越急促,呻吟越来越淫荡:“肏死我了,肏飞我了,我要飞上天了……我是骚屄,快用你的骚鸡巴肏穿我!啊啊啊啊――”  随着她响亮的叫喊,阴精淹没了我的鸡巴,又顺着鸡巴和小屄的缝隙,哗啦啦流出来,在大腿上横淌成河。  她紧紧搂着我,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骚鸡巴……你……你好会肏屄,肏得我真舒服。”  我说:“当然,我是亚洲第一炮!”  歇了一会儿,我说:“骚屄,今天我非肏死你不可!”我的鸡巴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冲刺,她的小屄也开始再次收缩旋磨。一阵疯狂的抽插之后,我的鸡巴愤张,射精的感觉潮水般涌来。  她也似乎知道我要射精,说:“不要射在屄里,射到我的嘴里。”  我赶紧拔出鸡巴,她一口就把我的鸡巴吞进嘴里。我抽插了几下,精液滚滚射进她的嘴里。  她不仅吞食了嘴里的精液,连挂在嘴唇上的精液,也伸出舌头舔吃干净。  我说:“骚屄,好吃吗?”  她学着电视上的广告词,说:“滴滴香浓,意犹未尽。味道好极了!”  我说:“我的精液怎么成了雀巢咖啡了?”  她说:“难道雀巢咖啡不是用你的鸡巴生产的?”  我说:“此话怎讲?”  她像一个教师,循循善诱地说:“男人的鸡巴,古称鸟,读音是Diao。从字面上看是鸟。雀也是鸟,鸡巴能生产和储存精液,所以鸡巴就成为雀巢。”这个骚货还没有说完,我已经笑得叉了气。  孙晓燕是一个骚屄,我是一个骚鸡巴,两个人成为名副其实的炮友。除了周末和周日她要和男朋友约会之外,其余的时间她都泡在我家里和我打炮。她打炮花样百出,淫辞浪语连珠。她和我口交,乳交,还发明了腿交。腿交就是她的双腿并拢,和小屄组成了一个腿屄,借着小屄里流出来的淫水的润滑,我在腿屄里抽插。她的淫水特别多,再加上我抽插时鸡巴不断摩擦她长长的阴蒂,肏腿屄她居然也能高潮。她身上除了屁眼之外,所有的部位我都使用过了。我几次提出来要肛交,她总是说:“你不要不知足。我身上的洞眼不能都给了你,屁眼要留给我未来的丈夫。”我只能作罢。  她最喜欢的是和我口交,一是怕怀孕,二是她喜欢吞吃精液。  有一天,她嘴巴含着我的龟头,染着红指甲的手撸着我的鸡巴,我很快就把精液射进她的嘴里。射精之后,她的嘴还叼着我的鸡巴,反复舔舐,等鸡巴硬了,重新开始口交。我一连在她的嘴里射了三次,她还想继续让我射精。  我说:“你想干啥?”  这个骚货毫不脸红地说:“我要让你精尽人亡。”  我说:“你也忒狠毒了吧?要谋杀炮友。”  她把沾满精液的嘴唇贴在我的嘴上来了一个长吻,说:“我喜欢吃你的精液。你的精液可以让我红颜永驻,常葆青春,延年益寿。”  我拧了拧她的腮帮子说:“你真是个骚货!”  她纠正说:“是天生尤物。”  我说:“燕子,我爱你,嫁给我吧。”  她坚决地说:“不,你今生注定是我的炮友,而不是我的丈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