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感小说  »  盜耕人田,費力省錢【完】(作者:不詳)
盜耕人田,費力省錢【完】(作者:不詳)
LOADING...
今年冬天真寒冷,到处大地冰封,贵州匀城郊区大多数地方停水停电,冻雨弥漫了整个城郊。  一个衣衫单薄的男人远远走来,在城郊泥泞的小道上前行。看见前方有座小屋透出光亮,他并不特别兴奋,因为这之前他曾在沿途的三户人家请求借宿,可主人一看他的样子,要么找借口推托,要么连门都不打开。难道是他平时惯盗的丑陋行为已刻在脸上,让人厌恶?  男人叩了几下门,片刻,一个年轻妇人开门,有些惊讶地问:“是为民诊所的刘医生吗?我就是刚跟您打电话求救的田二妮,这么大冷的天,我还以为您不会来了呢!真是辛苦您了。”妇人一边说话一边伸出一只手做请进的姿势。  男人松了口气,同时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女主人显然是认错人了。他含糊地答应了一声。二妮领着他走到楼上的卧室,里面的摇篮里躺着一个小婴儿,面颊呈病态的绯红。从所有的迹象,男人判定屋子里除了这个所谓二妮和她摇篮里的婴儿外,再没有其他人了。他心里有了个念头:太好了,也许我今晚有机会干点什么。  心里这样想着,男人不由的向妇人瞅去:眼前的二妮是一位三十来岁的成熟少妇,虽然她初为人母,但作为一个成熟的女人,她有高挑的身材,俊俏的脸蛋儿,温柔迷人的魅力。她皮肤细腻白嫩,1。65高的身材苗条而丰满。脸蛋儿白里透着红晕,一双水灵灵的桃花媚眼钩人。特别是一对丰满的大乳房,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由于刚生过小孩,奶子非常饱满。男人看着她美艳丰腴的娇躯,下面那活儿不由自主地撬了起来。  当然,男人还记得二妮刚才称自己“医生”,他不忘走过去用手摸了摸孩子的额头,孩子皮肤发烫。他尽量放缓语气说:“孩子是有些发烧,不过没关系,我来想想办法。”说话时他的眼睛扫视到堆在茶几上的一瓶消毒酒精和药棉,同时他想起他平常准备在身上的不知在哪家顺手牵羊偷来的感冒胶囊,他伸手向荷包里摸去。  他一下子全身心兴奋起来,真是天助我也,一个多月前他在一家成人用品店偷盗来的三仑唑(一种麻醉药品)被他顺手带了出来。他开始兴奋地盘算如何把它使用上去。女人像在大海中找到了救命的木伐,焦急地围着男人,不停地问:“怎么?给不给孩子打针?孩子不严重吧?”  “不用,孩子太小,我们要温和些,别不小心伤了他。”他开始用酒精搽拭孩子的头部,说孩子得的是传染性极强的流行性感冒,先要跟孩子酒精消毒,然后孩子用药,大人也要用药。孩子被凉凉的酒精刺激,忽然睁开疲倦的双眼,看见一张陌生人的脸,竟然没有害怕,反而甜甜地朝他笑了笑。孩子的笑坚定了妇人对男人的信任。  酒精的退热作用很快就表现出来,孩子不在烧得那么烫,他们用小勺子给孩子喂了点感冒药后,还给孩子吃了一点牛奶。二妮开心极了,她准备下楼到厨房做点吃的犒劳“医生”。男人脑子飞快转动着,身体不停地在积蓄兴奋。他开口说:“夫人,你先别忙,因为孩子得的是流行性感冒,你也来先吃点药,不然等会我走了,你又病了,无人照顾孩子。更重要的是你们母子俩可别重复交叉感染。”  妇人投来感激的一瞥,按男人的要求吃了药,下楼去了,只是她不知道吃的是将要迷奸她的药,她还以为真是感冒药呢。  不一会儿,妇人端来了一晚热气腾腾的鸡蛋面,“医生”安心地享用起来。他边吃,边拿眼瞟二妮。  二妮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看着“医生”吃面,充满柔情地唠叨(女人遇事总是沉不住气):“孩子他爹是沙包堡镇供电站副站长,被紧急抽调到山上抢修电网去了,唉!这该死的鬼天气,他爹都快二十来天没回家了,都是抢救电网……”  男人心里嘀咕:难怪我说怎么大多数地方都停电,他家里居然还开着空调?原来是“电老虎”家噢。  女人说话逐渐有气无力:“这里是沙包堡镇供电站小区,我们结婚一年多了……孩子才刚十个多月……他平时身体总是很好的……这次可能是怪我粗心大意……嗯—”  要说也怪他妈的现在的高科技,什么药都被研究了出来。二妮不一会就昏昏沉沉睡着了。  男人试探性地叫:“唉!醒醒…醒醒…到床上去睡。”没有回应。  他站了起来。也许是刚才太紧张,逾或是他刚吃了面条的缘故,他觉得浑身上下热哄哄的,他索性脱了外面的衣裤,一下子感到全身轻松了许多,他这才发觉内裤那儿已经湿湿的了。  他把迷糊的二妮抱起来,象老公抱老婆似的抱到床上,这小娘们仰躺着,脸蛋微有红晕,一双美目微闭,一袭洁白的睡裙,遮不住她那两条丰腴白嫩的美腿,胸前一对丰满的乳峰更是起伏迷人,男人想:这美貌的小娘们现在就在我手里了!天意如此,该我艳福。  他亲一下她的脸蛋,她没反应,嘻嘻,老子要好好玩弄奸淫她!  他漫漫解开她的衣扣,轻轻把她的睡裙扒掉,哇!好一个漂亮迷人的小骚娘们呀!她薄薄的胸罩勉强盖住丰满的乳房,平滑的小腹,浑圆修长的大腿,小小半透明的小裤衩下,隐约露出黑黑的阴毛……白嫩诱人的丰满胴体令他心痒……  他轻轻把她扒得精光,看着她俊俏的脸蛋,白嫩的皮肤,高耸迷人的乳峰,红红的奶头象两颗葡萄镶嵌在她的大白乳房上,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黑黑的阴毛,柔嫩的小骚屄儿,他轻轻揉摸她那一对丰满柔软的大白乳房,吸吮着她红嫩娇小的乳头。  她毫无知觉。在不知不觉中,她那一对丰满的大乳房早已被他玩了个够,玩弄中还弄出了不少浮汁,大多都被他吞食下肚了。  他轻薄地掰开她那两条丰腴白嫩的美腿,终于露出了她粉嘟嘟的小骚屄儿,她阴部稀疏乌亮,小肥屄儿鼓溜溜的。他轻轻揉捏她那丰腴白嫩的大腿,用手指抠进她红嫩嫩的小屄缝,轻分开她那两片粉嫩的阴唇,目不转睛的盯着鲜嫩的小屄洞!小屄洞里又红又嫩,露出她那层层迭迭的嫩屄儿肉,他用手指从外到里的玩弄着她的小骚屄儿,又轻抠进去,里面嫩滑柔软,他的手指向她的小骚屄儿深处抠去。她小骚屄儿嫩嫩的,屄儿里的嫩肉温暖湿滑,他尽情淫荡的玩弄她的小屄儿,她的小屄儿里竟流出好多又粘又热的骚水儿,直流到了她那娇嫩的屁眼。他的手指在她的小屄儿里尽情抠弄,她那嫩嫩的小屄肉早被他弄水迹斑斑。昏睡中的她被他玩弄得竟发出“嗯……嗯……”的娇吟。  他更淫荡的掰开她那肥嫩的阴唇,露出她小屄儿上端那颗红嫩的阴核,他用手指轻轻勾弄着,那颗红嫩的阴核竟自变得硬涨起来,一缕淫水竟泊泊流出……  盯着这迷人的小骚屄儿,他的大鸡巴早已硬涨起来,他声速脱光衣裤,掏出大鸡巴对准小嫩屄儿猛用力一插,“唧”地一声,整个八寸长的大鸡巴蘸着骚水,钻进了这俏娘们儿的小嫩骚屄儿!小娘们被他肏得发出“哎呀!”的一声娇吟,竟自微睁媚眼,顿时羞涩得粉面绯红。他淫笑着,从她的小骚屄儿里抽出沾满骚水的大鸡巴,顶着她那红嫩的小屄豆,磨了起来。小娘们挣扎着,但她被他紧紧按住,他用大粗鸡巴轻轻磨着她这时早已张开的小嫩骚屄儿,使两片粉红的阴唇分开,他感到一股骚水儿正从她的屄儿里流了出来。  他淫笑着调戏她:“嘻嘻,你的小B舒服吧?刚才你不是嚷着要我打针吗?让医生我好好跟你打一针啊!”  小娘们挣扎着,粉脸臊得通红,娇羞地哀求道:“你饶了我吧……”他这时淫性大发,岂能放过这小娘们?他紧紧地按住她柔嫩的娇躯,用大鸡巴对着她那红红嫩嫩的小阴核,揉弄个不停。她娇羞无助,只得停止了反抗,用手捂住羞红的脸蛋,大大叉开一双白嫩的大腿,随他玩弄她的小骚嫩屄。他终于得手了!他这时伏到她的身上,一面轮流吸吮揉弄着她那两只白嫩丰满的乳房,一面再次把手指抠进它的小屄,寻找到她阴道上方的G点,用指端磨了起来……  二妮骚痒难耐,不禁呻吟着:“啊!……嗯……啊……不要呀!”他哪管许多,淫笑着加劲抠弄着她那骚水潺潺的小浪屄。  “哎呀!……你抠到我的……嗯……痒死了呀!”她被他弄得娇羞难当却又春心荡漾,俊俏的脸蛋儿娇媚羞红,更令他淫心大动。他按住她不断扭动的娇躯,向她小骚屄的深处抠去……  他不停地玩弄抠摸着小娘们娇嫩的小骚屄儿,淫邪地问她:“小美人儿,你哪里痒呀?医生最会止痒了。来,我帮你抠抠!”小娘们娇羞不已:“嗯,你坏死了,我…嗯…嘛……”  他淫猥地逼问道“说清楚呀?哪里痒?”小娘们被弄的骚痒难当,不得不说出那句最淫秽的话来:“我的小屄儿好痒哦……呀,羞死我了……嗯……”  “哎呀,不要……嗯……我的小屄儿痒死了呀……我要呀!”小娘们终于暴露出她淫荡的本色这时,有一股温热的骚水从她那小嫩屄里涌了出来。  “喔……喔……好舒服!……爽!……啊啊!……爽呀!……我死了呀!”嘻嘻,许是她和老公分离久了,他还没用“枪”,她就先自败了一阵!  这时的男人哪肯善罢甘休?他盯着她羞红娇美的嫩脸蛋,玩弄着她柔嫩丰满的胴体,实在是淫心难耐,把他那八寸长的大鸡巴再次狠狠插进了她那骚水泛滥小嫩骚屄儿!  他把大龟头顶住她的花心深处。她的小屄儿里又暖又紧,屄儿里嫩肉把鸡巴包得紧紧,真是舒服。他把他的鸡巴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起来,直抽直入。她的屁股上逢下迎的配合着他的动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断的从她的小屄儿深处流出,不停的流到床上。  他不断的加快肏屄速度。“哦!……好充实!……”小娘们款摆柳腰、乱抖酥乳。她不但已是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叫声:“喔……喔……好舒服!……爽!……啊啊!……爽呀!……”上下扭摆,扭得胴体带动她一对肥大丰满的乳房上下晃荡着,晃得他神魂颠倒,伸出双手握住小娘们的丰乳,尽情地揉搓抚捏,她原本丰满的大乳房更显得坚挺,而且小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小娘们情不自禁的频频收缩小骚屄儿肉,将他的大粗鸡巴紧紧含夹着。  “我让你夹,看我怎样肏你!”他淫笑着咬牙切齿地说。  “哎呀……美极了!……喔!……喔!……小屄美死了!”香汗淋淋的小娘们拼命地扭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娇喘不已,满头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而四散飞扬,她快乐的浪叫声和鸡巴抽出插入的“卜滋”、“卜滋”淫水声交响着使人陶醉其中。他也觉大龟头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身颤抖。  他用力狂插小娘们的小骚屄儿,小娘们拼命地迎合着他那大鸡巴的狂肏,他与二妮真是配合得天衣无缝,舒爽无比,大龟头寸寸深入直顶她小屄的花心,足足这样肏了她了几百下,小娘们娇声婉转淫声浪叫着:“哎呀!……我……我又要泄了┅┅哎哟!……不行了!……又要死……死了!……”一股骚水从小娘们被他肏得鲜红的小骚屄儿里涌流出来,小娘们颤抖了几下娇躯,就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娇喘吁吁了。  他岂能罢休?接着用双手托起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轻抽慢插起来。小娘们也扭动她的柳腰配合着,不停把肥臀地挺着、迎着。他为了节省体力,用起了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之法,忽左忽右地插磨着。小娘们的情焰又被漫漫点燃起来,逐渐暴露出了风骚淫荡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  “喔……喔!……大色狼!……太爽了!……好……好舒服!……受不了┅┅你好神勇……嗯!……”几十次抽插后,小娘们已颤声浪哼不已。他更用力的抽肏着:“快说你是小骚屄儿,是小肥屄儿二妮!”  “……你……好过份啊!”  “快说,不然我就不肏你了!”他故意停止抽动大鸡巴,把她的肥臀放在床上,羞得小娘们粉脸涨红。  “嗯,羞死人……我是┅小肥屄儿二妮……我是┅小骚屄儿二妮!……亲哥哥!……啊……快!……肏我!”他把大鸡巴狠狠肏进她的小嫩骚屄儿,肏得小娘们娇躯颤抖。不多时小娘们就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受惊般的淫声浪叫着:“喔……喔!……不行啦!啊!……受不了啦!……我的小屄儿要被你肏……肏破了啦!……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  小娘们的骚浪样使他看了后更加卖力抽插,他一心想插穿她那肥嫩的小骚屄儿才甘心。她被肏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香汗和淫水弄湿了一床单。粗大的鸡巴在那已被淫水横流的小肉屄儿里狠狠地抽送着。“哎呀,不行了呀!……你的鸡巴太……太大了!……被你肏得好舒服!……哎哟!……喔……喔……”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亲丈夫!……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鸡巴!……啊……美死了!……好爽快!……又要泄了……好爽快!……又要泄了……”  他听到她的告饶,更是用鸡巴猛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小娘们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屄口两片嫩细的阴唇随着鸡巴的抽插而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小娘们小屄儿大量热乎乎的淫水急泄而出,小屄儿收缩吸吮着我鸡巴,他再也坚持不住了。  “小娘儿们,我也要泄了!”他快速地肏着,小娘们也拼命抬挺肥臀迎合他最后的冲刺。最后,他的大粗鸡巴终于“濨濨”狂喷出一股股精液,注满了小骚浪娘们的小嫩屄儿,射入她的子宫深处,小娘们的屄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  “喔……喔……太爽了!……”小娘们如痴如醉地喘息着俯在床上,他拉上被子,和她俩人满足地相拥酣睡过去。反正他们知道,只要孩子不闹,就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说不定他还正好找到了过年的暂栖之所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