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情校园  »  拷問尤娜
拷問尤娜
LOADING...
一冰冷的牢房中召唤士尤娜独自躺在帆布床上,牢门突然被打开了,尤娜不由自主的从床上坐了起来,两名高大强壮,全副武装的卫兵来到她的面前“跟我来,尤娜小姐。”其中一个对她说。尤娜明白抵抗是毫无意义的,但她相信她能承受未来一切不幸终于,随着电梯门向两边徐徐打开,她们抵达了终点。四周阴森恐怖的气氛使人感受到一阵恐惧,这里的布置本来就是要为囚犯们制造这样一种颤栗的氛围,应该说,他们的目的达到了。这时另外两名卫兵走上来接替了原来的两人并带尤娜走过一条阴暗的走廊,来到尽头的一个房间。当他们走过长廊时,尤娜不时听到四周传来呻吟和哭喊声,她不由得打了几个寒颤。他们一走到房门前,门就自动打开,尤娜被带了进去。基纳克祭司就站在房中。房间里灯火通明,尤娜看到房间中摆了一张方桌和几个柜子,还有几个从天花板上垂下的勾子。“你想干什么,基纳克祭司?”灯影下基纳克祭司矮胖的身影俯视着尤娜,他的声调深沉而平静,“尤娜小姐,我想请你欣赏一段美景。”一个晶球缓缓打开,里面的景象让尤娜发出一声惊呼:琉可被赤身裸体地捆绑着,像一只狗一样地趴伏在一个拷问台上面;她的双腿弯曲在身下,两个脚踝被用绳索捆在一根铁棍上使她的双腿大大地张开着,雪白的屁股高高地撅着,凄惨地暴露出女孩那迷人的肉缝和前后两个任人糟蹋的可怜的小肉穴;琉可的双臂被反扭到背后,用一根绳索捆着吊在天花板上,使她的上身基本与屁股水平,她栗色的短发也被绳索胡乱地扎住与双臂捆在一起,使琉可的也头不得不跟着抬起来女孩毫无遮掩地暴露着的成熟苗条的肉体上布满了遭到残酷凌辱的痕迹∶原本丝缎般光滑的后背和大腿上还能看到淡淡的鞭痕,胸前两个稚嫩的乳房上布满乌青的指印,高高撅着的屁股上也指印、鞭痕交错,再加上被绳索勒得淤血青紫的小腿和双臂,琉可现在的样子无比地凄惨狼狈!而对于琉可来说,更悲惨的是她现在不仅被羞辱地捆绑着展示在敌人面前,同时更在遭到两个家伙粗暴的奸淫!一个艾本卫兵站在被捆绑的女孩背后,双手抓住她伤痕累累的丰臀,奋力地在她失去抵抗的身体上发泄着,粗大的肉棒撑开琉可紧密窄小的肛门,野蛮地抽插着。基纳克祭司走近尤娜,用手脱起她的下巴,尤娜美丽的大眼睛中已噙满晶莹的泪水,愤怒和悲痛使她一向清秀文静的面孔失去了常态,“快放了她!不关她的事!”晶球中的影像骤然中止,“这么说,诬陷西摩亚祭司以掩盖你们的罪行都是你自己的主意啦?”基纳克圆胖的脸上浮出一层不怀好意的笑容,使他那张本来就很难看的脸越发令人恶心!“凯尔克那个老糊涂!他认为证据不足,拒绝宣判,所以现在我们很需要你的合作,你不会让我们失望吧?”“我决不说谎!”尤娜坚定地说。“这可不好,你最好合作一些!”基纳克祭司打断了她的抗议。“你会承认的,你是想现在就说呢?还是想先受些皮肉之苦呢?”两名卫兵走上前来抓住了尤娜的双臂,另外两名卫兵从拼命挣扎的少女身上撕下白色的外衣和带着体香的内衣,同时脱下尤娜靴子,解开了她的长裙,最后,召唤士一丝不挂的站在了她的刑讯者们面前。她的身材完美无暇-肌肤雪白,双乳高耸,两腿修长而笔直,平坦的小腹,臀部圆润,美妙的双足和性感的脚趾。尤娜面带挑战的站在他们面前,她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气从地板上传到了她的脚上。虽然他们正在无耻的羞辱她,但尤娜下定决心不向他们曲膝以保持她的尊严。两名卫兵走上前来抓起尤娜的双臂并熟练的将她吊在了从天花板上垂下的勾子上,他们使尤娜的脚尖刚刚可以勉强接触到地面。基纳克祭司这时从柜子中拿出一条皮鞭-一条看来很可怕,尾部有九个分叉的长鞭。基纳克祭司在尤娜的面前晃动着鞭子,这使尤娜惊恐不已,虽然她竭尽全力不使这种恐惧表露出来。作为大召唤士布拉斯卡的女儿,没有人碰过她一手指头,因此虽然她性格坚强不屈,但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捱得住酷刑的折磨。这时尤娜感到后背上一阵炸裂般的巨痛,这生平难以想象的疼痛使她不禁失声大叫,她随即决心绝不再将自己的痛苦暴露出来。皮鞭一次又一次的落在她的后背和臀部,她的背部和屁股上立时显现出一道道凸起的红印。巨烈的疼痛使尤娜不禁热泪盈眶,但她强忍泪水,不作一声,她不想让她的泪水给敌人带来更大的满足。基纳克祭司不愧是折磨人的行家里手,他不仅懂得如何折磨对方的肉体,更了解该怎样从精神上瓦解对手。他会在疾风暴雨式的鞭打中突然停下来,让吊在那里,赤身裸体的姑娘在痛楚中体会无边的恐惧,而就在尤娜最毫无防备的一刻,他又会用尽全力的一鞭打下去。对召唤士说,这场折磨仿佛持续了一生一世,每当就在她认为已经结束的时候,她的身后就会传来一阵巨痛。虽然尤娜大部分时间保持沉默,但有时痛楚来得是那样的剧烈和突然,使她甚至来不及抑制住哭喊的叫声。终于,这场鞭打暂时停了下来,尤娜赤裸的全身闪动着晶莹的汗水,她觉得从后背和臀部不时的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刺痛。基纳克祭司从后面抓住她的秀发并把她的脸庞转向自己。“怎么样,尤娜小姐,你愿意合作了吗?要不你还想来点儿什么别的尤娜转头凝视着基纳克祭司,她的目光中燃烧着仇恨的怒火,继续顽强的保持着沉默。基纳克祭司不禁一笑,漫不经心的宣布继续审讯。这一次他挑选了一条鞭尾打结的九尾鞭,由于长时间在醋中的浸泡,每条鞭尾都吸收了足够的醋酸。基纳克祭司挥舞着长鞭走近无助的姑娘。”啪“无情的鞭打又一次将尤娜送入了濒于崩溃的边缘,这一次鞭尾无情的撕开她娇嫩的肌肤,留下一条条棕色的鞭痕。”啪,啪啪“雨点般落下的的皮鞭使尤娜在巨痛中不停的挪动。她虽然决心尽量不使自己的痛苦显露出来,使他们感到施虐的乐趣,但这时她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了。无情的鞭打已经使她的后背和臀部皮开肉绽,在醋酸的作用下产生了令人难以忍受的痛楚,皮鞭没头没脑的落在尤娜的背上,一次次的将她送入痛苦的旋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