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情校园  »  叔叔和他的愛犬
叔叔和他的愛犬
LOADING...
美晴--可以说是不服输的好强女孩。这样的性格加上与生俱来的美貌,美晴在一流私立大学w大文学系的学生间,举止完全像一个女王。这也难怪,从高中时代就被某化品公司选上做宣传女郎,也是相当知名的模特儿。就因为能担任模特儿,有出众的身材,富有起伏的肉体曲线,修长的双腿,和她相遇时任何人都会回头多看一眼。再加上鹅蛋脸和凤眼,自然有做女王的条件了。美晴也当然君临在男生之间,只要说一句好像有意思的话,露出一丝微笑,男人都任凭美晴摆弄了。如果让他们摸一下手,简直像登上天一样。在借来的笔记最后一页留下吻痕时,那本笔记簿成为争购的对象,在美晴坐椅有射精的痕迹等,有无数这样的事情。当然,她已经不是处女,经常有男人围绕的美女,是不会缺少男人的,但是也不容许出现丑闻。每当接近生理日时,一定会产生想性交的感觉,美晴对自己这样的身体,每次都感受到兽性,自己也觉得难为情,反而变成禁欲的结果。可是这一天的骚痒仅用理智还无法控制。「淋浴也许能使身心爽快........」这样的念头使她决定比往日的时间提早淋浴。如说实话,另外还有一个理由,那是绝无仅有的,这一天午后肚子不舒服,弄脏一点屁股,所以情绪上不能安定。关於女性身体的骚痒感,淋裕只会造成反效果。美晴脱光衣服,不知为何对目己的身体在意起来。在有阳光射入的浴室仔细看自己的裸体,留下夏季的痕迹,明显留下泳衣的白印,显得有奇妙的新鲜感。觉得自己的身体实在是性感.........。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过去也有这种感觉,但觉得自己的肉体淫猥还是第一次。仅是如此就觉得做了什么坏事,心里猛跳,身体开始火热起来。在这样的情绪下,在胯下,而且为清净屁股深处,用淫糜的姿势用篷头喷射热水时,就感到羞涩,身体产生一阵麻痹感,美晴几乎下意识的把篷头直接靠在胯下,双手用力,用篷头开始磨擦下体的嫩肉。有节奏的压迫与直接喷射的热水,那是比想像的舒服多了,美睛不由得叹息、呜咽。已经无力的站稳了,美晴仰卧在浴室的地上,双膝曲起,双腿大胆的分开,忘记一切,一心一意的追求新的快感。用篷头从正上方压在阴门上扭动,抬起屁股一手分开屁沟,用热水喷射肛门,任由本能的驱使,美晴用一切能想到的方法刺激下体。呼吸已经紊乱,呜咽也变成间歇,偶尔发出尖叫声,身体成为拱挢状,头向后仰。就在这时候,美晴无意中向浴室的门看去。刹那间,美晴的心脏快要停止活动了--浴室的门是开的,手中拿着烟斗的叔叔和爱犬艾巴站在那里!「哇!」美晴不由得大声尖叫,把手拿的篷头向叔叔的方向丢过去。当然篷头是到不了叔叔的位置,不过飞散的水滴还是弄湿了叔叔和艾巴。「不要!快出去!」美晴大叫后,就俯在地上哭起来。听到关门的声音,知道叔叔河西和艾巴离去,美晴还在哭,一时间连站起来的力量也没有。「究竟从什么时候看她呢?为什么没有发觉?」虽然是知道答案也无济於是的,但对无谓的后悔,美睛的心还是难过的快要撕裂。当脑海清楚的重现叔叔发出异常光辉的眼神时,美睛立即用力爬起,心里有一种念头,那是过去想也没有想过,是不敢相信的念头。「用我的身体还人情债就行了,欠叔叔的,用我的身体回报就解决心理上的负担了........。这样简单的方法,过去为什么没有想到呢?」美晴又恢复好强的性格。「快要有月经来了,这是最好的时机,可是现在马上采取行动,可能被认为是交换行为!」於是美晴把行动的日期定在明天。叔叔是离婚一年,照美晴来这里住半年的情形看,叔叔好像也没有爱人的样子。美晴有十分的胜算,本来她的身体就是男人垂涎的目标,而叔叔的眼光亳无疑问的露出情欲的火焰。--------------------------------------------------------------------------------「叔叔,我可以进来吗?」第二天夜里,美晴好像迫不及待地敲叔叔书房的门,没有等回答就走进去。让爱犬艾巴躺在椅边,嘴里叼着烟斗看书的叔叔,对冒然的闯入者,只是看了一眼,表情没有一点变化,视线立刻回到书本上。对美睛而言,事情从开始就向意外的方向发展。照她的想法,叔叔应该惊讶的瞪大眼睛看她,所以才准备一件透明的黑色蕾丝睡衣,而且穿在裸体上来的,所以不只是全身的轮廓,连乳房或小肚子上的黑毛都应该透过黑色蕾丝,看起来很妖艳才是。叔叔没有瞪大眼睛暂且不说,就连一句话也不说,这对美睛造成很大困难。「叔叔........」美晴立刻面对尴尬的场面。「叔叔,我说叔叔........」河西默默的,好像无可奈何的用斜眼看急燥的美晴。美晴怕叔叔的视线消失,急忙使睡衣从双肩滑下,露出赤裸的肉体。「叔叔,我的身体怎么样?想不想玩了?」对於像女王一样经常受到男人们捧在手掌上的美睛而言,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献媚。叔叔终於抬起头,这是给美晴带来唯一的希望。叔叔的视线由上向下,由下向上的看美晴的全身,可是他的视线里没有像昨天带有情欲的闪光,反而那种估价般的泠漠眼神,使美睛的心不断萎缩着。更可怕的是,叔叔到这时候还没有说话。「叔叔!你说话啊!求求你........」只要给男人看到裸体,没有一个男人不是立刻冲动起来。这不是单纯的自满,而是经过验证的事实,所以对美睛是无法相信的发展。屈辱感带来羞耻,美晴的身体红润,忍不住用双手掩饰乳房。「抱我吧!求求你,抱我吧!」美晴的方寸已经完全紊乱。对她像歇斯底里的喊叫,反应的不是河西叔叔,而是爱犬艾巴,艾巴起身后,高兴的摇着尾巴,慢慢向美晴走过来。艾巴应该是母狗,艾巴的身体几乎和美晴差不多大,靠过来在美晴的身上从脚向大腿慢慢舔上去。河西对艾巴的行为也没有阻止,只是用泠漠的眼光看美睛的裸体。「啊!不要........」艾巴的舌头快耍碰到下腹部,美晴终於忍不住发出尖叫声,用手推开艾巴的头。可是艾巴一点也不退缩,继续高兴的摇着狗尾,不停的伸出很长的舌头舔美晴的下腹部。「不要!不要!」屈辱与羞耻已达到极限,美晴也来不及捡起睡衣就逃出叔叔的书房。「艾巴!回来!」河西把追美晴的艾巴叫回去。美晴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形成这样,只要是男人,任何人都会赞美垂涎的肉体,而且是一丝不挂全裸的诱惑,可是叔叔不只是没有反应,以泠漠的眼光拒绝,真是不敢相信的事。「是顾虑叔叔与女的关系吗?若是这样,态度上应该更慌张才对。叔叔一定是性的不能者,或同性恋........」对美睛而言,这是唯一能不伤害自己的解释。「可是前一天偷看美晴手淫时,河西露出强烈欲情的眼光又是怎么回事?」美晴是有了疑问,马上要行动的性格,有了决定也必须要立刻采取行动。当面受到的屈辱与耻辱要立刻雪清,不然就坐立难安了。第二天,美晴立刻去拜访一年前与河西离婚的前岛佳子的公寓。佳子和河西结婚前就是相当出名的儿童文学作家,离婚后也相当活跃,与河西的婚姻生活只有二年,但一定会知道美睛想知道的事,况且二年就离婚是一定有相当严重的问题存在。虽然只有二年,一年前和美晴是婶婶与女的关系,所以佳子很高兴的迎接美晴。可是听说美晴住在河西家里的刹那,佳子的表情立刻发生变化,说话也断断续续。「婶婶,求求奶,告诉我为什么和叔叔离婚了?」美晴不用迂回的方法,单刀直入的提出问题。佳子的脸上出现分不出是狼狈还是犹豫的困惑表情。「为什么要问这件事?和奶是无关的,这是我和他二个人的事........」佳子并不是拒绝,显然的有不便开口的样子。「叔叔是不是阳萎或同性恋.......?」美晴以认真的严肃表情看着佳子。「美晴,奶为什么要这样问?难道奶是........」佳子好像很急燥,而且脸色有点苍白。「不!只是....我不明白奶们这样理想的一对,为什么只有二年就........」「美晴,奶最好离开河西的家,我能说的只有这一句话,奶耍明白!」「我就是不明白,难道....是婶婶有了外遇?」「不是的!」佳子强烈的口吻,美晴反而感到惊讶。「我可以对奶说,河西是太可怕的男人。对河西来说,女人和狗是一样的。我是为奶好,才说这样的话,反正要尽快离开那个家。」「........」佳子迫切的口吻,美晴不知该如何回答。佳子停顿了一下后,又突然恢复不安,以无力的口吻说道:「我想,大概是已经拆下来了....在厕所没有像录影机一类的东西吧?」「没有....我没有注意到........」美晴对佳子突兀的问题,感到讶异。「厕所有录影机?这是说偷看厕所里的情形?」美晴受到强烈冲击,突出其来的羞耻感使她全身都火热起来。「哦!那就好....对不起,明天我还要缴一篇稿,所以........」临走时,佳子也送到门口叮咛说:「尽快找一个房间搬出去吧!河西是要整天监视女人,从吃东西到排泄都管理,才能满足的男人....简直像对狗一样的!」在回去电车上,美晴的脑海不断出现佳子说的最后一句话,和叔叔泠漠的眼光。--------------------------------------------------------------------------------河西还没有回来,美晴松了一口气,走进房里的同时,感到月经来了,就急忙冲进厕所。放入卫生棉条时,像美晴这种好强的女人,特别会感受到做女人的屈辱感,就因生为女人,每月要有一次:而且要长达四、五天从阴户流出血。想到这也是为接受男人的射精时,屈辱感就更强烈了。「录影的摄影机!」想到这件事,美晴急忙向厕所的墙上看去。「有!果然有!」在马桶边有一个很不明显的灯,坐在马桶上时,灯就照在下腹上,在灯的旁边好像有隐藏着镜头。立刻想到自己放入卫生棉条时的样子,心里一阵紧张,可是又想起叔叔不在才松一口气。可是她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河西不在时摄影机也能自动摄影。可是....过去如厕时,随时都被看到了,半年来无论是大小便,或处理月经都被叔叔看到了。「太过份!太可怕了!」美睛不由得冲口叫了出来。是不是按佳子劝告,立刻离开这里呢?既使父母不肯寄钱来,靠模特儿的工作,生活不应该有问题。可是她还是犹豫,想搬出去是随时可以做到,可是在没有发生任何事以前搬走,等於是以仇报思。有危险时搬走还来得及。美晴这样说服自己,在回报人情债以前要留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