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情校园  »  體驗作者張敏
體驗作者張敏
LOADING...
一晚上8:56分,我坐上了去北京的t2次特快列车,伴随着列车行进中有节奏的哐当声,我的心也在激动地“蓬蓬”跳个不停。我此行是去北京参加一个名为“狱乐世界”俱乐部的真实死囚体验活动,自从在“狱乐世界”的网站上注册报名后,我就一直盼望能够参加这样一次真实的体验,但是俱乐部对选手的选拔非常严格,加上名额有限,我一直等了两年才获得批准!再不用和网友在网上玩虚拟的捆绑、枪杀游戏来满足自己对snuff情结的渴望了!到了那里,我将真实地享受三天死囚生活,然后被合法地处决,这是我多年来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啊!不知不觉已是夜深时刻,车厢内已经息灯,邻铺旅客也已经熟睡,发出了均匀的鼾声。惟有我,因为这趟特殊旅行的刺激,兴奋得辗转反侧不能入寐,我憧憬着明天即将开始的那72小时牢狱生活,想象着这将给我带来的何种美好的刺激,当然这只有对象我这样有着强烈snuff情结的女孩来说才是美好的。第二天中午12点,列车准时驶进北京西站,拎着简单的行李,我迫不及待的走出车站,抬头,一眼便看到了那写着“接长沙周莹”几个大字的接站牌。我兴冲冲走到接站牌前,举牌的是一位眼熟的姑娘,只见她笑眯眯的望着我:“你是周莹吧?”“是呀,你是莉莉?”我惊喜的说道。她依然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好眼力,嘻嘻。”我们高兴地相互拥抱了一下,然后她接过我的行李:“走吧,上车。”我们并肩向车站外的广场走去。莉莉是“狱乐世界”网站的斑竹兼模特,她所拍摄的那些照片和录象,表情真实,感情丰富,受到网友的一致好评,凡是她的帖子只要一贴到网站上,便成了点击率最高的帖子,可以说她已经成了“狱乐世界”网站的当家花旦。我和她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在网络上我们早已是无话不谈的挚友了,我大她两岁,她亲热的叫我周莹姐。这次北京之行,还是她亲自给我安排的呢,并且我的这个项目由她直接负责,说句私下的话,就是费用,她还给我打了折呢!一边走,莉莉一边不停的扭头看我,半晌她才俏皮的说道:“嘻嘻,比起照片上,你可是要漂亮多了呢,这回可要美死那些给你上刑的家伙啦!”我推了一下莉莉说道:“取笑我了不是,比起咱网站年轻漂亮的莉莉小姐,姐姐都快成老太婆了啊,嘻嘻!”“哪里呀,姐姐也才21岁而已呀!”说着话,我们来到一辆面包车前,莉莉打开车门,先让我上,而后她跟着上来,将行李放在后排座上,紧挨我坐下,对司机说了声:“走吧。”那司机回头看了我一眼,点了一下头,回过身,发动了车子。在路上,莉莉告诉我,“狱乐世界”的真实体验共分三个阶段:即注册报到阶段、监狱生活阶段和处决阶段,共72个小时,是专门为满足sm和snuff的爱好者精心设置的,我的这次体验由莉莉全程负责。汽车奔跑约莫四十分钟,出了西五环来到了一处山林环绕的建筑物前,莉莉告诉我,这里原来是一处林场,共有两千多公顷,后来网站老板将它买了下来改建了网站的真实体验场区,即“狱乐世界”。汽车开进大门,向右一拐,绕过一座带有喷泉的假山,在一座圆形带穹顶的建筑物前停下。“到啦!”莉莉提起我的行李抢先跳下车,我跟着她,走上高高的台阶,通过一道自动门,来到一个大厅。大厅很大,很高,上面是玻璃的穹顶,厅的正面靠墙是一排服务台,里面站着几位穿俱乐部制服的服务小姐。厅的中央放了一圈沙发和茶几。我们径直来到沙发旁,坐下,然后莉莉给我倒了一杯水,看着我笑吟吟的说道:“你看看,是就开始呢,还是先休息一下?”我连忙说道:“就开始吧,我来不就是为这吗?嘻嘻!”莉莉勾起小拇指,俏皮地在脸颊上划了一下:“看你急的,那好吧,先履行一下手续。”说着她到服务台拿了一张表格递给我。这是一张粉红色的a4纸大小的表格,我粗粗浏览了一下,上面有十多个栏目。我首先按顺序填上姓名、性别、年龄,尔后是各种选项,在刑具一栏里有可以用的二十多种刑具,我选了自己能接受的几种,比如捆绑,悬吊,电击,窒息等;在是否接受拍照和摄像一栏,我选了“是”;在羁押期间是否带镣,我也选了“是”;是否接受裸体受刑,我填上了“否”;在死刑处决方式一栏里,我看到有好几种处决方式,我毫不犹豫的选了“枪毙”。后面还有几个选择,比如是否在某个情节接受参观,我写上“赴刑场处决时可以”,这刚好可以满足我希望被公开枪杀的欲望。填好表格,签上名字,我把表格交给了莉莉,她很仔细看了一遍,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接过我递过去的身份证和信用卡,让站在旁边一个名叫颖儿的服务小姐去替我注销身份和交纳体验费用,同时将表格传到下一个环节,准备安排活动。颖儿也穿着和服务台小姐相同的制服,上面是一件很短的湖蓝色漆皮收腰夹克,下面是湖蓝色紧身漆皮短裙,脚穿湖蓝色长统皮靴,脖子上戴一个湖蓝色皮质项圈,双手手臂上还戴了相同颜色的漆皮臂套。所不同的是,服务台小姐制服的颜色是红色的,而颖儿则是湖蓝色的。在等候颖儿去办手续的同时,莉莉带我去医务室做了一个简单的体检。回到大厅,颖儿已经等在那里,她将信用卡还给我,同时交给莉莉一张蓝色的打印表格。莉莉接过来扫了一眼,然后搂着我说道:“周莹姐,你就要永远失去自由了,不过别紧张,很有趣的,嘻嘻!祝你开心!”对一个即将被剥夺自由甚至生命的女人说“祝你开心”,在外人看来似乎有点搞笑,但在我们圈子里面,却是一种最最诚挚的祝福,因为这种真实体验毕竟是我们喜欢sm和snuff一族最梦想的一种游戏啊!于是我真心的说:“谢谢啦,嘻嘻!”她诡秘地笑了笑,说道:“这两天我有一个拍摄项目,恐怕没有时间来看你,不过,嘻嘻,”她顿了顿,接着说道:“也许到你处决的那天我们还能见面哦!嘻嘻!”“没关系,你忙你自己的,嘻嘻!”我愉快地说道,“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一边说,一边调皮地冲她做了一个鬼脸,伸了伸舌头。“嘻----,”莉莉“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但是她马上用手捂住嘴巴招呼颖儿过来,将那张蓝色表格递回给颖儿:“颖儿,我把她交给你了,你带她去挑受刑服吧。”“是!”颖儿回答道,然后回头对我说道:“周莹姐,我们走吧。”“好的!”我提起行李,回头和莉莉道别:“拜拜!”“拜拜!”莉莉挥挥手,站在那里目送着我们从边门离开大厅。刑服室。“处决方式你选择的是枪毙吗?”颖儿一边用手拨动挂在架子上各类服装,一边问道。“是呀,怎么?”“你穿几号裤子?”“26号,嗯,25号也可以穿......”“枪毙...枪毙...嗯,有了!”颖儿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只是一边在一排一排的架子间走来走去挑选衣服,一边自言自语。突然,她似乎想到了一个好方案,动作敏捷地从上衣区拿了一件黑色露腰少女背心,在裤子区选一条深蓝色磨旧的紧身低腰牛仔裤,又不知从哪里提来一双黑色长统皮靴。“走吧,去试试看!”她说道。我们抱着衣服来到更衣室,我将外衣脱了下来,换上颖儿替我选择的受刑服,衣服非常合身,特别是那条牛仔裤,穿上以后将我骄傲的身材体现得淋漓尽致,十分的漂亮性感。“嘻嘻,姐姐穿上这套受刑服真的好美!”颖儿由衷的赞叹道。“是吗?谢谢啦!”我高兴地说道。出了更衣室,颖儿带我去监狱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