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情校园  »  被催眠的冰球選手
被催眠的冰球選手
LOADING...
【被催眠的冰球选手】作者:不明 被催眠的冰球选手 作者:不明   字数:9990 我跟布雷特已经认识好几年了,早在五年级的时候我们就在明尼苏达州的同 一支冰球队打球。大学之前我们一直都是要好的朋友,而且一直在同一支球队效 力。不得不说跟他在同支球队让人有点丧气,因为布雷特是个天生的运动员,也 因为他的天分他一直都是球队的队长。高中毕业之后布雷特留在了明尼苏达州读 大学,而我去了纽约最北部的学校并且加入了加拿大的一支小联盟球队。 在那之后几年间我和布雷特失去了联系,但是现在,整整八年之后,我们又 相遇了,在丹佛市的同一支半职业队伍中相遇了。布雷特加入这支球队已经好些 时候了,而我则是新生力量。我不知道我对他有什么期望,但是从电话接通的那 一刻起我知道我们之间的友情从来未曾改变过。我们的友情从几年前按下暂停键 之后又开始恢复了往昔的活力,更有甚者,他还邀请我在我找到合适的房子之前 跟他同住。 布雷特有间不错的两室公寓,他把空余的那间卧室给了我。我搬进他家的那 天他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运动裤就来开门了。原来他正把一些杂物搬出现在属于 我的房间,弄得满身大汗。我直愣愣地看着他,他开阔平坦的胸部正因喘息而上 下起伏,如此美景让我心中暗喜。显然,他一直保持着那傲人的好身材。 布雷特跟我差不多体型。1米83的个子,差不多88公斤重。我是天生的 金发碧眼,而他则是黄褐色的头发已经棕色的双眼。不得不说,他简直就是邻家 男孩的代名词。一个十足的美国运动员。 「嘿!马克!快进来!」他笑着来拉我,伸出厚实手掌之前在他的运动裤上 蹭了蹭汗。 「对了,稍微等会儿,我去穿个衣服!」 布雷特永远是这么待人谦逊。即使他在高中就是个万人迷,但他也从不炫耀 他的身材或者别的什么。我并不知道原因。如果我有这么一副天妒的身材我绝对 无时无刻不想着炫耀它! 「谢啦!」我一边回话一边把我的行李箱给拖进大厅。 「我余下的行李都在货车里」 「我们可以等会儿去拿。」他说。 「让我带你参观一下你的房间。」他把t- shirt穿好提着行李箱朝楼 上走去。 我跟在后面,暗自欣赏他上楼时美妙的双臀。尽管他穿着运动裤我也可以毫 不犹豫地判断出他有一个绝妙的臀部。布雷特的运动裤因为大步地上楼而稍稍下 滑,慢慢地,部分腰带以及内裤边变得清晰可见。白色的。嗯哼,看起来还是没 变啊,布雷特。依旧锻炼得犹如圣体,而且这些年依旧爱穿白色的内裤。 布雷特一定不知道,在高中时期我们赢得州冠军的那个周末,我曾品尝过他 的肉体。 那个周末,我们的队友科斯基举办了一个庆功宴。没有家长也没有教练的干 涉,一个只属于我们全体队员的庆功宴。科斯基刚毕业的堂兄弗兰克帮我们置备 酒食,而party就在他家举行。布雷特本不打算去的,但是我特意叮嘱过他 一定要去。宴会中我告诉弗兰克布雷特不喝酒,但是他笑着说不用担心,他会好 好「教导」布雷特的。弗兰克去厨房倒了一大杯橘子汁。不过我碰巧看见他加了 些伏特加在里面。我很清楚布雷特在此之前从没有碰过酒,所以想象着他变得醉 醺醺的样子一定很有趣。布雷特茫然无措而且肯定也没吃多少别的东西,因为弗 兰克一直在帮他续杯,而且一杯比一杯的量大。四杯下肚之后,布雷特终于不行 了,开始摇晃着四处游荡,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弗兰克架着他的肩膀笑嘻嘻 地又递给他一杯加料果汁。我之前看到他在那里面加了半成以上的伏特加。布雷 特三下两下干掉了那杯果汁,不出所料,他几乎要醉倒在地了。弗兰克帮着我把 布雷特抬进了楼上弗兰克的卧室,并叮嘱他躺下休息一会儿。 我本来只打算下楼遛一会儿就回来看看布雷特,但是不知为何被突然热情起 来的伙伴们拖了几乎半个钟头。当我回到楼上时,我整个人呆在了门口。弗兰克 坐在床上,并且把布雷特靠在他身上。布雷特的牛仔裤被褪到了脚踝,而弗兰克 不安分的手正隔着布雷特的内裤揉捏着他逐渐翘首的大家伙。布雷特看上去完全 在状况外,迷迷蒙蒙不知所以。他的眼睛半开着,头也懒洋洋地靠在弗兰克的肩 膀上。我躲在一边静静地注视着弗兰克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棕色的小瓶子,他打 开了那个小东西放在布雷特的鼻子下晃了晃。布雷特的脸扭曲了一下,我听到他 呻吟了一声。弗兰克把他平放在床上,快速地拉下了他的内裤并且开始吮吸布雷 特的大屌。 我猫在门边,也开始安慰我的小兄弟,当然,十分嫉妒弗兰克。我已经哈了 布雷特很多年了,我现在非常非常希望那个对他上下其手品尝它肉棒的人是我。 于是我决定破坏弗兰克的好事,因为这对我来说太糟糕不过了。我悄悄地关上了 门,并重重地敲打,大声喊着里面有没有人。我在门口静候着,猜想弗兰克正蹑 手蹑脚在房间里乱转。不过我突然听到另外一扇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我估摸着 弗兰克可能穿越浴室到了相邻的另一间房间逃走了。我又等了一会儿,确定弗兰 克不在了,才缓慢地推开房门。布雷特静静地躺在床上,烂醉如泥,身上还盖了 条毛毯。我锁上了身后的门,并迅速的锁上了那间通向浴室的门。布雷特是我的 了。我激动地看着眼前横呈的肉体,用颤抖的手拉下了那条唯一的毛毯。布雷特 的牛仔裤依旧还在脚踝,他内裤撑起的形状也依旧清晰可见。隔着薄薄的紧身内 裤,我温柔的揉捏着那团巨物。我轻轻地分开他的双腿,双手一路往上直至他健 壮饱满的胸口,迫不及待地捏弄着凸起的乳头。在我拉拽他的乳头和大屌的时候 他也在迷蒙中不住的喘息,让我欲火更甚。我四处寻找那瓶棕色的小东西,但是 一直找不到。弗兰克肯定是逃走时把它也带上了。 我正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但是令人不爽的是布雷特好像要醒了。我只能飞 快的把他的裤子拽上来拉好,并且扶他起身。他重重地靠在我身上,嘴里咕哝着 什么好像非常难受。我使劲把他扶进了浴室等着他清醒。过了一会儿他缓慢地挪 出了浴室,小声地要我送他回家。隔天早晨布雷特宿醉十分严重,对于昨晚的疯 狂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现在我已经逐渐习惯了我的新房间,我开始幻想如果能再次对布雷特做同样 的事情将会是多么的美妙。甚至仅仅是想像他隐藏在宽松运动裤底下的诱人肉体 我的老二就止不住的点头。几个星期以来我都在绞尽脑汁,不过终于我还是想出 了一个完美的方案来得到他。 在几周的集体训练中我更加了解了我的队友,当然,也获得了更多在失去联 系那段时期内关于布雷特的消息。很大程度上来说布雷特是一个绝佳的队长和天 生的领导者,但是如果他认为你对训练有所懈怠或者没有付诸全力的时候他也会 变得严肃而恐怖。他的自信与完美主义有时会演变成自负或者傲慢。因此尽管他 很受尊敬,但他并不是这儿最受欢迎的人。不过他非常好说话,并有着强烈的中 西部价值观。其他的队友私下里都叫他「教徒」,因为他从不抽烟,而且几乎不 喝酒,甚至每个周日的早晨你都能在教堂看见他准时的出现。因此,只要有个借 口让他喝酒,以他的性子一定会被迫答应,还有他一杯就倒的体质是个很好的切 入点。 而值得庆幸的是布雷特的生日就要到了,我认为这是一个把他灌醉的绝佳机 会。这绝对是一件好差事,他从没喝过两瓶以上的啤酒。我考量着如果我能叫上 所有的兄弟一起轰他喝酒他一定没办法说不。不过我的计划远不止是把他灌醉而 已。在大学期间我曾经上过有关催眠的选修课。它极大的激起了我的好奇心,从 那时起我几乎阅读了所有我可以弄到的资料。我曾经催眠过我的舍友和之前的一 些队友,不过都是用做娱乐而已。当然,大多数情况下是以娱乐目的,你懂的。 不过对于布雷特,我肯定奢求的更多。想想吧,把这样一个完美的壮汉至于我的 控制之中,实在是让人兴奋。而我们的布雷特还规矩地地坐在教堂中(今天是周 日),对于几天后的晚上即将成为新室友的玩物这件事还一无所知。 布雷特的生日恰巧在比赛的第一天。在完美拿下第一场胜利之后,我在休息 室内提议去酒吧庆祝我们的开门红以及布雷特的生日这两大喜事。从到达酒吧那 一刻起我就开始实施我的计划。我点了成箱的威士忌并告诉服务生今天是布雷特 的生日。布雷特变得不知所措起来。我早料到他肯定没想到今天会喝酒,不过既 然喝酒变成了一种庆祝与纪念,他就没那么好拒绝了。今天是周六夜,酒吧里满 满当当的都是人。其他的一些伙计认出了我们,队员们也都喝开了。大概十五分 钟的样子我注意到布雷特已经被灌了两罐威士忌两罐啤酒了。我开始准备一切。 用不了多久我就发现了布雷特的醉意已经足够我下手了。作为一个不会喝酒 的人,那些下肚的酒精已经让布雷特晃动起来。我点了一杯威士忌,交到了布雷 特手中。 「生日快乐伙计!」我说道。「干杯!」 他推搡着我的肩膀。「我觉得我已经喝得够多了,而且明天是星期天,我得 去教堂。」 我大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拜托伙计,今天可是你的生日!」其他几名队员 也在帮着我起哄。 「及时行乐!不用担心,我来开车。」 他耸了耸肩,终于接受了那杯酒。 他已经醉到无法分辨酒的度数了。当一饮而尽后,他朝着厕所走去,沿途碰 倒了一个空盘。我看着他弯下腰去捡盘子,而他卡其色的长裤紧贴着他的身体, 在臀部那块清晰的展现出内裤的痕迹。 当他在去厕所的半途中,我不怀好意地点了另一杯酒。比之前任意一杯都更 猛烈。等他回到桌边时,我适时地递出了那杯酒,告诉他喝完这杯我们就走。他 忘记他已经喝过所谓的「最后一杯」,因此不假思索地接过并一口下咽。接着我 们离开了。 我们回到公寓时布雷特基本上已经走不动了。我撑着他慢慢爬上楼梯回到他 的房间。顺势我坐在床上,靠在他身边。他整个人烂醉如泥。 「布雷特,」我说道,用手捧着他的脸颊让他面对着我。「我希望你配合我 做一件事怎么样。」 「当然,兄弟,」他含糊不清地说。「你想让我做什么?」 「嗯,」我一边回答一边从他的床头柜里拿出了一根祈愿蜡烛并点燃了它, 「我想看看你能不眨眼地盯着这根蜡烛多久。」 他充满醉意地笑了几声。「怎么?你想催眠我不成?」 「当然不是……」我答到。「仅仅是让你看着这火苗罢了。」 「因为……你知道的……催眠都是骗人的。都是假扮的。」他开始因为醉酒 而晃动了。我伸出双臂固定他摇摆的身体。 「哦当然,全都是骗人的,」我应承着,奉迎他。「不过,让我们试试嘛, 怎样?」 布雷特考虑了一会儿,耸了耸肩。「好吧。」如果说他还有什么保留的话, 酒精很好的麻痹了它们。他凝视着火焰,双眼睁得大大的。 「非常好,布雷特,」我说道。「现在,在你凝视着火焰的同时,我希望你 尽可能的放松,并深呼吸。非常缓慢地深呼吸。没错就是那样,非常……缓慢地 ……深呼吸。」 在我继续引导的同时,我逐渐放慢了语速,并降低了音量,直到我的声音低 沉而单调。而布雷特则继续他缓慢的,节奏性的呼吸。他开始频繁地眨眼,闭眼 的时间越来越长。 「我的声音让你觉得非常的舒服。那么的宽慰又放松,如果你想闭上眼睛的 话就做吧,布雷特。事实上,闭上眼睛让你感觉非常的舒服。你现在是那么的累, 那么的想休息。为什么不马上闭上眼睛沉沉地睡去呢。」 布雷特的眼睛又眨了几下,然后紧紧地合上了。我不停地说着,告诉他他现 在是多么的放松,多么的需要休息。他的头斜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他的肩膀也开 始不断的松弛。他已经被催眠了。 「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布雷特?」 「是……的……」他的声音如同轻柔的耳语一般。听起来那么的空洞。 「非常好。这非常棒伙计。」接下来的二十多分钟我开始用一系列的对话来 加深强化他的催眠状态。他的反应出奇的好。我吹熄了蜡烛把它放回原位,然后 开始审视布雷特。他依旧直坐在床上,不过头垂了下来,双眼紧闭。他的唇微张 着。我之前从没注意过他的嘴唇是如此的性感。 「布雷特,你将会听从我说的一切。你想要服从我说的一切。懂吗?」 他缓缓地点了点头。「是的……我明白……我想要服从你说的一切。」 我欣喜万分。「噢,这非常好,布雷特。非常棒。你将会服从我说的一切。 明白吗?」 「是的……我将会……服从你说的……一切……」 看到他如此的听话,我决定开始下一步计划。「布雷特,当你每天早晨醒来 时,你将会很自然地只穿着内裤在公寓里走动。仅仅只穿着内裤对你来说再自然 不过了,对于你的身体你将不会有任何的压抑或者羞怯。听懂了吗?」 「是的……」他轻声回答,缓缓地点头。 「很好。现在我将通过打响指来唤醒你。你将不会记得任何关于被我催眠的 事。但是每当你听到我说」击射(译者注:冰球术语)「时你将会回到现在这种 沉睡的状态。只有当我说出击射时才有用。明白了吗?」 「是的……」他嘟囔道。 「当你清醒后你将充满醉意同时十分疲倦,你将拜托我帮你脱掉衣裤。明白 了吗?」 「是的……」 「但是当我帮你脱衣服时你将会变得兴奋。你的身体将会变得非常敏感。我 的每一次触碰都会使你更加兴奋。你的大屌将会变硬,你的乳头也会挺起来。这 种感觉非常棒你非常地享受,但同时你会认为这是错的。你会感觉非常愧疚非常 羞耻因为你无可救药地爱上这种感觉。明白吗?」 布雷特看上去非常困惑,但是依旧点了点头。「是的……」 「这就对了,」我补充道。「而且当我帮你脱完衣服时,你将非常想抚摸我。 你会直接揉捏我的肉棒。之后你将靠入我怀里并试图吻我。」 布雷特的脸纠结在了一起,但是我坚决地说道,「记住,布雷特,你将服从 我说的一切。你忘了吗?」 他的脸这才舒展开来,然后轻轻地点了下头。「是的……我明白了……」 「非常好。然后,明天早上当我问你」要不要来杯咖啡「时你将记起你做的 一切。你将会非常的尴尬,但同时你也会非常的兴奋,你的肉棒将会完完全全地 硬挺起来。对于你硬了这点你也会觉得非常的羞愧。」 当我打完响指,布雷特慢慢地睁开了双眼。他整个人向后躺倒在床上。 「嘿!你还好吗兄弟?」我问道。 「嗯啊……还行……我大概是喝醉了……」 我大笑。「你被酒精打败了兄弟!」 他挣扎着想坐起身,但最终只是用手肘硬撑着身体。「帮我脱下衣服怎样?」 「没问题,」我说。我把他扶回坐立的姿势,解开了他的短袖衬衫。我把衬 衣从他宽厚的肩膀处解下,趁机感受了一下他充满力量的肱二头肌。他将他的头 向后靠去。 「嗯啊……」 我轻笑着把他的衬衫从牛仔裤里拽出来。「好了小酒鬼。把你的手臂举起来。」 布雷特把他的手臂举过头顶,我从下往上脱掉了他的衬衫,顺便一路拂过他 的腹肌,胸肌,还有坚挺的乳头。 「啊……嗯……」布雷特再次发出呻吟,这一次更大声,而且更持久。 我解开他的鞋带,脱下了他的鞋子和袜子。当我解开他的皮带时,我伸出一 只手搓揉他的胸部,按捏他的乳头。 「嗯啊……」他的乳头已经完全硬了,而他也再次发出呻吟。 「这儿兄弟,向后躺,」我轻声说着,舒缓着他的背部。我解开了他的牛仔 裤,缓慢地拖拽着,时不时挤压一下眼前那堆坚硬的凸起。 布雷特穿着白色的内裤,前头已经被他的爱液打湿了。我握紧了牛仔裤拼命 拉扯着。「额,布雷特,」我说道,拍拍他的臀瓣,「你得帮我一把伙计。抬高 你的屁股。」 布雷特挺起了他的臀部,我极其缓慢地褪下他的牛仔裤,用手指顺着他的臀 瓣,沿着大腿,小腿,一路轻抚,最后将牛仔裤褪在地上。 「嗯……啊……啊……哦……」布雷特不断发出呻吟,当我看向他时,他整 个脸都已经染上了情欲的红色。 我在他身边坐了下来,不住地上下扫视着他。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催眠起效 了!我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帅气的男人就躺在我身边,一边呻吟一边扭动着,仅仅 只穿着他的紧身内裤,而且还处在我的催眠控制之下。我仿佛置身于天堂。我知 道这些都是属于我的了。我再一次扶他起身,用我的手背感受它那坚硬的一团。 当我揉捏他的肉棒时,布雷特轻轻地颤抖着,我能感受得到他那沉甸甸的肉囊散 发的热力。 「哇~ 你并没有因为这儿而觉得兴奋,对吧兄弟?」我故意问道。 「嗯,没……恩啊……没有。」他结结巴巴地应道。 但是他的肉棒依旧坚硬。他支起身子,看上去很尴尬。我伸出双臂环抱着他。 「好啦,接下来该做什么了?缩进被窝好好睡一觉吧,」我说。不过我完完 全全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我感到我的腿上有什么东西,是布雷特的手,顺 着我的大腿慢慢滑向我的肉棒。他开始摩擦我的肉棒。 「啊~ 嗯~ 布雷特……」我说道,轻柔地拉开他的手阻止了他。当我正要说 话的时候,他凑了上来,诱人的双唇散发着酒气覆上了我的嘴。不过与热情回应 相反的,我向后抽开了身子。尽管我非常想回吻,但是我更想看到明天早上布雷 特尴尬无比的样子。 「今晚可不行,兄弟」我开玩笑道。「今晚我头疼。你也需要好好睡一觉。」 我把他摁回床上,帮他盖好了被子。「现在乖乖睡觉好吗?」我仔细地看着 他慢慢地沉入梦乡。 第二天大清早,我正吃着早餐看着报纸,布雷特从楼上下来了。我有点讶异 他今天起的这么早,不过想到今天是周日便释然了——他从不错过礼拜。很明显 他已经洗过澡而且也刮过胡子了,不过,如同我昨日建议的那样,他仅仅只穿着 他的内裤。操,他只穿内裤的样子真他妈帅。也许我应该建议他去当一名内衣模 特。他关上了厨房的窗帘,挡住了所有的阳光。 「你看上去不是很舒服,」我说道,将头从报纸中抬起来。「怎么不再多睡 会儿?」 「不行。今天我得去教堂」他叹了口气,穿过我重重的跌坐在椅子上。 「额啊啊啊——我的头疼简直要把我逼疯了!」 「你不应该喝那么多的,」我说,顺便把报纸折了起来。「你昨晚简直要烧 起来了。」 「什么意思?」 「你昨晚喝醉了醉得不醒人事。」 「嗯嗯……」布雷特叹息着,用他的手按揉着太阳穴。「我昨晚喝了多少?」 我惊讶地看着他。「你一点都不记得了?让我想想。你喝了几瓶威士忌,一 些啤酒,还有几杯鸡尾酒。你简直是嗨翻了!」 「我记不太清了。我一生中从没喝过这么多酒。上次我喝醉都是高中的事了。 我甚至都不记得昨晚我是怎么回家的。」 「那是因为你昨晚喝得像死人一样躺在我的车里,是我把你这醉鬼抬进来的。」 我撒了个谎。「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晃了晃他的头。「一点都不记得了。」 「那么你真是喝醉了。尊敬的先生,下次在这种紧要关头千万别喝这么多了。」 我煞有介事地说道。 接着,我站起身。「想吃点什么吗?」 「不用了,谢谢。」他回道。「我的头嗡嗡直响。你能给我拿几片阿司匹林 吗?」他看上去十分可怜,额头埋在双手中。 「当然,伙计。你这个不胜酒力的家伙,」我说。我从水池边的橱柜中拿出 一瓶阿司匹林放在了桌上。我站在他身后看着他揉动他的肩膀,然后慢慢地说出 了那句话「要不要来杯咖啡?」 布雷特猛地抬起了头,眉毛拧在了一起。「噢我的天呐!」 「怎么了?」我问道,坐回了我自己的椅子。 「哦天呐!」他重复着。「我……我……额……嗯……昨晚……」 我微笑着,尽量表现出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昨晚怎么了?」 「我是不是……」他慢吞吞地说道。 「是?」我引诱地问着。 「什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好吧,你昨晚有点喝高了,不但强摸了我还试图吻我。」 「噢上帝!」布雷特叫道,再次把头埋到了双手中。「噢伙计,我非常非常 抱歉……」 「啊哈,没事儿,你喝醉了。」我试着安慰他。 「不要介意,只要别变成习惯就行」我清理着餐盘,把碟子放进水池里。当 我偷瞄布雷特时,我看到他的内裤前端又支起了小帐篷。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想用手好好的抚摸他的身体! 「对了布雷特,你知道吗,」我说道。「我这有比阿司匹林更管用的东西。」 「真的?什么?」他抬起头来。 「击射。」布雷特瞬间合上了双眼。 「站起来。」布雷特起身站到了椅子边。他的白内裤正不断被撑起。 我把他的椅子抽离桌边。「好了,现在,坐在我的大腿上。」布雷特顺从地 坐在了我的腿上。他的肌肤电流般刺激着我。 「好的布雷特。你现在非常的兴奋,我越是抚摸你你就会越兴奋。我希望你 大声地呻吟,剧烈的颤抖,明白吗?」 这个被催眠的壮汉点了点他的头。「明白了。」 我把手伸到他的肉棒处罩在上面。他呻吟着,我能感受得到他的大屌在我的 手掌下挺动。 「就是这样伙计。噢,对,真棒。」 我的手穿过他的腰间抓着他的手揉捏他挺立的乳头。然后我舔了舔我的手指, 缓缓地开始捏拽布雷特的乳头。 「噢噢噢噢!!!嗯啊~ 啊~ 乳头……啊啊啊啊……好爽……好棒……恩啊 ……还要……」他大声呻吟着,扭动着身体把头向后靠在我的肩膀上。 我向下摸了摸他的大屌,隔着内裤感受那一大团的温度。他完全硬了。我隔 着他的底裤抚弄着他的利器,用手指缓缓地摩擦着他的龟头,让他的内裤磨蹭着 他粗壮下体的尖端。我要这个壮帅的汉子在我的手下精疲力竭。 布雷特的身体颤栗着。「啊啊啊啊!!!肉棒!!!!恩啊!!!!!好爽!!!!」 他开始慢慢地耸动他的臀部,猛烈地操着我的手。 「就是这样伙计,」我在他耳边轻语,每一道呼吸都打在他敏感的脖子上。 「啊啊!!!好爽!!!还要!!!嗯!!!好爽啊!!!唔呜!!!」布 雷特又呻吟起来,甚至开始呜咽。他看起来就要射了。我有了新的主意。 「是的,就是这样,你现在非常非常的想射。你现在非常的饥渴非常的兴奋。 你现在就想射了但是你做不到!」我恶趣味地看着布雷特的表情。他的表情美妙 极了,他看起来非常挫败。我真希望我手头有一部相机。 我继续道。「你不能射。只有当我准许你射的时候你才能射精,懂吗?」 「啊啊!!!嗯!!!不,行了!!!嗯!!!我!!!我懂!!!呜啊!!!」 「当我打响指的时候你将会清醒过来。你将不会记得任何被我催眠或者坐在 我腿上的事,但是你仍然很兴奋很想射。你无法停止回想昨晚你做的一切,你会 再次向我道歉因为你真的觉得很尴尬。但是当你道歉的时候你会变得更加的兴奋, 因为你将记起当我帮你脱衣服的时候你是多么的爽。想想我是怎么抚摸你的会让 你更加的兴奋,让你的鸡巴更加的坚硬,你会非常非常想射精。你会感觉你的大 屌就像要爆炸一样。同时你会因为这些快感而觉得非常的下流与愧疚,因为你是 完全的直男,你爱的是女人。因为我的触碰而产生快感是不对的。你不明白为什 么昨晚你会吻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触碰让你那么的兴奋。明白了吗?」 「啊!!嗯啊!!明!!明白了!!嗯啊!!」他呻吟道。他的粗屌直直地 指向天空。 脱去他的内裤后我猛烈的抽动着他的鸡巴,因为知道他射不出来而毫无顾忌。 「啊啊!!!好爽!!!恩啊!!!鸡巴要!!!啊!!!坏掉了!!!啊 啊!!!我要射!!!啊啊啊!!!」布雷特大声的呻吟着,健壮的身体在我的 大腿上剧烈的颤抖,上下挺动,伴随着沉重的喘息。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我愉快地撸动他的大鸡巴,我开始动得十分缓慢,刻意地 从根部到龟头螺旋形抽动着,让他爽得扭个不停。我坚挺的下体直直地挤压着他 健美的臀瓣。 「然后,当你听到我问」咖啡要不要加奶「时,你的精液会毫无保留彻彻底 底地喷射而出。就在餐厅里,在我面前。你不会刻意忍耐或者阻止自己。你将会 非常的羞愧在我的面前射在内裤里,但是你忍不住的觉得这是一次非常非常爽的 体验。明白了吗」 他呻吟着点了点头。 「嗯啊!!!明白了!!!啊啊!!!好爽!!!鸡巴好爽!!!还要!!! 恩啊!!!」 我把他的大屌塞回了他的内裤并告诉他坐回他原来的位子。我打了个响指, 布雷特眨了几下眼睛。他的脸变得更红了。 「嘿,我说……对于昨晚的事我真的很抱歉,兄弟。我都不知道我做了些什 么。」 我站起来给他拿了一杯咖啡。我将他下体支起的帐篷尽收眼底。他的内裤淫 荡地高高挺起,我的老二也硬得像石头一样。「嘿,我说」我笑道,「我说过了 不要担心了。我们都在喝的烂醉时做过些傻事儿。」 不过我仍然能看得出他还在想着昨晚的事。他的脸都扭曲了,而且他还咬着 嘴唇。「是时候了」我想着。 「给你咖啡,」我说,端着杯子站在稍远的地方使得他只有站起身才能够得 着。 「谢啦,」他说着,站起身来接咖啡,没有意识到他的下体凸起的那一块是 多么丰满诱人。 但是在他够着咖啡之前,我再次开口了。「咖啡要不要加奶?」 他爆发了。 「呜啊啊啊啊!!!!!好爽!!!!!我射啦!!!!!」布雷特大声的 呜咽着,因为剧烈的快感膝盖都弯曲了。他的身体抽搐着,臀部因为快感的侵袭 而变得僵硬。他用手握着椅子的后背,大声地喘息。 我瞪大了眼睛站在他面前,看着他像个荡货一样呻吟,他的臀部向上挺起, 坚硬的大屌在内哭下晃动,射出一道又一道浓浓的精液,甚至从他的内裤底下喷 涌而出。一块湿湿的小点很快扩大至整个内裤的前端,使得内裤几乎完全透明。 当快感褪去,布雷特的呼吸慢慢恢复了原状。他抬起头看了看注视着他的我。 又低下头看了看被精液打湿的内裤。他的脸迅速变得通红,嘴也半开着。抓了张 纸罩在他的鸡巴上。一句话都没说,他直接冲出了厨房飞快地跑上楼去。 我大笑着。以后的日子不会无聊咯!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