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情校园  »  錢偉成殺妻案
錢偉成殺妻案
LOADING...
38岁的钱伟成,此时蹲在厕所,给他3个月的儿子换尿布。而他家的客厅,一对男女坐在沙发上,悠闲地看着电视。那个女人就是钱伟成的老婆,28岁的熟女少妇崔晶,她正坐在一个老男人的大腿上。那个老男人,就是钱伟成的亲爹,钱严。崔晶和钱严纠缠在一起,淫声浪语,不绝于耳。钱家的家庭关系比较复杂,在这里需要说一下。钱严和他老伴都是离休干部,老俩口每月加起来领着一万多的离休工资,吃穿不愁。钱伟成夫妻俩下岗快10年,就和两位老人住在一起,靠老两口供养。钱伟成年轻时乱搞女人,多次患性病后,下面的阳具严重溃烂萎缩,彻底失去了男性性功能。儿子没了功能,公公便承担起了责任。钱严不久便迷奸了儿媳崔晶,多年未尝男人滋味的崔晶一来二去便和公公过到了一起。没过两年,钱严居然老蚌生珠,搞大了崔晶的肚子,让自己的儿子抱上了儿子,也算是给钱家留了后。这公公媳妇乱伦三年多,钱严的老伴陈静一直忍气吞声,为了家庭的面子,不敢吭声,如今连孽种都生了下来,老太太忍受不住,脑血管爆裂,瘫在了床上。这到方便了钱严和崔晶这对乱伦交,两人索性住到一间房,让钱伟成照顾床上的老小。钱伟成一边给自己名义上的儿子实际上的弟弟换尿布,一边听着客厅里自己老婆和自己老爹的对话。“晶晶,xx好的差不多了吧。空了几天,后面都长出赘肉了。”钱严坐在沙发上,贪婪地摸着崔晶的翘臀,如同一只发情的老狗。崔晶全身赤裸,披肩长发披散在肩头,全身仅有一条丝袜材质的黑色紧身九分裤套在双腿上,左脚穿着白色的高跟凉鞋,右脚地高跟鞋已经被脱了下来。她一屁股做到公公的大腿上,揽住钱严的脖子,用自己裸露的右脚来回摩擦挑逗公公的小腿,娇嗔道:“还说呢。刚生完孩子,也不让人家休息休息,不干阴户干屁眼,害人家肛门裂开,去医院都不好意思。”“好宝贝,乖宝贝。都是我不好,太心急了。不过过了半个多月,已经好了吧。来,我摸摸看看……”说着钱严把手伸进崔晶的紧身裤,触到了崔晶的屁眼。“讨厌……”听着一老一少,一对乱伦男女胡搞一气,钱伟成气不打一处来,心里骂道:“老畜牲,小骚货。当着我的面还恬不知耻地乱搞,最好缩阳,操死你们这对狗男女。”骂了一气,钱伟成冷静下来,转念又想:“老头子可不能死,现在靠着他和老娘,这加起来一万多的离休工资,这家还过的挺像样子。要是老头子死了,每月可少了一大笔钱。也不能瘫了,家里这一天床上的就让我忙不过来了,再瘫一个,崔晶那贱人可不会帮忙照顾!”钱伟成越想越气,可他的儿子这个时候哭了起来,气得他小声骂道:“小野种,哭个毛!”“钱伟成,你××想什么呢。小维平都哭了,还不快哄哄。猪脑子!”听到自己的“孙子”哭了,钱严大声训斥着儿子。他给孙子起名字也有意思,为了表现出和自己的特殊关系,孙子特地取了个钱维平,有伟的谐音维来代替。想起早上老婆和老爹乱伦搞在一起,自己还得忍气吞声照顾小野种。钱伟成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边喝着二锅头。那对乱伦狗那女出去给小维平打疫苗,中午就钱伟成一个人在家,到了钱严夫妻俩发离休工资的日子,钱伟成的生活费也花的差不多,只能等着老东西回来给钱,自己只能吃方便面垫补垫补。“伟成啊,快给我把拖鞋拿过来!还有卧室里的内裤!”一听那么浪的声音,自然是他的老婆崔晶回来了。崔晶穿着一件粉红色的无袖长t裇,腿上只有一条黑色打底紧身九分裤袜,老钱严有嗜好,不准崔晶出门穿内裤。钱伟成刚才骂地挺爽,听到崔晶的声音,立刻连个屁都发不出来,一溜小跑拿来了崔晶放在床上的肉色三角内裤,又把鞋架上的拖鞋拿出来:“晶晶,咱爸怎么没回来,二老的工资发了吧?”“还不是你这个弱智,怎么看的孩子。维平有点发烧,咱爸留在医院看着孩子呢?”崔晶一边说着,撩起t裇下摆,脱下了黑色九分裤袜。“哦,对了,这是你这个月的生活费。”没穿内裤,就这么裸着下身,崔晶无所顾忌地走到客厅中央,把手袋内的几张百元大钞扔在桌上。钱伟成赶紧跑过来,拿起钱数了起来,突然大叫:“不对啊,怎么才500?一直都是给2000的!”“你个sb,现在有了维平,家里开销大了,当然要节约了。再说,你吃住在家里,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崔晶一听钱伟成敢发飙,自己也不示弱。“操×××,一个小孩能花多少钱。肯定是你吞了!”钱伟成气不打一处来,想到自己天天戴着亲爹的绿帽子,扬手给了崔晶一耳光。“就是老娘拿了怎么样,现在的关系,我可是你娘。就你下面那个烂j8,连女人都碰不了,拿钱烧纸啊!”说着,倒在沙发上的崔晶抬脚踹向钱伟成的裤档。幸好脱下了高跟鞋,否则这一脚下去,钱伟成肯定得住院。钱伟成疼得直咧嘴,猛扑上去,撕开了崔晶的粉色t裇,把她的红色胸罩拽了下来。“你个王八蛋。你要干什么!”以往就钱伟成那龌龊样,崔晶哪能想到钱伟成会爆发那么大的力量,不由地推开钱伟成,不顾自己三点齐露,向大门跑去。一看贱人要跑,钱伟成如同下山猛虎,扑了上去,把崔晶摁倒在地板上。拿起手里的胸罩,用胸罩带把崔晶的双手紧紧捆绑在身后。“救命啊,杀人了!”崔晶吓得杀猪般大叫。“可不能让邻居们发现。”情急之下,钱伟成拿起地上那条崔晶刚脱下的黑色九分裤袜,拼命往崔晶嘴里塞。崔晶拼命地挣扎,使得钱伟成更加恼怒。钱伟成坐到崔晶身上,让她不好扭动,然后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把裤袜一点一点地塞进她的嘴里。费了半天劲,一条裤袜,竟完全塞进了崔晶的嘴里,撑得崔晶不禁把嘴张成了o型,腮帮子完全鼓了起来。嘴外面还露出点黑色裤袜,钱伟成再用力捅,实在是捅不进去了,却把崔晶堵得眼泪直流。“你个贱货,进屋再收拾你!”在客厅不安全,钱伟成拽起崔晶,把她拉近了钱严和崔晶的卧室。进了卧室,钱伟成把崔晶的双手举过头顶,捆在床头的立柱上。捆好后,取出了她嘴里的裤袜:“快说,钱呢!你把我的钱放哪去了!”“快放开我,我不知道。你爸就给你那么多!”崔晶没想到钱伟成发起疯来那么可怕,吓得全身发抖。“操,那老头子肯定是听了你的话,才会那么对我!快说,信用卡密码是多少!”钱伟成搜遍崔晶的钱包,里面没有多少钱,却有几张银行卡。“卡里没有钱,都在你爸那里。”一看卡被搜了出来,崔晶脸色一变,赶紧说道。钱伟成可不傻,一看崔晶的脸色变化,就知道卡有问题。他把皮带从腰上抽了下来,对准崔晶裸露的乳房,狠狠地抽了一鞭:“小骚货,还不快说!老子抽烂你的奶子!”一鞭子下去,崔晶疼得直咧嘴:“别打了,我说我说。密码是6个8,没一张都是。你快放开我吧。”钱伟成从崔晶身上爬起来,刚要去解开她手上的绳子,转念一想:“这个贱货,什么都干的出来。万一放开她,她跑去公安那里,告我抢劫怎么办?”一想到这里,钱伟成站起身来,阴森森地笑道:“让我放了你可以。不过我要给你穿上丝袜,怎么样。答应我就放了你。”“这个混蛋给我穿丝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崔晶心里怀疑,但为了妥协,还是答应了。“以前你最喜欢穿白色的丝袜,可惜老头子喜欢黑色的丝袜。好久没看到你穿白色丝袜的骚样了。”钱伟成说着,从衣柜里拿出一条白色连裤袜套在崔晶的腿上。崔晶不敢反抗,任由他为自己穿上了裤袜。“对了,你现在是不穿内裤直接穿裤袜的,你看我怎么忘记了。”钱伟成居然又把白色连裤袜脱了下来,扒下崔晶的内裤,重新为她穿上了裤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