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情校园  »  聖潔的侮辱
聖潔的侮辱
LOADING...
其实鹰飞不是没见过美丽的女人,他玩的女人里,称得上是绝色的也不在少数,比如水寒晶……但眼前这白衣飘飘的丽人却让他的心脏没来由的“砰、砰”狂跳,虽说现在的她全无内力,娇躯横陈在他眼前,可以说任他想干什么她也没办法抗拒,可是以无情玩弄美女再抛弃为乐事的他,心里却油然而生一种不可亵渎的感受……这种感觉来得毫无道理,鹰飞自己也在心里问自己……是她一身洁白的罗裳令她犹如洛神出水、飘然欲仙吗?鹰飞暗暗摇摇头,就因为一袭罗衣就把在荒芜的山路上偶遇的丽人掳来那也太没道理!是她那晶莹剔透、雪白得近乎透明以至于她那纤长秀美的可爱小手上一根根静脉都若隐若现的玉肌雪肤吗?也不大象!冰肌玉骨的美女鹰飞也不是没玩过。又或者是她那让他在山间小路上转瞬一瞥即惊为天人般的倾国绝色?可他也是个见惯美女的浪子啊!不错,这白衣如雪的绝色丽人真的可以说是羞花闭月、沉鱼落雁,古人所说的倾城倾国的绝世美色也不过如此,但鹰飞总觉得也不完全是这个原因……鹰飞总觉得眼前这美貌绝色的白衣丽人有一种不同于别的美女的气质,这是一种集圣洁高贵、典雅端庄于一身,其中还揉合着汉族美女所特有的那种温婉娇柔的妩媚风情这其间似乎有点矛盾啊?即然自己心中有那么一种对她不可亵渎的感觉,为什么又会在被她圣洁高贵的气质和绝色的美,貌震憾得失魂落魄之时油然而生一股强烈的占有冲动把她强掳而来?从她的内力来看,她练的是道家一种很独特的心法,应该不久前才受了很重的伤,而且,受伤之前她的武功可比自己强得太多了,鹰飞在心里暗暗为自己侥幸,同时他也渐渐地知道了答案,由于她恍如洛神再世、嫦娥仙子下凡般圣洁高贵的优雅气质再配上她倾城倾国般绝色的花容月貌,让自己在山路上一见之下不由得惊为天人,失魂落魄的他恨不得马上顶礼膜拜以求仙子垂青。但由于内力全无、道心失守,以致于在她羞花闭月般的绝色美貌下除了高贵如仙的优雅气质外,又有着一种汉族美女所特有的弱质纤纤、我见犹怜的娇柔美感,只要是正常男人见了都有一股恨不得马上把她搂在怀里甜言呵护、轻怜蜜爱的冲动。而这时,她那圣洁高贵、清丽如仙让人不敢亵渎的优雅气质反而成了一种催情剂,让人恨不得想把她狠狠压在胯下奸淫蹂躏,看一看这圣洁高贵如仙子般的绝色丽人在身心都被男人占有和征服下那种芳心含羞、欲仙欲死的娇柔媚态……从一开始在山路上被这个显然来自天山脚下某处草原上的异族青年用武力掳来,秦梦瑶就没有作太多的无谓挣扎,现在的她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体内若有若无的真气能将已断的心脉维持多久都是未知之数,更不要说自己遇到的可能还是魔门年轻一辈里最杰出的高手。只不过在青灯佛影下的多年苦修和她那更甚于世俗女性的矜持也令她没有恶言相向,武力尚且不逮,更惶论言辞。她只是冷冷的打量着这个高大强壮,浑身充满阳刚般的力量美,眼神中却又时时透着一股邪淫味道的异族青年……他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看已不知看了多久,那总有一股阴邪味道的眼神中时不时露出的颠狂迷醉并不陌生。自从辞别师父,从那人迹罕至的方外清修之地出道以来,自己所遇到的每一个青年男子,初遇时无不如此。只不过他的眼神中另有一股火焰般狂热的欲望,就象是饿极了的野狼见到猎物,那灼人的眼神让自己本来一直冷冰冰地打量着他的双眼也不由得赧然欲避,双颊没来由地一热。这种眼神在以前遇到过的男子眼中从没见过,以前的那些男人在初见时的震憾之后,往往都再也不敢对自己直视,常常在自己低头转瞬间才敢偷窥。而这个异族青年的眼神却太也大胆,那狂热得能烧毁一切的疯狂欲望也太赤裸裸的了…秦梦瑶知道自己的两颊已经红了,这只能怪他那狂热的眼神太灼人,眼见圣洁如仙般美貌绝色的高贵丽人在道心失守下玉靥晕红,尽现娇羞美态,鹰飞不由得心儿狂荡,胯下巨枪“砰”然挺直……秦梦瑶自己也暗暗心懔,内力全失下,多年苦修的定力如灰飞烟灭,仅仅是对方的眼神就令自己芳心赧然,若对方再有什么……自己岂不……?秦梦瑶想到这里不由得更是暗暗心惊,自己怎么老是往那方面想……清雅如仙的美貌绝色再配上芳心怯怯的含羞娇态,让鹰飞恨不得立即提枪上马,但是他却迟迟动不了手!因为刚才他已用真气细细体察过她体内的伤势,这仙子般的美人儿被显然跟自己属于同一流派的重手法震断了心脉,现下仅靠多年苦修的道家先天真气勉力维持,不要说在自己霸王硬上弓下共赴巫山云雨的销魂高潮,就算是自己把她开苞夺贞时处女的破瓜之痛恐怕她也捱不过!如此美貌绝色若仙子般的绝世尤物如只能享用一次太也暴殄天物!这样绝无仅有的美貌娇娃怎也要细细品尝,看一看她被自己强暴占有后,被迫臣服在自己巨棒下的娇羞美态。当年怜丹遇见鹰飞时已是一天后的黄昏了,看到这北方大草原上最着名的浪子大白天抱着个一身雪白罗裳的女人失魂落魄的样子,同为花中老友的年怜丹初时只觉好笑,但当他看清鹰飞怀中所抱美人的绝世娇容时也不禁张口结舌、目瞪口呆了好半天。世间竟有这样绝色的美貌女子,怪不得……,从眉目上看这女子显然还是含苞未破的清纯处子,年怜丹初时还觉得,这个堪比自己的色中饿鬼在得到这样一绝世尤物后居然还不立即大块朵颐、攀花折蕊难以理解,听鹰飞讲了原委后也不禁大有同感。是啊!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绝色尤物如不能尝尝鲜,枉自己久经花丛、摧花无数。年怜丹不禁对这个平素与自己不怎么交好的年青人艳羡得不行。他想的是长期占有玩弄这样一个美貌佳人,而自己哪怕是小小的尝一口就算是立即死了也值了啊!除了他眼神中那狂乱火热的欲望时时灼人外,所幸这个总有一股阴邪之气的异族青年并没再有什么出格的举动,秦梦瑶还算稍稍心安,但今天遇见的这个面目猥亵的老贼眼中那骇人的赤裸裸的欲望却让她有一种全身被剥脱得一丝不挂的羞人感觉,就算是被那异族青年搂在充满野性侵略力量的怀中一整天也没有比这来得更令人不安。秦梦瑶不安地别过螓首,轻轻闭上美眸,芳心恼恨自己为什么又是脸红耳赤,一点定力也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