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迷情校园  »  大學之狼
大學之狼
LOADING...
夜晚,是神赐给人们休息用的时间。也是魔赐给强奸犯的美好时光。所以,强奸几乎都是在月黑风高的夜晚发生的。游学,在这金融爆发的年代,似乎是许多学生白手起家的第一步路。藉由离家自助旅行与上课中学习人生的奥妙,培养体力,磨练自我的精神与肉体。李嘉言就是一个追求人生,追求时尚,追求知识的一位青年。在国外,并没有像台湾一样,拥有丰富的夜生活。所以一过7点,街道上除了要去吃饭,回家的人们,就只有一些上夜间部的学生。晚上的大学并不像白天一样的热闹,冷清,黑暗,永远不足的灯光,冷风以及脚步声充满整个学院。随时一个风吹草动,都足以让人胆战心惊。趴答,趴答。就在一堂克结束之後,有许多人从教室中走了出来,向四面八方散去。其中,当然也有游学而来的李嘉言(不然要如何写?)。已经上了半个月的他,似乎也渐渐习惯夜间上课。他走在通往停车场的路上,趴答,趴答,一声声脚步听几来是如此的响亮。在夜晚的大学中,成了风声之外,唯一的声音。走在他前面的是一位韩国来的外侨°°金涵娜。长的还算秀丽,却老是装可爱。常常以奇怪的动作和言词,以及她的笑声破坏他人上课时的注意力,尤其是李嘉言。每当他想要制止她那毫无顾忌的聊天时,都会在她那高大的白人男友的肌肉之下,成了最新出品的人形肉扁。不过今天不同了!今天是他上课的最後一天,拿到学分的他,从此不用再来这间大学上课。而在今夜,他也要报复!随着脚步声,他们渐渐走到一栋大楼之下,被黑暗陇罩的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他一箭步就窜到涵娜的身後,用手捂住她的嘴并将她拖入大楼中的厕所。他并不开灯,伸手就一阵乱扯,硬是将她剥的精光,不等她有进一步的反抗,便拿出他用50块英镑向警卫私下买来的四副手铐,将她铐在水管上。她的身子不停的颤抖,扭动着,似乎想寻找一个逃脱的方法。只可惜,因为体型上的弱势,她的希望在挣扎中渐渐地消失,直到最後一支脚也被铐在水管上时,他已经将最後的一丝丝可能性给抹煞掉。他用舌头一寸寸的舔着她颤抖的身体,只见她的肌肉在舌头的滑过,更加蹦紧。李嘉文这时也将一条黑布绑在她的脸上,并用他的内裤捂住她的嘴。这时,李嘉文将厕所的灯光打开,目视着他精心设计的艺术品。他再次蹲下,双腿分跪她的两旁,狂吻着她的粉颈,却因为她不停的摆头而擦破嘴唇。他火大的甩她一巴掌,打的她金星直冒,昏沉了好半天。就在这段期间,他也将他自己的衣物除去,用他火热的棒子,抚摸着她的胴体。察觉到他那变态的行径之後,涵娜更是不停的扭动身躯,嘴里也发出呜呜的悲鸣。但是这一切已经太晚,她身上的嘉文已经被强奸这码事给冲昏了头。只见他不停的揉烂着她的身躯,以右手不停的抚摸着她的左乳,以他的左手抠挖着她的阴道、菊花,他的嘴也不停的舔食着她的乳头。尽管如此。没有经验的涵娜,阴道中并没有分泌多少淫水,使得他的手指在里头动作困难。他回头几了一些肥皂液已手指慢慢的抹进她的阴道内,肥皂液的发挥性使得她觉得秘穴内麻养,酸痛,而此时体内的保护作用也使她的小秘穴内,充满了淫水。随着她生理上变化,他也将她的棒子移向那桃花洞的洞口,来回的画圆,挑逗着她。不过一会,她的意志已经崩溃,不再乱叫。就在此时,他也毫不犹豫地将他的棒子捅进她的体内。一阵刺痛直将她的神智,带回现实。她不故一切的哀嚎,大力的扭动着。疯狂的斗牛士并未因此而拔出她的叉子,他顺着她的扭动,骑在她身上,更用力的抽插着。而她也因为如此而疯狂的挣扎着。她那绷紧的肌肉使得她的阴道收缩的更紧,讽刺的是缩的越紧越能让他得到更大的享受。他抓着她的双乳,用力的将他的棒子顶进去,狠狠的插的她的秘贝,她也以颤抖和哀嚎回应着。突然,他在一瞬间,将他的棒子拔出,随即以更大的力量将他那沾满血,肥皂液和淫水的棒子,插入她的菊花内,用力的搞了起来。异物刺入菊花内的痛楚,让她痛昏过去,而他却不停地在两个洞轮流插着。直到最後,他狠狠的抓着她的乳房往下一扯,而身子往上一挺,硬是将那火辣辣棒子挺进她阴道的最深处,并在里面爆出他的精液。隔天下午,当他坐着国际班机前往其他地方时,他手中的报纸头条写道∶『东方侨胞遭人凌辱!受害者事後被绑在路灯下遭多人轮┅┅』他微笑着,戴上太阳眼镜,陷入沉睡,任由飞机将他带往另一个国家。年终大考,永远是身为正常学生最讨厌的一个时光。它所带来的毁灭性,足以将学校所带来的快乐完全抹煞。它令人颠倒、日夜作息、神不守舍。它的後果往往使得生灵涂炭、哀嚎遍野。只有少数的人,能够摇摇尾巴、昂首阔步的走出去。这不人道的考试制度,也是一些心术不正的人们,出头天的好机会。补习,求神拜佛、出租书房、贩卖补品、作弊仪器,甚至贩卖考卷。众多赚钱的好方法在广告下是琳琅满目,令人眼花撩乱。最後,要是差个一两分,发疯住院,跳楼自杀亦是大有人在。『林教授,拜托您!只要再一分就好了。』深夜,在一家知名的大学内。教室内的日光灯在连续5小时毫无休息的运作之下,吃力的闪烁着。明亮的灯光照耀着教室中仅有的两个人。『严同学,你这种过错要我怎麽给分?』林明知教授骂道∶『哪有人做实验做到试管爆炸的?』林老师是国内第一流的XX大学生化博士研究班毕业。身高180整的他,长相只能以尚可来形容。方方的脸配上不大不小的双眼,不挺不扁的鼻子,不厚不薄的嘴唇。平庸至极的一副眼镜戴在脸上虽然添了一点斯文的气质,但是并不足以将他拉出它所归纳的一类。年近31的他,在辛苦的努力之下,虽然生活富足,却因为过於忙碌而没有位红颜知己常伴身边。尽管独身贵族意识高涨的他,近年来也渐渐意识到异性的吸引力。但他始终无法拉下脸去参加那些有的没有的红娘节目,相亲数次也因兴趣不同而船过水无痕。『可是,我没有作错啊!』严艳容一脸委屈∶『我就照着您平日所教的那一套去做┅┅』出身豪门的严艳容拥有一副天使般的面孔,魔鬼般的身材。娇生惯养的她对於人间苦疾一点概念也没有。了无心机的她只能用过於天真=愚蠢来形容。相较之下,出身孤儿院的林明知实在是太了解要如何不计手段的达到目标。她是从钱堆里爬出来的,他不是。『哪一套?』『离子分离,经由硫酸锌水融物浸泡┅┅』『硫酸铜水融物?天啊!那是「」!严同学。我们发的试验品是「钠」,你因该做的是试用纳离子分离技术配合煤焦和石灰在高温下所作出的电石,在加到融有氧的水里能自然产生乙炔氧┅┅』林老师滔滔不绝的道出艳容的错误。『啊!我完了。』艳容一副失望的表情,有着另一番异於平时的娇艳。无论让谁看了,都心怀不忍。『老师,我该怎麽办?┅┅老师?』这时的林明知早已被艳容的娇艳引发,熊熊欲火焚身,不能自己的看着她美丽的双乳,彷佛没有衣服遮住一样。『严同学,老师有办法帮你!但是,老师要先看看你的诚意。』『诚意?』『你如果做的好,我就保你,要是做的不够好,那老师也无能为力了。』『那,我应该要做什麽?』『你要跟我做爱!』『啊?!』『不要也行,但是┅┅』『做了就能过吗?』『一定能过。』『可是我┅┅我没有做过!』『那更好!这样子,你的成绩会更高。』『能不能不做?』『行啊,老师没有强迫你!』『可是不做就不能过了。』『话不是这样讲的!你应该说,没做功课,就拿不到同情分。』『耶~!?今天元元上怎麽那麽多骂人的?』小原自言自语着。周末的下午,是T大电脑室的空档,也是小原偷偷地上色情网站的“最佳时机”之一。林原,T大电脑系的高材生,电脑维修小组的组长,同时,也是低年级的助教。常常利用维修时间以及一些维修电脑的理由,利用大学的免费网路上网,进行一些超非法的勾当。他精湛、高来高去的技术,很快的在同好的圈内赢得了“火墙(FIREWALL)杀手”的称号。由於住校的关系,他唯一能上非法网站的机会,便是利用大学的电脑室,在许多网站上兜几个圈後,再去到他最心爱的网站°°元元的情色文学网上看看文章之後,再躲在主机房内打枪。今天他上网後,看到的尽是有关於黄色图书馆的“好事”,虽然事不关己,但是他却也满气愤的。在网上骂骂人以後,便匆匆下网了。今天,果然不是个上网的好日子。下网之後的他,在打开主机房之後,被眼前的光景吓了一跳。不知何时,有个相貌清秀,身材中上的女孩,躲在电脑室的另一端,偷偷上着网。他偷偷的躲回机房,利用主机查询着女孩的位置,跟她在网路上的动向。原来,那女孩正在某某聊天室内跟别人聊天。小原孤家寡人,一见到美女後便心痒难捱,想想後,便上了那家聊天室,企图利用网路来追佳人。『嗨嗨~水灵安安啊!』『CHOCOBO你也安安啊!对了,你是哪里人啊?我都没有看过你耶。』『我住XX市啊,你呢?』『我也住XX市耶,好巧喔!』『我今年22,念T大喔。』『耶?我也念T大耶,不过我今年20^_^,小你两岁喔。』过了良久┅┅『水灵,我们换个地方聊聊吧!』『耶?为什麽?』『(悄悄话)我想个你做CS。』『CS?』『(悄悄话)CYBER SEX啦!』『没有做过耶!』『没关系,我教你!』『好啊!』打着打着,小源与门外的女孩,就转到情侣聊天房去了。在那,小原积极的教着门外女孩如何做。很快的,便做几来了。『小灵,想像着我正在舔着你的乳头,而我的双手正在抚摸着你的私处。』『啊~~好舒服啊!~~而我,像舔冰淇淋一样,正在舔着你那坚挺的大热狗。』『我的热狗,已经坚硬、火热,正慢慢的从你的蜜门滑入,不停的抖动,旋转着┅┅』『啊~!好舒服啊,别停!啊~继续插的妹妹吧。啊┅┅啊~啊~好热!妹妹快受不了了!啊~~嗯~~』『你的阴道好紧啊,包着我火热的小弟弟,啊!┅┅』就在打完这段後,小原偷偷将门打开一道细缝,看着门外女孩的反应。只见门外的女孩,正一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私处,一边回应着小原的话。不能自己的小原,悄悄地走到女孩身後,突然用双手环绕的女孩的腰,将她整个从椅子上抱起。『管他什麽CYBER SEX,我现在就要你!』『啊!救命┅┅』不等女孩说完,小原就用预备好的电缆胶布封住女孩的嘴,将她的双手拉到背後捆住。并拉过一张椅子。接着,小原从女孩的被後将她抱起,安安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女孩则坐在他的大腿上。小原一边亲舐她的身子,抚摸着他的趐胸,一边用自己的肉棒去挑逗着女孩。尽管隔着内裤,被挑逗的女孩还是感觉到那火热的肉棒,像要戳穿她一样的扭动着。女孩努力的闪躲,更让小原的兽性,一发不可收拾。『呜┅┅呜┅┅呜┅┅』『刚刚不是很想吗?怎麽现在又不要啦?』小原一边舔着女孩的泪水,一边说道∶『这样可不行喔!』很快的,抵挡肉棒的内裤,也被驱除了。小原将女孩抱起,用肉棒对准她的小贝之後,便使足力气,将女孩压下。『啊~~~!』只闻一声悲鸣,从女孩口中发出,小原的肉棒便整根塞入少女的体内。虽然不是处女,但是女孩那狭窄的阴道,还是将小原的肉棒包的紧紧的。阴道阵阵收缩所传来的的快感,更让小原奋力的抽插着。『呜~呜呜┅┅』只见少女除了眼泪直流以外,并没有其他的反抗,让小原的暴行更加容易。小原插着插着,突然紧紧的将女孩抱住,身体不停的抽搐着。就在抖动之中小原在女孩的子宫,射出他收藏一个多星期的白浆。事後,小原仍将女孩紧紧的搂着。不断的温存着。直到他穿上衣服後,才将女孩嘴上的胶布撕掉。女孩,早就停止了哭泣,正神采奕奕的看着小原。『林学长,』女孩说道∶『你在我体内留下的证据,足以让你坐个半辈子的牢,现在,你说我要怎麽办呢?』小原作梦也想不到,被威胁的竟然是他?!『我的要求很简单,以後,只要你能够保证我每年的电脑成绩都是90分以上,我就不公开你的暴行!』女孩对小原笑道∶『当然,我还要拍你的裸照,不然精液洗掉以後,就拿你没把柄了,对不对?林学长?』女孩起身,换上衣服,拍完裸照後,便走向门口,临走之前又对小原说道∶『林学长,要记得喔!我是2年的余晓倩。』一个飞吻直射向小原的额头。小原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之後便不省人事了。在任何一家大学里,都有一个好地方,是可以给人们看书、查书用的,那个地方就是图书馆。每间图书馆的性质都大同小异,所以也不必多加介绍。叶宜卿,是从纽西兰转来的学生。虽然离得很近,但是毕竟澳洲的白人比较有种族歧视的观念,对他们来讲,白皮肤的人还是比较优越的!即使在课业上,还是她与另外一个中国人°°邵凌的功课比一般白人好。即使如此,还是有许多外国人不愿意接近他们,甚至叫他们一些难听的名字。邵凌是从中国转来交换学生,人非常自闭,虽然有点天才,可惜却不是很用功,所以被中央分发到这所三流大学当交换学生。离开祖国之後,邵凌是更加的不用功了,每天在宿舍里的免费网路上游荡,找寻一些在祖国不能进入的色情网站,非法网站等等。其中又以巨豆情色文学网为邵凌的最爱,每天定要进来此站看看色情文学,去隔壁看看图片,然後心满意足的下网。在图书馆念书念到晚上九点半关门才回家,一直都是宜卿的习惯。与其在那“混乱”的宿舍里念书,不如待在图书馆里还来得清静。待在馆里念书,直到关门,回去的路上再买个简餐。对宜卿而言,宿舍,只是为了洗澡以及睡觉而已。今天,是大学放秋假的前一天,图书馆里的人异常的稀少,或许是因为大家都跑去渡假的关系,就连在课堂内也是只有小猫两三只。但是宜卿还是像往常一样,下课後便待在图书馆内用功。夜,渐渐深了,图书馆内本来就稀少的人,渐渐的都走光了,三楼里,似乎就只剩下宜卿跟邵凌。『邵凌,在不在?快要九点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宜卿问着。这时,邵凌才从图书馆的另一头,冒出头来∶『耶?这麽早?那你稍等下,我这题目算完了就来!』宜卿听到邵凌还在,也就再度坐下,继续在用功一阵子,等着邵凌来叫她一声。过没多久,有人走过来了,不过不是邵凌,而是一个陌生的白人。『你是谁啊?』宜卿问道∶『我认识你吗?』『你不认识我,中国娃娃,不过你很快就会记得我的!』白人一说完,就抓着宜卿的头发,把她从椅子上拖下来。『啊~~邵凌!救命啊!』宜卿尖声叫着,不过坐在另一角的邵凌,似乎没有什麽反应。『邵凌?坐在另一角的那中国人吗?他正在被我的朋友鸡奸哪!』白人一面扯下宜卿的上衣,一面说着∶『那只黄猪,柔弱得跟婊子一样,正好给我那同性恋的朋友搞!』还没说完,另一端传来一声闷哼∶『听到没有?现在应该是搞上了。』此时,白人将宜卿压倒在地,无视宜卿的反抗,硬是将宜卿的长裙也给扯了下来。这时候的宜卿,身上只剩下略显单薄的粉红色内衣裤而已。无论宜卿如何的反抗,身强体壮的白人就是压在宜卿的身上,强吻着宜卿的胴体,隔着胸罩恶狠狠的抓咬着宜卿那对外型娇美的乳房,用指甲抓着宜卿的丰臀,接着更是隔着宜卿的底裤,舔弄着宜卿的小玉荷包。『啊~~不要┅┅』宜卿试图用脚踢开那白人,可是却被他一手抓住,架在自己的双肩上,使宜卿的双脚无论如何踢甩都伤不到他一分。而宜卿如玉葱般的双手,因为不停的敲打,也被白人扭转,压到宜卿自己的身下。可怜的宜卿,在地上绝望的反抗着,却始终没有办法离开地面,离开白人的魔掌。宜卿在地上扭曲着身体,不但没有摆脱他的舌头,反而使他更轻易的脱下宜卿的底裤。而後更撕咬着宜卿的阴唇,痛得宜卿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大声的哀嚎、喘气。白人接着将宜卿的小腿勾在自己的肩上,双手扶住宜卿的腰,将她从地上抬起,并且高高的举起,接着便是用力的往下拉,使自己的阳具狠狠的捅进宜卿那乾枯、未经人事的小蜜穴。『啊~~痛~!!』宜卿发出她失去保守了二十年的的处女的哀嚎。连续的大力抽插并未使宜卿流出淫水润滑,反而擦破了宜卿那粉嫩的阴道。白人那青筋暴起的阳具,就这样沾着鲜血,在宜卿的下体快速的进出着。随着痛楚,宜卿的阴道也开始抽搐、收缩着。这些反应,使得白人更加兴奋,而将他那粗又长的阳具,挺得更深、更用力。『我要加入吗?』另一个人的声音。看来,另外一边已经解决了。『不必客气,上吧!』说完,便有另一支肉棒插入宜卿的肛门内。宜卿那可怜的菊花,尚未被露水湿润就遭到了摧残。两支肉棒隔着一层肉膜,在宜卿的身体里钻来钻去,每一插都让宜卿倒抽一口凉气。没过多久,宜卿的下体就鲜血淋漓、惨不忍睹了。插到了百来下,两个人都将精液射在宜卿的体内,而宜卿也早就已昏死过去了。宜卿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管理员发现,而邵凌,在宜卿从医院回来之後就消失了踪迹。过了两三天。大学的图书馆前吊着两个人的尸体。一个白人,一个黄种人。全身赤裸,下体一片模糊,乾掉的鲜血满地都是。背後用血写着几个斗的的字∶『祸国殃民!残害同胞!』宜卿在这之後也转了学,从此没有人再见到她┅┅(5)蔡蓓绨,同学会的会长,长相是长的普普通通,既不波,也不美,但算是普通人之中的中上者吧。做人精明干练,强势果断,颇有将才之风,可惜为人好大喜功,只手遮天,得理不饶人,强词夺理又爱护短,使得同学会上下无人不厌恶她。『她×的蔡贱人!~~这次明明就是她的错,大家也都知道,而她却偏偏推到我头上,还摆一副宽宏大量的样子来原谅我!我才原谅你祖宗呢,我只×你祖宗18代,算你上辈子修来的!喂~碧谦,你有没有在听啊?』抱怨者名叫绅德,家中小康,父亲是黑手起家,从苦力做起。绅德从小就跟庙街的小混混玩在一起,直到上了大学为止。功课尚可,使坏却是一等一。『啊~~真是太可惜了,JOJO野郎也真是的,连玩都还没有玩到就让人家挂了。绅德,你转过来看一下!』碧谦说道∶『真是的,害我的棒棒撑帐棚到现在都下不去,真是有点痛。』罗碧谦,绅德的狗头军师,常常没事就上网,东看看、西看看。为人阴险好色,喜欢胡思乱想。他上的网站也以色情网站为主,尤其是巨豆情色文学网,也就是俗称的元元,更是他每天必经之路。『在哪啦?』绅德稍微瞄了一眼∶『好吧~~是有点可惜,我也是以为会玩到的说。』『而且人家还跟我是同宗的哪~~让我有强奸亲妹子的感觉。』碧谦又道∶『这下可全泡汤了!』『去你的,你家就你一根独翘,哪来的妹子给你干?』绅德敲了他头一下。『对了,你刚刚说到那蓓绨怎样?』碧谦说着∶『不如我们来演演模拟杀人事件?把它改成模拟强奸事件。』『这主意不错!』绅德接着∶『我们可以用奥丁拿手的强奸。』『不!这样不好,因为蓓绨个性极强,光是这样的话,肯定伤不了她多少,说不定还被她逮着了告我们两个!』碧谦想了想∶『不如这样吧,先来个面,再来个腹部上钩拳,接着是午夜奸魔的大破处,再来是rking的双人花式凌辱轮奸,最後嘛┅┅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哇靠~~!你这家伙还乱狠的喔。我看你是把潜在元元那学来的精华全用出来了吧?』『还好,还好!九牛一毛而已。』碧谦自傲的说着∶『要是全部都使出来的话,只怕那贱货会被我们活生生玩死。』接着,便是一些不为人知的计划┅┅放学後,蓓绨从15楼的电脑室走出来,在一整天的紧凑压力之下,蓓绨只觉得四肢无力,她好想赶快回家,泡在澡缸里,舒舒服服的洗个澡,然後早一点上床睡觉。可是天不从人愿,她必须根碧谦两人从楼梯间走下去,因为电梯好死不死的坏在这节骨眼上,就在其他同学都下楼了之後。而碧谦今天除了懒散以外,似乎多了一丝平常没有的怪异。『碧谦,你先走吧!我走在後面,才不会被你失足压死!』蓓绨对碧谦的体重,从来就是如此的恶言相向。『是~是!会长大人!』说完,碧谦像风也似的跑了,下楼的速度之快,几乎让蓓绨以为是摔下去的。『喂~~碧谦!等等!』蓓绨现在有点後悔了∶『走慢一点啦!』『谁理你啊!掰掰┅┅』碧谦的声音越来越远。『你给我记着,我下次开会一定要整死你!』蓓绨像泼妇骂街似的,对楼下的碧谦吼着,接着便是一步一步的慢慢走下楼。就在蓓绨走到第七楼的女生厕所时,厕所的门突然打开,里面冲出来两个面人,将她拖进厕所内。其中一人架住她的双手,另一人不由分说的就在她小腹轰上两拳。『喜欢吗~~贱货!』『咳,咳。放开我┅┅救命~~呜!』不待蓓绨说完,背後的碧谦便将她的嘴给捂上,而在前面的绅德,在蓓绨的小腹上,再度轰上一拳。『再叫一次,我们就杀了你!』绅德说完,亮出藏在口袋里的短刀,在她脸前刮来刮去∶『蔡小姐,听说你在同学会里,作威作福,坏到人家请我们两兄弟来干掉你?!你说,该怎麽办才好?』『我付你加倍的钱,也不要你做什麽,只要你能饶我一命,并且将她的名字告诉我就好。』蓓绨说着∶『我钱包里有会款约三万,要的话你就全拿去吧,不够的话我在另外付你。』『听你这麽说,我还真是有点动心呢!不过,你身上的钱,我随时都可以拿走,也不用你来孝敬我,至於你的对头嘛┅┅』绅德用手上的小刀,在蓓绨的乳尖上,轻轻的挑逗着∶『你要是撑的过去,你自然会知道!』不待绅德说完,碧谦便将蓓绨的双手用跳蚤市场买来的手铐铐在背後,双脚也被他与绅德用力分开,用他们所改良的手铐,其实是两个手铐,一端铐在一根弧形铁棒上,另一端铐在蓓绨的脚上,使得蓓绨再如何用力,都没有办法将她的双脚合起。紧接着,两头野兽便将蓓绨的衣物撕个乾净。由於蓓绨的尖叫声,过於刺耳,她的嘴,也让她自己的衣物,给堵了起来。『哟哟~~没想到我们蔡大会长喜欢当白虎哪!全身的毛真是剃的乾乾净净的。』说完两人便将蓓绨扑倒在地,疯狂的玩起她的胴体。她的乳尖被碧谦用力地撕咬着,而绅德则对她的身体不停的舔噬着。她被铐得失去了有效反抗能力,只能不停的扭曲她的身体,试图摆脱两人的魔掌。效果不但不大,反而更激起了两人的兽欲,疯狂的咬噬着她的身体的每一部份。绅德舔着舔着,渐渐的舔到肉穴边,便抓起蓓绨的双脚,将自己埋在她双腿间,咬着,吸吮着蓓绨的肉鲍,可怜的蓓绨,在还没有享受男欢女爱之前,便将成为残花败柳。蓓绨想到此,不禁留下泪来,而绅德,则在享受着自己的第一个肉鲍,而不停的大力吸吮、啮咬着。『嗯嗯~~喔~~』陪伴着蓓绨的叫声,从未被人挑逗过的处子之体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乳头渐渐变硬,阴部也微微湿润。蓓绨的身体渐渐在两人蹂躏,凌辱之下开始成熟。『该是时候了吧?』碧谦问着。『是时候了!』绅德一边说,一边将蓓绨抬起,一边将自己的裤子脱去。碧谦拿出一罐凡士林,将它抹在自己的肉茎上,与绅德打了个面照,便将蓓绨高高举起,与绅德同时占去蓓绨的两个处女穴。『呜~~!』蓓绨的双瞳大的像要将人的魂魄摄进去似的。两个处女穴同时被插暴,除了心理上的伤害以外,肉体上的疼痛亦使得蓓绨痛的晕了过去。蓓绨的晕眩,并没有使得两头野兽停止他们的兽行,两支肉龙同时在蓓绨的体内,隔着一层薄膜,疯狂的肆虐着。无比的疼痛,很快的使蓓绨再度醒来,接受她的命运。伴随着蓓绨的颤抖,是两条肉龙在体内激起的反应,即使蓓绨不愿意,身体却诚实的反应着两人的成果。淫水不停的从体内流出,而痛又痒的感觉在蓓绨的体内扩散开来。蓓绨不停的的扭动自己的身躯,却无法阻止那异样的感觉,只觉得越来越强烈,渐渐的占据了自己的心头。一股无力感从心底油然而生,蓓绨无力地『呜~~呜~~!』呻吟着,却被碧谦和绅德当作淫叫,而更加努力着。碧谦与绅德,就这样隔着一层薄膜,不停插着蓓绨,而蓓绨的肉洞与後庭,也在不停的抽插下,红肿了起来。不过碧谦与绅德却丝毫不理会,仍然大力的插着蓓绨绅德与碧谦,很快的就射出来了,尽管蓓绨不愿意,他们两人还是将精液尽数射在蓓绨的体内。接着两人便将蓓堤口中的衣服拔出。『小婊子,爽吗?』碧谦问道。『你们快放开我!』蓓绨依旧死鸭子嘴硬∶『或许我可以不告到你们两个去跳楼。』『哈哈哈哈~~谁要跳楼还不知道哪!』绅德甩了蓓绨一巴掌∶『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蔡大会长?这样我们两不就太小看你了?阿谦,弄脱她的嘴!』『嘿嘿~~从元元上学来的脱臼神功,今天算是派上用场了!』碧谦说着便将两手压在蓓绨的脸颊上,用力往下一按,再一扯,蓓绨的下颚┅┅没有脱臼。『耶~怎麽会这样?』不管蓓绨的痛呼,碧谦再度实验着自己从元元上学来的那招。又试了两三次之後,蓓绨的下颚,终於脱落了。『还好啦~~还算成功!』碧谦自慰的说着『好个头啊!再让她多叫几次,我们就不用回家了,改去牢房睡吧!』绅德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肉棒塞入蓓绨的嘴里。碧谦见状,也将自己的软肉条挪到蓓绨的阴卓上,来回的摩擦着,双手也没有空闲着,在蓓绨的乳房上不停的戳扯,比起刚刚用嘴,下手更不留情,将她一对乳房捏得发肿。『啊~~嗯嗯┅┅』蓓绨被用脱臼的嘴,在绅德塞入肉棒後,除了发出『嗯嗯』的声音之外,却也奈何不了绅德的肉棒子。而舌头不停的反抗,却将绅德肉棒刺激的更加巨大。两人的肉棒,很快的就又硬了起来,这次碧谦连凡士林都没有抹,便又插入蓓绨的後庭之中,使尽全力的抽插着。蓓绨吃痛,想扭腰来摆脱碧谦的肉龙,可是却丝毫动弹不得。不停的扭摆着,只是更增加碧谦与绅德的兽欲,也增加了他们的肉龙与蓓绨的接触。插到後来,碧谦更是不分前後,忽前忽後的插着两个肿起来的肉穴。插的蓓绨痛昏数次。而在蓓绨的後庭里爆发出第二发阳精。此时绅德也泄在蓓绨的嘴里。两人再度泄身後,便不知从哪里拿来一个大唧桶,吸满了水便往蓓绨的肛门插入。接着便是将所有的清水灌入蓓绨的体内。随着一次一次的灌入,蓓绨的小腹渐渐隆起,而两人却依旧灌入清水。不久之後,蓓绨便在厕所的马桶,拉了一大泡。就在蓓绨拉屎的同时,绅德不停的用拳头打击着蓓绨的小腹。双重的压力之下,使得蓓绨苦不堪言。而碧谦则在蓓绨的脸上,打上他的第三发精液。泄完之後碧谦更是拿来一瓶辣椒油,将瓶口插入蓓绨的嫩贝里。火辣的辣椒油,不仅被灌入蓓绨的小嫩贝,连她的後庭也不放过。没过多久,蓓绨的体内,便燃起了两把熊熊烈火。灼热的的辣椒油,烫得蓓绨满地乱滚,而碧谦与绅德则坐在洗脸台上,趁机休息着。看着蓓绨的淫乱,绅德满足的笑了。碧谦,也跟绅德一起开怀大笑。蓓绨就这样的被两人凌辱不下数十次,事後两人更灌了她一些安眠药,将她载到市中心的一家酒吧旁的暗巷内放着。接着便若无其事的走道酒吧里,享受的初奸之後啤酒。当然,碧谦与绅德也不忘旁敲侧击的告诉几个醉汉,有关於看到某某人在旁边的巷子里。隔天,蓓绨没有回来学校上课,报纸上却登了蓓绨的大名。原来蓓绨在凌晨十分被人发现。送医急救时,蓓绨的阴道与直肠,都已经撕裂,大量的出血。而蓓绨的神智也已经模糊。根据医方,蓓绨似乎被多人强奸了不下三十馀次。而精液检定也因为太过於复杂而无法进行。只有附近几个醉汉被抓回去审问,接受调查。之後,许多不一样的谣言,在校园里传开。但是蓓绨的下场,好像是以进了疯人院为最多。蓓绨,再也没有回来上过课。而学校,也将强了警备设施,并实行『保安陪同女子走至车旁』的政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