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前進好萊烏·鞏莉
前進好萊烏·鞏莉
LOADING...
前进好莱乌·巩莉 作者:不详 字数:7249字 自利安执导、几乎全华人班底的<卧虎藏麟>,横扫整个荷里活后,华人电 影力量,就开始得到美国重视了……由幕后的导演、武指,慢慢走向幕前演员… …即使如此,亚洲在演员层面,仍未有太大作为。男演员仍是以打武为主的成虫、 李连杰(但在美国最红的,却是姚明),女演员方面就有杨紫京、<卧虎藏麟> 红的章子芷,还有电视<迷>的韩国女星金允珠…… 章子芷本来当年人气不错,但之后却全力吊金龟;就算再拍片,都是为了取 名气,方便回国赚真金……这时,却有一位熟女发力而上,一连拍了几套美国片, 让不少美国知道,我国女星的实力,她就是巩莉了! <做鸡回忆录>、<迈亚密风暴>、<山羊前传>……一连三次的惊艳演出, 让不少美国人都大流口水……她最近好像又接拍了<夺宝奇精4>呢!她的后劲, 比年轻十年的章子芷好多了……老实说,巩莉早就在国际影坛红了,但是美国是 个很封闭的市场,不拍它们荷里活的片子,是攻不进去的…… 她大概在十年前,己经嫁了给个星加坡医生,只是几年前离了婚……所以有 传,她现在的国籍不是中国,而是星加坡,就是说她己经是侨民了(星加坡侨民 算好了,马来西亚、印尼那些就……)!但她却是中国人大会议的一员呢…… 巩莉在美国红了后,就和张曼郁、章子芷等国际女星一样,交了个老外男友, 这算是种时尚吗?她的男友是意大利人,像是个生意人,说话满有文艺气息的, 就这样看上去,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吧……只是巩莉算是个忙人,片子一套接一套 的,所以二人相处时间不是太多,前阵子威尼斯影展,正好给了他们相聚的机会 …… 傍晚,她穿得高雅大方的,参加影展活动;早上,她就陪男坐着小艇,由运 河到处四周观光……游完运河,小艇就直驶到酒店门口,他们便回到房间,享受 春宵一刻了…… 他们进房把门关掉后,巩莉的男友,立即把她压在门上,伸手到她腰间,嘴 也吻到她脸上了……温柔的动作、缠绵的意态,己令她晕了大浪,但她嘴巴却叫 道:「哈柏,不要啊……」,哈柏听了,便很有风度的停下来……其实她只是娇 扭而己,哈柏真的停下来,她反而觉得空虚了呢!她唯有把双手,搁在哈柏肩膊 上,脚也开始伸到哈柏腿内侧,磨动起来了…… 见哈柏仍未行动,巩莉便更主动挑逗,风情万种的问着:「你不知道,女人 就是喜欢口不对心吗?」……巩莉的眼神,本来就有能询问的魔力,加上那半张 不合的嘴、重呼吸声的语调,哈柏又如何能抵抗?他一口就伸到巩莉嘴上,同时 手己握着她的奶子了…… 他们把舌伸到对方口中,彼此都吸着对方的舌、吞着对方的口水,两舌紧密 交缠起来……哈柏双手按着巩莉的头,慢慢由嘴里,吻到她的颈项,最后更吻到 她的深沟里……激吻完一轮,哈柏提着巩莉的手,轻吻一下的问:「说赏面跳只 舞吗?」……巩莉笑着的点一下头,哈柏手就用力一拉,巩莉马上便倒在他怀里 ……他一手立即伸到巩莉奶子上,放肆的抚弄着;另一手却带动着巩莉,摇摆着 的跳起舞来…… 哈柏的嘴,再次吻到颈背上,慢慢吻到她耳背,甚至伸出舌的,舔进她的耳 窝;他手也没闲着呢,右手继续搓弄着乳房,左手就游到跨下,不停抚摸着她的 腿……「丫……」巩莉己敏感极了,被这样挑弄着,不禁浪叫了出来…… 哈柏知道得手了,便把巩莉的晚装褪下,让她只剩下内裤的……巩莉有点稔 持转过身来,哈柏马上捉住她的手,按在自己跨下,在她耳边说:「我老弟正在 投诉,叫我也让它快活一下啊……」……巩莉听到便笑了起来,哈柏却又用吻来 封着她的嘴…… 他紧紧抱着巩莉的,一边吻一边前走,最后被走到床边,搁倒了在床上…… 他趁这个时间,立即解开皮带、褪下裤子,再赶快脱掉衣衫……巩莉也坐起了身, 那时哈柏正在脱衣服,她见到了哈柏硬透的鸡巴,伸手到他跨下,把它一手握住 ……哈柏随即叫了出来:「啊……你现在真掌握住我的幸福了……」,巩莉被他 逗得笑了,开始动起手来…… 他一手摸着巩莉的秀发,一手便放在巩莉奶上,手指撩玩着乳头的呢……巩 莉缩了一缩,但手始终握着鸡巴,上下不停的套弄着……哈柏爽到动不了,巩莉 竟反客为主的,用舌舔着他乳头、吻到他的颈上…… 「啊啊啊……」,巩莉一边为他套弄、一边吻着他颈项,他真爽得魂飞天外, 不禁叫出来了……忽然,巩莉的手停了套弄,哈柏便着急的问:「干什么停了?」 「你让老弟快活就行了,不理我妹妹了吗?」巩莉意淫的说,哈柏当然明白 ……他劈开巩莉的腿,用龟头摩擦着阴唇,淫笑的问道:「老弟到了门口拉,不 知可否进入,和妹妹一聚?」,巩莉笑着的,点头答应了…… 他把腰一挺,就将鸡巴挺进巩莉体内,巩莉己不禁「丫……」的叫出来…… 哈柏腰慢慢动起来,让鸡巴在体内蠕动着,巩莉的眼神己经极其迷糊、陶醉了, 还有人能不为她心醉吗?她半张的嘴,更像要人吻下去的……哈柏也不自控的, 和巩莉吻了起来……哈柏一边吻着她、一边开始用力摆腰,用鸡巴抽插着她、充 实她的体内了! 鸡巴抽来插往的,插到阴道深处,不断戟着阴道壁,猛烈刺激着敏感神经… …巩莉受不了,双手马上勾在哈柏颈上,把他紧紧抱实的,「嘿嘿……嘿嘿……」 的,在他耳边喘着气……哈柏越听就越消魂了,腰摇得更猛,「啪……啪……啪 ……」的,不停深入巩莉体内…… 哈柏一手拥着她腰,把她拉了起来,巩莉便坐了在他上面……巩莉也理不到 那么多了,把他的头一拥入怀,一对硕大的奶子,便压在哈柏的脸上……哈柏时 含时舔的,吻着巩莉的双乳,双手又环抱着她,和巩莉相拥起来,给她深深抱着 …… 哈柏在她的怀里,用力摇摆着腰支,继续操控着她的快感……鸡巴快速、连 续的磨着阴壁,巩莉越磨越爽了,快感直奔脑神经,让她眼微反白的、「丫丫丫 ……」的叫着……她要高潮了!她把哈柏抱得更紧,全身都紧起来,阴道收得窄 窄的,夹得哈柏爽极呢……哈柏趁机使劲的,挺腰向花心狂顶,在紧紧的阴道里, 鸡巴一连顶了几十下……终于「呀……」一声,就忍不住的猛力往上一顶,把精 液都灌进巩莉身体拉! 他们就这样缠缠绵绵的,渡过了威尼斯影展的会期……影展完后,巩莉暂时 未有工作,所以便继续陪着哈柏……哈柏也是时候回去,打理自己的生意了,于 是,他们便一起去了西西里岛…… 在西西里岛,哈柏对巩莉的起居饮食,可谓照顾得钜细无遗;到了晚上,还 是那么温柔体贴……但就是不肯带巩莉,去他的公司看看……纵然哈柏的大宅, 的确很高贵华丽,但却是空无一人的,叫巩莉怎可以呆在这里?她唯有到街外逛 逛……她无聊的逛了几日,忽然,她在街上看到了哈柏!他上了一驾车,巩莉便 马上叫了计程车,要它跟着哈柏的车走…… 计程车走了半小时,终于见到哈柏下了车,走进一坐空工厂里……巩莉也下 了车,跟着的走了进去。她脱了皮鞋轻轻的走,突然听到哈柏的声音,便走到一 坐仓库门外……巩莉从门隙中窥望,发现十几人在左右排成两边的,哈柏竟然坐 在中间!另外有一个人,被绑起来的,跪了在他前面……他和哈柏的对话,全部 是意语,巩莉一句也不懂……只见哈柏忽然拿出枪,「砰!」的一声,就把他杀 了! 巩莉手按住自己的嘴,不敢让自己出声!慌极了的她,慢慢后退,想悄悄的 离开这里……但她太惊、太心急了,马上就碰到了后面的铁板,「铮……」的一 声,非常向亮!仓库里的那帮人,立即冲出来查看……巩莉更慌了,闪入了那些 铁板之间,趁他们未发觉,在那些铁板中间游走闪避……她什么都想不到,不知 怎样走出去,只知尽量逃过他们的查找……越退越急的,没多久就撞到了东西, 回头一望,一个巨人己经站在她眼前了…… 她的双手,被他们用绳绑在后面,押到哈柏面前……巩莉的头低得不能再低, 心怕不知怎样好……哈柏却走过来,硬把她的头提起……「是你?!」哈柏看到 是她,为之惊讶,巩莉只能颤抖的说:「……哈……柏」。哈柏静了一会,才铁 着脸的说(意文):「把她带去我房间……」 巩莉被押到房间里,一等就4、5小时……终于,门打开了!哈柏进了来, 关了房门,巩莉又兴幸又心惊的,其实她也不知,哈柏会把她怎样……她结巴的 说:「哈柏……对不起,我……我其实什么都没看到……原谅我吧……」,她乱 了方寸,自己也不知在说什么……只见哈柏从腰间拿出手枪、子弹夹和几粒子弹, 一边入一边说:「我叫你留在屋里,好好的干嘛出来?现在你看到我杀人,叫我 怎可留你?」 听到这里,巩莉己脚软得跪了下来、身体猛烈颤抖着,泪水不断涌出来,怪 自己怎么要多事呢?哈柏却话风一转的,说:「但你又这么销魂,让我又不想这 样就杀了你……这样吧,我就给一次机会你,弄得我爽的话,你就没事,相反你 也知道吧……你肯不……」「肯!」,哈柏还未说完,她便抢着答了…… 哈柏走过去,解开了她手后的绳。巩莉立即扑到哈柏身上,抢着吻他的嘴, 把他越抱越紧……哈柏却一手推开了她,冷冷的说:「我没兴趣跟你玩什么调情。」。 巩莉听了,马上就跪了下来,勿勿的把他皮带解开、把内外裤扯下来……哈 柏同时坐了到床上,巩莉将裤都扯了出来,便再跪前两步,马上将鸡巴含到口里! 她努力的、埋首的,用舌舔着根部、舌尖在龟头上不停撩着,再把它吞回嘴 里,不断的重复舔着、吸着……哈柏仍没什么反应的,巩莉便更加卖力,她头颅 上上下下的,不断的摇晃,「啜啜……」声向过不停,甚至忍着眼泪,吸到喉咙 里去……巩莉放松了喉咙,就再硬吞下去,把鸡巴塞到喉咙里……她继续慢慢的 吞吐着,哈柏终于忍不住了,按紧了她的头、把腰一挺,马上抽插她喉咙起来了 …… 他大力摆着腰肢,「啪啪啪……」的,肚子不断拍到巩莉脸上,鸡巴在喉咙 里乱顶,顶得巩莉辛苦极了,眼水都流过不停……巩莉并命忍着,他见到她的苦 脸,却更爽似的,把整条都挺进她口里,握着她头颅、疯狂的往前顶,顶到食道 去了……她真的受不住了!推开了哈柏,「恶恶……」的空呕了一阵子…… 见哈柏一脸扫兴的样子,巩莉便又急急跪前两步,让腰紧贴着他的大腿,用 自己的一双巨乳,紧紧挤压着鸡巴……硕大的乳房,滑滑溜溜的、柔软弹手的, 用力的压在鸡巴上,猛烈的上下晃动着,不停套弄着的,光看也会觉得爽呢!哈 柏却仍没表情的,巩莉唯有强言欢笑的,说起淫话来:「好硬啊!只是这样挤着, 也害得人家身体痒痒的,好想要啊……淫水都流出来了……」 巩莉越压越卖力的,身子也上下晃起来,纤腰在哈柏大腿上磨动,整个人都 和哈柏摩擦着呢……她喘着气的,「嘿……嘿……」的呼吸声不停向着,上身都 压了上去的,一直为哈柏挤着鸡巴……巩莉己脸泛红晕、香汗淋漓的,甚至呼气 都喷到胸上,体香都扑到鼻里,真是十分诱人呢…… 「就只这样吗?」哈柏冷冷的道,巩莉急忙回答:「当然不止!」,她捉着 哈柏的手,拉到自己阴部上,娇嗲的说:「我忍不住拉,快用手指捅我,让我爽 爽吧!」「这是你说的啊!」哈柏把中指插了进去,在阴道里用力的挖着…… 「啊……」巩莉眉头马上绉了一绉,但又立即强挤笑容起来,「好舒服啊……」 「好爽啊……」的叫着……哈柏听到,手指便用力的、无情的,向阴道急速的插 抽着! 「舒不舒服?」哈柏问着,巩莉勉强的点一点头,他就用手指狂捅起来!巩 莉只有咬紧牙关的……他手像机关枪的进出,又曲起手指的挖着阴道,来回不断, 让巩莉快受不了……他好像还不满意的,把食指也伸进去,大肆攻击巩莉的道阴 ……过了两分钟,「啊啊啊……」巩莉终于顶不下,阴户喷出淫水了,喷到一地 都是! 巩莉身体还在颤着,哈柏又再问道:「没有了吗?」「有,有……」她含着 泪的回答。她爬到哈柏的身上,手扶着鸡巴,便慢慢的坐了上去……「丫……」, 刚刚高潮的阴户,敏感极了……同时,哈柏躺下了身子,享受着她的服务…… 她用「蹲」的方式,在哈柏身上,不停上下的摇动身躯……她摇上一点,鸡 巴就抽出了大半;一坐下去,马上又把鸡巴撞回去,充实了敏感的阴道,感觉直 达脑神经……哈柏完全没有动,全凭巩莉摇着身体……屁股一下下的撞下来,整 个人都坐了上去,在鸡巴上摇过不断的,认真销魂呢!「啊……啊……啊……」, 巩莉忍不住、闭上眼的叫着,更加把劲的摆着身子……她吞吞口水,摸着哈柏的 乳头,半嗲半喘说:「好硬啊……好爽……好爽……」 「啪啪啪……」的,屁股越撞越重,让鸡巴抽出插入的,巩莉自己也快失魂 了,哈柏也抖动着腰,微微的往阴户抖着……太刺激拉,巩莉受不下了,「丫… …」的一声,阴户一下收紧,就高潮了!哈柏也被她夹得爽了,大力往上一顶, 在她阴道里爆发了,把精液都注进她体内…… 高潮刚结束,巩莉整个都软掉了的,伏了在哈柏身上……哈柏却把还在颤抖 的巩莉,推到一边,自己就这样的下了床……他一边穿上衣服,一边淡淡的说: 「今次表现不错啊,那就放过你吧……不过,以后社团有事要你帮忙,你就不要 拒绝拉……」,巩莉觉得不对劲,但也只能点头答应……之后,哈柏就叫了他的 两个手下,把巩莉送了回酒店。两日后,她便回了美国…… 过了不久,正当巩莉接拍了一套国片,开始忘记这件事时,怎知哈柏又出现 了……哈柏叫了她,晚上要到指定酒店,巩莉不敢不从,在拍完当晚戏份后,就 上了酒店。到了房前,巩莉「咯咯……」的鼓了门,哈柏便打开房门,只见房内 有两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巩莉进了去,哈柏就说:「他们是我的朋友,说我有 个明星女友,都想来见识下喔……」,她只好腼腆的点一点头,但两人却色迷迷 的望着她…… 哈柏掐着她的头发,一口便吻到她唇上,慢慢的吻到耳边,说:「给我好好 的服待他们,知道没有?」,巩莉听了,呆呆的望着哈柏,哈柏却挥一挥手的, 说:「我要走拉,你们玩得开心点吧……」,这样的就走了……「过来坐坐吧… …」那个坐在床边、六十多岁的老头,马上就向巩莉招手了…… 巩莉小心的走到床边,怎知那老头拉着她的手,硬把她扯到床上……他手搭 着巩莉的肩膊,另一手就己放在奶子上,说:「啊,奶子很大呢,哈柏那小子, 眼光真的不错呢……」,巩莉只好腼腆的笑一笑……另外那个五十多岁,这时也 走了过来,坐在巩莉另一边。他一手掐着巩莉下巴,硬把她的头转了过来,就吻 了过去!巩莉吓了一吓,但又不敢反抗,他的手己摸到裙内了,不停在大腿、屁 股上乱抚……在他两个夹攻下,巩莉己不知如何是好了…… 那人用力掐开她的嘴,就伸舌到她口内了,纠缠着她的舌起来!这时那六十 岁的,突然走开了,五十岁的便把巩莉的衫,一下就扯了下来,露出了两伙大奶 子……他把巩莉压在床上,一手玩着她的巨乳,一手把巩莉的手,拉到自己的跨 下…… 「我想要开始了……」那六十岁的厉厉说,五十岁的一听到,就自动让开了 ……他这时己脱光了的,说:「站起来给我看看吧……」,巩莉便乖乖的站了起 身……他绕着巩莉的走,手扫着她的玉背,巩莉不禁抖了一抖,他说:「44岁 还保养得这样,真的很不错呢……」,巩莉尴尬点了点头……「不过,我的鸡巴 保养得更好呢……」,他跟着却拉住巩莉的手,就硬把巩莉拉到床上了…… 「啊,我的屁眼有点痒呢,你可以帮我舔舔吗?」那老头说着,巩莉就是万 般不愿意,但都只能点头答应……正当巩莉伏下身子,准备舔他的菊门,他又说: 「爽性抬起我屁股的舔吧……」,巩莉也唯有照做…… 抬起了他的屁股,屁眼就在巩莉眼前了,她不禁要闭上眼、吞吞口水的…… 她伸舌往菊门的,慢慢的开始舔着,在他股沟中渐渐前进……「用手指撑开菊门, 要直接的舔屁眼啊!」,巩莉唯有撑开菊门,见到菊门的褶纹,真的很呕心呢… …巩莉硬着头皮,伸舌到褶纹上,一下下的、用力的舔着……这个最隐闭的地方, 被舌不停用力的舔着,一下下不断的快感,直送到大脑,实在太爽了呢!「用力 钻进去吧!」「要在屁眼上打圈呢……」,巩莉都一一照做了,那些指导声,很 快就变了「好正啊……爽……」的呻吟声了…… 「够了啦,也该到你了……」他扭一扭的腰,打了个颤抖的,就坐了在床上 ……他立即捉着巩莉的腿,一拉,就把她拉了下来……他再劈开巩莉的大腿,把 鸡巴按到阴户上,便腰一挺的,插进她阴道了! 「放心吧,我一定让你很满意的呢……」,巩莉听了,只好笑着的点点头… … 一个六十岁的老头,进入了自己体内,是多么的恶心呢!他慢慢摇着腰肢, 缓缓的抽插着巩莉,他把身子压着巩莉,双手伸她背后,将她抱得紧紧的……巩 莉只感到厌恶,他却又伸出舌头,舔着巩莉的粉颈……巩莉闭上眼的忍受,他就 越舔上的,舔到她耳窝内!「啊啊……」耳窝被舔,令她整个都敏感起来了,被 双手抚着的玉背,竟变得很有感觉……老头也加把劲的,用力抽插着,让巩莉好 像有了快感呢! 老头的双手,从背后抚着她的头颅,嘴又吸着她的耳珠,她更加受不了…… 同时,老头大抽大插的猛烈进攻,并命的往前顶着!「啊……啊……啊……」, 敏感极了的巩莉,禁不住叫了出来……在爆发一刻,老头抽出了鸡巴,爬到巩莉 面前,「呀!」的一下发射了!射得巩莉满脸都是精液…… 差一点就高潮了,巩莉不禁感到有点失落……老头刚下床,那五十岁的就跑 了过来,他拉着巩莉小腿,就将半个人扯了下床拉……「吐……」,他吐了口水 到手里,然后抹到鸡巴上,一手摸着巩莉屁股的,一手扶着鸡巴的前进!巩莉却 感到菊被撑开的……鸡巴己经抵到菊门了!「不要呀……不要……」她还未叫完, 五十岁的己挺着腰,把龟头插了进去……他慢慢前挺着腰,逐渐深入巩莉的大肠, 口中叫着:「好紧……好舒服呀!」 这是巩莉菊门的第一次呢!他捉着巩莉纤腰,插入整支鸡巴,再抽出大半的, 大幅度的抽插着菊门……他腰渐渐用力的摆,鸡巴不断贯穿她屁眼,在大肠内放 肆乱戟,弄得巩莉很难受呢!她只有咬着枕头、抓紧床单的死顶……慢慢的,巩 莉开始适应过来了,她试着放松身体,任由鸡巴不停的攻向屁眼、捅入大肠…… 见巩莉好像适应了,他便加快速度,猛力扭动腰肢,激烈炮轰巩莉的后门… …就像开了马达般,「啪啪啪啪……」的,鸡巴在屁眼进进出出,疯狂的抽击巩 莉菊门,干得巩莉咬紧牙关、「唔……唔……唔……」的闷哼起来……「啊…… 啊……啊……啊!」,他越干越兴奋,捉紧巩莉的纤腰,猛力的一下挺腰,把鸡 巴顶到尽深的,就在大肠内爆发了!精液射在大肠里,感觉好烫的呢……那两个 老头,干完就穿衣走人了,只留下巩莉一个,呆呆的在房间里……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