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FlyAway
FlyAway
LOADING...
沈思觉得王枫对自己心不在焉,以前的心思重心好象偏离了方向。大四的功课是很轻松的,可以说基本上课程都上完了,沈思终于决定要考研,忙着复习,看到王枫整日若有所思,但又很繁忙的样子,就拉着王枫一起去图书馆复习。但王枫说没空,他忙着当老师呢。沈思劝他说别教了,没多大用处,但王枫不可否置。  下了场小秋雨,天气真的要转凉了。校道上湿淋淋的,沈思撑着小花伞走着,看着苍茫的雨丝,心情感到平静愉悦。怪了,为什么下雨的天气人的心情都莫名其妙地安静祥和呢?  她望向花园里的小径,嘴边泛起了一丝笑意,3年前她和王枫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当时的情景还如同昨天发生的一样历历在目。沈思走了进去,不远处在那些杂木丛里有一男一女撑着兰色的雨伞在相拥着低语,只看到他们的裤子。  沈思抬起头,远处古老斑斓的红色屋檐的一角象是伸挂在天空一般,那些古老的建筑在雨丝中静默着。  沈思转了出来,准备去图书馆。这时候杂木丛里的两人也走了,他们向着另一条小道,沈思不经意地望了过去,那个男生刚好也侧过脸。  沈思猛地呆住了,是王枫!那个那个男生竟然是王枫!  王枫并没有看到她,他一只手撑着伞,一只手搂着那个女孩的肩膀,低着头说笑着,女孩抱着双肩,头靠在他的胳臂上,很温顺的样子,慢慢地走着。  沈思呆呆地站在那里,还以为自己在雨丝中看花眼了,她揉了揉眼睛,再看过去,只剩下两个人的背影了。但那是王枫是确然无疑的,沈思心里清楚地知道。  沈思当时不知道是否还要去图书馆复习,她心里乱得很,但脚步还是向图书馆走去。她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打开课本,每个字都认识,但每行字不知道在表达什么意思。她又怀疑起自己的眼光来,也许刚才只是一个长得像王枫的男生而已罢了,自己何必胡思乱想呢?  晚上沈思来到王枫的房子,王枫还没有回来,她坐在床上等着。11点左右,王枫回来了,头发有点湿,雨还在下个不停。他看到沈思:  “哦,来多久了?”  沈思笑笑:  “没多久,刚到呢!”她问道:  “去哪里那么久啊?”  “哦,和球队的朋友去吃饭了。”王枫拿着毛巾擦着头发。  “对了,今天早上你不是说去书店买书吗?”沈思手里拿起一本书。  “啊,今天早上,有啊,有啊,去了一早上,没找到,浪费了我一整天。”  沈思不再言语,手里翻着书,裹着毛毯,躲在床上。  “怎么啦?”王枫坐上床,挨近她。  “没事。”沈思低着头,看书。  “对了,思思,有些事我想跟你谈谈。”  沈思的心一跳,合上书,抬起头,看着王枫。  “我也有些事情要跟你谈。”  王枫想了想:“算了,改天吧。”  ************  天气放晴,周末的黄昏,王枫约上沈思,在校园里逛着。沈思知道王枫今天会和她说些什么的,沈思也已经有了打算。暮色中学生三三两两,打饭的,赶赴教室的,刚锻炼回来的等等在校道上穿梭。  王枫和沈思慢慢地走着,来到了林子里,树木高高地刺向辽远灰色的天空。  “思思,我喜欢上别人了。”  沈思知道要来的始终来了,看着脚下,走了几步:  “是那个日本女孩?”  “是的,对不起。”王枫觉得有些惊讶。  “你奇怪我知道?”沈思问道。  “没有。我本来就是想要告诉你的,思思,我打算……我们……”  “我不在乎,你和她不是认真的吧?”沈思截断他的话。  “对不起,思思,我是管不住自己的人,和我在一起,只会不断对你造成伤害,我们还是分手吧”  “什么?你在说什么?我不要……”沈思吃惊地看着王枫,大声叫了起来。  王枫看着她,冷静地说:  “况且我对你的感情已经转变了,我们再在一起,没有什么结果的。”  “为什么我一个人还不够?我不在乎,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不会同意的。”沈思有些歇斯底里,都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  “思思,我很清楚自己,你也应该知道,再这样下去,对你的伤害更深,早点结束对我们谁都好。”  “是因为她吗?”  “不是,问题不再于她,就算没有她,我们也不会继续走到一块,我收不住心性的。思思,对不起!”  王枫的注意一旦决定,就不会再改变,他看了看沈思,沈思已经泪流满面,王枫转过身子,迈开脚步,走了。  “不,你不要走,枫,你不爱我了吗?你还爱我的,是吗?枫……”沈思追上了几步。  王枫稍微放慢了脚步,头也不回,平静地说:  “不爱!”然后脚也不停地走了。  沈思孤单单地站在那里,一阵风吹过,卷起残黄的落叶,在脚下飞舞,沈思的长发也在飞扬,秋意瑟瑟中,看着王枫的背影越来越远,渐渐地模糊,她感到凄苦无助。沈思觉得脑海了空荡荡的,身子轻飘飘的,天空倾斜了下来,整个世界都崩溃了,她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回到宿舍后,她呆滞的目光和神情,让楚楚她们都吓坏了,沈思嘴唇发白,意识和灵魂好象被掏空了。  楚楚找到了辛键,要他去问王枫的消息,辛键无奈找王枫谈了一次,但他知道是没什么用的,结果当然是什么效果也没有。王枫一看到辛键就告诉他最好别提那件事,辛键欲言又止。  他们不再见面,楚楚帮沈思把东西收拾回宿舍,有时候沈思看着这些东西发呆。过了两个星期左右,沈思恢复了昔日的风采,有说有笑的,心情似乎已经平静了。宿舍里的姐妹都为她松口气,但楚楚隐约觉得不妥,她清楚地知道沈思对王枫付出和倾注的感情,她怎么能这么快就复原了呢?  “那你要我怎样?”沈思问她。“都已经过去了。”  沈思有时候从梦中醒来,泪水湿透了枕巾。她曾经以为和王枫是天长地久,曾经以为自己很了解王枫,但爱情原来是如此脆弱而不堪一击吗?到了今天,她才明白实在是不了解王枫。  沈思不知道要想了解一个人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自己,有时候也不明白自己,更何况是别人!  辛键觉得王枫和沈思分手是有些残忍,毕竟两人曾经是多么的相爱,但为什么他要提出分手呢?难道是菜菜子的原因。也不见得王枫有多爱菜菜子啊?感情的事情说变就变,特别是以王枫的个性,和沈思相处了那么久实属不易了,但沈思是多么好的女孩啊!难道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留住王枫颗那飘忽的心?  楚楚背后骂了王枫一通,心情不好,对辛键也没有好眼色。辛键觉得有些冤枉,但还是小心翼翼地陪着。  ************  王枫和菜菜子公然在校园里牵手打饭,亲密无间,菜菜子的房间成了他们爱之小巢。菜菜子的花样也是挺多的,而且对新的花样极感兴趣。她口交的技术在王枫看来真的是一流的。王枫不禁感叹日本真的是推崇性爱的国家,女孩子对这方面真的是纯熟得很。  王枫躺在床上,看着菜菜子低着头,柔美白嫩的勃颈转动,小嘴里含着自己的阳具吞吐舔磨,一只小手握着上下套弄,另一之手托着两个睾丸轻捏,脸颊通红,微微两边凹里进去,阳具在她温暖的口腔里,感受她舌头的触摸卷弄,时而轻柔,时而狂热,又整个地深深含了进去。  菜菜子伏着娇躯,身子线条玲珑,腰肢纤细,雪白浑圆的臀部向后高高撅了起来,像盛开的花朵,形成两瓣优美白嫩的圆弧,随着她勃颈的晃动,两瓣娇嫩细白的臀肉也在摇晃着。  王枫看得兴起,从菜菜子口中抽了出来,转到她的背后,菜菜子还在跪伏着,王枫双手抓住她的两瓣臀肉拨开,在毛丛中的粉红肉缝中,对准菜菜子蠕动绽开的嫣红肉洞口就插了进去。  “哎呀,王君……”菜菜子娇呼了一声,差点被冲击整个伏倒在床上,她双手撑起,感受着王枫火烫的阳具在自己酥痒的肉腔里抽动,菜菜子挺起嫩白的圆臀,向后顶撞了过去,一前一后地迎合着王枫的攻击。  王枫手还是抓住菜菜子的两瓣雪臀,飞快地抽送,没几十下,菜菜子的肉洞里渗涌出了稠粘的淫液,整个肉洞里热乎乎湿漉漉的,王枫的阳具抽动间粘满了乳白的液体。  菜菜子往后挺动着圆翘滑腻的雪臀,娇嫩细软的臀肉撞击在王枫的小腹上,向上荡起一阵臀波,而肉洞紧紧含着辛键的阳具,抽动间浅红色的嫩肉突了出来,雪白的躯体在王枫眼中前后起伏。  王枫腰部猛然耸动,用力深深插入,大起大阖,阳具尽根而入,不住地摩擦着菜菜子柔嫩的肉壁,彷佛深入子宫,直捣菜菜子娇嫩的花蕊。菜菜子红嫩的肉洞被肉棒挤压出的唧唧声,两人肉体碰撞时发出的噗噗声,加上菜菜子穴里潺潺流出的淫液,淫靡艳丽之极。  菜菜子雪白隆起的翘臀前后不停摇动,肉洞里翕张缩紧,王枫感到了一股射精的冲动,他伏下身子,伸手握住菜菜子摇晃的丰满乳房,稍微停了下来,硬挺的阳具停在菜菜子娇嫩湿热的肉洞里,不再抽动,享受着被她小肉穴内的圈圈嫩肉紧箍包围吸吮的快感,抽送的速度放慢下来,缓缓地拔出,再深深地挺送进去。  “喔……喔……嗯……”菜菜子显然被这节奏刺激得情绪兴奋,脸红耳赤,这有力的一击,让她心神欲醉,她耸动着她那诱人的雪白浑圆的臀部,爱液如潮水般喷涌而出,王枫抽送间淫液四处溅射,菜菜子娇淫甜美呻吟不停:“唔……唔……啊……喔……”。  没几下,菜菜子就哆嗦起来,身子颤抖,嫩白的圆臀也抖动哆嗦不已。王枫又奋力地冲击了几下,菜菜子的肉洞里层层嫩肉紧紧包住他的阳具,不断地吸吮着他的龟头,一阵阵痉挛抽搐,一股炽热的的液体喷了出来,她瘫倒在床上,急促甜美地喘息着,鼻尖都冒出汗来。  王枫还是抱着,等她平静了之后,才从她的身子里把阳具抽了出来,菜菜子看到王枫依旧硬挺的阳具,她让王枫躺下,拿纸巾擦拭干净,然后温柔地用嘴含住,王枫闭着眼,享受着菜菜子温柔体贴的服务,最后在她的嘴里放了出来。  ************  沈思有时候远远地看到王枫与菜菜子在校道上走着,她就避开了,后来她想我为什么躲避呢,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心里还是揪了一下。  转眼就下雪了,这雪飞飞扬扬地一下,整个校园里都堆积满了,树上,楼顶,操场,校道,一片洁白的世界,人的心情就会暖和温馨起来。  晚上,沈思来到辛键的宿舍,她约好了辛键来那一张磁带,辛键打口的磁带特别多,沈思闲的时候就借来听。敲门进去后,就只有辛键一个人在。  “人都哪去了?”沈思笑着问。她披一件浅灰色的风衣,里面火红的毛衣愈发衬得她肌肤的娇白。  “哦,不知道,闲着乱逛吧,又没事做。老六和老四都几天没见影了,坐。”  两人坐着闲聊,沈思忽然说:  “挺冷的,买点酒喝,怎样?”  “酒?”辛键想了想,怎么沈思会想到喝酒了?“好的,你等等。”  他跑到楼下的小卖部,要了瓶啤酒和二锅头,又跑回宿舍。  “来,你喝啤酒。”辛键把啤酒递给了沈思。  “这么看不起我,我要喝二锅头!”沈思笑了。  “行吗?你?”  “呀,咱俩比划比划!”  辛键拗不过她,两人对饮起来。  几杯下肚,肚子里火热火热的,烫着舒服得很。沈思的脸变得粉红,娇嫩欲滴。她说道:  “来,唱歌,好久不听你弹琴唱歌了!”  辛键心情暖暖的,也兴奋起来,拿起吉他,就唱了起来:  BabyIseethisworldhasmadeyousad  Somepeoplecanbebad  Thethingstheydo,thethingstheysay  ButbabyI'llwipeawaythosebittertears  I'llchaseawaythoserestlessfears  Thatturnsyourblueskiesintogrey  Whyworry,thereshouldbelaughterafterthepain  Thereshouldbesunshineafterrain  Thesethingshavealwaysbeenthesame  Sowhyworrynow  这是一首温情脉脉的歌,辛键不知如何,一开口就冒出了这首歌。等唱了一会,才想了想,该换首欢快的。  他看了看沈思,沈思手托着脸,痴痴地听着:  “那时候我们多快活啊!”她忽然站了起来,看着辛键,走到辛键跟前,把辛键手上的吉他拿下,对着辛键吻了下去。  辛键看着沈思,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是好。等沈思的嘴唇触到自己时,他才醒悟过来,双手推开沈思:  “思思,你怎么了?”  沈思白嫩的脸通红一片:  “要了我,辛键,要了我”  “不,思思,你醉了,思思!”辛键抓住沈思的胳膊。  “不,我没醉,你不想要我,你不想吗?”  沈思吐气如兰,美艳的脸就贴在辛键的脸上,胸口挺动着呼吸急促,她挣扎着抱住辛键。  “不,我们不能……”辛键喃喃地说着。  沈思的嘴又吻了下去,辛键这回却并不闪避,沈思的嘴吻到了他,柔软湿热,带着一丝酒气又有着一股清香。  辛键的理智在微弱地挣扎着,但佳人在抱,他的生理上起了反应,沈思已经拥着他倒在了床上,嘴唇急切地索着,手伸向了辛键勃起的裤裆。  辛键仅有的理智泯灭了,他把沈思翻转过来,压在身下,沈思水汪汪的双眼娇媚如花,艳脸红润,胸口起伏,鼻子里哼着柔弱无骨的呻吟,急切地望着他。  辛键蓦然想到了当年偷窥到她和王枫作爱的情景,她那洁白美好的身子,她那跳动丰满的玉乳,她那挺动的圆翘白嫩的雪臀,她修长双腿间黑色的毛丛和那条神秘湿润的粘满淫液的嫣红肉缝,她那媚入心骨的呻吟声……他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扯开沈思的风衣,身子伏了下去。  辛键似乎是在梦里一样和沈思热烈地在纠缠着,沈思的回应也是热情而浓烈。床铺在摇晃,沈思咬着牙,在辛键的冲击下,极力地控制着不发出声音,只是鼻子里“咿……咿……唔……唔……”地哼着。  沈思的衣服并没有完全脱掉,但饱满而粉嫩雪白的乳峰还是在毛衣下露了出来,一对奶子顶端的粉红色乳晕彷佛晕散开来,硬凸起的乳头竖立挺拔,在辛键的冲刺下,形状美好地一起一伏地晃动。  沈思迷濛的双眼半掩半合,双颊晕红如火,扭动臀部,向上顶去,迎合着辛键的猛烈抽插。  辛键伏在她张开的双腿间,奋力抽送,她的私处柔嫩紧凑地缠着辛键的阳物,里面湿滑温暖,柔嫩的肉洞紧密地夹住辛键的阳具,肉洞中似乎还有一股莫名的强劲吸力,收缩吸吮着。  辛键低头的时候,只看到自己的阳具湿漉漉地在沈思淡黑细密的阴毛丛里进出,看不清她的肉洞,依稀只看到两片粉红色的肉片。刚才只是撑开她的双腿,摸索着就进去了她湿热的妙处,双腿间的肉缝应该还是嫩红的吧!  沈思的肉体甜美滑腻极了,这是辛键当时的感觉。  辛键在抽动间从飘动的帘子中向外望去,发现有雪花从窗口飘闪而过。  当一切结束后,沈思穿好衣服,看了辛键一眼,不说一句话,就打开门,悄悄地离开了。  从那以后,她倒是有时候来辛键的宿舍,但和辛键见面时,脸上一切平静如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辛键也当作他们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他有时候想,那天沈思会不会把自己当作王枫了?  日子如流水般流淌而去,沈思忙着她的考研,辛键很少看到她,也很少见到王枫,他和楚楚在一起,两人决定毕业就找工作,不考什么考研了。  大四的第二学期,王枫搬回来住了。也就是在这时候,老六和刘威朋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