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少女之心】【完】
【少女之心】【完】
LOADING...
从初中时代开始,我对性就一直充满了好奇,当别人都在沉迷于琼瑶小说时,我却独自衷情于外国翻译的言情小说。外国作家风格开放,笔触细腻,尤其对性爱的描写,在含蓄的笔法中却又将性爱场面的激情形容得淋漓尽致。每次看到精彩处回过神来,才发现我下面早已湿透了。  我在初一下学期开始来了看到书名叫《曼娜回忆录》,接着看里面的内容,我被里面的内容惊呆了——非常细致的性爱描写。  我飞快地浏览了几页,其中有几张彩图,是男女赤裸性交的图片,性器官拍摄的清清楚楚,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描写和图片,感到脸红心跳,赶紧把书放到桌子上,抓书包飞也似的出了书亭,回到宿舍,同室的同学都出去了,我便把书包往床上一扔,虚脱似的躺到床上,脑海中却一直在显现着那几张图片和那些动人的故事情节,底下又开始潮湿。  心想:我买下那本书多好,就可以看个仔细。我翻了个身,想用手去揉我的小穴,手肘一下碰到书包,感到里面多了什么东西,打开书包,里面多了一本书——《曼娜回忆录》!  我的天!!!我张大了嘴,心砰砰地跳,肯定是书亭老板趁我不注意时放进我书包的!我急切地翻开书,看着书里的内容和图片开始手淫起来。我用手拨开两片花瓣似的阴唇,小穴周围已经被淫水弄的潮湿一片。  我的手指开始在阴蒂上揉动,每揉动一下,便会从阴部传来一种无比的快感,一边揉动一般想象着书中的女主人公就是我,男人雄伟的肉棒插进我的小穴,不一会一股巨大的快感袭击了我全身,我努力的挺直身体来享受这种超爽的感觉,一种腾云驾雾、无比舒服、无法形容的感觉,一直十多分钟高潮才渐渐消退,我赶紧那卫生纸擦了擦小穴和流到床单上的淫液,把书藏到柜子里。  后来我才知道这本书就是《少女之心》,现在回想起来,这本书对我的一生影响深远,因为这本书教会了我如何使自己的青春年华过得更有意义,如果我老了才看到这本书,青春年华已经过去,那才叫悲哀!(我一直珍藏着这本书,并不吝地把这本书同我的故事一并送给您,希望能给您带来更多的乐趣)。  当我第二次打开这本书的时候,发现书里还夹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我知道这是书亭老板写的,虽然我一直希望能有个男人真正要我一回,但我一直没去找他,有时我欲火难耐,便自己手淫解决。直到一个月后我遇到我第一个男朋友——海。和海是在一次班级联谊会中认识的,起初他来邀我跳舞的时候,我对他并没有深刻的印象,但他谈吐幽默且有君子风度。  和一些存心想吃豆腐的男孩子不同。跳过几支慢舞后,我开始对他有了好感,之后我们就开始交往。从牵手到亲吻,我们也有了进一步在身体上的接触。  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们来到学校的小花园,一进去看没人就开始亲吻,互相爱抚。也不知为什么那天我的性欲特别旺盛,当海要求我时,我把头埋在他的胸膛不做声,算是默认了吧,他把他的长裤脱下来露出他的小海时,我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它。我真的没有想到人身体的一部分竟然可以硬到这个地步,我觉得我摸到的好像一根棍子,看看海,他似乎很陶醉的样子,于是我也就继续上下抚摸它。  「用嘴好吗?」海问我。我迟疑了一下,觉得脸开始红了起来。看到我不作声,海凑过来在我的唇上轻轻一吻说:「不要怕,含进去就是了。」看到海的眼神,加上我实在是很想和他做爱,我便「嗯」了一声,跪在他的两腿之间,将脸靠近它,它那股强烈的男性气味从我的鼻子传到大脑,完全抹煞了我女人的矜持,我把嘴一张把它含了进去。  海发出了满足的声音,我相信他一定是很舒服的,其实这对我而言也是一个刺激的经验。我的头不断的上下移动,舌尖也不停的在龟头部温柔的绕舔,它在我的嘴里似乎更加的粗大,我必须拼命的张开嘴才容纳的下,如此持续了一阵我的嘴开始感到酸了。  海也似乎查觉我的心意,轻轻的把我的头移开,脱去我的T恤及胸罩并开始爱抚我的乳房,当他用舌头轻舔我的乳头时,触电般的快感立刻涌上我的全身。  他的胡渣子磨擦着我的乳晕,微微的刺痛感有如火上加油般的使我的兴奋推向了更高的一层。他的双手开始解开了我长裤的拉练,此时我根本没办法也不想拒绝他,当我的内裤也被拉下时,我身上最隐秘的地方便完全呈现在他的面前。  那种被注视的感觉是很微妙的,一点点的羞耻却带来更大的兴奋,我知道现在我那里一定早已泛滥一片了,有点担心海会笑我,不过还好,大概是他看的入神忘了笑了。  他把脸靠近了我的秘处,天啊,我心想,他要干什么呢?当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时,他的舌尖已开始在我的小唇外围游走起来了。  我忍不住了,除了小唇内外,灵活的舌头也不放过我的肉核,舌头每接触到小核一下,我全身就不自主的颤抖一次,我抱紧了海的头,嘴里不断的呻吟。当我感到体内有如千万只蚂蚁在啃食时,海终于站了起来。「我可以进去吗?」他说。看到我不说话,他知道我默许了。  他扶着他的家伙先在我的秘处外徘徊了一阵,虽然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但沾满了骚水的小光头仍有如灯泡似地发出亮光。当它进入我的体内时,强烈的快感完全淹没了我,并没有书上所写的初次性交的疼痛,后来我才琢磨出,肯定是平时手淫在不觉中弄破处女膜或是把阴道弄宽,所以真正性交时才不会疼。  海粗大的阳具被我紧紧的包住,我感到我的体内已完全没有空隙,那种充实的感觉真是女人最大的幸福埃借着我体内不断涌出的淫水,海可以毫不困难的抽送,当它抽出时,我实在很怕那种空虚的感觉,直到它再送入的霎时,才又重拾那种充实的满足感。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快感不断的加强,我知道我快要达到人生最快乐的境界了,我紧紧的抱住海,他也毫不懈怠地加速了冲刺,我拼命的伸直了双腿,我感到我的嘴唇冰冷,全身的血液似乎都集中在秘处,我夹紧了它,子宫不断的收缩,终于达到了高潮——比手淫还要舒服万分的高潮。  此时,海也忍不住了,他抽出了他的宝贝,我赶紧握住它套弄,一阵又一阵的白色液体从它的马口里激射而出,这就是我的第一次。  尝到甜头之后,我疯狂的爱上做爱这个玩意,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和海好好的温存一番,有的时候一天三次也算是家常便饭,对于性姿势来讲,我更是乐于不断尝试新的花样,也更知道如何使自己享受高潮,但是好时光总是短暂的,我和海的快乐日子就在他毕业前夕告一段落。  那天晚上我们狠狠的玩了三、四次,到了最后,海的小弟弟彷佛再也硬不起来了,我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他一马。自从他毕了业,我的生活顿时变得空虚起来,你知道,那种体内塞满了的扎实感,岂是我的手指可代替的呢?这几天的心情烦得很,加上学业负担的加重,本该过一个礼拜再来的月经昨天夜里就来了。  而早上由于宿舍的闹钟没响,全宿舍的姑娘都起晚了,手头又没有卫生巾,没办法,只好临时拿卫生纸垫上应急。可上到第二节体育课的时候就不行了,刚按老师的要求做完准备活动,就觉得自己的内裤有点湿湿的感觉,心想不好,就乘其他同学没注意的时候偷偷向老师请了假,到小卖部去买卫生巾去了。  买完之后,我急匆匆地往宿舍走,因为内裤已经被血弄脏了,所以想回宿舍换条来穿。可是当走到宿舍门口时,突然发现门没有锁,我心里一翻个,明明今天早上是锁的,怎么现在又被开开了呢?刚想推门进去,忽然听见一阵怪声,「啊啊欧呒啊,」疑,这是什么声音?我怀着好奇的心情轻轻地推开门,捏手捏脚的走过去一看,只见同班同学小梅,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正躺在床上,左手一边揉捏着自己的乳房,右手伸进本来就不怎么大的内裤来回的揉搓,再稍微仔细一看,粉红色的内裤已经湿了一片。  此时的小梅正闭着眼陶醉在一团仙雾之中,没有觉察到我的到来。我轻轻咳嗽了一声,小梅没想到在这时候突然有人进来,大吃一惊,右手赶紧从内裤中抽出来。  一看原来是我,脸也一下子变得通红,不过还是强装镇定,轻声说道:「我,我这里有点痒,所以在这揉一下,」过了一会儿她又试探着问我:「妹妹,你能帮我一下吗?」「我?我能帮你什么忙呢?」我好奇地问到。  「我现在浑身难受,自己揉又不太方便,你能帮我解决一下么?」我看到梅姐十分恳求的样子,便说道:「你要我怎么帮你呢?」「我来教你。」说着,便迅速地把裹在身上的内裤脱掉。  我注意到梅姐的阴毛上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了,这可能是由于刚才小梅太兴奋的原因吧。「你就照我这样。」只见小梅一只手把自己的两片阴唇剥开,露出了已经湿淋淋的小穴,接着另一只手的中指缓缓的插进去慢慢的一进一出,「啊嗯啊,妹妹,看见了么,就是这样,快,快来帮我,我已经受不了了。」我装着有点害羞,但看到梅姐这么投入,便照着刚才的样子一手剥开小梅的两个肉瓣,另一只手的中指来回地在小梅的阴道里抽插。  小梅这会儿更兴奋了,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声音,我的手指在梅姐的阴道里抽插的更快了,小梅的体内也如波涛汹涌一般,就象是成千上万只蚂蚁同时在要她的身体,淫水随着手指的抽插不断地涌出来,流洒在我的手背上、床单上。  实际上我现在也是欲火难耐,只是来了那事不太方便。终于,小梅的高潮随着汹涌的爱液迸发出来,只见她的身体突然变得僵直起来,大叫一声,接着便瘫倒在床上。  梅姐一直沉浸在高潮之中,两腿还在不停的相互蹭着,过了一会才慢慢的睁开眼,说道:「你真厉害,第一次就把我的高潮给弄出来了,我以前自己弄从来没有像这次这么痛快,我算是服了你了。」这时候,小梅才注意到我的身边还放着一包卫生巾,看了一下,说道:「哎,你怎么还用这么土的卫生巾,来,我这儿有新品种,你试试看。」说着,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小包,抽出一个不太长,但像男生的小肉棒似的东西,头上还漏出一截儿线。  「你看。」  「这个东西怎么用啊,我还没有用过呢?」我说。  「这个太简单了,我来教你,你先把内裤脱了。」我解开裤子脱下来,露出里边的内裤,由于里边还垫着卫生纸,所以她先把卫生纸抽了出来,只见卫生纸已经快湿透了,实际上刚才我给梅姐做我自己也出了不少淫水,梅姐一看便说道:「哇,你流的还真是不少呢?」「嗯,这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流的这么多。」说着,已经把内裤给脱下来了,只见密密的阴毛也湿湿乎乎的。  「你刚才爽我的时候,是不是自己也有点受不了了?」「没,没有。」我赶忙解释道。  小梅一看不好再问,就打岔说道:「好,现在我来教你,你把腿架在床上。」我便把腿放在床上,只见透过浓密的阴毛,隐隐约约能看到粉红色的肉瓣,小穴上还有点血迹,阴唇的外边湿漉漉的。  小梅用一只手拨开我的两片肉瓣,另一只手拿着棉条,塞入阴道,随着卫生棉条的慢慢推入,我似乎又有了和海做爱的感觉,啊,好舒服啊。  「好了,完全塞进去了。」梅姐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猛然间醒了过来。  「走,咱们上课去吧,今天的事儿只有咱们俩儿知道,别告诉别人,好吗?」「梅姐,你就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走吧。」我想:原来其他人也会手淫埃从此以后我便开始留意同宿舍其他姐妹,只要哪一天有姐妹没去上课,我便借故溜回去偷偷看看,好多次看到了她们在手淫。  有时晚上我故意装睡,到了很晚便会有的姐妹在被窝里扭动或发出轻微的呻吟,我知道她肯定在手淫,时间一长,我发现同舍的八个姐妹除了姗姗和张丽其他人都会手淫!  这天,我们刚刚考完期中考试,星期六下午我们没事,梅姐对我说:「唉,总算考完了,咱们是不是该轻松一下了?」我高兴地说:「好啊,梅姐,你说,咱们到哪儿去玩儿?」「到我家去吧,我家有好多好吃的,我再让我妈给咱们做几个菜,咱们轻松轻松,好吗?」「哎呀,太好了,走,咱们现在就出发。」  到了梅姐家,我一看,哇,好漂亮啊,整个家里一共有五间屋子,每一间都是装修的相当漂亮,真是让我看花了眼,禁不住对梅姐说:「梅姐,你们家真是太漂亮了,我要是有一个像你这样的家那该有多幸福啊!」「那你就把这儿当作是你自己的家吧。」  「梅姐,你真好,有你做我的姐姐真是太幸福了。」「嗨,快别谦虚了,咱们上楼洗个脸去吧。」  「好,走。」  晚上,我在梅姐家里美美的吃了一顿小梅妈妈做的晚饭。吃完饭,小梅的爸爸妈妈要回小梅的奶奶家,就对小梅说:「梅梅,今天晚上我和你爸就不回来了,你们两个就在一块睡吧。」「放心吧,妈。」小梅的爸爸妈妈出去了,小梅高兴的对我说:「咱俩儿今天晚上干吗呢?」「嗯,你说呢?」我反问道。  「我这有一盘儿A片儿,可棒了,咱俩一块儿看吧,你等着,我去拿带子。」没过一会儿,梅姐高兴的拿着一盘录像带来了,迅速的放进录像机,画面上立刻出现了几个年轻人在一块儿谈笑的镜头:他们谈了一会儿,有两个人先告辞而去,留下一男一女,他们先说了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因为是外国人),说着说着,两人便开始接起吻来。  只见他们互相把舌头送进对方的口中,互相吮吸着,两人的眼睛都轻轻地闭着,默默地吞咽着对方的津液,不一会儿,女的嘴里开时冒出「嗯嗯」的声音,并且开始脱对方的衣服,男的也不示弱,三下五除二就把女的衣服给扒光了,当男的衣服也被脱光以后,女的开始沿着男的身体吻下来,最后停留在男的那根又粗又长的阳具上……  这时候,女的开始把那根宝物的头部送进自己的嘴里,并且一直不停的上下套弄着阴茎,男的这时也感受到了极大的快感,闭上眼睛默默的享受着。  这样一直持续了几分钟,男的把女的翻过来,让她躺在床上,把两腿竖起来分得得大大的,女人那神秘的地方立刻暴露无遗,镜头马上给了个特写,这个女人的小穴里以经是湿乎乎的了,两片肉瓣又肥又大,好象是特意给男人长的,阴蒂头已经涨起,最令我惊讶的是:这个女人的阴毛长的奇多,一直连到了肛门。  男的开始发起了进攻。他先趴在小穴前面,用手把两片阴唇拨开,用舌头先在阴唇边上舔来舔去,眼看着小穴就张大了,接着把舌头当作阳具在小穴里一进一出,一只手不停的抚弄着阴蒂,另一只手也在阴唇旁揉搓。  不一会儿,小穴里就冒出一些爱液来,女的好象也实在有点儿受不了,两只手也在乳房上揉捏,还不时揪着自己的乳头,有点发黑色的乳头竖起老高,好象它也要参加似的,等到阴部完全被爱液沁透之后,男的开始了打响真正的战役了。  他一手握住自己那根又粗又大的枪杆,一手撑开小穴,噗兹一声就插进阴道里,脸部表情痛苦了一下,很快便舒展开来,开始了机械运动。  一下、两下、三下、一百下、两百下,快到第三百下的时候,随着淫浪的呻吟声此起彼伏,男的也快要支持不住了,他赶紧抽出来,放在女的两个乳房中间,女的好象也非常在行,赶紧握紧两只乳房,夹住已经烧红了的枪杆,而男的也在不停的抽插,直到发出一声惨叫。  顿时,从红枪杆中射出一股粘稠的白色液体,喷到女的脸上、脖子上、嘴上、乳房上,没想到女的还把射在嘴上的精液咽了下去,同时还拿手抹了一点儿涂在自己的脸上、乳房和阴道口上,满足的抚摸着。「哎呀,多恶心人,」我说。  「真是少见识,你还不知道呀,精液可是最好的营养滋补品,含有大量内生活性蛋白,可以滋补养颜,要不为什么叫精液,就是男人的精华所在。」梅姐嘲笑我说。不知不觉的又看了十几分钟,我心中已经痒得很,便说:「看这些有啥意思。」梅姐说:「干这事太过瘾、太舒服了,你还没经历过吧?白活了!你看我都湿了。」她掀起裙子,我一看,果然,梅姐穿的粉色的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片。  「让我看看你的。」  「啊,梅姐,不要。」我知道我湿得更厉害。  「嗨,都是女人,互相看看怎么了?」说着,把我的裙子一撩,放眼望去。  「你还说没意思,你看看你湿的比我还多呢,我看你也想,那不如咱们俩先试试?」「咱们俩?咱们俩都是女人呀?怎么试?」  「我可以演男人的角色埃」梅姐把我放倒在床上,把腿敞得大大的,我那粉红色的花瓣顿时一览无余,薄薄的肉瓣上湿漉漉的,上边的小肉球也涨得顶起老高。  「哇,妹妹,没想到你这里着么美!」小梅不觉得赞叹道。  接着,用手把我的阴唇剥开,露出嫩嫩的小穴,她开始揉我的花瓣,我感觉阴部一阵舒服,不由自主的呻吟起来。这一喊,更加使梅姐疯狂起来,用手不停的揉搓我的阴蒂。随着速度的加快,我的体内爆发出一种舒服的快感,随之产生的爱液也大量的从狭小的小穴中奔涌出来。  可这时候,小梅突然停着了手,趴到我的身上,一边吻着我,一边说:「你等一下,我去找一样东西过来。」没过一会儿,梅姐手里拿着一样东西进来了,我一看,原来梅姐手里拿着的是一根黄瓜,这根黄瓜看得出来不是刚摘下来的,身上已经没有了扎人的嫩刺,而是光溜溜的。  我一看就知道她拿黄瓜干什么用,因为我自己也经常用黄瓜、香肠等类似的东西插入阴道手淫,但我还是故意问「梅姐,你拿黄瓜干什么呢?」「这你就不懂了了吧,我又没有男人那根东西,怎么能满足你呢?所以我只好用东西代替了,黄瓜可是最好的代用品。」「梅姐你真会想办法,快给我试试。」其实我早已迫不及待了。  梅姐并没有急着插到我的嫩穴里,而是现在嘴里来回嘬了几口,使上边站满了唾液,好起到润滑作用,接着扒开我的肉瓣,手里拿着黄瓜的小头,把大头一边旋转一边塞紧小穴。  「啊」,我虽然以前和海玩过,自己也时不时的自乐一下,可是阴道里已经好长时间没塞进过肉棒了,随之而来的是女人所能体会到的独有的快感,「啊啊嗯啊嗯啊,梅姐,我,我现在好舒服啊,啊,我好象进入仙境了,嗯,梅姐,快,快一点,我那里好痒,像是许多蚂蚁在咬我的小穴,好,再深一点,啊,嗯,好,已经到子宫了,唉,啊,我,我快不行了。」啊,我终于舒服到了顶点,大叫一声,瘫软在床上,多半截儿黄瓜还插在里头,淫水顺着露在外边的少半截儿黄瓜嘀哒、嘀哒的流着,象是山洞里的泉水。  原本粉红色的肉瓣现在已经变得通红,而且比原来张的还要大,恐怕两根黄瓜都不成问题。丰满的乳房高高挺起,而它上边的乳头早已立的见不着边儿了。  我慢慢睁开眼,说道:「梅姐,想不到你的这种功夫这么好,我算是服了你了。」「你都已经爽过了,可我还没有呢?」  「嗨,看我,都顾自己,一点儿也没有想着你,那好吧,我现在就来」我把插在自己小穴里的黄瓜拔出来转向小穴,学着梅姐刚才的做法慢慢插进去,一进一出,才弄了十几下,梅姐已经受不了了,刚才还不算湿的阴唇现在已经像刚浇过水似的,将近一百多下过后,小梅的下身已经是泉水叮咚了。  我又拿了黄瓜由慢到快,由浅入深的抽插起来,「啊嗯啊啊嗯,我,我的好妹妹,你的工夫也不错嘛,好,快,再快一点,啊,爽死我了,我,我现在好幸福啊,啊我快要泄了。」梅姐一边说着,还一边揉搓着阴蒂和乳房,不一会儿,也达到了高潮。  我也就停住了手,但梅姐好象还没够,两只腿夹着尚未拔出的黄瓜不停的蹭着,我看梅姐好象还想要,就又拿着黄瓜抽插了一百多次,直到梅姐的阴精再次泄出为止,才拔出来。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两人经过一番鏖战,也累的不行了,连衣服都没穿,就互相依偎着躺下了。  这一夜,梅姐大概是太累了,所以连梦都来不及作就睡死过去。我看着旁边睡得正香的梅姐,手又不知不觉的伸进了自己的小穴,熟悉的感觉又从下身传来,不知不觉又达到了一次高潮,连床单也湿了一大片。  望着窗外的星星,不一会儿,我也进入了梦乡。由于我他们还没有进行期末考试,所以我们还只能在学校呆到考完试再回家,考试前的复习虽然紧张,但我和梅姐时不时趁着宿舍里没人的时候放松一下,以达到调节神经的作用。时间一长,我又开始回味与海做爱的滋味,手淫毕竟比不上真正做爱的快感更强烈。  我要找一个男人,我这样想。想来想去我把目标定在了我们年轻的班主任身上。我们班主任叫李强,大学刚毕业两年,人长的不算太强壮,给人的感觉是很成熟,很沉稳,平时对我们非常关心,有同学病了他必定要到宿舍去看望一下,我就打算利用这一点引诱他上钩。  有一天我没起床让姗姗向班主任捎了个假说我病了。  姐妹们都上课走了以后,我就完全脱光了衣服,拿出《曼娜回忆录》钻回被窝里看了起来,看着看着性欲就高涨起来了,便开始手淫,不一会儿就达到了高潮。  我还沉醉在高潮快感的迷润中,忽然听到有上楼梯的脚步声,我一听就知道是班主任的,赶紧把书丢在对面林红床上现眼的位置,又躺下装睡。「咚、咚、咚」传来敲门声,我故意装睡没理会。又是几声敲门声我还是没理会,他轻轻推开门进来了,进来后叫了我几声,我还是没理会,之后便听到他坐在了对面床上,传来翻书的声音。  「哈,快要上钩啦」,我心中暗喜,大约过了二、三分钟,我偷偷睁开眼,看到他张大着嘴,眼睛也瞪的大大的,津津有味地看着书,他的裤子被顶得老高,我知道他的肉棒现在一定高高挺立。  我看时候差不多了,就扭动着身子发出几声呻吟。他受到惊动一下站了起来,用颤抖地声音叫了我一声,我故意装着刚醒来地样子睁开眼,他问我怎么了,我告诉他昨晚上肚子疼了一夜,现在又疼了。  他问我吃药了没有,我说吃了,但是没用。他让我去医院看看,我说没用,并告诉他在家里肚子疼时爸爸或妈妈帮我揉揉就好了,他说:「你现在也不能回家呀。」我就要求他帮我揉揉,他有点犹豫了。我又故意扭动着身子呻吟着,他犹豫了一下说:「好吧。」便隔着被子帮我揉起肚子来。  我说:「这样不行,」没等他反应过来,我伸手抓住他的手拉到被窝里放在肚皮上,他浑身颤抖了一下,他肯定感觉到了我一丝不挂,啊,他的手好温暖埃我拉着他的手在肚皮上揉动,慢慢移动到了乳房上,啊,好舒服啊,好像有一股电流自乳尖传遍全身,我的秘处开始湿润了。  「啊,好啊,好舒服,」我呻吟着,明显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心湿湿的,也更用力了。我又拉着他的手向小腹移动,慢慢向下移动,啊,我们的手接触到我的阴毛了,我迅速把他的手压向潮湿的、早已饥渴的阴唇上,他也猛地俯下身,整个身体压在我身上,我们热烈地吻在了一起。  他掀开被子,顺着我的脖子吻到乳房上,他用嘴唇衔着我的乳头,同时舌头在上面揉动、打转,简直舒服得要命。他又顺着小腹吻了下去,就要吻到我的花瓣了,我心中多么希望他能够快点安抚我饥渴的小穴,可我还是故作矜持地哼道:「嗯,你真坏,不要嘛,」。  我一边叫着一边脱他的衣服,他站起身,几下把衣服脱光,他虽然身体略显消瘦,但肌肉健壮,特别是他的「武器」粗大坚挺,他先是趴下身来,将脸凑到我的阴户前边,轻轻地拿舌尖舔动着已经湿润的阴唇,弄的我的两片肉瓣摆来摆去,同时用左手抚弄着我的阴蒂。  「啊哦嗯啊哦」我已经兴致高涨,开始淫荡的呻吟起来:「啊,快,快一点,哦,我好舒服啊!」接着,他开始用手指在我的小穴里一进一出,并用嘴含着阴蒂,来回的吮吸,一股股猛烈的快感冲来,这回他开始用两个手指头插进我的小穴,并且在里边上下左右的抠着,一种强烈的快感从小穴里传来,一直冲到大脑的中枢神经,我陶醉的爱抚着自己的乳房,两个指头掐住乳头,舌头不停的伸出来舔着嘴唇。  我抓住他坚挺的肉棒不住的套弄,并用嘴含住龟头,开始舔弄起来,手不停的上下套弄,他好像受不了这强烈的刺激,转过身,整个身体猛地压在我身上,他的阴茎正好顶在我的小穴上,因为小穴早已潮湿一片,所以阴茎毫不费力一下顶了进去,「啊嗯哦嗯啊哦」。  啊,多么充实啊,我已经感受到了明显的快感,一种任何事情都无法比拟的快感,我不由自主的开始淫荡的呻吟起来,虽然和梅姐做爱的时候已经体会到了极大的快感,但毕竟只是一根没有生命的物体在身体里摩擦,这回是一根有着生命的热的发烫的物体插在体内,感觉有着明显的区别。  他强有力的抽插着,我现在浑身发烫且不断从下体传来快感,阴道内好象有无数只蚂蚁在爬来爬去,使得阴道内的肌肉不得不紧绷起来,但越来越大的快感使阴道不断的收缩,两种力量在不断的撞击着,似乎浑身的血液都澎湃起来,「啊哦」终于在体内剧烈的释放出来,我感到整个下体已经变得湿乎乎的了,大腿根部不断的有液体流下来,床单上也潮湿湿的。  「啊,和老师做爱能体会到这么大的快感。」  我陶醉的想着,一只手在布满爱液的阴蒂上不断的揉搓,期望能得到更大的快感。随着我性高潮的到来,他好像也感觉到快不行了,赶紧从阴道里拔出通红的宝贝,赶紧套弄几下,将一股股儿浓浓的精液喷射在了我雪白的肚皮上,接着就瘫倒在我身上,沾满爱液的阴茎慢慢的瘫软下去。  我闭着眼慢慢的享受着高潮的余韵,两条腿还紧紧的夹着,生怕有什么宝贵的东西从那小穴里流淌出去。  和老师一起做爱,感受到的不是和梅姐做爱所体验到的感觉,虽然都达到了高潮,但对方一个是男的,一个是女的,一个是自己的老师,一个是自己的好朋友,一个使用的是真家伙,一个使的是替代品,两种感觉是不可能一样的。做爱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要是有人天天和我做爱,那我真是幸福死了。  我微微睁开眼,抚摸着他结实的胸脯问:「你以前做过没有?」「以前做过,小时候跟女孩做过,那时候只是玩而已,并不知道真正怎么做,也不曾放进去。高中和大学期间都跟女同学做过,」他回答说。  我有一些醋意地说:「那你有没有跟我们这些女同学做过?」「没有啊,我现在毕竟是老师啊,」他肯定地说。  「那你平时不想吗?」  「唉——」他长叹了一声,「这种销魂的事情怎能不想?只是,只是我现在是老师啦。」「老师怎么啦,老师就不是人啦?老师就不生孩子啦?」我反驳他说。  「对,你说得对,这样的事情谁不想做?只是被道德伦理所束缚,才这么压抑地活着,人啊,真是虚伪,」他好象自我解嘲地说。  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在床上静静地躺了一会儿,我爬在他胸脯上,听着他的心脏有力的跳动,手顺着他的小腹滑到他的小弟弟上,真有趣,刚才还坚挺粗壮,现在却软绵绵的。  我用手捻弄了一下,啊,小弟弟迅速膨胀起来,比刚才还粗大,我就一把握住他,先套弄了几下,就含在嘴里,津津有味的舔着,他一下似乎又进入了仙境,半闭着眼睛享受着,我一边吻着他的肉棒,一边揉搓着自己的阴唇,不一会儿,两个人又开始疯狂起来。他再也忍不住了,掰开我的大腿,朝着我那地方冲了下去,此时我那地方又已是清晨的野花——露水满地了。  他先用舌尖轻添着我的肉蒂,接着便用整个口腔包容了我整个美丽的地方,尽情的吮吸着我的爱液。我那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整个阴部刚一进入他的嘴里,我的身体就融化了,慢慢的瘫软下来,充分享受着那种快感,任凭阴道里不停的涌出爱液。他接着用舌头代替一进一出在我的小穴里遨游。  我的小阴唇软软的,嫩嫩的,在他舌头的进攻下显得毫无斗志,只会在那里被折腾的翻来覆去。我现在已经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只知道从阴道里不断的传来诱人的令我得以满足的快感。他的宝贝已经快烧红了,难耐之及,赶紧握住枪杆,朝着我那充满爱液的小穴直捣下去,只听的「噗滋」一声,啊,整个肉棒已经埋在了里边。  他急不可耐的抽插起来,一下,两下,十下,二十下,一百下,一百五十下,啊,他真棒,插了一百五十多下竟然没有一点要射的感觉,而我已是高潮迭起。  他又抽出肉棒,让我趴在床上,采取从后进攻的战术,一边握住我的屁股,一边把手伸到我胸前揉捏着前后晃动的乳房,顺着自己的节奏,一出一进,又是一百五十下过去了,他竟看不出一点的累意。  看看我已经浑身香汗淋漓了,并且不时的发出快乐的声音,干脆自己扬脸躺在床上,和我脸对脸,让我蹲下来采取女上男下的姿势,我将自己的小穴对准他的大肉棒套了下去,一上一下的套弄,啊,这样真好,我可以自己掌握节奏,他不时的配合一下,简直把我乐疯了。  我刚进进出出十几下,他就感受到了明显的快感,看着我的乳房随着身体的上下摆动而有节奏的运动着,突然,感觉到从下体传来一阵不可抗拒的快感,我感到他的肉棒更粗更硬了,他使出最后的力气,朝我的小穴猛顶几下,最后拔出肉棒,一管管的粘稠的精液射在了我的小腹上。  而此时的我,早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半昏迷状态的瘫倒在床上,躺了几分钟,直到恢复了体力,我拿来一卷手纸把肚皮上的精液擦干净。他吻了吻我慢慢的爬起来,说他要走了,我一把揽住他,撒着娇不让他走,他说过一会儿同学回来就不好了,我只好极不情愿的放开他,他穿上衣服,吻了吻我便走了。  我今天真的是太累了,连续数次达到高潮,付出的体力是可想而知的,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从此以后,只要一有机会我们就在一起做爱,有时在他宿舍,有时在我们宿,有时在外面找地方,甚至有时在他办公室。我们也尝试了许多新花样,有男上女下式、女下男上式、立式等等,我们还经常口交、乳交,只是没玩过肛交,我也经常吃他的精液,味道有点咸,就像生鸡蛋清的味道,我还经常把精液摸在脸上,美容效果还真比化妆品都好。  我更喜欢他把精液强有力地射入我阴道中,在接受精液激射的一霎那我会飘向高潮的最顶峰,但我和他都不喜欢他戴避孕套,又怕怀孕,我们就大多是在安全期做爱(月经来时的前面七天和结束后的八天,称为「前七后八」)但还是有一次不小心怀孕了,他出去买回两片避孕药,按照说明我服了药,几小时以后便感觉小腹隐隐作痛,有一些经血从那里流出来,比平时多一些,四天以后便全好了,象来了一次例假。自此以后我便在适当时候服用口服避孕药,我们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在一起欢娱了。  我现在已经毕业,就要踏上工作岗位了,所以把自己的美好往事告诉您——我的朋友,希望能够给您的生活带来乐趣和启迪。可能您会认为我是一个多么淫荡的女人啊,我要说:您错了,您想想,人的一生能有多少好时光?女人只有十六、七岁到二十六、七岁是好时候,错过了美好时光再去寻找欢乐,那时心有余而力不足,岂不太可悲。  【完】 30254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