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玄冰聖魔
玄冰聖魔
LOADING...
玄冰圣魔 作者:不详 字数:5751 一 东海碧波岛,玄冰宫中的禁地内,陈列着惊人的武学典籍《碧波功》。 我轻轻合上《圣魔卷》,看着东溟公主文月正在细细看着《圣佛卷》,如月 中仙子般,让人心平气和,感到温和平静。但心中圣魔气在作怪,就如同在看一 个淫娃在自慰,万般诱惑。我不禁走过去,从后面轻轻搂住她,双手不老实的在 她玉峰上轻轻揉按。 「嘤咛!」如歌般的美妙声音从她口中溢出,「若弟,不要,我都没法看书 了!」我轻吻着她的发丝、玉颈和如冰雪般的耳垂,轻声的说:「那就不要看啦!」 她无奈的合上《碧波功》三卷中的《圣佛卷》,轻轻的叹口气:「唉,我们 不应该的!」而我就像没有听到一样,双手已经熟练的解开罗衫,一手捉着那丰 盈的娇乳,一手已探到少女的禁地,只见圣魔气涌出,刺激着少女的敏感带。 很快,我的月儿已不能自己,双颊潮红,声声娇喘,胸部剧烈的起伏,我的 右手感到她的蜜穴已汩汩流出涓涓细流,食指不住挑拨她的阴核,中指已长驱直 入。 「哦……」她口中甜美的声音更加刺激我的感官,下体已直挺挺的顶在她的 玉臀。 我用力把她按在石桌上,分开双腿,在她身后不住爱抚娇嫩的蜜穴。月儿伏 在石桌上,娇躯轻颤,口中呻吟不止,屁股更是左右摆动。我将硕大的龟头对准 玉门,用力一挺,便将肉柱全根没入到少女窄紧的玉穴,体会着肉壁一阵阵的收 缩。月儿更是大叫了一声,「哦」,声音中充满快乐与舒服,我双手探到她身下, 抓着玉乳,用力的按捏,感觉着那丰盈的肉球在我手中的不同变形,下体不停的 挺动,让肉柱在娇嫩的肉穴中快速的抽插。 一阵阵脚踩在烂泥中的声音从我俩下体交缠处传出,「噗叽,噗叽,」就像 配合似的,她口中也溢出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叫声:「啊……若弟……你太厉 害了……我受不了了……它太大了……你捏得我好痛……快……用力……」我口 中骂道:「你这个小贱人,我干死你个小淫娃!干穿你的小穴!」她答应着: 「是……我是小贱人……我是小淫娃……求求你……用你的肉棒干死我吧……用 力呀……哦……好……」她配合我的动作,屁股向后一顶一顶,撞在我的小腹, 发出「啪、啪」声,使整个密室充满着淫欲的声音。我用右手用力的拍打着她的 屁股,带给她另类的快感。而下体的抽插一直维持在高速,月儿口中的声音越来 越小,身子不住的抖动,我感觉她的肉穴几下紧紧的收缩,涌出一阵阴精,灼着 我的龟头。而我用力的挺入,用龟头紧紧顶在她的花心,用力的研磨,「啊…… 啊……啊……「,她的身子像受不了这奇特的快感,弹了起来。我知道这个 小妮子永远都会对我百依百顺了,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 我抱着她走向石床,肉柱还插在肉穴中,每走一步,肉柱到会狠狠的撞在她 的花心,令她发出快乐的叫声:「啊……又一下……啊……哦……嗯……」我坐 在石床上,把她放在身边,一把揪过她的头发,看着她脸上痛苦的样子,「小淫 娃,过来安慰安慰你最爱的宝贝!」月儿眼中迷离,看着沾着淫水的肉柱在直直 的挺立,那硕大的龟头发着亮光,轻轻张开她的红唇,用香舌在马眼上一舔,哇, 快活极了,我舒服的闭上眼,静静的享受着月儿的口舌服务。月儿用她小嘴吃力 的含着我的肉柱,小小的手也在不断爱抚肉棒和肉蛋,而香舌更不停地在龟头上 卷动,不时还用力的允吸,看着她不时瞟上来的娇媚眼神,淫用力吸允而凹陷的 双颊,我快感更加强烈,左手按在她的头上,加快她头的动作,右手用力的捏着 她的玉乳,就象要捏爆一般。我感觉就要爆发,不由的用力的按下她的头,同时 挺起下身,龟头几乎顶进她的食道,一阵猛烈的发射,滚热的精液直直射入她的 胃里,我拔出肉柱,精液还不停的射出,流了她满嘴又射在她美妙白嫩的脸上, 丰盈的玉乳上也点点滴滴。 我看着一位本是冰清玉洁,高贵美貌的公主全身赤裸的趴在我的肉柱前。脸 上和乳上流着我的精液,满是乳白色粘液的嘴角还流露出幸福的笑容,眼睛里充 满无限的温柔,望着我。在我同意后,她细细的将口中的精液如美味般吞下,那 双柔嫩的玉手也轻轻在脸上和玉乳间揉搓,脸上尽是无比淫荡的样子。我心中得 意极了,充满了对女人的征服感! 二 正当我还抱着赤裸的月儿在床上爱抚轻语时,随着一句美妙的「天啊!你们 又在练功时交合了!」走来一位美丽端庄的中年美妇,她即是把我和月儿从中原 带来东海玄冰宫的宫主——文馨。 我一脸无奈,「姑姑,我控制不住呀,何况每当我交合一次,我的天魔功便 会更精进一层,这有什么呢?」 「唉,你这孩子,你不知道你倒是好了,可是月儿她可就惨了,每天练功都 被你打扰,怎么还能更精进呢?而且她练的是佛家功法,本是无欲无求的,看看 现在,都成小淫娃了!」 月儿撒娇道:「姑姑,你还说呢?你不也和他……」 宫主脸上一红,嗔道:「若儿,你怎么都和她说了?」 我一把抱过文馨,双手已不老实的在她的娇躯上大肆活动起来,「馨儿,难 道你不愿试试三人行么?」「若儿,不要……」一句话还未说完,我已吻在她的 朱唇上,嗅着美人脸上的香气,舌尖不老实的挑开她的牙关,闯到她口里与她的 三寸丁香纠缠起来。 月儿也不甘寂寞,爬过来用力的扯掉馨儿身上的衣服,我双手用力按捏着馨 儿的酥胸,舌头不住的与她的香舌缠绵,不时将口水传过去,馨儿都顺从的咽下。 「哦……」馨儿尖叫一声,原来是月儿调皮的含住了她的阴核,并且不断的 用香舌在她的蜜穴中挑拨,又不时的学我的手法,在馨儿的私处大肆活动。我把 馨儿像抱小孩撒尿一样抱在怀里,双手从她腿下探出,抓住她坚挺的乳房,肉柱 不断在她私处乱顶。 月儿娇笑着:「好若弟,我来帮你!」说着爬过来,先以她的三寸香舌,将 我的肉柱全根润滑,涂满口水,又将龟头对准湿滑的玉门,抬起头来,嫣然一笑, 「好了!加油!」我下身一挺,同时将馨儿向下一放,肉柱一下顶到了她的穴心, 随着她一声尖叫「啊」我感到她原本窄紧的小穴又收缩了一下,紧紧的包裹着我 的肉柱,温暖湿滑。 「若儿,你好坏!弄得姑姑好痛呀!」我一边用力挺松,一边在她耳边细语, 「姑姑,痛苦也痛快吧!」 「是……是呀……又来了……哦……用力……」我听着高贵端庄的宫主,在 我怀中娇喘呻吟,又努力扭动身子,感觉好极了。 我示意月儿搬来一面巨大的铜镜,放在我们面前。馨儿看着镜子中间,自己 淫荡的坐在本是子侄辈的若儿怀中,浪的直扭动腰肢,而硕大的肉柱从自己的小 穴中每一进出,都带出一片飞溅的淫水。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原本按在我抓住她 玉乳手上的小手,也移到脸上,蒙住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淫乱的一面。 我骂道:「贱人,拿开你的手,看着我是如何干你的,看看你自己的浪态淫 姿,你是个淫贱的女人,你是小骚货!」似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原本斯文的 若儿,口中竟能说出如此粗俗的语言,但在若儿的话中,又带给她无比的刺激, 令心中欲火更胜,更用力的舞动屁股,将粗大的肉柱全部吞下。 「可能我真是个淫贱的女人吧,」馨儿在我的插干下迷失了,只知道放纵着 自己的欲望。我让她趴在石床上,从身后以狗交式用力的进攻小穴,口中更是骂 道:「贱人,你这只小母狗,我干死你,你是淫乱的母狗,母狗!」 「是……我是母狗……若儿……干死我吧……用你的肉柱……干死我这个贱 人……这个骚货……」在馨儿的叫床声中,「啊……嗯……啊……哦……」我加 快动作,双手也来不及揉涅玉乳,只是用力的拉扯她的身子,强力的奸淫着美丽 的宫主。而馨儿早已不知到了多少个高潮,现在只是机械似的挺动屁股。 月儿看着我干着平时高贵无比的宫主,心中酸酸的,又有着极大的骚动,似 乎想到了自己被若儿干时的情景,双手更是在自己的私处用力揉动,两腿夹得紧 紧的。口中叫着:「若弟,干我吧!我痒死了……小穴痒……若弟……你的小骚 货受不了了,来吧!嗯……」我放开馨儿,任她瘫在床上,一把捉过月儿,急急 的将凶狠的肉柱插入那久违的嫩穴,在月儿的叫喊中,我用力抓住她的纤纤细腰, 用力的将肉柱刺向花心。月儿兴奋的狂乱,将双腿高高举起,口中不知叫着什么, 下身更是用力挺动,我们已陷入淫乱的世界。馨儿从迷离中渐渐清醒,看着我和 月儿激烈的动作,细细的品味刚刚的快感,忽然,月儿大叫:「姑姑……姑姑… …」 文馨抬头说:「什么?」 月儿喊道:「我好快乐……若儿干得我好舒服……被他干真好……是吧…… 姑姑……」 文馨脸上一红,心中骂道:「小骚货,我又不是不知道!」 我感觉快要射了,从月儿的嫩穴中抽出肉柱,冲到文馨面前,馨儿还没反应 过来,我已将乳白的精液射到她的粉面,朱唇即黑黑的头发上。我疲惫的躺下, 月儿强力支撑着爬过来,用唇舌替我把下身清洁,而文馨用手抹着脸上的精液发 呆。 我笑着说:「姑姑,把她吃掉!」语气温柔,但是又不容违抗。文馨看着这 个刚和自己肌肤相亲,交颈叠股的人,心中充满幸福,柔顺的细细的,像吃美味 一样吃掉了我的精液。 我左手抓着馨儿的肥乳,右手捏着月儿小桥丰盈的玉胸,并头躺在床上。馨 儿一边轻轻捶打着我的胸口,一边娇声的嗔道:「若儿,你真霸道!」 文馨在我怀中讲出了玄冰宫的过去,由于玄冰宫在东海碧波岛上,人人清静 寡欲,所以几乎每代宫主都是修炼三卷《碧波功》中的《圣佛卷》和《圣道卷》, 除了我这个唯一的一个男子之外,只有一百年前的一个女子文眉修炼《圣魔卷》。 当时她神功初成,便西至中原,凭借无上魔功,淫乱武林,杀人无数。但是 听说后来她为情自杀,跳下绝壁。不过最近传闻又她的传人出现,所以,「你, 若儿,要到中原去,如果她真的有传人,那么便带他来玄冰宫,以免我们东海武 学流入中原。」说着又笑了,「真不知这一下又有多少中原女孩会被我们的若儿 奸淫呀!」 三 我带着香玉和香雪两个婢女来到中原。听说附近的玉剑山庄有个美女,是老 庄主的女儿,叫上官飞凤,长的貌美如花,决定要得到她。 这天,在后山游玩的她被我拦住,上官飞凤见拦路的是一美貌少年,心中不 以为许,问:「这位公子,不只有何贵干?」 我微微一笑:「久闻小姐美貌,欲亲芳泽。」飞凤心中可惜:如此一位少年, 竟是登徒子。 仗剑来斗,我轻松游斗,不时在她粉嫩的脸上捏一下,又在俏挺的胸部抓一 把。害得她芳心乱跳,面红耳赤,娇羞无比。我在天魔气的控制下,只觉得欲火 更旺,将其剑打掉,捉住她双手,将她按在地上。不但紧紧压着她的胸部,感觉 那对玉峰的柔软,下身更是在她的私处乱顶。旁边的二婢忙过来帮忙,很快号称 玉剑仙子的上官飞凤便光溜溜赤裸裸的坐在一席灞簧希p手在背后用一丝红绸 绑好。我蹲在她面前,一手在她嫩滑的脸上摩挲,另一手挑弄她玉峰顶的乳 头。 飞凤粉面潮红,呼吸急促,可心中偏偏对这少年不能生恨。 我用手扶着肉柱,将龟头在她的脸上蹭来蹭去,有时轻顶朱唇,有时摩弄玉 乳。我将玉剑仙子报在怀中,让她双腿分开,下体正对着我的肉柱,我吻在她脸 上,唇上,双手抓住玉乳,用力玩弄,痛得她眼中流出泪水,我笑着说:「过一 会儿可能要更痛呢!嘿嘿!」将肉柱轻轻插入处女的小穴,只觉得里面很干。于 是叫到:「香玉,来,涂点润滑剂!」香玉红着脸,爬过来,用樱桃小口和香舌, 细细的将硕大的肉柱涂上口水,又将龟头对准飞凤的玉门,口中说道:「公子, 好了!」我淫笑着将肉柱顶入玉穴,上官飞凤心想:终于被强奸了。感觉下体私 处胀得有些痛,但也有一丝快感,在悲伤的同时又带有一丝期待。我用力抓住玉 乳,下身用力一挺,便穿透处女膜,直抵花心。上官飞凤一声尖叫:「啊!」痛 的身子乱颤,小穴更是猛烈收缩。哇,一阵阵强烈的收缩是肉壁紧紧包裹着肉柱, 带给我强烈的刺激,借着鲜血的润滑,我用力挺送起来。看着她脸上的痛苦样子, 我双手在她的玉乳和肥臀上百般玩弄,肉柱在蜜穴中抽插,用龟头寻找着她的g 点。渐渐的,上官飞凤的小穴也淫水汩汩,娇躯泛红,口中更是呻吟连连,半眯 的双眼中现出迷离的眼神。 我用手指揩一些私处的淫水和鲜血,伸到她的面前,说:「小骚货,看,被 强奸也动情,流了这么多淫水,你真是很骚呀!」上官飞凤看着自己的处女血和 淫水,连一下子红了,口中更是无力的反驳:「不……不……我不……淫贱…… 不是的……「但是在我的插弄下,反驳又变成了高潮时的淫叫。我将淫水涂 在她的脸上和乳房上,肉柱每次插入小穴时,龟头都要在刚找到的g点上一蹭, 引发她的颤抖和肉穴内的紧缩,将玉剑仙子带入了一个迷离的奇妙世界!我将她 放倒,抱着丰盈的屁股,跪在她面前,用力的奸着这个平日里万人娇宠的美女, 肉柱每次进出都将她的穴肉带出一些,而代表着她极端兴奋的淫水也在到处飞溅。 上官飞凤在连续的高潮中迷失了自己,在一连串的淫声中,偶尔挺动白嫩的 屁股,迎合正在强奸她的肉柱。 「啊……好……真快活……用力……干我……啊……嗯……」香玉和香雪两 个小贱货也不甘寂寞,一手用力揉着自己的乳房,一手也伸到夹紧的双腿处抠挖, 还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看来也是淫水泛滥,她们口中也不闲着:「公子 ……呀……干她……干她这个小贱货……干死她这个大小姐……用力呀!」和一 个天使般的美女做爱,旁边还有两个小美女在加油叫好,我不由得兴奋无比,更 加猛烈的奸着玉剑仙子。 香雪兴奋得脱光了衣服,躺在我面前表演手淫,真是个荡妇。我扶起飞凤, 让她跪在我身前,我双手抓着她被绑的小手,从后面猛烈的奸着她,可怜的大小 姐只能以乳房和脸颊支撑着趴在地上。我快要到射了,用力拉起她,她痛的直甩 头,现在她前半身已经离开地面,头狂乱的摆着,奶子也淫荡的乱晃。看着蓬乱 的长发在空中飞舞,一手用力的拍打身下淫乱的屁股,我疯狂的抽插着处女窄紧 的甬道,每一下都擦过她的g点,在狠狠的撞在她那娇嫩的花心。我突然拔出肉 柱,将乳白色的精液喷在玉剑仙子的屁股和如玉般的背上。 上官飞凤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感觉,被强奸应该是悲愤欲绝才是吧,怎么自己 心中有一丝喜欢还有一丝甜蜜,刚才带给自己连续高潮的俊美少年也不时的在心 头萦绕。他真坏!正在嗔骂时,她已奔回玉剑山庄,眼前的一切让她呆住了,大 批黑衣人在火光中残杀着她的亲人,她冲了上去,挥剑乱杀。在父亲拼死抵抗下, 上官飞凤满身血污的躲开了黑衣人的追杀,直奔后山。 看到正在和香玉香雪淫乱的我,她就像见了亲人一样,扑入我的怀中。我听 了她的诉说后,冷笑一声,推开她:「那与我有什么关系?」她一狠心,跪在我 面前,说:「若公子能帮我报仇,我愿终生为奴,任你玩弄!」我捏着她的酥胸, 「你不后悔!」她红着脸,挺起上身任我玩弄,咬着牙说:「是,只要你帮我报 仇!」 「好!香玉香雪,我们去看看!」很轻松的消灭了所有来敌,玉剑山庄损失 很大,老庄主也死了。知道了敌人是天女逍遥教的人,我们立即赶到此地的分舵, 把它连根拔掉。这样,我收了到达中原后的第一个女奴——「凤奴」。 (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