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亂寫之神州奇俠之天下有雪
亂寫之神州奇俠之天下有雪
LOADING...
乱写之神州奇侠之天下有雪 作者:不详 这时赵师容脸色已由红转白,摇摇欲坠,杨沂中亭外见到,喝道:「上!」 率领官兵们一拥而上,赵师容抵挡了几下,杀了几人,已支持不住,那万里平原 俯身去看地上五爿千里孤梅尸首,然后缓缓抬头,大喝了一声:「滚出去!」 他的人虽幼小,声音却很苍老,这一声暴喝,将十数人吓得登时住了手,退 出亭外去,另外十数人只吓得发楞,万里平原忽尔如风卷起。 只见他东拿西抓,将那十七八人,一一掼出亭外去,加了一句:「守好囚车!」 杨沂中才如梦初醒,拔出朴子刀,去守他所要监斩的人。 万里平原一步一步迫近赵师容,赵师容却对这看来韶龄若孩童的人,打从心 底里冒起了一阵寒气,只听这「万里平原」祈廿四冷冷地道:「你伤了我师弟, 杀了我师妹,你要付出代价。」 赵师容凄然一笑。 她心里暗唤了声:「沉舟。」 却发现她和李沉舟之间,还有好远好远的距离,既敬又爱,但无法相接近。 她为感觉到此点而眼角有晶莹的泪。 然后她想自绝经脉;但是万里平原动手了,而且出手比她料想中要快,快得 好多好多,就在赵师容未能有一切动作前,他已封了她身上所有能动作的穴道。 她这时手足冰冷,只听万里平原阴恻恻地笑道:「你想死?我要你尝尽人间 苦楚后再死。」 万里平原竟伸手去剥她身上的衣服,赵师容这时只恨不得自己快点死,快点 死去。 而她心里一直狂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沉舟,沉舟,沉舟…… 可惜这个人又离得太远。 万里平原这时已将赵师容的纱衣拉开,赵师容雪白的胸部也已经显露了,滑 腻的颈项,圆润的双肩,月白色的胸衣被饱满的胸部撑起,两颗蓓蕾在顶端形成 尖锐的突起,风光旖旎令人炫目。万里平原已等不及了,他将她的胸衣用力一拉, 两个丰满瓷实的乳房跳了出来,深红的乳蕾微微上翘,小小的肚脐精巧的镶嵌在 没有赘肉的小腹上,下身黑色的夜行长裤十分紧身,不仅紧紧的包裹着少妇丰满 挺翘的臀部,连阴阜饱满的形状都勾勒出来。赵师容美若天仙,兼以一身神秘的 武功,在江湖上一向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今天第一次在丈夫以外的男人面前裸露 美好的身体,心中只觉无比羞辱,却连自尽都不能,紧闭的眼角流下痛苦的眼泪。 万里平原看到如此美景,哪里还忍耐的住,狂笑道:「李沉舟啊、李沉舟。 这样好的女人不应该归你一个人,让我老爷子也来分享一下吧。」 他一头埋进她的双乳当中,吸着她为人妻子的乳香,一双充满魔性的手在赵 师容的上下摸索着,揉捏着乳房、纤腰,时而又打着圈地捻弄乳头,另一只手则 放肆地隔着裤子在赵师容的臀部游走,甚至从背后探进股沟里…… 已经很长时间没和李沉舟亲热了,近一年来赵师容几乎是独自行走江湖,为 侠义为天下奔走。虽然赵师容洁身自好,但身为少妇,敏感的身体也有着常人的 欲望,午夜梦回之际也常常为自己被汗水体液浸湿的身体羞红了脸。 而现在面前这个丑陋的男人娴熟的技巧竟令自己在羞耻的同时有一丝丝的震 颤,乳房发胀乳头也在变硬,呼吸也逐渐变粗。 万里平原乃是花丛老手,自然发现了身下少妇的变化,心中一喜,这个美丽 女人如此敏感,若是稍加调教……这次江南之行看来收获不菲。当下手嘴更是不 停,右手更是穿过夜行衣伸进了赵师容的亵裤,直接按在赵师容柔嫩丰满的屁股 上,一阵搓揉。 赵师容痛苦的哼了一声,更可怕的感觉随即降临,男人的手摸到了那里。原 来不知不觉中,万里平原的右手已经解开赵师容的裤带,从背后伸进股沟,用指 甲在阴唇上轻轻的刮动。赵师容浑身一阵颤栗,最隐秘的部位被男人触摸,竟有 一种酥麻的快感,赵师容既羞耻又心慌。 万里平原不急不忙地分开两片肥厚的肉片,摸索着找到阴蒂,有条不紊地捻 弄起来,或轻或重,或是指甲的擦刮。一阵阵电流在赵师容成熟敏感的身体里窜 动,赵师容的呼吸更加急促,因为羞辱而显得苍白的脸上也浮起一抹红晕,阴道 也湿润起来。赵师容感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心中慌乱,就好象长起一丛杂草,想 拔拔不起,想拨又拨不清。 万里平原将嘴伸到赵师容耳边,呼出一口热气,「美人,下面都湿了,想要 了吧」。赵师容想怒斥,却口不能言。只能瞪起眼睛怒视着万里平原。万里平原 毫不介意,依旧是一脸淫笑,右手用拇指和食指捏住阴蒂用力一捻。赵师容如遭 雷击,恩的一声,酥胸一挺,一股淫水汩汩而出。 万里平原将沾满晶亮液体的手指伸到赵师容眼前,「美人,你下面的嘴可诚 实的多」。赵师容一向温雅守礼,哪曾在人前被揭露出如此羞人的隐秘,而且确 实是自己身体的诚实反应,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闭上美目,头扭到一旁。就 象一下被人击中了要害,失去了与万里平原对视的勇气。 万里平原看到赵师容七分愧恼三分娇羞的样子,哪里还忍得住,一把将赵师 容长裤连亵裤一股脑褪至膝盖。浑圆肥美的臀部和丰满鼓涨的阴户完完全全的呈 现在他的眼前,黝黑浓密的阴毛沿着阴户一直延伸到了幽门。万里平原拉下自己 裤子,淫笑一声,「赵女侠,我来了」,却不动手,只扶住赵师容得纤腰,解开 赵师容得哑穴。 赵师容不知道男人在干什么,睁开双眼,却一眼看见一条与万里平原小孩子 般形体极不相称的巨阳。高高耸立在自己小腹前。 赵师容又是害怕又是惊惶,「」放了我,不要进来「。 回答她的是一下猛烈的穿刺,几乎一下顶到了花心,疼的赵师容啊的一声悲 鸣,心中已是绝望,世间万物茫茫然都失去了意义,只盼望地狱般的凌辱是场噩 梦。但是男人紧接着的抽插又让她回到现实,混沌的意识只剩下身体的感觉还存 在。 万里平原的动作在最初的粗暴之后变得温柔起来,火烫的龟头在阴道口研磨 着,顶的阴蒂一阵阵酥麻,挤开阴唇慢慢的滑向深处,却又似乎力有未逮回到阴 道口一阵研磨。来来回回数十次让赵师容不安起来,娇美的阴蒂违背主人的意愿 膨胀挺立,淫水将幽径弄的一片泥泞,每次阳具的挺进都让阴道感到一种久违的 充实,肌肉不自觉的收缩夹紧。 赵师容咬紧牙关,努力拒绝着快感的侵袭。这时阳具突然一记猛插,赵师容 不由自主啊的一声,好象饥渴得到满足一般。听到自己带着七分淫荡的声音,赵 师容又羞又慌,还没来得及闭上嘴,又是一下猛插,好象一直顶到身体里最深处 的嫩肉,触电一样的酥麻让又一声美妙的呻吟脱口而出。 男人的动作仿佛被这美妙的声音刺激了一般变得狂放起来,一下一下打在赵 师容的花心上。赵师容虽然努力控制,仍然时不时的从瑶鼻里发出溺水一般的哼 声。 混乱的头脑里「淫荡」的字眼不停闪动,心中羞惭,眼中留下泪水,身体却 仿佛被这两个字刺激的愈加淫糜。脸颊如醉酒般酡红,胸前的蓓蕾没有受到男人 的爱抚就充血涨成了紫葡萄,双腿主动盘在男人的腰际,肥美的屁股随着男人的 抽动挺动迎合,阴户的嫩肉卷紧肉棒,好像不舍得让肉棒出去。淫水顺着大腿流 下,浸湿了身下的土地。 在亭子外不觉向里边望了望,只见一个小孩在一个成熟丰满的肉体上驰骋。 他觉得有点可笑,但又有点无奈,为何这个女的不在我的胯下,而在他的胯下。 万里平原只觉赵师容的小穴紧紧唆含住入侵的龟头;层层叠叠湿暖的嫩肉, 不停的挤压、研磨着龟头;他觉得他快要来了,只好马上停住,将赵师容反转过 来,解开穴道,让她趴在那张兽皮上,肥美的圆臀高高鼓起,又翘又挺。双手分 开两股,大阳具于浓密乌亮的黑森林中自动找到烫红的小穴,挤开护卫小穴的两 边肉唇,滋的一声清脆水声,阳具已入花心重地。 赵师容这时面上的汗水已贴着头发,原本整齐的头发也已经不成样子。他双 手握着赵师容的双乳,指尖点着她的乳头,不停的摸着。赵师容只觉浑身翘麻, 花心一阵阵电击,穴内的肉一下一下的收紧,他知道她的第一次高潮要来了。这 时他没有停下来,反而更用力的握紧双乳,像要硬生生撕下去一样。整个身体象 发疯似的扭动,强烈的刺激令赵师容浑身发抖,臻首高高仰起,嘴张的圆圆的, 发出一阵含混不清的声音,小穴痉挛般的夹紧肉棒,一股又浓又稠的阴精喷了出 来。接着浑身一软,再也支撑不住身体,整个人向前瘫在兽皮上。 万里平原放慢抽插的速度,俯下身躯甜着赵师容光滑的背脊,一手捻弄阴蒂, 另一手找到菊蕾,一阵按压。赵师容刚经过高潮的身体异常敏感,加上屁股中心 麻麻的怪异感觉,淫水又象泉涌一般流淌出来。 赵师容的泪水不停地流着,啪啪的肉体撞击在小亭中回响。 万里平原将拇指插进了赵师容的屁眼中,另一手握着她的脖子,不停地操着。 赵师容感觉屁眼中有异物进入,不停地动着屁股。万里平握着赵师容的手一收紧, 将手放到她的头上,将她的头发全部打散了。一把握着,像骑马拉缰一样拉着赵 师容的长发。 花径里火辣辣的快感,屁眼里又麻又涨,赵师容觉得自己完全崩溃了,屁股 主动地向后迎合。嘴里发出如母兽发情般的吼叫。 万里平原觉下边越来越紧,他也加剧了操的速度。随着赵师容的一声尖叫, 他一下子趴到赵师容后边,咬着她的脖子,用力一顶,将他的精子射进了赵师容 的小穴中。滚烫的精液打的赵师容又是一阵痉挛,两眼翻白,竟是昏了过去,小 穴却还不知羞耻地夹紧肉棒。 看着美人绝顶高潮的媚态,万里平原心道,什么岳飞,什么李沉舟,关老子 屁事,这样的美人到手,趁早回塞外。想罢捞起全身赤裸的赵师容,竟是绝尘而 去。杨沂中看见万里平原就这么跑了,目瞪口呆。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