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金庸時空之警花劫
金庸時空之警花劫
LOADING...
金庸时空之警花劫 作者:rking 金庸时空之警花劫(1) 我叫郑惠玉,今年23岁,是沿海s市刑警中队队长。如果你见过我的话, 你也许会为我这样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美女当刑警队长而感到惊奇。其实这是 很正常的,谁让我爸爸是省公安厅的厅长而我是中央公安大学的高才生呢!去年 我又抓到几个有名的逃犯,这样恐怕想不当队长也很难了。我还没结婚,也没有 男朋友,一个人住在爸爸给我买的一套房子里。 现在是八月,我16岁正在上高一的弟弟放暑假从省城来我这里玩,我工作 很忙,陪弟弟在市里转了转熟悉了情况后就叫他自己玩了。在家被爸爸管教的很 严的弟弟也乐得无拘无束,他白天在市里到处玩耍,晚上在家里用他自己的笔记 本电脑上网,日子就这样过了十几天。 一天晚上,我下班回到家发现弟弟躺在床上睡着了,「这个大懒虫,一定是 昨晚上网玩得太晚了。」我想:「让他多睡一会吧。」我怕他着凉,拿了被子给 他盖上就去做饭了。 我把饭做好后,弟弟还没有起来,我过去摇摇他:「起来!懒虫!吃了饭再 睡。」他不动,我又使劲摇了摇,他还是不动,不管我怎么摇,他就是不醒。 「咦!怎么回事?难道他得了什么病?」想到我唯一的宝贝弟弟生了病,我 不由害怕起来。这时一丝笑容浮现在他的脸上,接着他的嘴唇轻轻蠕动了几下, 好像在说甚么,我听不清楚,他分明是在做梦嘛! 忽然我看见他脖子上挂着一张光盘,「他把光盘挂在脖子上干什么?」我疑 惑地在屋里走来走去,这时我发现他的电脑还开着,侦察员的直觉让我感到这事 一定和电脑有关。 我走到电脑旁坐下,打开了他的电子邮箱(弟弟的密码从来都是12345 6这几个数),逐一地检查了他近来的电子邮件。突然我觉得喉咙发干、胸口发 闷,强烈的愤怒使我全身颤抖,这混小子竟然…… 原来弟弟上网经常光顾黄色网站,交了一些很坏的网友。有一个叫「无极」 的网站专门提供黄色小说,我简单浏览了一小会就羞得满脸通红,实在是太…… 太下流了! 弟弟在这个网站上认识了一个叫rking的家伙,这家伙不知从哪里搞来 了一套叫《金庸时空》的虚拟现实游戏,内容是强暴金庸小说里的女性。他竟然 给我弟弟这个未成年人也寄来了一份游戏光盘,相约一起去奸淫妇女。显然我弟 弟现在已经在游戏中了。 天哪!我弟弟才16岁还是个孩子呀!我是刑警队长,致力于打击犯罪,作 为女性尤其对强奸犯恨之入骨,可现在我的亲弟弟却要去强奸妇女,这可太荒唐 了。不行,绝对不行,我一定要阻止他,一定! 我的第一反应是关掉电脑,不行!这样会让弟弟陷在游戏中回不来的。怎么 办?不能再耽搁了,必须在弟弟堕落成一个彻底的罪犯前挽救他。我想来想去只 有一个办法:我到游戏中去把他抓回来。 我走到弟弟的床边,看着他那稚气未脱的脸,怎么也无法想像他正在游戏里 干那下流无耻的勾当。「弟弟是个好孩子他变成这样都是那个rking害的, rking你这可恶的家伙,我一定会找你算帐的!」 再邮购一份新游戏光碟显然是来不及了,不过我有光盘刻录机,我可以来个 盗版diy,但愿这游戏光盘没有防拷贝功能。我把弟弟脖子上的光盘放进了刻 录机,运气不错!刻录成功了。我松了一口气,用刻好光盘启动了游戏,首先照 例是打开readme文件看游戏的功能介绍。 「游戏采用随机方式,你会被送入金庸小说中的某一个场景。当然,如果你 以后赚够了分数,是可以随意进入指定的场景的。」 「游戏的主旨是主角跟金庸小说中女人的性爱过程。也就是说,你每上一位 金庸小说中的女人,就会得到一定的分数,分数的多少以该女人在小说中的地位 高低、美貌程度、征服难度、和奸淫的彻底性等等因素决定。比如说,你跟黄蓉 亲一个嘴所得的分数,要比你把一个小说中无名女子收为驯服的性奴所得的分数 还要多得多。」 「你在游戏中会死亡,死亡的后果就是gameover,即是你的游戏玩 完了,但不会对你的现实生活产生影响。不过你可以在游戏中随时退出来,只要 手触我们给你的光盘念一遍咒语即可。但是,每一次进入和退出游戏都会被扣掉 一些分数。」 「开始游戏时您将会得到100p的基本分数,进入游戏将会耗去30p, 退出游戏时也需30p。如果你在游戏中手头没有30p是不能退出游戏的,除 非你能赚够这分数,不能的话就自杀结束游戏吧!」 「请注意:您在游戏中一天的时间将用去您在现实中的一分钟,在这一分钟 里,你的肉身会保持你进入游戏时的姿势,直到你回来止!」 「强烈建议您在进入游戏之前先购买一点武功。您的武功在游戏中是不需练 的,只要用分数买就可以了,当然,越高级的武功要值越高的分数。」 「在进入游戏之前,您可以用分数兑换一点银两,一两银子=1p。注意: 你在游戏过程中是不能兑钱和买武功、兵刃等的,请一定在进入之前完成这些准 备事项。」 「本游戏尚处于开发阶段,还未考虑女玩家的情况,现阶段还不鼓励女玩家 参与游戏。如果女玩家一定要提前体验本游戏,则须注意以下几点: 1。女玩家只能通过寻宝和行侠仗义的方式获得积分,得分与多少宝物的等 级和行侠的效果有关。 2。因为游戏还不能区分女玩家和游戏中的女性角色,女玩家如果在游戏中 被奸淫就要被扣分,如还被性虐待则扣分加倍,被奸淫得越彻底,性虐待得越残 酷,扣分越多。」 「好了,现在可以进入游戏了。你只要用你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接触此光盘, 口念咒语便可以进入和退出游戏。进入的咒语是「飞雪连天射白鹿」,退出的咒 语是「笑书神侠倚碧鸳」。」 「这个无耻的游戏!」我暗骂了一声:想到可能在游戏中被奸淫,我的脸上 有些发烧。「不必担心,」我对自己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可还得要很 多分数才能随意进入任意时空,倒真是个麻烦,不过我对金庸小说很熟悉,真要 找宝物应该也不难。 我注册了用户名:郑惠玉,密码********,再点购买武功选项。天哪!武功 好贵呀,稍微像点样的就得上千p,可系统给我的原始分数却只有可怜的100 p,不过这难不倒我,我启动了fpe把原始分数改成10000,糟糕,系统 提示数据溢出,这意味着存储原始分数的内存单元只有一个字节,也就是说,我 最多只能把原始分数改为255,用这点分数买的武功来行走江湖,别说找弟弟 了,只怕是自身也难保。 我正自烦恼,忽然眼睛一亮:屏幕的下方赫然打着:「越女剑第四层跳楼大 甩卖(免费赠送越女派轻功掌法各一套)150p。」我心中大奇:这越女剑也 是武林正宗剑法,怎么如此便宜?一转念间已明其理,看过《越女剑》的读者很 少,而在金庸的大布头中使越女剑法的只有韩小莹一人毫不起眼,也就难怪被冷 落了。 这第四层越女剑只怕比韩小莹的工夫还要强些,真是物美价廉,就买它了。 我接着又用二十p买了一套衣服和一把长剑,买完东西后,电脑上出现一个选择 框:「可以开始游戏么?」我点确定,刹那间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层白雾,雾散之 后,我已在游戏中了。 我定了定神,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林中。我低头瞧瞧自己,一身淡黄衣衫, 腰间悬着一口长剑,我抬头望望天空,蓝得晶莹剔透,古代没有污染的天空真让 人心旷神怡。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纵身一跃,竟跃起一丈多高,翻了个 筋斗轻轻落下,如叶之坠,悄然无声,越女派的轻功还真了得,选择越女剑果然 不错。 我不禁有些得意,再跃上树梢,脚下一蹬,平飞丈余,落在第二株树的枝干 上,一弹之下,又跃到了第三株树上,气息一顺,只觉身轻力足,越跃越远。在 半空中宛如御风而行,不由得又惊又喜,好玩,太好玩了! 我正玩得高兴,忽听得前面似有女子哭叫之声,我吃了一惊,立即收住身形 跃到树下,轻轻的走过去,躲在一棵树后观看。只见两个赤条条的男人把一个赤 身裸体捆绑着的女子夹在中间,两个硕大无比的阴茎正在那女子的嘴里和阴道中 快速的抽插着,在他们旁边一个同样赤条条的男人正坐在一边笑吟吟的观赏着。 看到这淫乱的场面,我脸上一阵发热,胸口撞鹿,急忙低下头去。 「呜呜呜……咳!咳!咳!……」那女子艰难地呻吟着,呼吸似乎很困难。 「老三!别总用你的家伙堵她的气管别把她憋死了,我歇好了以后还要玩的。」 我抬头看去,原来是那个坐着的男人在说话。 「你放心吧范大哥,我自有分寸,这丫头杀了我们两个兄弟,该让她吃点苦 头。」那个正在那女子口中肆虐的男人答道,竟将阴茎堵在那女子的气管里不再 移动。那女子憋得满脸通红,雪白的肉体剧烈的扭动起来,高耸的双乳和两瓣丰 满的屁股也随之不停的颤抖。 只听那正在插那女子阴道的男人道:「啊!爽!实在是太爽了。三哥,你这 么一弄,她小穴里的肉都抽动起来,夹得好紧,好舒服。」 那老三道:「老四,倒便宜了你。」三人同时淫笑起来。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唰地拔出长剑,纵身跃出,口中喝道:「你们几个淫贼 快快住手!」 那三人吃了一惊,待他们看清我是一个孤身美貌少女时,都满不在乎地大笑 起来,那姓范的道:「今天真是交了好运,我们正觉一个女人不够玩,又有一个 更漂亮的送上门来。」 那正在施暴的两人下身犹自抽插不停,口中叫道:「范大哥,快快出手将她 擒了,剥了她的衣服,让我们看看这两个美人哪个身材更好些?」 那姓范的淫笑着站起身来。他约莫三十来岁年纪,相貌俊雅,可双眼却闪动 着野性的光芒,身材很高,肌肉发达,健美得像罗丹的大卫。「哦,好标致的男 人啊!」我暗赞一声:「可惜不走正道!」 啊!我在想什么呀?我急忙收住心神,羞愧地底下了头,可这下他两腿间勃 起的丑陋家伙却映入了我的眼帘,足有八、九寸长,不住地跳动。我面红耳赤, 不由把脸转到一边。 那姓范的笑道:「小姑娘别怕嘛,一会这宝贝给你带来得快乐,是你一辈子 也忘不了的。」 我又气又羞,骂道:「无耻淫贼!」一剑向他咽喉刺去,正是越女剑法中的 一招杀手:「飞燕穿柳」。我恨这淫贼的下流无耻,更为自己刚才瞬间的荒唐想 法而感到羞愧,这一剑毫不留情,存心将他毙于剑下。 那姓范的一笑,不闪不避,我心道:「难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人么?」手上加 劲,疾刺过去。眼见剑尖以抵他的咽喉,便在此时,他的身子猛然间向侧滑出尺 余,双脚却全然不动,就好像在冰面上滑行一般。 我一招落空,用力过猛,身子向前一冲,急忙站定时只觉胸前一痛,双乳已 经给他捏了一把,那姓范的笑道:「奶子很挺嘛!」我又惊又羞,长剑便如疾风 骤雨般狂刺乱劈。 那姓范的左一闪、右一躲,在剑影的夹缝中一一避过,兀自好整以暇的啧啧 连赞:「好剑法,好剑法!」我连出一十七剑,始终没伤到他一根寒毛,心下骇 然:「这人是谁?如此厉害,小说中姓范的高手屈指可数啊!」 忽然有一个人在我脑际中掠过,难道他竟是……我陡然间收剑飘开数丈,问 道:「你可是明教的光明右使范瑶?」 那姓范的面露惊讶之色,道:「想不到你这小丫头倒有些见识,竟认得我是 范瑶。」 我一听这话,一股凉气从心底直冒上来:「想不到我运气如此之坏,管闲事 竟管到这魔头身上,当真是羊入虎口自投罗网,而今之计还是赶紧脱身为上。」 当下还剑入鞘拱手赔笑道:「小女子不知是范右使在此办事,多有得罪,这 就告辞。」转身欲溜,忽觉眼前一花,范瑶已挡在我的面前,身法之快,步法之 轻,实是匪夷所思。 范瑶笑道:「你败了我们的兴致,这么拱拱手就想走么?」 我惊道:「你还要怎样?」 范瑶拍拍胯下跳动的丑物,淫笑道:「只要你把这家伙伺候得舒舒服服,我 也就不和你计较了。」 「你!……」我气往上撞就要张口痛骂,可随即想到这范瑶实在非我能敌, 只得强忍羞怒柔声道:「范右使是当世高人,德高望重,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放过小女子吧?」说罢深深的鞠了一躬。 范瑶笑道:「高人那是没错,德高望重,却是无从谈起。」 正在那可怜女子口中肆虐的那个老三哈哈一笑,道:「小姑娘不要白费口舌 了,你既然自己送上门来,我们就绝对没有放过的道理,瞧在你前鞠后躬,礼数 周全的份上,我们对你温柔些也就是了。」 那正在那可怜女子下身作苦工的老四也接口道:「是啊,小姑娘,我看你还 是乖乖的自己脱光衣服让我们干吧,这样能少受不少苦。」 这时,那被前后夹攻的可怜女子突然拚命将老三的家伙从嘴里吐出来,哭叫 道:「求求你们放过这位姐姐吧,你们糟蹋了我还不够么?」 老三骂道:「贱货给我老实点!」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将肉棒很狠的捅了进 去,这下显然又捅进了她的喉咙,她又窒息得扭动起来。 「打是打不过,逃也逃不掉。」我暗叹一声:「不行了,这样下去一定会被 他们强奸的,顾不上找弟弟了,还是先保住贞操要紧。」 我把手放在挂在胸前的刻录光盘上,喊了一声:「笑书神侠倚碧鸳。」我眼 前的一切忽然像电影定格一样停止了,耳边响起了一个低沈而毫无感情的声音: 「系统发现您所用的软件是盗版,拒绝执行退出操作,请购买正版软件,谢谢!」 「真该死!这个混蛋游戏制作人!」我气急败坏不顾淑女风度地大骂起来: 「我这次盗版是不得已的,你们知道我平时查了多少盗版商,保护了你们多大的 权益呀?」 「你的情况我会向系统管理员金金反映的,」那声音说:「我们会在一个工 作日内给您答覆,在那之前,请不要以自杀的方式强行退出,否则我们不能保证 你的精神能回到肉体。」 天哪!一个工作日,那换算成游戏时间不就是24x60=1440天么? 那时只怕我已被这几个淫贼强奸得生了孩子了。我急得大喊:「我是警察,是公 安厅厅长的女儿,我命令你们立即让我离开游戏,否则我就查封了你们的公司! 听见了没有?」 那声音还是冷冰冰的:「你说的情况我会向管理员如实反应的,我只是一个 程序,没有任何决定权,只能执行设定好的指令。再见,祝你好运!」 我眼前的一切忽然又活了,范瑶狞笑着逼了过来,我步步后退,急得流出了 眼泪。怎么办?难道我真要在这该死的游戏里失去贞操么?我极力让自己冷静下 来,拚命想办法。我是警察,我不能向歹徒屈服,可我怎么对付这些歹徒呢?这 越女剑法在范瑶面前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玩意,全然无用,可我还会什么?这里要 是有把枪就好了。 忽然我脑中闪过我在警校学剑道时看过的日本大剑客宫本武藏的名着《五轮 书》。对了,在这书的最后不是写了一些奇怪的剑法么?我记得当时还特意跑去 问过我们的剑道外教山本七段,他说那些剑法在原理上是可行的,但超越了人体 的极限,事实上根本做不到,在日本从来没人当真。那么在这虚拟的世界里,我 是不是可以使用呢?死马当活马医,姑且一试吧! 我心念电转,左手拇指将长剑从鞘中轻轻顶出一寸,右手悄悄摸向剑柄,同 时在后退中调整步法,将全身真力灌注在右臂上,准备使出传说中的秘剑:「迎 风一刀斩」。当年宫本武藏在岩流岛正是用这一招将天下无敌的佐佐木小次郎一 剑而斩,一剑之出,犹如雷霆电闪,一击必杀。 我知道这日本古剑术虽然凌厉无匹,但总是弥而小国之术,终非中华最上乘 武功之敌,而我又是初学乍练,如不能出其不意一下干掉范瑶,决不会再有第二 次机会,所以虽然手脚在做准备,脸上却还是一副惊慌失措、楚楚可怜的表情。 范瑶不知是被我的表情迷惑,还是压根没把我放在眼里,伸手向我的胸部抓 来,这充满淫欲一抓,使得毛手毛脚全无武林顶尖高手的风范周身破绽尽露。机 会来了,我一声清叱,长剑出鞘,如一道银弧般向他斩去,当真是捷如闪电,势 若奔雷,这一剑威力之强,连我自己都十分意外。 欲火暴炽的范瑶显然万万没有想到我能使出这样的一剑,不过他的武功也真 强,竟能在这一瞬之间变招后跃,可还是慢了一点,剑尖在他身上划过,绽开一 片绚丽的血花,「得手了!」我心中狂喜,跃出圈外,横剑当胸提防他临死的最 后反扑。 咦!怎么回事?范瑶既没扑过来,也没像卡通片里被击败的武士一样轰然倒 地,只是呆呆的站着不动,在他身上,一道可怕的伤口从右肋一直延伸到左肩, 血流如注,可却是皮肉之伤,并不致命。原来他在长剑及身时竟运功将胸口陷下 数寸,在绝无可能的情况下逃过了杀身之祸。 我暗暗叫苦:「可惜!可惜!就差了一寸啊!」 这时另外两个淫棍丢开了那女子,抢上来扶住范瑶,叫道:「大哥!你怎么 样?」 范瑶突然暴喝一声:「走开!」双臂一振,那武功不弱的两人竟给他震得摔 了出去,接着伸左手食指在自己伤口周围点了七处穴道,血流登时缓了。他抬起 头,用受伤的野兽般的目光狠很盯着我,面目极是狰狞可怕。 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恐惧攫住了我的心:「他会杀了我么,如果我的精神在 这游戏里死了,那我的肉体也会死么?」我想转身逃走却又自知无用,忽然觉得 身体发软,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可范瑶的脸色却慢慢缓和了下来,忽然笑了起来,道:「我生平和人动手从 未输过一招半式,不想今日却伤在你这女子手里,妙极,妙极!」接着正色道: 「你若能接我十招,范瑶从此退出江湖。」说着身形一晃,再次伸手向我的胸部 抓来。 这一抓却是法度谨严,沈稳老辣,我又羞又怕,横剑削他手腕,哪知他一抓 竟有几个后着,一晃一翻之下竟将我的长剑劈手夺去。我大惊后退,正手足无措 间,他朝我一笑,突然当头一剑向我劈来,剑式凌厉以极,我急忙后跃躲避,只 觉身前一凉,剑尖已将我的衣服从中划开,只要再往前一寸就是开膛破腹之祸。 我亡魂直冒,眼见长剑又递到了我的胸前,急忙闪避时脚下一个踉跄,不知 被甚么绊了一下,我无暇细看,将它甩开后跃,脱出长剑笼罩范围之外,气喘吁 吁,冷汗淋漓。 范瑶却并不追击,只是用淫邪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我。我微觉奇怪低头看自己 时,不由「啊」的惊叫起来,我竟在不知不觉中赤裸了。原来那当头一剑不但划 开了我的上衣,还划断了我的腰带,那刚才拌了我一下的东西,就是脱落到脚边 的裤子!该死的古装又没有内衣,现在我上衣中分,下体全裸,将少女最神秘的 部位完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我急忙左手掩住上衣,右手摀住阴部,羞得想钻到地缝里去。这时只听身后 那两个男人叫道:「光屁股翘起来了,好大的屁股,看到屁眼了,哈哈哈……」 我羞愧欲死,突然向旁边冲去,只想从这难堪的处境中逃开,忽然觉得身子 一紧,已给范瑶从后面赶上抱住,我奋力挣脱,只听「嗤」的一声,我的上衣也 给他撕掉了,现在再没有什么东西能遮盖我可怜的裸体。 我被这难堪的处境逼得要发疯了,头脑一片混沌,发疯似的向前奔去,可这 一下却撞进了他的怀里,原来他在刹那间又转到了我的前面,我这么奔过去,就 好像主动投怀送抱一般。 他一把搂住我,笑道:「宝贝,等不及了么?」 我拚命挣扎,可双臂被他搂住了,怎么也无法挣脱。只觉他那滚热的肉棒在 我的两腿间蹭来蹭去,似乎就要破门而入,我急坏了,张口在他胸膛上狠很咬了 一口,他「啊」的一声放开我,笑道:「好泼辣的丫头!」忽然将双手背在背后, 腰部一挺,竟将他的肉棒向我点来,使的竟是点穴桩的招数。 我又羞又气,心道:「我不信你这样就能强奸我。」使开掌法,奋力反抗, 可是他的武功实在高我太多,脚下轻弹,虎腰劲挺,肉棒竟笼罩了我全身大穴, 转眼之间我的屁股、小腹、两腿之间,就给肉棒连连戳中,尤其是戳在两腿之间 的那几下,离我的小穴和肛门只有寸许之差,戳得我疼痛难忍。我的阴唇一定是 肿起来了,现在我每跨一步都痛得钻心。 只见范瑶身形如鬼如魅,肉棒东绕西转,斜回而前,好似毒蛇一般,弄得我 眼花缭乱,不知如何抵挡,只听范瑶喝一声:「着!」我只觉下体一阵撕裂般的 剧痛,处女的肉穴给他的肉棒一插到底,「啊!」我惨叫一声,痛得浑身抽搐, 力气全消,就像阴道里突然插进一把匕首一般,痛苦实非笔墨所能描述。 范瑶将腰一挺,我的双脚离开了地面,身子竟被他用肉棒挑在空中。他竟能 将肉棒练到这个地步,当真骇人听闻。我全身的重量都挂在娇嫩的肉穴上,痛得 几欲晕去,阴道似乎就要撕裂了。 我大声惨叫,拚命挣扎,想把挂在他肉棒上的身体摘下来。可双腕又被他捉 住不能动,悬空的赤裸大腿虽然拚命地踢蹬,可不但不能将钉在他肉棒上的身子 拔下来,反而使我肉穴里的疼痛越来越剧烈。我泪流满面,痛得大哭起来。 范瑶却忽然低下头,轻轻的吻去我脸上的泪珠,动作是那样的温柔、目光是 那么的纯情,好像一位王子在安慰他撒娇的情人,让人无法相信他的肉棒正在对 我进行着最残酷的摧残。 「啊!你是个魔鬼呀!」我哭叫着,躲避着他的嘴唇。范瑶微微一笑,伸手 在我肩膀上一拨,我的身子竟然以插在肉穴内的肉棒为轴旋转了一百八十度,变 成了头下脚上,接着双脚又被他一拨,我又转了上来,没等我明白是怎么回事, 我的身子已经像风车一样一圈一圈的旋转起来。 「啊!痛死我啦……」插在肉穴里的肉棒就像挖我肉的匕首一样,不停地搅 动。我虽然不停的扭动、挣扎,可身体却被他巧妙地控制着,怎么不能让旋转慢 上一点。 只听那庄老三说道:「范大哥玩女人的工夫出神入化,真是让我等眼界大开 啊!」 那吴老四附和道:「论武功当然是阳教主天下第一,论玩女人的工夫,范大 哥却是独步武林,看!那小婊子被范大哥玩得多爽啊,她的大屁股扭的可真淫荡 啊!」 我已经痛得顾不上羞耻了,大声的哭嚎,不住的哀求:「求求你,别转了, 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放我下来吧!」范瑶却不住的喘息着,似乎在享受着极大的 快乐,对我的哭喊充耳不闻,只是将我的身子越转越快,喘息也越来越急促。 「啊!我要被他弄死了,爸爸啊,妈妈啊,菩萨啊,上帝啊,谁能来救救我 呀!」 就在我完全绝望,以为自己就要死了的时候,他突然抱住我将我压在地上, 双手揪住我的乳房,肉棒对准花心,急攻狠捣,长驱直入。我总算喘了一口气, 现在这种疯狂的抽插虽然也很痛,可比起那可怕的旋转来却是好过多了。我把手 脚摊开任他奸淫,张开嘴像半死的鱼一样喘着气。 突然,我心中掠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啊!他这是快射精了……」 「不不,求求你,」我大声哀叫起来:「不能射在里面啊!」我使出了最后 的力气拚命挣扎,可下半身却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下,任凭他挺枪跃马,直捣黄龙。 突然他的肉棒好像涨大了,不住地收缩,大量的液体喷在了我的子宫壁上。 「完了……」我意志崩溃,将脸扭在一边痛哭起来。 范瑶趴在我身上喘息了好一会,才心满意足地爬了起来。那边已经回去继续 玩弄那个少女的老三和老四笑道:「范大哥以前玩女人总可以干上一两个时辰, 这回怎么不到半个时辰就完事了?」 范瑶淫笑道:「这小婊子真是难得一遇的名器,骚穴给人的感觉真是消魂蚀 骨,待会你们来试试就知道了。来!把那边那根绳子扔给我。」说着,把我提起 来,双臂扭到背后。 我心中一阵绝望:一旦给绑起来,就再也无法反抗了。这时我的脑中灵光一 闪,突然双手十指弯起,各成半球之形,身子向后一撞,十指便抓向范瑶胸口。 范瑶不想我这时候还会反抗,本能的缩身避让。我一个倒翻筋斗,身子跃起,双 腿一分,已跨在他肩头,同时双手拇指按住他太阳穴,食指按眉,中指按眼,喝 道:「不许动!不然我把你的眼睛挖出来。」 原来我在危急之时竟使出韦小宝的保命三招之一:「狄青降龙」。这招金庸 在小说里描写得实在很细,我临时想起,依样画葫芦,毛手毛脚的一翻一跃,居 然还是得手,当真侥幸之极。这一下变起倾厄,现场的人都惊呆了。 一阵令人难以忍受的安静之后,范瑶忽然大笑道:「好好好!想不到我范瑶 纵横江湖,今日竟被一个光屁股女人所制。小婊子,你想怎样?快道出来吧!」 那老三和老四也冲了过来喝道:「小婊子快快放开范大哥,不然我们定要将 你抽筋剥皮,碎尸万段!」 我虽然极恨范瑶,可如果杀他的话,以我现在的状态又决非那两人之敌,于 是说道:「范瑶,你答应放我和那位姑娘走,并发誓永不与我们为难,我就放了 你。」范瑶道:「好!我答应你。」 这时那边的少女忽然接口道:「姐姐不可,魔教的恶贼都是卑鄙无耻、言而 无信之辈,快快将那大魔头杀了,为武林除一大害,我们纵然拼得一死,也是十 分值得。」 那老三大怒,奔过去揪住她头发将她提了起来,狠很抽了几个耳光,打得她 嘴角流血,骂道:「臭婊子,光明右使是何等身份,岂有言而无信之理!」 我喝道:「范瑶,快叫老三住手!」 范瑶道:「老三!放开她。」老三悻悻退开,狠狠地瞪着我,那目光中除了 愤怒和仇恨之外竟还有一丝怪异。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光屁股女人骑在一个同样光 屁股的男人脖子上的景像是何等的淫荡、滑稽,不由羞不可抑,连身体都变成了 粉红色。 那少女又道:「真要让他们发誓的话,得让他们用魔主的名义起誓才行,魔 教的恶贼虽然卑鄙无信,却决不敢在魔主面前撒谎。」 我一想有理,便道:「范瑶,你们敢对你们的明尊起誓么?」 范瑶道:「有何不可?」 与那两人对视了一下,三人同时将双手十指张开,举在胸前,作火焰飞腾之 状,神态庄严,口中祝道:「明尊在上,弟子范瑶、庄铮、吴劲草,郑重立誓: 今生今世决不与两位姑娘为难,若违此誓,死后永坠黑暗,万世不见光明。」 我见他们如此轻易地立下誓言,心中隐隐觉得有些不妥,但又看不出什么不 对。范瑶道:「好啦,你赢了,下来吧!」我松手从范瑶身上跳了下来,用双手 拚命遮掩着羞处,惊惶地看着范瑶,生怕他反悔。 范瑶用愤怒仇恨的目光狠狠瞪着我,道:「在七日内我不能与你们为难,你 们能逃多远逃多远,不过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抓到你们,让你们求生不 得、求死不能。」 我惊道:「范瑶,你要违誓么?」 范瑶满脸坏笑道:「只怪你们自作聪明,画蛇添足。若我范瑶以个人身份立 誓,那是一诺千金,言出如山。可如今在明尊面前立誓那就大大不同,根据我明 教的教义,教中弟子如要改誓,只要由教中大祭师代为祈祷七日七夜,再打卦问 卜,求得明尊恩准即可,这对于一般教众来说自是千难万难,然我范瑶本身就是 教中四大祭师之一,改誓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啊!到底还是上了他的当。」我懊恼之极,流下了眼泪。 范瑶道:「你最好现在就屈从于我,答应做我的奴?,我说不定还会对你手 下容情,不然等我抓到了你,嘿嘿!就有你好受的了。」 我怒不可遏,大骂道:「范瑶!你这言而无信的小人,你今日如此欺负我, 就算你不来找我,我也会找你报仇的!」 范瑶哈哈大笑,道:「好,那我们七日后再见吧!」三个淫贼拾起了我们撕 烂的衣服和长剑,转身就要离去。 我心中大急,追过去抓住范瑶的手臂道:「喂!把衣服还给我们。」不料给 他一个耳光抽在脸上,打得我眼冒金星,仰天摔倒。范瑶恶狠狠地道:「你们这 样下贱的婊子不配穿衣服,就这么光着屁股滚蛋吧!」说罢扬长而去。 我倒在地上,想起今日遭遇之惨,心中一酸,放声痛哭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