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武侠  »  性奴紀嫣然
性奴紀嫣然
LOADING...
我舒服地躺在一张太师椅上,漫不经心地对早已跪在一旁的纪嫣然说:「嫣奴,脱光衣服。」「是,主人。」纪嫣然的声音充满了顺从。不一会她脱光了衣物,说是赤裸也不尽然,她身上还是有不少饰物的,不过这些饰物只能使嫣然显得更加的淫美诱人。但见美人儿晶莹润泽的玉颈上围着一件黄金狗圈,狗圈上正系着一条精致的精金狗炼。胸前一对浑圆的肉球颤微微地晃动着,肥硕的乳房因为过于庞大而紧紧挨在一起;光润丰腴的乳肉像是要爆裂开来似的,在白嫩的皮肤内一荡一荡,而又滑腻如脂得仿佛轻轻一碰,乳肉就会像黏稠的液体一样流出。行动间,粉嫩的肉球相互磨擦,宛如两团雪白的油脂上下抖动,掀起阵阵白腻的肉光,仿佛被无数人把玩过,显得丰满而又柔软,充满了成熟的妩媚风情。突起的乳晕足有掌心大小,色泽红润,仿佛两只圆圆的小盖子覆在乳球顶端。两只突翘的乳头高高挺立,像两只可以把握的小柄似的,它们通体殷红,随着乳球的抖动一颤一颤,闪动出红宝石般的光泽。一条乌金腰链系在她小蛮腰上,无数如绢丝般纤细的乌金丝从腰链垂下,宛如流苏一般,又把雪腻柔滑的肌肤衬得无比诱人;圆润剔透的玉脐上镶嵌着一颗硕大的红宝石,摇曳闪烁着性感诱人的光芒;接着来到那最神秘的私处,本该是芳草萋萋之地如今却是寸草不生,光秃秃的玉户直接暴露出来,两瓣肥白粉嫩的阴唇护不住主人的蜜穴,反而因充血而泄漏出蜜穴深处的秘密;纤细的脚腕上挂着一串金铃,随着骄躯地扭动不时发出悦耳的叮当声。我指了指脚下,「爬过来吧,嫣奴。」「是,主人。」美人儿四肢弯曲,两肘支在地面上,肥美诱人的圆臀高高挺起,像只妖艳的雌兽一样缓缓爬来。光亮的地面犹如镜子,清晰地映出天下第一美人儿那娇美淫艳的女体,两团香软的雪肉拖在地上,底部被压成平面,红嫩的乳头乳晕随着乳球的拖动时隐时现。在我的注视下,嫣然慢慢的爬到我的胯下,她春水般的双眸痴痴地望着我,伏下身子,鼻尖贴在地上,呵气如兰地轻声说道:「主人,嫣奴拜见主人。」看着天下闻名的绝色美人儿像只狗般服从我命令,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悠闲地端起一杯美酒,我躺在舒适的躺椅上,将脚重重地放在在我面前趴伏着的美人儿雪腻肥圆的美臀上,从上面看去此女肌肤晶莹似雪,身材玲珑有致,只是洁白如雪的美屁股上被我踩着几个乌黑的脚印,谁能想到纪大才女如今竟沦落为我的人肉脚凳。我用脚踹了扒伏在地上不敢稍动的美人儿一脚,跟着道:「学几声狗叫。」嫣然抬起头来,湖水般幽深的眼睛里噙满了哀伤,乞怜地望着我,我恼怒的一脚把她踹翻在地,疼得嫣然「啊」的惨叫了一声。我接着大声道:「叫你学狗叫。」美人儿默默地爬起来重新趴伏在地上,张开甜美柔软的小嘴,「汪汪,汪汪……」轻轻的叫了起来。「让主人我看看你的贱穴。」嫣然羞涩得闭上了双眼,嫩白而柔腻的肌肤因为羞耻逐渐泛红,她颤抖着趴在地上,白净的玉手伸到臀后,将并在一起的肥臀嫩肉慢慢剥开,把那肥嫩多液的玉户坦现在我眼前,美人儿的玉户很丰满,干干净净,除了红白以外,再没有其它颜色。白的是阴阜,阴阜细嫩柔滑,修整过的阴毛又细又软,红的则是那两片娇美的阴唇,艳红的阴唇张成椭圆形状,内层的小阴唇翻开,犹如一瓣小巧的红莲。美人儿白嫩的手指娇媚地微微翘起,按住阴唇轻轻打开,一股馥郁的体香便弥漫出来,透过粉腻的腔道,可以清楚地看到娇嫩的肉壁像呼吸般一鼓一缩,震颤着滴出清亮的蜜汁。我表面上一副懒散的样子,一边品尝着美酒,一边用脚抠弄着美女用自已白嫩的小手扒开雪股而露出的甜美多汁的淫穴,渐渐的地板上布满了纪嫣然高潮时所喷出的淫水形成的水泽。「呵呵,嫣奴真是淫荡呀,摆出这么羞耻的姿势竟然还会兴奋呢?」,我一边小声的对着纪嫣然说话,右脚同时灵活的挑出纪嫣然的粉色阴蒂用力夹弄。「唔……」敏感点上的刺激带来的强烈快感让纪嫣然差点尖叫出声,突然我左脚趾深入纪嫣然的蜜穴,用力抠弄着,不断地磨擦她的阴户,她原本羞涩的表情因异常的快感而开始变化,变得非常妖艳淫荡……过了一会,我拔出沾满淫水的脚趾,慢条斯理地将一根玉筷插入眼前这具洁白无暇的胴体。「啊……呜……啊……」嫣然仰起了美丽的下鄂,檀口微张,晶莹的泪水从美丽的大眼睛里顺着秀丽的面庞滑落下来,绵软的柳腰轻轻地摆动着,两条雪腻修长的玉腿随着玉筷缓缓的插入而不停地颤抖。但我并没有停下的意思,仍将玉筷慢慢地深入美人儿的子宫尽头……「呜……呜……」美人儿的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花容惨淡,呻吟声也变成了哭腔,扒开了玉门的的柔嫩小手由于没有命令不敢收回去,胸前肥硕诱人的奶房随着哭泣声不停的摇晃着,浑圆挺翘的美臀向前蠕动着,汗珠沁出香肌,沿着水一般的腰臀曲线滑落大腿,玉趾紧紧蜷起,粉薄的脚掌心红嫩红嫩的。「主……呜,不要,呜……」嫣然艰难地扭过头来,两弯月眸迷蒙着一层水雾,乞求着我的爱怜,但得到的回应是另一根玉筷的无情而粗暴的插入。而她只能痛苦地颤抖着,乌黑亮丽的如瀑青丝披散着,几乎连哀求声都已发不出来了。第三根,第四根……,伴随着美人儿的低低的哀鸣声,总共有十根玉筷插入嫣然的子宫内,将美人儿尚未经过充分开发的迷人玉道撑得满满的。我将双腿从她曲线玲珑的玉背上搭过去,伸出沾满淫水的脚趾,「看看你这骚货干的好事,竟敢将主人的脚趾弄脏,还不赶快用你的贱嘴给我舔干净!」纪嫣然身为天下第一美人儿,何时曾舔过男人的脚趾头,正稍有迟疑,插入蓬门中的玉筷便被我用力地一捅,疼的她马上伸出可爱的丁香小舌,细细的绕着脚趾缝舔了起来。我松开了手,任玉筷在胯下这个高贵但颤抖着的雪腻肥臀上晃动着……我伸手揉捏把玩着嫣然圆润滑腻的的豪乳,品味着那肥白香软滑腻的乳肉的奇妙质感,偶尔还拨弄一下兀自颤动的玉筷,操纵着这个正细心舔着我脚趾头的美人儿那不住颤抖着的白嫩肥臀。嫣然双眸紧闭,表露出苦闷复杂的表情,耸着丰润的臀股,在塞满子宫的玉筷的强烈刺激下不停的扭动着,同时她还不得不含泪伸出无骨香舌细细的舔弄着我那肮脏的脚趾。而我则舒适的躺在椅子上,手持盛满美酒的金杯,而用另一只手操纵着玉筷在胯下那美娇娃那粉嫩诱人的美穴中肆意抽插玩弄。一切声音都好像停止了,只有被玉筷玩弄着的美娇娃小嘴不停发出含混不清的呜咽声……过了很久,我站起身来,走到窗前,命令道「过来,在这里趴下。」,玉筷还插在纪嫣然的小穴中轻轻颤抖,由于不敢让玉筷掉出来,只得夹紧了阴道,撅着雪白肥嫩的屁股爬了过来,她那羞花闭月的容貌和苦闷、无奈的眼神形成了一道凄艳的风景。我拍了拍嫣然雪白晶莹的屁股,然后露出胯下昂首朝天的粗大怒棍,嫣然只看了一眼,就转开脸发出羞颤的呻吟。我谑笑着说:「来吸我的肉棒吧!你一定没一次享用过这么强壮的肉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