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H的世界之上杉姐的傢臣 [完]
H的世界之上杉姐的傢臣 [完]
LOADING...
春日山城,天守阁。这里是上杉姐与众人商议决策的地方,而现在上杉家可以说最重要的家臣都在这里,他们都是突然接到命令才聚集在这里,但到底是什么事情众人却一无所知。  做为上杉四天王之一的柿崎景家低声对他们当中资格最老的宇佐美定满低声问道:「宇佐美大人可知道,主公召集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啊?」宇佐美定满摇了摇头低声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主公马上就要到了,到时候一切便清楚了。」就在柿崎景家还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边上的侍卫突然大声喊道:「上杉殿下驾到!」他连忙闭口不再说话,看向走进大厅的上杉谦信。  只见上杉姐一脸潮红的走进大厅,直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这才对众人点头示意。不知是不是错觉,上杉姐身上穿着比平时稍小一些的武士服,而且在里面,似乎并没有穿亵衣!只见上杉姐胸前的俩个凸起清晰可见,在场的众人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众位,」在众人赤裸裸的注视下,上杉姐不安的扭动了下身体,开口说道,「这次叫大家来,是为了向大家介绍一位高贵的淫欲调教师,他就是这位伊藤诚先生。」说着上杉姐指了指身后站着的一个男人。  随着上杉姐的动作,大厅里的众人才发现,一个男人一直跟在上杉姐身后,只不过刚刚都被上杉姐的春光吸引走了目光,所以没有人注意。  伊藤诚笑眯眯的走到上杉姐与众人之间,抱拳说道:「在下伊藤诚,见过各位。从今以后,我与各位就是同僚了,还请多多指教啊。」虽然众人还是稀里糊涂,但还是本能的谦虚着不敢不敢,说起恭维伊藤诚的话语,但是他们却丝毫想不出所谓的淫欲调教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在和众人招呼打的差不多了,伊藤诚看了一眼脸色潮红的上杉姐,突然对上杉姐大声说道:「主公,还记得我来之前是怎么对你说的吗?」上杉姐原本就红润的脸庞立刻变得娇艳欲滴,她低声说道:「你……你说,我要与众人坦……坦诚相见……」声音越到后面越小,但大厅里的众人还是勉强可以听到。  正在众人疑惑什么坦诚相见时,伊藤诚却好像没有听见一样,再次大声说道:  「主公请您大声一点,您要如何?」声音倒是慷慨激昂,但伊藤诚嘴角那一丝邪笑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上杉姐满脸通红,却也大声说道:「我要和大家坦诚相见!」说完整个人仿佛虚脱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伊藤诚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笑着看向众人说道:「各位,听见了没有?  主公要与我们坦诚相见,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把衣服脱了?」说完伊藤诚已经迅速的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下,硕大的的肉棒暴露在空气之中。  「脱……脱衣服?」正在其他人目瞪口呆的时候,上杉姐却突然站了起来,双手放在胸前,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下,猛地将武士服拉开,露出自己圆滑饱满的玉乳。  她里面真的什么也没有穿!这时一众家臣的第一反应,当他们看到上杉姐将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干净又重新跪坐下来后,所有人的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上杉姐挺着自己的玉乳迎着众人色迷迷的目光,红晕满面的大声说道:「众位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和我坦诚相见!」众人这才恍然大悟般的纷纷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有性急的人甚至脱光衣服后,当场就一边看着上杉姐一边打起了手枪。  伊藤诚见众人全部都脱光了衣服,这才又上前说道:「诸位皆是主公心腹之人,所以应当与主公坦诚相见,这正为我们臣子的责任。另外,精液乃是男人最重要的东西,将精液献给主公,方符合礼仪啊。」说着伊藤诚转身面对上杉姐,硕大的肉棒对准上杉姐的俏脸颤抖了几下后立刻喷射出了浓稠的精液,上杉姐双目紧闭,小嘴微张,任凭精液洒落在自己的俏脸上,落在嘴里的精液则被上杉姐毫不犹豫的吞咽下去。  这淫靡的一幕立刻激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欲火,他们纷纷冲到上杉姐的面前,将自己早已忍耐不住的肉棒对准上杉姐的身体射出大量精液,每个人都至少连续射了四五次。当众人终于离开上杉姐时,上杉姐的身上已经完全被精液覆盖,原本齐腰的黑色长发现在更是变成了白色。  伊藤诚这才满意的说道:「诸位,主公现在需要休息了,请各位退下吧。对了柿崎景家和本庄繁长两位留下,主公有话要和你们两个说。」于是在众人不舍和嫉妒的眼神中,除了柿崎景家和本庄繁长两人外,其他人全部都穿好衣服离开了大厅。  伊藤诚看着留下来的两人笑着说道:「让两位大人留下来,是为了化解两位与李维大人之间的矛盾的,不过请先等一等,这样子不太适合谈话。」在两人诺诺答应声中,伊藤诚对着客厅里面的房间大喊道:「你们几个淫奴还不快进来?」在伊藤诚大喊之后,立刻有三名衣着暴露的美女走了进来,她们正是李维的三位妻子——绫姬、菊姬、乃美。进来之后的三人立刻跪在伊藤诚的面前。轻声说道:「参见主人。」伊藤诚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菊姬和乃美正将身上精液吞下去的上杉姐说道:  「还不快帮上杉姐把身上的精液清理干净,这可是赏赐给你们两个的,可不要有一点浪费哦。」菊姬和乃美在地上磕头后,立刻跑到上杉姐身边,不顾上杉姐身上腥臭的浓精,好像是什么美味一般,在上杉姐身上舔食起来,而唉恶作剧的菊姬特意从上杉姐的脚心开始舔起,惹得上杉姐一阵娇笑。  看着这淫靡的一幕,柿崎景家和本庄繁长不由大大的吞了口口水,声音大得让一旁的伊藤诚都有些好笑,不过他还是马上说道:「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那么绫姬你知道要怎么向两位大人赔罪吧?」「绫姬明白。」绫姬恭敬的趴在地上,诱人的背臀曲线暴露在柿崎景家和本庄繁长两个色狼面前。绫姬跪行到两人面前,这才抬起头微笑的说道:「两位大人,贱妾知道自己的丈夫冒犯了两位,实在是万分抱歉。为了赎罪,贱妾愿意成为两位大人最忠诚的性奴,最棒的性玩偶。请两位大人尽情的在贱奴身上发泄您们的怒火吧。」听着绫姬那淫贱的话语,柿崎两人原本疲软的肉棒居然又硬了起来,本庄繁长大口吞了口口水,问道:「真的做什么都可以?性奴……绫姬?」绫姬听到后妩媚的一笑,双出两只手分别握住两人的肉棒,不时用小嘴含住一下这个,吞吐一下另一个,在绫姬娴熟的口舌侍奉下两人再次射了出来,而精液则全部被绫姬吞咽下去。  伊藤诚等柿崎景家两人射完精后才笑着说道:「两位要是想进一步玩弄绫姬,可以把她带回去慢慢玩,并不急于这一时,你们两位觉得对吗?」柿崎景家、本庄繁长两人听到后也会心一笑,当即就向伊藤诚告辞,迫不及待的带着绫姬离开了大厅返回自己的家中。  伊藤诚笑眯眯的看着绫姬被两人带走,低声自言自语着:「嗯,虽然我让绫姬可以依靠精液获得非一般的超强恢复体质,不过,那两个家伙一定会准备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吧,绫姬一定会有非同一般的极乐体验呢,嘿嘿。」「不过,现在嘛,上杉姐,该进行下一步的调教了哦。」伊藤诚淫笑着看向被菊姬和乃美服侍下,仍满身精液的上杉姐,「来人,快将上杉殿下抬下去好好的准备一下,上杉姐的初夜就交给我了。」(PS:这段是才加上的有关绫姬被柿崎景家本庄繁长玩弄的剧情,中间修改了还几次,所以可能和前后有些不连贯,不过剧情什么的去死就好)柿崎景家的宅院中,优雅端庄的绫姬正坐在一间居室中,身上穿着一件华贵无比的和服,丝毫没有她自己所说淫贱的性奴隶的样子,而柿崎景家和本庄繁长两人也不见踪影,只有绫姬一人如同在自己的家中般,优雅的享用着面前的茶水,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拉开,两个人走了进来,而进来的两人正是刚刚不在的柿崎景家与本庄繁长,见到两人进来,绫姬发下手中的茶杯,笑着问道:「两位大人有什么事吗?」只见柿崎景家和本庄繁长正坐在绫姬身前,表情严肃的看着绫姬,柿崎景家突然开口说道:「绫姬夫人,做为中人大人的好友,我最近听到了不好的传闻。  似乎绫姬夫人你背叛了中人大人,和别的男人做爱,有这一回事吗?「「我……我没有……」似乎是没有想到对方会问出这个问题,绫姬红着脸低声说道,同时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裸露出来的一对赤足,害羞的绫姬试图将双脚遮掩起来,当却被本庄繁长抢先抓住握在手中。  「嗯~不要~柿崎大人……」玉足被别的男人握在手中,绫姬不由发出软弱无力的低吟,这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诱人,愈发刺激男人内心中的保护欲或者是进一步凌辱的欲望。  「不要逃避,绫姬夫人。如果你是清白的,那么你就应该将自己纯洁的身躯赤裸裸的暴露在我们眼中。」本庄繁长一边揉捏手中精致的玉足,一边义正言辞的说道。  「是……我……我明白了……嗯~」绫姬克服着从脚心传递到全身的一波一波快感,勉强回答到,似乎并没有听出柿崎景家话语里的淫荡含义。  「不过为了进一步证明绫姬夫人的清白,我们还需要更多的证据。这个是从南蛮人那里弄来的药物,是专门用来提取证词的,可靠程度极高。不知道绫姬夫人你愿不愿意试一下呢?」拿出一个针管的柿崎景家严肃的说道,但他的眼中却闪着诡异的光芒。  「嗯,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愿意。」绫姬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尽,但仍然坚定的点了点头,示意柿崎景家动手。  「那么,绫姬夫人,我就冒犯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柿崎景家下手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只见他一把抓过绫姬的右足,将尖锐的针尖对准足心,随即狠狠地扎了下去。  「唔……嗯~啊~」绫姬先是低声痛呼,随后发出的音调却迅速变成享受一般的呻吟声,秀美的足趾不时屈伸着。  随着注射完毕,绫姬的右足迅速染上了一层粉红色,而柿崎景家也没有放过另一只脚,很快就完成了对左脚心的注射。一层肉眼可见的粉红色正顺着双足朝小腿蔓延着,同时还有绫姬越来越粗重的喘息,绫姬感觉双脚好像被放在火上烧烤一般,发出让人难以忍耐的热度,一动也不想动。  「接下来请绫姬夫人把舌头吐出来吧。」柿崎景家看着脸上红晕逐渐浓起来的绫姬,邪笑着催促道,然后居然将绫姬的玉足送到自己的嘴边,用舌头来回舔弄起脚心。  「哈~哈~我……我知道了……」赤裸的脚心被舔的瞬间,不停的喘着粗气的绫姬娇躯轻轻一颤,好像这才听到柿崎景家的话,双眼迷离的看着柿崎景家,下意识的吐出自己的香舌。  细滑的香舌上不时有几滴口水滴落,诱人的样子看的柿崎景家和本庄繁长不住的吞咽口水,但柿崎景家还是克制住自己的欲望,将另一个针管的液体注射进绫姬的舌头中。  「唔~~啊~」绫姬只觉得思维愈发糊涂了,连话语都说不出来,她只觉得每一次呼吸都让她感到无上的快感,浑身上下越来越热,仿佛要烧着一般,忍耐不了的绫姬伸手将自己的衣领拉开,浑然不顾暴露出大半的玉乳,迫切的渴求着凉爽的感觉。  「怎么了,绫姬夫人?不舒服吗?」一旁的柿崎景家明知故问的说道,一脸担心的表情却掩饰不住眼睛淫邪的目光。  「嗯……没……没有事……还有什么要做的吗?」绫姬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开口问道,原本有神的双眼变得迷离起来,似乎看清身边的人都要费很大的劲,俏脸上遍布红晕。  「啊,暂时没有了。接下来请绫姬夫人你回答我们的问题好了。」柿崎景家与本庄繁长相视一笑,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嗯……我……我明白了……请问吧……啊~」绫姬断断续续的说道,整个人无意识的瘫靠在桌子上,暴露出来的丰满玉乳在桌面的挤压下变得愈发诱人,假装正经的柿崎景家和本庄繁长看得直咽口水。  「咳咳,那么我们开始吧。」柿崎景家不得不收起自己色迷迷的眼光,询问着绫姬一些鸡毛蒜皮的问题。  随着时间的推移,绫姬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大脑也渐渐迷糊起来,连对方询问的问题也是什么都听不见,只觉得一股股快感冲击着身下,两腿之间已经感觉到一阵濡湿,淫液顺着大腿慢慢流了出来。  「那么下一个问题,绫姬夫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看着绫姬心不在焉的表情,柿崎景家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然后慢慢的问道。  「好热……给我……」绫姬迷迷糊糊的回答着,但连话语都不能很好的表达。  「哦?绫姬夫人想要什么?请说的清楚一点啊。」柿崎景家一脸邪笑,明知故问的说道。  「药……给我药……嗯~啊~」绫姬的俏脸上充满诱人的红晕,娇艳的红唇一开一合,哀求着对方给予自己药品。  「这样啊,不过这种药品很珍贵的,绫姬夫人你有什么可以交换的吗?」明明一开始自己主张注射的,现在却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柿崎景家笑着将针管在绫姬面前晃来晃去。  「啊~给我……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求你了……」看着柿崎景家手上的针管,绫姬立刻大声哀求道。  「那么绫姬夫人你是不是背叛了中人大人?给他带了绿帽呢?」柿崎景家满意的笑着,开口问道。  「是!我背叛了中人,我是人尽可夫的荡妇!拜托了,请给我药吧!可以的话,无论你想怎么玩弄我的身体都没有关系。」绫姬近乎哭求的大声说道,身上的和服也在行动中渐渐滑落。  「哈哈,绫姬夫人果然是个荡妇啊!那么叫我主人吧,你这个下贱的性奴隶!」柿崎景家哈哈大笑着将手伸进绫姬松开的领口中,狠狠地抓住那硕大的浑圆玉乳。  「啊~是,主人。绫姬是属于主人的淫乱性奴隶。」玉乳被袭的绫姬发出一声低呼,随即便开口回应着柿崎景家对自己的新称呼。  「嗯,既然绫姬你这么听话,那主人我就赏赐给你好了。」柿崎景家淫笑着将绫姬身上的和服彻底脱下,伸手抓住绫姬挺翘的乳尖,将针尖对准猛地插了进去。  「啊~~~~」敏感之处被刺穿的痛苦让绫姬高声悲鸣着,但这并没有让柿崎景家心慈手软,他很快就在另一只乳头上完成了注射,然后抬起绫姬的大腿,露出那湿漉漉的蜜处。  「嘿嘿,还没有完呢,既然绫姬你都那么求我了,我可要好好满足你啊。」柿崎景家看着绫姬因为快感而凸显出来的阴蒂,用针尖在上面来回摩擦着,淫笑着说道。  「唔~~」冰冷的针尖使得绫姬的娇躯不住颤抖着,她想要阻止柿崎景家般抬起手,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而看着绫姬挣扎的样子,柿崎景家淫笑着将针尖刺入绫姬的阴蒂中。  「啊啊啊啊~」针尖插入的一瞬间,绫姬的身躯猛地一震,大量的淫液从蜜穴中喷涌而出,绫姬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自己的淫水之中,手脚无力的抽搐着,居然一下子就高潮了。  「受不了了,我要上了!」柿崎景家再也忍受不住,抱着绫姬的圆臀,将自己早已怒挺的肉棒狠狠地插进绫姬的蜜穴之中,来回抽插起来。一直在一旁观看的本庄繁长也忍不住冲了上来,将自己的肉棒塞进绫姬的嘴中,堵住了绫姬不断的呻吟。  正在抽插着绫姬蜜穴的柿崎景家淫笑着说道:「本庄你的建议还真是棒啊!  搞这么一出实在是让人欲火直冒,快点扭腰,绫姬你这个骚货。」说着用力的挺了挺下身。  「呜呜~」嘴里被肉棒塞满的绫姬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声,纤细的腰肢更加卖力的扭动起来,套弄着蜜穴里的肉棒。  另一边肏干着绫姬喉咙的本庄繁长也笑着说道:「这还多亏柿崎大人的表演能力呢,没有想到大人居然演的这么像。更重要的是,伊藤诚大人给的药物真的是太厉害了!当然,这条母狗本来就淫乱下贱也是原因啦,哈哈!」原来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柿崎景家与本庄繁长为了更好凌辱绫姬和李维而设计的一出戏,但伊藤诚给他们的药物效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绫姬的淫叫声让他们再也无法忍耐,不顾当初的计划直接抽插起绫姬的蜜穴来。  「嘿嘿,既然这样干脆就把剩下的药物全部都用了好了,绫姬母狗也一定会非常高兴的,可以享受到数千倍的快感呢!」柿崎景家淫笑着拿起一根针管,再次注射进绫姬的圆臀上。  「哈哈,是呢,之后绫姬就会变成稍一动作就能高潮的超级淫娃,一定可以让李维大人满足呢!对吧,绫姬母狗?」本庄繁长也将剩余的药物纷纷注射到绫姬的乳房和娇躯其他地方上。  而被注射了全部药物的绫姬,根本无法回答柿崎景家和本庄繁长的淫乱问话,只是从喉咙深处发出淫浪的闷哼声,而肉体交合的啪啪声一直到了第二天黎明也仍然没有停止……深夜,天守阁里的一间闭关室中,这里是平常上杉姐休息和念佛的地方,里面有她喜欢的武器铠甲和毗沙门天王像,那是一座以上杉姐为原型做的等人高神像。往常,上杉姐都是在这里念佛平静心情,而现在这里的气氛与平常不太一样。  上杉姐此时正穿着一件宽松的浴袍,早上那浑身浓稠腥臭的精液此刻都已经消失不见,现在的她看起来就如同一位圣女一样,如果她的脸色不是那么潮红的话。  上杉姐正跪坐在毗沙门天像前,双手合十,似乎在祷告着什么,不过不住的娇喘,绯红的脸颊,从宽松的浴袍里半露的丰挺玉乳,不时扭动的翘臀,都散发着一股淫靡的气味。  「上杉姐,向你的毗沙门天祷告的怎么样了?」这时闭关室的房门突然被一个人推开,来人正是永远一脸淫笑的伊藤诚。  「是的,我已经完全将一切都告诉了伟大的毗沙门天,」军神少女满脸通红的跪行到伊藤诚面前,语气羞涩但坚定的说道,「我,上杉谦信,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自己真正的主人伊藤诚,成为主人的性奴隶。无论身体与灵魂,都将不再属于我自己,而属于我至高无上的主人。我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主人获得快乐的肉玩偶,请主人享用谦信淫荡的身体吧。」说完,上杉姐早已害羞的垂下脑袋,而伊藤诚则淫笑着点了点头,「说的真不错,那么开始吧,上杉姐,要好好取悦我哦。」上杉姐听话的站起来,两手在腰间轻轻一拉,宽松的浴袍立刻掉了下来,凹凸有致的胴体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伊藤诚面前,而在上杉姐的菊穴处传来一阵低沉的嗡嗡声,赫然是一根按摩棒。  上杉姐不用伊藤诚吩咐,立刻躺在伊藤诚面前,双腿大张着成M 型,将自己神秘的蜜谷与菊穴暴露出来。上杉姐伸出右手插入自己早已湿润的蜜穴之中,另一只手则开始抚摸起自己的玉乳,开始在自慰起来。  「啊~啊~不要~好害羞~啊~好舒服~这么害羞的事情……啊~怎么这么舒服啊~」不一会上杉姐就大声呻吟起来,抽插蜜穴的手指动作也越来越快。  伊藤诚淫笑着看着这淫靡的一幕,上杉姐脸上的表情不时由羞涩转变为愉悦,时而又变为迷茫,看起来无比诱人,伊藤诚早就将身上的衣服脱得一干二净,随时准备大干特干。  突然上杉姐双脚用力踩住地面,十根秀气的脚趾绷紧,健美修长的双腿紧绷之下使得上杉姐的圆臀都抬离了地面半悬在空中,上杉姐的三根手指在蜜穴中来回抽插,另一只手则轻轻碰触凸起的阴蒂。  短短数下,上杉姐终于到达了高潮,淫液从她的蜜穴之中喷出了数尺高,好像喷泉一般不停的喷射而出,洒落在她的长发、俏脸、玉乳、大腿上,上杉姐整个人也无力的瘫软在榻榻米上,只能无助的剧烈呼吸着。  伊藤诚大步的走到瘫软在地上的上杉姐身边,伸手将上杉姐的两腿抓住,将自己硕大的肉棒顶在蜜穴口上轻轻的来回摩擦,但就是不插进去。  「啊~啊~好难受~啊~我要~啊~」身体因为高潮变得十分敏感的上杉姐发出诱人的呻吟,原本无力的身体下意识的向上抬起臀部,好将伊藤诚不断摩擦的肉棒吞入蜜穴之中。  伊藤诚却故意的将肉棒挪开,然后再轻轻摩擦下上杉姐的阴唇,然后再次挪开,如此往复着。不一会,上杉姐就被这样不停摩擦却怎么也达不到高潮的行为折磨的近乎疯狂。她的双眼失神的注视着伊藤诚,美丽的红唇大张着发出各种淫声浪语,而嘴角则不受控制的滴下一滴滴口水,原本雪白的肌肤现在更是变成了粉红色。  伊藤诚见时候差不多了,松开抓着的双腿,终于对准上杉姐的蜜穴狠狠地一插,大肉棒完完全全的插进了上杉姐的蜜穴之中,一丝鲜血从蜜穴中飞溅而出。  「啊~~~」上杉姐的身体猛地一僵,嘴里发出一声高昂的淫叫,双腿下意识的死死的缠着伊藤诚的腰间,配合起伊藤诚的抽插来。  伊藤诚插进去后又迅速抽出,然后再次顶进,每一下都狠狠地撞击在上杉姐的花心上,毫不顾忌上杉姐还是第一次性交的疯狂抽插着。同时空闲的右手则抓住上杉姐菊穴里的按摩棒,与抽插蜜穴的肉棒相呼应的抽插起来。  「唔~啊~啊~太~太深了~啊~」第一次性交就被两面夹击的上杉姐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来,只能任凭伊藤诚在自己诱人的躯体上肆意发泄着。  伊藤诚疯狂抽插了十几下后,上杉姐再次低吟一声再次高潮了,但伊藤诚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凶猛的抽插继续将上杉姐送入高潮不断的极乐天堂。当伊藤诚停下来的时候,上杉姐浑身香汗淋淋,已经不知道泄身多少次了。  看着几乎已经失去意识的上杉姐,伊藤诚淫笑着将依旧坚挺的肉棒从上杉姐的蜜穴中抽出,用手轻轻抚摸着上杉姐满是香汗的玉背,淫笑着说道:「谦信酱还真是淫荡啊,主人我都没有射精,自己就高潮了那么多次。这样可不行啊,怎么能不顾主人独自享受高潮呢?做为主人的我命令你,在没有得到我的允许前,你不能高潮,明白了吗,谦信酱?」「谦信明……明白了……在主人同意之前,绝对不会高潮的……」浑身无力的上杉姐勉强抬起头红着脸回答道。  「嗯,这样才乖嘛。那么做为奖励让主人我好好调教一下你的身体吧,谦信酱。」伊藤诚邪笑着将脑袋靠向上杉姐光滑的玉背,吐出自己的舌头,仔细舔舐起玉背上面的汗珠。  「唔~啊~好痒~~」异样的刺激让上杉姐不由自主的扭动着身体,但这无力的挣扎丝毫没有效果反而激发了伊藤诚更大的性趣,他开始用舌头在上杉姐背上来回滑动,将自己的口水涂满上杉姐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当伊藤诚顺着上杉姐的玉背舔到上杉姐丰挺的圆臀时,突然张口咬住了上杉姐紧绷的臀肉,虽然并没有太用力却依旧留下了浅浅的牙印。  「啊~~~」突如其来的刺激让上杉姐身子猛地一颤,正是她高潮的前兆。  「这可不行啊,谦信酱,我可还没有同意你高潮呢。」伊藤诚抬起头凑到上杉姐的耳朵前,张嘴轻声说道,然后张口将上杉姐的耳垂含在嘴中。  「唔~唔~啊~谦信~明白~唔!」快要高潮的上杉姐断断续续的回答时,就被伊藤诚含住耳垂的动作打断了,她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诱人的红唇大张,好像缺氧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痛苦的喘息半天后,终于不再颤抖,显然已经克制住了高潮。  「好可爱啊,这个表情。那么就让主人多欣赏几次吧,要好好忍耐哦,谦信酱。」伊藤诚将上杉姐的臀部高高凑起,那颗凸起的粉红阴蒂出现在他面前,他嘿嘿笑了笑,用牙齿轻轻咬住阴蒂。  「咦~~呀呀呀~~」上杉姐刚刚才放松下来的身体又一次紧绷起来,蜜穴不受控制喷射出一道淫水,恰好射在伊藤诚的脸上。  伊藤诚淫笑着松开了牙齿,伸出舌头舔了舔脸上的淫水说道:「加油哦,谦信酱,这次也要忍耐住不要高潮哦。让主人我好好欣赏一下你那快来与痛苦的表情。」不知道上杉姐是不是听到了伊藤诚的话,颤抖的身躯再次稳定下来,美丽的俏脸满是疲惫的神色,似乎刚刚已经消耗玩她所有的力气了。  「嗯嗯,果然看几次都不会腻啊。对了,我有好东西给你哦,谦信酱。」伊藤诚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一挥手间手上就多了一个针管,在上杉姐眼前晃了晃。  「我告诉你哦,谦信酱,这个里面可是会让你的快乐翻倍的好东西哦。一针的话会使你的敏感度翻倍,两针的话就是十倍,三针的话就是一百倍,虽然对人体没有伤害,但是会有很强的成瘾性。我可是给了柿崎景家那两个家伙十几支呢,希望他们不要一下子全给绫姬用了,不然绫姬可就要在很长时间里变成即使不被人碰也会不断高潮的超级淫娃了,哈哈。」虽然话是如此说,但伊藤诚的语气怎么听都好像很期待柿崎景家将药物全部注射到绫姬身体了,不然他也不会一下子给对方这么多药物。  「那么,接受主人的礼物吧,谦信酱。」伊藤诚将身子瘫软的上杉姐翻了过来,将针尖对准上杉姐的乳尖,淫笑着将针尖插了进去。  「唔~~~」上杉姐发出痛楚的低鸣,但伊藤诚毫不停手,有取出两只针管,对准另一只乳房和阴蒂,以极快的速度将另外两支针管里的药液注射进上杉姐的体内。  「感觉怎么样啊,谦信酱?」注射完药物的伊藤诚观察起上杉姐的反应,只见上杉姐的双眼出现一层水雾无神的看着前方,口水不断的从嘴角滑落,嘴里发出意义不明的低吟,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只剩下单纯的本能而已。  「那么来试验一下,还记不记得主人我的命令。」伊藤诚淫笑着区起手指,对准上杉姐凸起的阴蒂使劲一弹。  「啊~~~啊~」上杉姐的双腿猛地支撑起来,秀气的脚趾死死的扣着地面,蜜穴不住一开一合,但是即便如此上杉姐依旧没有达到高潮。  看着这一幕伊藤诚终于满意的淫笑起来,他再次抱住上杉姐,在她的耳边说道:「真是听话啊,谦信酱。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记住哦,没有我的允许你绝对绝对不能高潮哦。」接下来,上杉姐掉落进伊藤诚制造的无尽肉欲地狱之中。伊藤诚开始不断刺激上杉姐身上的敏感部位,像舔舐耳垂、轻咬阴蒂、揉捏玉乳等等,加上药物的增幅,哪怕是轻轻抚摸都能产生让上杉姐高潮的快感,但都被上杉姐忍耐了下来。  无法宣泄的情欲在上杉姐体内里不断积聚,不断灼烧着上杉姐的身心,使她的脑海里除了获得高潮外再没有其他想法。但伊藤诚没有允许自己高潮的命令如同魔咒一般,明明自己已经到了无法忍耐的地步,却总是能神奇般的强行忍耐下来。  上杉姐羞涩却虔诚的将这一切认为是自己完全将身献给比毗沙门天还要伟大的主人的证明,因此无比渴望高潮的她只能无助的承受着伊藤诚的玩弄,在伊藤诚满足之前,继续在到达高潮的顶峰之前不住坠入深渊。  抚摸着自己眼前娇喘不断上杉姐的身躯,伊藤诚心中充满了快意,他当然知道为什么上杉姐到现在也没有高潮的原因,那是因为他特意控制了上杉姐的潜意识,使其变成没有自己的允许就永远不能高潮的淫贱肉体。而这样做,就是让上杉姐变成完全沉沦于肉欲的肉玩偶。虽然他快意做到这件事,但为了更有意思,他还是采用了这种更麻烦的手段。  当上杉姐再一次在浑身颤抖下抑制住高潮后,她身下的榻榻米已经被她的汗水濡湿了一大片。伊藤诚随手松开被他抓着的秀足,上面沾满了他的口水,秀气的脚趾上还留有他的牙印。  他终于开口说道:「我很满意哦,谦信酱。那么就让主人赐予你绝顶的高潮吧!」说完,早已坚挺的大肉棒瞬间插进上杉姐的蜜穴之中。而上杉姐仿佛也得到什么力量一样,身体开始前后摆动,配合起伊藤诚的抽插。  在上杉姐湿润的蜜穴中抽插了十几下后,伊藤诚却猛地将肉棒拔出,将上杉姐的身体翻转过来像狗一样趴着。在上杉姐因为突如其来的空虚而不住摇摆自己的丰臀时,伊藤诚才淫笑着将沾满淫液的肉棒狠狠地插进上杉姐的菊穴之中。  「啊~嗯~啊~」上杉姐原本没有力气的身体又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她疯狂的摆动着自己满是香汗的胴体,使得伊藤诚的肉棒可以插的更加深,更加重。  伊藤诚插的性起,一把抱住上杉姐的双腿,将上杉姐整个人以小孩撒尿的姿势抱了起来,肉棒更是深深顶进了上杉姐温热的肠道之中,借助体重更加猛烈地抽插起来。  在猛烈的抽插数十下后,伊藤诚大声喊道:「高潮吧,谦信酱!」整个人一下子做到地上,同时将肉棒死死的顶进菊穴,放开精关,火热的精液不断涌入上杉姐的肠道之中,使得上杉姐的小腹都微微鼓起,好像怀孕一般。  上杉姐在被伊藤诚内射的一瞬间,扬起自己白玉般的脖子高昂的淫叫一声,修长的双腿,秀美的玉足都紧绷起来,眼泪都留了出来。被伊藤诚高举着的蜜穴瞬间有如喷泉般,喷涌出大量蜜液,足足有一米多高,洒落下来的蜜液更是落在了上杉姐与伊藤诚两人的身上。  这次高潮足足过了十分钟才渐渐停止了喷射,这时上杉姐和伊藤诚两人早已浑身都是蜜液,而上杉姐则终于支撑不住就这样昏了过去,伊藤诚则将失去意识的上杉姐从身上抱起来。  只听见淫靡的啵的一声,伊藤诚的大肉棒从上杉姐的菊穴里抽了出来,随即便有大量的精液从里面流出来。而伊藤诚则抓起上杉姐的一只秀足,不管上面的蜜液就伸出自己的舌头仔细的舔舐起来。  粗糙的舌尖滑过上杉姐白嫩的脚心时,昏迷的上杉姐好像感觉到一般发出呻吟声,听到呻吟声后,伊藤诚淫笑着说道:「还没有结束哦,谦信酱,我可要好好开发你淫乱的身体呢。」一边说着,伊藤诚一边抓着上杉姐的玉足用自己的肉棒来回摩擦着白嫩的脚心,开始了又一轮的玩弄。  整整一个星期,伊藤诚与上杉姐一步都没有迈出过闭关室,完全沉浸在无尽的肉欲之中,上杉姐身上的每一个敏感之处都被伊藤诚开发的彻彻底底,而这几天里上杉姐的食物就是伊藤诚的精液。  闭关室里充满了浓重的精液臭味,而在这之中,美丽的军神少女,现在已经是御姐了,赤裸着自己那健美的胴体,跪趴在地上,正挺翘着自己丰挺的圆臀让自己身上的男子抽插着,她身上那尚未干涸的精液的不住滑下,但还有更多的精液黏着在上杉姐白嫩的肌肤上。  这名男子当然就是伊藤诚了,只见他抽插了十几下后,低吼一声:「谦信酱,接好主人的圣水吧。」就直接在上杉姐的菊穴之中排泄起来,而当他将肉棒从菊穴之中抽出时,浊黄的尿水混合着精液流了出来。  上杉姐则转过身熟练的将伊藤诚的肉棒吞进嘴中,仔细舔舐起上面的尿液与精液,看样子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做过了很多次。  这时闭关室里突然多了一个人,是一名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女忍,她穿着一件被她异常丰满的巨乳撑起整个后背完全暴露出来的短衫忍者服,下身则是一件刚刚遮住大腿根的超短裙,修长的双腿上则是一双黑丝薄袜,而在她的双腿间似乎夹着好像尾巴一样的东西。现在正跪拜在两人边上,一边偷偷的看着上杉姐舔舐着伊藤诚的肉棒,一边恭敬的说道,「主人,李维马上就要到春日山城了,请做好迎接准备。」没有错,这名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女忍正是望月千代女,她是李维在得知绫姬生子后,自己赶不及回来于是派她回来先打探消息的。而现在则被伊藤诚收服,成为自己的女奴,至于被拖住的李维,当然是伊藤诚做的手脚。  正坐在地上大开着双腿,好让上杉姐更容易含弄自己肉棒的伊藤诚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他淫笑着向千代女招了招手让她过来,被喊到:「过来,千代女。传递消息实在是辛苦你了,让主人我好好奖励你一下吧。」千代女立刻满脸红晕的爬行到伊藤诚面前,解开自己的衣扣,将丰满的双乳呈现在伊藤诚面前。伊藤诚毫不客气的伸出两只手,分别握住一只玉乳开始揉捏起来,淫笑着说道:「怎么样啊,千代女?对主人赐给你的这对巨乳还满意吧?  这可比你以前的小乳房性感多了,不过,也敏感多了,嘿嘿。」说完,伊藤诚一口咬住了千代女挺拔的乳尖。  「唔~啊~是,主人赐给奴隶的巨乳非常棒,奴隶最喜欢这对淫贱的巨乳了。」被伊藤诚几下揉捏就弄得娇喘吁吁双眼迷离的千代女淫荡的回答道,更是将一根手指淫靡的放在自己嘴中吮吸起来。  「嘿嘿还真是个淫荡的女忍者啊!明明都二十几岁了,还长得这么像十五六岁的小女孩,不过现在也算得上是童颜巨乳了啊,哈哈!」伊藤诚松开揉捏着巨乳的狼爪,随手一挥,手上立刻多出一根针管来,他看着眼前神色迷离的千代女,贱笑着说道:「那么,小淫奴,还想不想要让你丰满的药啊?」「啊~主人~淫奴要~快给淫奴吧!」千代女看到针管后,准确说是针管里的药物后,立刻大声回答道,好像担心回答晚了就会没有一样。  「嗯,那么主人我就赏给你吧。」伊藤诚满意的点了点头,将冰冷的针尖对准千代女娇嫩的乳尖,来回摩擦,等到千代女乳尖刺激的更加挺翘时,突然毫不留情的刺了进去。  「唔~~」千代女闷哼一声,但脸上的表情很快就变得无比满足起来,小嘴微张,口水也不停滴落,呼吸愈发急促起来。  「还有一支哦,千代女你可要忍住啊。」说话间伊藤诚手上又多了一根针管,对准千代女的另一只乳房刺了进去。  在千代女满足的呻吟中,伊藤诚结束了他的注射,当他将针管从千代女的乳头中抽出来时,居然从乳房中喷出白色的乳汁。飞溅的乳汁一下子撒的措手不及的伊藤诚浑身都是。  千代女整个人脱力般趴跪在地上,丰满的翘臀顺势翘了起来,在其的超短裙下,浮现出一根貌似狗尾的东西。伊藤诚伸手将超短裙抬到千代女的腰间,只见一根狗尾正插在千代女的菊穴之中,除此之外千代女的下身再没有一丝衣物。  伊藤诚将那条狗尾巴抓在手中,轻轻地抽动起来,但千代女的菊穴死死的将狗尾咬住,丝毫没有拔出来的样子。  「哈哈!夹得很紧嘛,千代女。告诉主人,你有没有自己偷偷高潮啊?」伊藤诚饶有兴趣的用手慢慢用力将狗尾往外抽出,但每次拉出一小截却又放手让千代女的肛肉将尾巴吞回去,玩的不亦乐乎。  「没有……主人的命令……啊~淫奴不敢高潮……啊~」被伊藤诚弄得满脸绯红,呼吸急促的千代女断断续续的回答道。  「那么就让主人赐予你高潮吧。」伊藤诚放开手中的尾巴,将硬挺的肉棒瞬间插进千代女湿润的蜜穴之中,开始来回抽插起来,一只手还顺势重重地拍着千代女的雪臀,不一会原本雪白的翘臀就变得满是红印。  在淫靡的啪啪水声与拍击声的伴奏下,伊藤诚的大肉棒狠狠地撞击着千代女的花心,使得千代女那娇小的身躯随着抽插不住前倾,胸前那对与自己娇小面容完全不符的丰硕巨乳划出一道道诱人的波浪。  「啊~~~」伴随着千代女一声高昂的淫叫,伊藤诚的肉棒终于突破花心,插进千代女的子宫之中,开始重重的撞击着千代女的子宫。  禁地被攻占的千代女彻底沦陷,她的脖颈有如天鹅一般伸直,脸面向天,张大着自己的小嘴,急促的呼吸着,娇小的身躯只能被动的承受着伊藤诚凶猛的撞击。  终于,在伊藤诚又一次顶穿花心后,千代女再也忍耐不住,到达了高潮,大量淫液从两人的交合处洒出。  看着千代女高潮后无比满足的俏脸,伊藤诚淫笑着将自己的肉棒从蜜穴中抽出,来到千代女的面前,用沾满淫液的肉棒对准千代女的俏脸放开精关,射出自己那浓稠炽热的精液。喷射而出的精液飞溅到千代女的脸颊、双乳与秀发,更有一些飞射到千代女的玉背上。  伊藤诚制止了千代女想要将这些精液舔食干净的动作,淫笑着说道:「这样全身都是精液,才更符合你这个小淫忍的身份,听好了,以后没有主人的允许,千代女你不能将身上的精液清理干净哦。」千代女听到伊藤诚的吩咐后,被精液遮掩的俏脸变得更加通红,只能羞涩的点了点头。  伊藤诚满意的大笑起来,他看向一旁因为他和千代女淫戏而变得满脸通红的上杉姐,说道:「那么走吧,谦信酱,好好整理一下后,就去迎接你最忠诚的家臣李维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