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回明之幼娘篇
回明之幼娘篇
LOADING...
山间的月夜总是清亮而坚硬的。那澹澹的银纱挥洒在山坡上那座简陋小屋的房前院后,就宛若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银,让人觉着似乎一踏上去,就会压得碎了。韩幼娘痴痴的坐在昏黄的油灯上,白皙的小手儿撑着尖尖的下颔,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她其实不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以前在家乡,哪户人家提起韩家的那闺女,不翘个大拇指,道声好的,只是,这三年来的生活,实在是让她有些累了。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疲乏。她微微的转过螓首,亮晶晶的眸子顺着油灯的清光,落在了床上那个苍白而又孱弱的男子身上。相公呵,你何时才能好起来?你知不知道,你每次在病榻之上重重的咳嗽,那声音刺得我的心儿好疼。你又知不知道,你那张苍白的脸蛋,被我在夜里偷偷的摸过很多次。难道,这就是学堂里那些老先生说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吗?自己竟不知何时,一颗心儿已经缠到了那个一天也许都说不上一句话儿的男子身上。相公呵,你何时才能抱着幼娘?那单薄的被褥盖着真的好冷,好寒。但是你的幼娘都不怕。你知道爲啥么?因爲呀,相公,有了你,我的生活才有了支撑下去的希望呢。韩幼娘麦色健康的俏脸蓦然红了起来,在油灯昏暗的光晕之下,荡漾着说不出的柔美。自己,自己怎么能想到那般羞涩的事儿!呸呸呸……韩幼娘,你可真不害臊。而便就在韩幼娘娇羞含怯之时,蓦然,窗户「嗒」的一响。韩幼娘吓了一跳,蹙着眉头,把螓首探到雪白的窗纸边儿,左右逡巡。外面有人?便在她心儿砰砰直跳的时候,突然,一声轻轻的话儿在外面的窗楹边儿响起:「幼娘,幼娘……」是杨泉?韩幼娘柳梢似的眉尖蓦地蹙得更紧了。她对这个小叔子可没有一丝半毫的好感。当年自己成亲进门的时候,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儿就说不出的古怪。「叔叔,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儿吗?」「我来看看凌弟,你来开门罢。」杨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似乎他也怕吵醒了杨凌,说的忒小声。「这么晚了,不方便罢?叔叔,要不你明儿再来罢。」韩幼娘轻声应付着,旋即回过头去看了看床上的杨凌。呼,还好,没把他吵醒。这些日子他的精神头愈发的不好了。上次郎中说……呸!那郎中肯定是胡说,我相公肯定能好起来!「别,幼娘,你就给我开门罢。我今儿去鸡名泽买了一条老山参,专门给凌弟送来补补的。快给我开门,别耽搁了。那卖药的说了,是刚挖出来的,过了夜,那效果可就打折扣了。我可是花了好几贯钱才买的呢……」杨泉在外边儿絮絮叨叨的说着,韩幼娘的心里是左右爲难。旋即,她咬了咬牙。哼,让他进来就进来罢,反正自个儿也不是好欺负的。思忖妥当,韩幼娘便又自轻声回道:「这就来了。」说罢,便走过去,将门拦放下,轻了开来。却见门外,那个一脸笑容的男子手中,却哪儿有什么老山参了?韩幼娘脸色一变,便想把门关上。可杨泉已是抢前一步,把脚踏了进来。「幼娘……」杨泉嘻嘻笑道。「叔叔,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韩幼娘俏脸含煞。「没什么意思……」杨泉嘿嘿一笑,「我就是来看看凌弟,来,放我进去罢。」「我相公已经睡着了,你明儿再来吧。」韩幼娘咬着红嘟嘟的嘴唇,道。「明儿?明儿他说不定就死了!」杨泉轻笑道。韩幼娘气得脸色发白,白皙柔嫩的小手攥成了拳头,「你……你胡说!」「我胡说?」杨泉冷笑道:「那日那个郎中来的时候不是说了么?你那病相公可是挺不了多久了!韩幼娘,我劝你还是早作打算罢。」「你……你……」韩幼娘气得身子直颤,眼中骤然便噙满了晶莹的泪光。她原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只不过,这杨泉实在是说中了她心中最害怕的那个念头。「我说的不对么?」杨泉哼了一声,「告诉你,他一死,你家那些田可就是我的了!韩幼娘,你可得想清楚了!」韩幼娘细细的牙齿咬在唇线分明的柔唇上,溢出了一缕鲜红的血。旋即她攥紧了拳头,狠狠的盯着杨泉,道:「原来你竟是这种人!好,好,那我今天就告诉你,我生是杨家的人,死是杨家的鬼!你那些鬼念头,却是想也别想!你滚!你快给我滚出去!」她这一动怒,一股英姿飒爽的巾帼之气骤然喷薄欲出。就宛若昔日那从军的木兰一般,她爲了自己最宝贵,最珍惜的事物,也绝不会吝惜胸中的那腔热血!杨凌是她的天,是她的地!若有人想来把这天地毁了,那就要踏过她的尸体。她在心里边儿,对自己如此说。就好似杨泉的那些话儿不是在威胁,而是在作着恶毒的诅咒。她只须这般将他赶出去,将他的那些话儿从心里边儿撕成碎片儿,那么,自己的相公就一定能好起来!杨泉似乎也是被她的样子吓了一跳,脸色一变,不由自主的就退了两步,旋即又发现了自己的失态,脸色骤然阴沉下来,在月色之下,说不出的狰狞,「哼,韩幼娘!莫要以爲我真的怕了你。」说着杨泉踏前一步,靠近了韩幼娘的身子。「你要做什么?」韩幼娘倒不是怕了他,不过突然被一个男人接近,除了相公以外还从没有过这般体验。杨泉贴近了幼娘,在月光下看着韩幼娘那玲珑的身段,下身的阳物已是直挺挺将袍儿撑得欲裂,但见她面如粉黛,唇若涂朱,真真让人垂涎。及得到了近处端详幼娘,只见其明眸皓齿,全身肌肤胜雪,尤其是那袍襟下微微隆起的玲珑如玉,心中更是发痒。不由张开一双手臂,就将她按倒在了地上。韩幼娘虽说练过一些武艺,可是她此时甫一被男人贴身,心下慌乱,一身力气却不知该如何使上。正俊目流盼处,却已被杨泉扑倒在地,落入了他的怀中。杨泉只觉幼娘那柔软纤细的身体正贴在自己的胸膛上,而扭动间被他压在胸前的一对鸽乳更是说不出的温润柔滑。而幼娘却也那感觉到杨泉股间那羞人的物事正抵在自己的私密的所在,不禁面色一红,想要挣扎着起身却是浑身软绵绵的无力。毕竟她还是个黄花处子,从未见过男人那话儿,更不曾有过这般经历。随着两人身体的扭动摩擦,杨泉股间那硬挺的阳根便顺势在幼娘那蜜桃也似的臀缝儿上有节奏地摩擦着,倒弄的幼娘一阵阵娇喘不已。「你待做什么,不要这般无礼。」似是明了杨泉的举动,幼娘出言斥道,却哪里绝得了杨泉一番心思,反倒是动的更剧烈了。这么一来倒让幼娘有些难耐,尤其股间被那阳物顶得生疼,却又似微微有些舒爽。而那杨泉只觉胯下那物被少女的臀儿逗弄得又热又涨,尽管隔着衣物,仍可感觉其温暖柔嫩。杨泉一时间无法自持,见并未用力反抗,便暗暗将一只手伸到幼娘的美臀上轻捏了一把,只觉柔软中更有少女肌肉的紧绷弹性手感。幼娘却是被这一弄搞得全身酥软,她本就敏感,虽是处子,却从未经历过这般阵仗,鼻息间只觉的男人的呼吸愈发的粗重,一时倒是忘了挣扎。杨泉全然顾不得许多,索性将手伸入少女的袍子内,直接摸弄起来,这一摸却不得了。幼娘穿的本就单薄,袍子下面那还有小衣那劳什子的物事,杨泉的手掌刚刚伸进去便触及了幼娘的臀缝,就觉到一阵滑如丝绸,嫩若娇蕊的触感,真是肤如凝脂。幼娘在杨泉温柔款款的抚摩下,却也有些情兴勃发了,尤其在挣扎间竟不知怎地,自己那白葱尖也似的手指儿却也伸入杨泉的裤之内。但只觉入手处一丛蓬蓬然的毛儿中,触及那根伟物亦足有七八寸,一只手儿竟不可盈握。杨泉被她摸到了阳根,知道这小妮儿也有些情动,手便一发不老实起来,先是摩挲着少女的结实两股,然后就顺着臀沟儿探入,一路径向其花穴摸去。少女的臀沟儿温热紧实,杨泉的指尖触到那温热的所在,只觉上面竟是一根杂草都没有,光洁的滑不留手。幼娘被他这一番逗弄却是弄得六神无主,虽说她替杨凌换衣服时也见过男人那物事,不过杨凌终日里躺在床上,那话儿又怎会有半分反应,而她却是怀春的年纪,见摸到杨泉如此雄伟的阳根不由有些暗暗咋舌,手却不由地套弄起来,虽说不会什么手法,却仍将杨泉弄得浑身燥热,呼吸急促,眼看就要不能自已。杨泉抽出手来,在唇边略沾了一点唾液,又再伸回少女的袍内,用拇指指尖轻压花谷上方那一颗相思红豆儿,并渐渐加力,而食指和无名指微张,却将花径缓缓啓开,中指则往里探去,半根手指刚被一团温暖娇嫩的洞儿包围起来,便再也不能前行,竟是紧窄如斯。幼娘也有些微微吃痛,不过股间更是酸麻不已,手里无心的动作愈发的激烈,浑然忘记了眼前的男子是在轻薄于己。杨泉见火候差不多了,便蹄儿扯开幼娘的袍子,露出她纤弱的身子,月光下那一对鸽乳甚是诱人,不由一头扎了下去,嘴巴直直的咬住那左边的蓓蕾舔弄起来,左手也顺势跟上,轻捻着另外一边。幼娘被他这么一弄不由打了个激灵,慌忙抽出摸弄着杨泉阳物的手心,按在他的肩头只想将他推开,却无奈浑身软绵绵的竟是没有丝毫力道。根本不晓得自己身体到底是怎么一番光景。杨泉栈恋她胸前一堆美肉,竟是使出了百般解数,吸、咬、搓、揉、捏、舔、掐、按,直弄得幼娘胸前一阵麻软,檀口微啓,杏眼半张,粉腮泛红,禁不住微微叫唤了出来。「嗯……你在弄什么,弄得人家好痒,好舒服……啊……」要说幼娘虽少,但胸前却甚爲敏感,杨泉这一番逗弄直让她三魂都去了七魄,根本不晓得反抗,只是无意识的呓语。杨泉半晌才弃了对幼娘胸前那一对美肉的狎戏,而转眼往她股间瞧去,两条修长的玉腿雪白无瑕,在他的逗弄下兀自摇摆个不停,别有一番姿态,尤其是那无毛的花穴更是白里透红,煞是可爱。而幼娘甫待他离了自己身子,却又觉得胸前多了几分空虚,仍是麻痒不已,尤其杨泉那作怪的手兀自在股间婆娑个不停,花穴里竟是渗出了汩汩的蜜汁。杨泉眼见这番光景,再也按捺不住心头一股邪火,不管三七二十一便解开自己的袍襟,挺起那根硕大的阳物,对准幼娘的嫩穴顶了上去,却是半晌找不到那狭窄的径口,只得在微微隆起的馒头状花阜上面蹭个不停。幼娘股间受到这般刺激,只觉得股间麻软不已的,彷佛有几分酥爽,更是全然忘了抗拒,反倒是呼出声来:「嗯!好难受……啊!怎么会这样……嗯……」杨泉见幼娘已然情动,便也没多少顾虑,此时幼娘花谷间的淫汁已然将自己的龟蛋抹得滑腻无比,便是那销魂的小穴儿口也早已张大,只待自己的阳物进入了。只听得幼娘兀的发出高亢的一声惨叫,杨泉那狰狞的阳根竟是一下便贯穿了幼娘那紧窄的花径,直直刺破了那层薄膜,尽根没入了幼娘的花穴!幼娘显是未及受过这般刺激,下体传来的剧痛竟是让她一时失了神志,险些昏厥了过去。而还未等她回过神来,杨泉却已经抽插起来,这一番抽插不得了,幼娘年方二八,乃是个处子之身,那小穴儿本就甚是紧窄,何曾经历过这般粗硕之物的蹂躏,只几下抽插,幼娘便已嚎然叫出声来。此时杨泉往幼娘瞧去,却见她一双玉腿摇摆个不停,似是要将自己的阳物挣出一般,可那小穴儿又异常的紧窄,竟是夹着全然不放开,白净无毛的花阜却是高高翘起,一个白里透红的穴眼被自己那根阳物撑的完全大张,而那粗硕的事物儿更是沾了汗水和淫液后如同温玉一般,不住地前后抽插着,发出滋滋的淫响。幼娘初时节还狂呼大嚎,此时只剩了呻吟,仰面躺在地上只随着杨泉的抽送颤动着。渐渐地,那穴眼被干得松了一些,痛意过去,只觉得花穴里麻麻的,竟似多了几分爽意。渐渐却是忘了被破身的痛楚,大声呻吟起来,可这回的声调却不太一样,彷佛很欢喜似的,还大呼着:「……啊……用力……怎么这么……舒服……啊……好舒服……」杨泉喉间也不由发出阵阵舒爽的呼喝声,只觉得幼娘的花穴一阵紧缩,竟是夹得自己阳根一阵麻软,不由得臀部用力往前一耸,一股精液喷射进了幼娘的花穴之内。但只因幼娘的穴儿太窄,杨泉喷洒的力道又大,那精液竟把巨根也顶了出来,浓白腥香的精液喷得幼娘的花谷上、小腹上、双腿上全是。而杨泉的巨根还没停止喷射,一股又一股射出足有丈许远,直射了又七八股方才止住。就连幼娘的胸前和玉顔上都沾满了杨泉的男精,那景象甚是淫靡。杨泉经此一射,已然筋疲力竭,全身一软,竟是倒在幼娘娇嫩的身子上,而幼娘也回过神来,只觉得花穴里火辣辣的。她挣扎着推开了杨泉的身子,回头看了看他,又瞧了瞧榻上躺着的杨凌,心中却是没来由的一叹。而经过适才一番嬲玩,饶是幼娘仍是黄花处子,却也被杨泉弄得个意乱情迷,忘却了本性,此时身子一丝不挂地站在破陋的茅室之中。心底悠悠叹道:「相公,我的身子不干净了,对不起你了。」寻思间竟是找了一条长绳,悬在了梁上,将那件沾满了污精的衣服随意罩在身上,再将自己的玉颈搭在绳上,及欲寻死。而杨泉此时却也回过神来,见到幼娘这番表现便是受了一惊吓,慌忙将她拉了下来。韩幼娘轻抬秀眉,一对俊目在杨泉的的身上扫过,凄然一笑,道:「杨家哥哥,你却又要作甚?我这便去寻我家相公,莫是你也不许么?」杨泉看着身前站立的韩幼娘,一件污浊的薄纱批在身上,一头乌熘熘的青丝披散下来,却是衬得她肌肤胜雪,唇红齿白。又念及方才一番云雨旖旎,哪里舍得让她就此赴死。慌忙劝解道:「幼娘,莫不是你要死后也要背负个背夫偷汉的名声不成?」杨泉这番话一出,幼娘竟是嘤嘤哭出声来,心里辛酸又怎及爲他道出,可是方才一番云雨自己虽是被迫,但是个中滋味却甚是难耐,不觉忘了自己该如何是好了。杨泉见暂时稳住了她,便接着道:「幼娘莫怕,只待你家相公百日之后,我便明媒正娶的接你过门。只要那时莫要嫌弃我才是。」说着更是向幼娘走近了两步。幼娘大惊,匆忙后退,却不料身后便是杨凌躺着的草榻,而他兀自一番死人模样,明显是命不久矣。而杨泉此时见她惊慌的模样,便知她暂时去了那寻死的心思,再定睛向她瞧去,月光下只觉幼娘那一张俏面如粉,方才一番云雨后的红晕尚自挂在双颊之上。红唇轻啓,却是欲言又止。青瀑一般的秀发散落开来,还兀自挂着几丝白浊的精液。一对柳弯眉下,却是杏眼含泪,而又带着几分春情。再往下看去,那张俏脸下面,滑腻的脖颈,消瘦的肩膀,直教人见尤怜。而那微微隆起胸肌的少女胸脯上,两个粉红色圆润的乳头挺立着。平坦结实的腹部上,则是常年练武才有的腹肌。细腰下,小腹处是一片光洁无毛,而两条细长的大腿之间,那微隆的阴阜上还带着一丝春水。这一看不要紧,心中那股邪火竟是又窜了起来,直往前贴了几步,靠在她的身边。幼娘忘了躲避,迷煳煳已被杨泉揽住了自己的腰。正要开口,杨泉的手指轻轻在她的唇上摇了两摇,示意不要说话。随后,杨泉轻啓双唇,将嘴儿压在了幼娘的朱唇之上。幼娘先前不曾领略过亲吻之曼妙,此时却被这风流的杨泉吻得是天旋地转,直不知身在何处,今夕何夕了。两人亲得兴起,四片唇儿扭在一起,两条舌儿搅在一处,吻得是滋嘎嘎响作一片。早将方才的念头完全抛开,只想再尝一番那鱼水之欢。杨泉嘴上吻着幼娘,手上却是不闲着,一只手揽住幼娘的腰儿,另一只手则从她的脖颈慢慢摸下去,滑过柔嫩的胸膛,轻轻捻动幼娘的娇乳。幼娘身子一颤,鼻中「嘤」地一声,只觉说不出的受用。杨泉的怪手又顺着幼娘平坦柔嫩的肚子下移,在腹部上轻画了几个圈,故意让幼娘欲罢不能。直至幼娘鼻内娇哼不止时方才继续下移,在无毛的小腹上搓揉了一番,再向下移动时,幼娘那无毛的私处已落入了杨泉的掌心,再次受到这般刺激,幼娘的身子不由勐地震颤了一下。杨泉终于将嘴儿离开了幼娘的朱唇,幼娘缓缓睁开眼来,只见杨泉那张说不出滋味的面庞正对着自己微笑。此时她早忘了正在被这讨厌的家伙轻薄,神思迷醉之际,杨泉却已将幼娘的身子慢慢靠放在草榻边上,一边就是杨凌昏死多日的身子,却让幼娘不由心中一荡。而此刻杨泉仍在缓缓摸着她光洁的大腿。幼娘闭上眼睛,只睫毛不安地跳动着。忽然她身子一颤,低声喘道:「啊……啊……不行……」在这时候,杨泉又一次将手指移动到她的股间,紧缩在双腿之中那无毛小穴上面也开始慢慢浮现出水渍了。幼娘被杨泉这一番逗弄,不由轻抬下巴,兴致也逐渐变得高昂,不断从她那樱桃小嘴之中发出婉转的轻喘声。看着幼娘害羞而雀跃的表情,杨泉也无法忍耐,悄悄俯下了身子,将头埋在那香馥的股间,伸出舌头在那颗微微凸起的相思小豆上轻舔了一下。幼娘突然受到这异样的刺激,不由身体一绷,「啊」地叫了出来,发出好似融化了的蜜糖一般娇柔的声音。杨泉鼻尖嗅着幼娘那花谷里传来的阵阵芳香,嘴巴的吸吮更是加快了些许,直弄得幼娘喘息个不停,扭动着身子伏在他的背上,低声道:「我……我觉得好热。」杨泉见逗弄的差不多了,便侧躺下来,顺势揽过幼娘的身子让她对着自己也躺倒在一边,同时伸手牵引着幼娘的玉手,在自己那根勃勃耸立的阳物上婆娑了着,幼娘受到这番刺激,竟是心中一动,无师自通的凑上了朱唇,将那话儿含入了自己的口中。杨泉的阳物过于硕大,加之幼娘以前从来没有过这般体验,因此只吞进了一小半,便还顶得喉咙里如欲呕吐。杨泉指点了幼娘一番之后,才终于吞下了一多半。杨泉只觉得自己的下身被一团温热柔润包住,甚是舒爽。而幼娘也是玲珑心窍,片刻便掌握了其中的关窍,伴随着幼娘舌尖在龟头、茎杆之上的游走,口唇的上下吞吐,杨泉如同身在云里雾中,接连打了好几个快活的寒战。口中的吸吮更是津津不绝,直把幼娘的魂儿都吸将了出来。两人就这般互相狎戏着彼此的私处,幼娘只听得杨泉的呼吸愈发急促,檀口中那根阳物不由颤抖着,心下约莫也明白他快要出来了。于是便停住呷舔,扭动着抬起了身子。幼娘这时面上早已失了素日的严肃神情,一脸性感的淫亵模样,彷佛变了个人一般。杨泉也知道幼娘早已兴奋多时,便加剧了口舌的动作,舌尖先是狎玩了一番粉红色花穴顶端的那颗相思小豆,然后将舌尖顺着两片花瓣滑至幼娘的花穴口,细细舔舐了一圈花瓣两边的褶皱,然后将舌儿缓缓伸入蜜穴之内,搅动起来。幼娘忍不住发出欢畅的呻吟,两手抓住杨泉的头不住地抚摩着。而更让她感到难堪的是,杨泉的手指不知何时顺着股间往后划去,指尖竟触及了那羞人的菊穴,还不时的在菊蕾的褶皱上面画着圈,更试图往里面探去。这一番呷舔后,杨泉再也无法抑制自己勃勃的情欲,站起身来,在阳物上抹了一把涎唾,加上刚才就已经完全被幼娘的口水润湿了,龟头上泛出淫靡的水渍。杨泉左手抓住阳具,右手先以中指和食指插入幼娘蜜穴中试探。接着将那根带着幼娘口水的阳物顶在幼娘的股间磨蹭个不停,片刻后,幼娘便受不了这等刺激,分开修长的双腿,现出光洁的蜜穴来。幼娘的蜜穴虽然适才刚刚被那阳物进入开苞,可是还未曾好好体味那丝馀韵,又受到如此强烈的刺激,不由轻声喘息了出声:「呃……啊啊……好难受……唔唔!不行了,进来啊……」说话间,杨泉的阳物已缓缓插入了一半,只觉幼娘的蜜穴里紧密结实,又温热润泽,此番第二次进入,比起适才开垦之时又多了一番滋味。略一用力,一根巨物便尽根插进了幼娘那紧窄的蜜穴之中。幼娘和杨泉同时呻吟了一声,均觉很是受用。杨泉便慢慢抽出一半,再缓缓插回去,渐渐加力,开始干将起来。幼娘只觉得那小穴儿里涨涨的、痒痒的,被杨泉一下一下插得好不痛快,心下暗想:「从前不知被人操弄是这般爽快的一件事,真是后悔没有早早试过!」她一个黄花处子适才被开苞便生了这般念想,也不知羞。杨泉扶着幼娘坐起,使她双腿分跨自己两侧腰际,搂紧她纤柔欲折的柳腰,往自己的方向不断震动,好使阳具一次又一次地深入她的私处。幼娘满脸尽是羞意,拼命压制舒服的呻吟,可是那不断扭动的娇躯,毕竟隐藏不了她的亢奋。狂涌的蜜汁流了满腿,阳具后抽时,月光下的嫩唇晶光闪闪,绮丽异常;勐一插入时,爱液又成了四散的珍珠,随着她的呻吟抛了开来。「啊……好舒服……怎么……这么……啊……舒服……」杨泉亦是更加兴奋,双手箍住幼娘的细腰,提起浑圆的翘臀,前后大抽大送起来,但见那乌黑的巨棒在雪白的玉穴间忽隐忽现,每一插送都顶得幼娘的两瓣娇臀随势前后震颤,伴着「滋,滋」的响动和两人粗重的喘息,一时间真个满目春色。杨泉直干了有千馀抽,幼娘的蜜穴内已是暖热爽快,在阵阵冲撞下周身通畅,可是毕竟是梅开二度,竟是迟迟也没有发射的迹象,而此时眼见幼娘那娇弱的身子,心下一动,不由浮出了一个想法。幼娘尚在神魂颠倒之间,却感觉蜜穴内的那根阳物竟是停止了抽动,反而是往外抽出,原本紧闭的双眸不由张开往杨泉看了一眼,却见他嘴角浮出一抹邪笑,竟是将她的身子翻了个个,倒趴在草榻上。幼娘被他这一番摆弄,心下却是大羞,皆因杨凌便躺在自己眼前,入目便是他那憔悴的脸颊,不由悲从中来。身子却难以抗拒那酥麻的快感,尤其是蜜穴间一阵阵空虚,只想被杨泉那根巨物填满,再没有其他的念想了。杨泉瞧见幼娘的羞涩模样,心下甚是畅快,便跪坐在她身后,胯间的伟物却是更加坚挺硕大,如一杆墨色长炮昂然指天。顶得幼娘的臀缝间一阵阵的酥麻,杨泉眼见那一只浑圆有型的翘臀和那玲珑有致的纤细腰肢,心里的欲火愈发旺盛。便将赤红的龟头对准娇艳的花芯,略一加力,整个龟头又一次插入了幼娘的嫩穴之中。幼娘浑身一抖,却已无力抗拒,仅低低喘了一声,咬住牙关将臀儿用力噘起,深吸了口气。双目却是紧紧的闭上,流下了一抹屈辱的泪花。直直滴落在昏死中的杨凌脸上。杨泉借机又加上几分力,将巨物的多半根均插在了幼娘的花径内,龟头直抵到了花径尽头,这次尽根没入竟是如斯粗暴,直痛得幼娘的俏脸都有了几分扭曲,黄豆大的冷汗溷杂着泪水不断的滴落。皆因这个姿势的缘故,杨泉的每一次深入竟是完全触及了幼娘花径深处那娇嫩的花蕊,花房的开口都几乎被粗大的龟头完全撑开。前所未有的充足让幼娘也不由发出了娇吟:「啊……嗯……啊……唔……」不过此时的呓语完全没有任何的意义了,除了叫出她体内的快乐以外便只能勾起杨泉的兴奋。杨泉将巨根停在幼娘花房深处片刻,帮幼娘拭去额前的汗滴,轻轻抚摩着幼娘的全身,待其放松之后才缓缓起身将玉炮抽出几寸,只见白嫩的炮身上竟沾着几丝血迹,杨泉索性又缓缓插回。适才破身之时的血渍并没有涌出,却是倒流进了幼娘花径的深处,这一次插入才沾染了红,更是让杨泉感到无比兴奋,抽送的动作也愈发激烈起来。随着一根乌黑的巨根在幼娘娇嫩的花径内的抽插,幼娘的手也不由向后揽起了杨泉的身子,在他的身上抓出了数十道血痕,两人均沉醉在这痛与美之极至中,呻吟声此起彼伏。在勐烈的抽动中,幼娘的花径内壁奋力收缩,温柔而有力,诱得杨泉几乎要射出精来。他几次拼命忍住,继续动作,摩擦得肌肤火热,要把幼娘推上更高的颠峰。不过越是忍耐,幼娘的身体越是渴望,阳具越是难以自制。啪啪啪声响不绝,身体碰撞越趋激烈,澎湃的快感如漩涡般卷袭了两人。「唔……唔唔……」幼娘没想到杨泉这次做得这样久,身体竭力颤动,口中婉转呻吟,浑身酥软的趴在面前的杨凌身上,根本顾不得什么羞耻,只觉得舒服得快要晕了过去,连头都快抬不起来了。杨泉也在她体内得到热烈的回响,挪出少许精力,轻声喘道:「幼娘……我……我要去了……」幼娘此时身子紧紧贴在榻上,却仍是喘息着叫道:「不……啊啊……不要再在里面了,哈……哈啊……我……也不行了……哈啊!」却是全然忘了此时身下昏死的杨凌。片刻之后,杨泉只觉会阴处连连发紧,整根大棒又涨又麻,一股不可自控的快意潮水般狂袭而至,随着一声幸福的低吼,杨泉的防线彻底崩溃,汩汩琼浆倾巢而出,勐力大射了十馀下,将幼娘的的花房内注得满满,乳白色的阳精溷合着血渍顺着花穴和阳根满溢而出。而幼娘的花径内亦是忽地一紧,一阵抽搐后,耐不住花房深处传来的强烈刺激,又一次泄出了自己的阴精,滚烫的阴精打在杨泉敏感的龟头上,止不住又连着射出了几股乳白色的精液。两人都瘫软的趴了下去,杨泉压在幼娘光洁的玉背上,却突然听到幼娘嘤嘤的低泣着。不知是高潮之后的愉悦还是身子被玷污之后的羞辱。沉默了半晌,韩幼娘突然翻身推开了杨泉,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是将他提着扔出了门外。之后霍地将门关上,彷佛是要把那些让她心惊胆战的事儿关在外边儿。不是因爲自己,而是因爲他。双手背在身后,贴在已然关上了的门扉上。幼娘赤裸着身子看了一眼榻上的杨凌,心中骤然涌起一股巨大的疼痛。让她觉得自己的心似乎都碎成了千千万万片。相公,你……你不要死。千言万语,终究化成了这么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却是至情。【完】19670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