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百美圖之黃蓉作者nelson123
百美圖之黃蓉作者nelson123
LOADING...
我想起武侠色文的第一女主角,金庸小说射鵰英雄传的第一美女-黄蓉,只要在她偶上郭靖之前,便应该不难弄上,可是刚进小说中银两不多,便先打劫郭靖抢他东西,不过好像对郭大侠有点不敬,今次便改性〝郭〞,算报他送我黄金宝马还有娇妻,名字……为了黄蓉便叫〝为榕〞吧,武功知识便要黄药师的,就说是我与父亲多年前遇上黄药师,那时他妻子已有身孕,黄药师算出我与他有翁婿之缘,故特传授我武功知识。我对百美图道:「我选射鵰英雄传,要弄上黄蓉,地点是张家口向北的路上,时间是郭靖偶上黄蓉前的一小时,武功便选黄药师的。」我眼前一亮,来到一个林边的路上,此时接近黄昏,而附近不远处有一城镇,相信便是张家口了,郭靖该有些时间才到,我便在树林内,先练一练东邪的武功,而我身边除了有一些必须品,还有一支玉箫,该便是我选东邪武功而得之兵器,正好供我练玉箫剑法。我练功之时一直有留意从北方奔来的马声,由於我有内功关系,所以耳力也非常强,其间有几人路过,不过明显不是我的目标郭靖,当我练了约半个小时多些,一个身穿黑貂裘的少年,骑在一匹全身毛赤如血的快马奔来,我立即拿起一磈碎石,用弹指神通向他射去!虽然小红马极快,可是怎麽快也比不上正侧面急射而来的小石,郭靖在毫无防范下,只听到〝嗤〞的一声,他已中石而堕马,小红马见此亦自行停步。我飞身上前再用东邪的〝兰花拂穴手〞,点了他全身多处穴道,脱下了他的黑貂裘,又取去他的金刀,从他的包袱取去五锭黄金等,再把他置於林中隐藏之处,可怜的郭靖,便是如此连对方的面貌也没看见,便被打倒昏迷,不知当他的穴道自解醒来之时,我是否已弄上了黄蓉?正当我想骑上小红马,它却是怎样也不肯,但我有东邪一半的功力,难道连一匹马也驯服不了?结果花了我不小时间,估计接近廿分钟,最终也把它驯服了,我立即策马进入张家口。当我来到一家大酒店之前,却看到在店门口有吵嚷事件,两名店夥在大声呵斥一个衣衫褴褛、身材瘦削的少年;那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年纪,头上歪戴着一顶黑黝黝的破皮帽,脸上手上全是黑煤,早已瞧不出本来面目,手里拿着一个馒头,嘻嘻而笑,露出两排晶晶发亮的雪白细牙,却与他全身极不相称;眼珠漆黑,甚是灵动,她肯定便是黄蓉了。一个店夥叫道:「把馒头放下。」黄蓉依言将馒头放下,但白白的馒头上已留下几个污黑的手印,再也发卖不得,一个夥计大怒,正想出拳打去,我立即上前道:「别动粗,算在我帐上。」黄蓉拿起馒头,道:「这馒头做得不好,可怜东西,给你吃罢!」便丢给门口一只癞皮小狗;小狗扑上去大嚼起来。我把小红马系在门前马桩之上,我笑道:「这馒头确不好,这位小兄弟也很有趣,让在下请这小兄弟好好地吃一餐如何?」这少年笑道:「好,我一个人闷得无聊,正想找伴儿。」进入店内,小二见我身穿一件黑貂甚是珍贵,客气地道:「这位大爷想点些什麽?」我向黄蓉问道:「不知这位小兄弟爱吃什麽?」黄蓉问道:「任我吃多少,你都作东吗?」我道:「当然,最好是点些有趣的吃。」黄蓉道:「喂夥计,先来四乾果、四鲜果、两咸酸、四蜜饯;乾果四样是荔枝、桂圆、蒸枣、银杏;鲜果你拣时新的;咸酸要砌香樱桃和姜丝梅儿,不知这儿买不买到?蜜饯吗?就是玫瑰金橘、香药葡萄、糖霜桃条、梨肉好郎君。」店小二听她说得十分在行,不由得收起小觑之心,之後黄蓉再点了不少特别的东西。店小二听得张大了口,等她说完,道:「这些菜价钱可不小哪,……」我拿出一锭黄金放在枱上,店小二便满心欢喜地照办。之後黄蓉说起南方的风物人情,可是黄蓉所知的又岂及黄药师的见识?我立即高谈阔论,除了中土之事,我更说出塞外有趣之事,更加了一些现代的东西,黄蓉听得津津有味,听我说到得意处不觉拍手大笑,神态甚是天真;黄蓉对我的谈吐隽雅,见识渊博,比黄药师只高不低,相信已大为倾倒。当我提及有一把珍贵金刀,黄蓉便嚷着要看,我便拿给黄蓉把玩。黄蓉把玩了一会,笑吟吟的道:「大哥,我向你讨一件宝物,你肯吗?」我道:「哪有不肯之理?」黄蓉道:「我就是喜欢你这把金刀。」我毫不迟疑地道:「好,我送给兄弟就是。」黄蓉本是随口开个玩笑,心想这把金刀甚是珍贵,自己与我不过是萍水相逢,存心是要瞧瞧我如何出口拒绝,哪知我答应得豪爽之至,实是大出意外,不禁愕然,心中感激。过了一个小时,酒菜摆满了两张拼起来的桌子,黄蓉酒量甚浅,吃菜也只拣清淡的夹了几筷,我当然是诗文有礼地吃下不少,嘿嘿,味道当然是很好,比现实中的高级美食,也丝毫不弱;而黄蓉厨艺绝高,我亦一定要好好品嚐。我们二人一边吃一边谈,黄蓉便问我来历及为何懂得这麽多东西。我说道:「我自少便与父亲相依为命到处游历,我年少时曾遇上一位前辈高人,传授了不少东西及武功给我;而家母在我出世时便难产而死,我从未见过她一面,我常梦想她是一个美丽慈祥的好娘亲,可惜,呜~~」我提到母亲的伤心之事便扮作悲从中来,扮得七情上面地哭了出来。黄蓉的一双小手握住我,我只觉她手掌温软嫩滑,柔若无骨;黄蓉的眼中泪珠翻滚,凄幽地道:「大哥别再难过,我娘也是自少离开了我,我真是很想念我娘,我……」之後黄蓉便无法强忍眼中的泪珠凄然流下,而所流经之处,煤黑的脸庞便出现两道白腻如脂的肤色。我便反过来安慰黄蓉,一手仍握紧她的小手不放,另一手轻抚她背,温柔地道:「小兄弟也别哭吧,想不到我们也同是天涯邻落人,我自少便想有个兄弟相陪;而最近我父亲迫我做一件我不想做的事情,於是我便离家出走,想来江湖找些有趣的事情干。」黄蓉的泪珠已渐渐停止,奇怪地道:「我和大哥的际遇也真的很相似。」之後黄蓉轻轻挣脱了手,我轻抚黄蓉背後的手也自行收回。我见已用完了餐,便命店小二结账。出得店来,朔风扑面,黄蓉似觉寒冷,缩了缩头颈;我立即脱下貂裘,披在黄蓉身上,说道:「兄弟,你我一见如故,请把这件衣服穿了去。」黄蓉也不道谢,披了貂裘,又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我问道:「贤弟又想起亡母吗?」黄蓉抬起头来,虽是满脸泪痕,却是喜笑颜开,笑道:「不是。」我道:「我姓郭名为榕,还没请教贤弟高姓大名。」黄蓉听到我的名字身躯一震,道:「我姓黄,单名一个蓉字。」我笑道:「想不到我们的名字也如此相衬,我现在想找个好玩的地方,不知黄贤弟有何打算?」黄蓉喜道:「我也一样,听大哥说北方好玩,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到北方如何?」我道:「好,说做便做,我们现在便去。」我便与黄蓉一同翻身上小红马,往北方而去。出了张家口,小红马便可放尽速度而跑,强烈的清风迎面而来,而沿途一棵一棵的大树快速闪到身後,黄蓉感到非常兴奋。过不多时,兴奋的黄蓉不小心撞到我身,虽隔着一件貂裘,我仍感到如被箭猪所刺到般痛,我轻呼道:「呀~~,是什麽刺我?」黄蓉有点不好意思,道:「是我内里穿了一件软蝟甲,郭大哥你先停马等我一会。」我便停马在一旁等,黄蓉便进林中,估计是脱去软蝟甲。不一会黄蓉出来,表面上当然没有任何不同,我们便继续上路,路上当然又继续谈天说地。一会後我们来到一个清幽的小湖旁,可惜此时正在旁晚,风景看得不是很清楚,我停下马,叹道:「可惜我的泳术不佳,否则在此湖畅泳,相信一定好玩。」黄蓉好像很喜欢游泳,又已久未尝试,加上一身脏衣,也想清洗一翻,便道:「我们一起下水玩玩,郭大哥的泳术不佳,我可以教你。」黄蓉没有等我回答,便脱下貂裘落马,连同那件肮脏衣一起跳下湖中。我把小红马系於树上,脱下外衣,便又跳进湖中。由於我扮作泳术不佳,黄蓉很快便游来我身边。我扮作不太熟水性,双手很自然在水中乱摸,因而间中摸中黄蓉那未完全发育,但又明显已凸起的胸部,也是很自然之事;触手之处柔软又充满弹性,一掌已可以盈握;黄蓉此时对男女之事所知不多,又以为我真的不擅水性,倒不介意让我左摸右抚,反而更热心教我泳术,不过此时黄蓉的臀部,明显有点发育未足,虽不是很圆浑,但坚实而有弹性,手感也不错。在湖中游了数十分钟後,我们便上水了,而上水之後的黄蓉,面上化妆早已洗去,露出雪白娇嫩的肌肤,衣衫也变得贴身,身材虽不是丰满浮凸,但也显见娇小珑玲,加上清纯的少女娇嫩气息,倒也十分吸引;此时虽是朗月当空,但毕竟在晚上也难以看得十分清楚。我扮作很惊讶地道:「呀~~,原来黄贤弟你竟是女子,而且还是如此美丽,就像出水芙蓉,你的名字叫蓉,便正是此意吧?」黄蓉娇笑的俏面,就像春天初开的鲜花,她秋波流转,就像天上闪烁的星星,黄蓉嫣然一笑道:「哈哈,见可以游泳我便忘了这个,可是我从来没有告知你我是男子,只是你不停地唤我黄贤弟。」我想黄蓉是聪明,可是却非料事如神,又喜欢钻牛角尖,常自以为是,目前的经历也太嫩,还是以退为进的手法最佳,我故意转身,背向黄蓉道:「你是女子,我们还是分开算了,唉~~!」之後我便举步向前离开。黄蓉急道:「郭大哥等等,这是什麽原因?郭大哥怪蓉儿吗?」我停步轻叹了一声,再道:「唉,此事不是黄贤…不是黄姑娘的错,只是在十多年前,我与家父遇上一位博学多材的恩公,那时恩公的夫人刚有身孕,他便不知用什麽术数,推算我是她的女婿,传我武功及其他很多学识,及定下婚约,最近家父便迫我向该女子提亲,但我从未见过该女子故反对,所以便离家出走,我与黄姑娘你是没有可能,我怕自己再看你多一眼便舍不得离开你,所以我们还是及早分开吧。」我回头一看,黄蓉面色惨淡,泪珠在双眼滚动不休,我立即取出玉箫,再道:「此玉箫世上只有两支,恩公手上有一支,这支玉箫便是当年恩公给我的信物,恩公的女儿现在该与黄姑娘一般年纪。」黄蓉一见玉箫便娇躯一震,问道:「不知你那位恩公高姓大名?」我施展了几招纯熟的东邪武功,如落英神剑掌及兰花拂穴手,说道:「我恩公姓黄名药师,在江湖中人称东邪,」黄蓉想了一会,面上微微一红,道:「我便是你恩公的独生女儿。」我立即大喜上前紧握黄蓉的白滑纤手,道:「真的吗?」之後我松开黄蓉的双手,神色一暗道:「黄姑娘是骗我的,试问世事岂会如此巧合?我叫为榕你便单字叫蓉,我自幼失去娘亲,现在与父亲不和离家出走,你亦一样?我与黄药师恩公之女有婚约,你便是她?有谁会相信?而且我曾听闻我的未来妻子厨艺绝高,你不会是她。」黄蓉笑道:「郭大哥请看。」之後便施展了家传武功,这些招式在她展示出来,就像是跳舞一般的好看。我笑道:「果然是黄恩公的武功无错,但不知黄姑娘的厨艺又如何?」黄蓉笑道:「我们明天进城,便让你嚐嚐蓉儿的厨艺吧。」我问道:「蓉儿为何要离家出走,是否令尊说出你与我有婚约,而你不想嫁给一个从未会面的丈夫?」黄蓉幽幽地道:「不是,爹爹不要我啦。」我立即再紧握黄蓉的白滑纤手,道:「你爹爹不要你也不紧要,还有我要你,我郭为榕定会一生一世也爱蓉儿,不管你是否我的未来妻子。」我立即拥着黄蓉把她抱起,与她不停旋转,在此刻的世上,就好像只得我与她二人,当中真是说不尽的风流旖旎。温存了一会,我在包袱找到一件男装衣服,便让黄蓉更换。穿上过大男装衫的黄蓉,又是别有一种风韵,我当然赞美道:「蓉儿真是漂亮,简直是美若天仙。」黄蓉笑问:「你曾见过天仙吗?」我笑道:「本来没有,可是现在看见了。」之後我与黄蓉骑马离开,往北方的城镇去。路上黄蓉回头过来,低声道:「现今我甚麽都不怕啦,我知道你是真心待我好,不管我是男的还是女的,是好看还是丑八怪。」我立即笑道:「哈哈,这个恐怕是相反的,因为我早有婚约在身,若我早知你是女儿身,而且还是天仙般的小美人儿,我早与你保持距离,绝不会如此待你。」之後我伸长颈轻吻了黄蓉的樱桃小嘴一口。黄蓉微笑道:「我唱个曲儿给你听,你听着。」但见黄蓉微微侧过了头,一缕清声自舌底吐出:「雁霜寒透幙。正护月云轻,嫩冰犹薄。溪奁照梳掠。想含香弄粉,觏妆难学。玉肌瘦弱,更重重龙绡衬着。倚东风,一笑嫣然,转盼万花羞落。寂寞!家山何在:雪後园林,水边楼阁。瑶池旧约,麟鸿更仗谁托?粉蝶儿只解寻花觅柳,开遍南枝未觉。但伤心,冷淡黄昏,数声画角。」清音娇柔,低回婉转,我听着不自禁的心摇神驰,意酣魂醉,好一番缠绵温存的光景。一曲既终,我立即道:「这首辛大人的〝瑞鹤仙〞,词好,但唱的人歌声更好;形容雪後的梅花,美,但唱的人更美。」黄蓉心头只觉说不出的温馨甜美。再奔了一会,已是夜深了,沿路上当然又是情话绵绵,我们来到一城镇之前,便到客店投了店,要了一幢连厨房的小房舍,我与黄蓉虽是同房,但大家也非常疲倦,而且黄蓉始终也是个黄花闺女,对与我同床总是害羞不依,我也不勉强,是夜我们只是守礼地分床而眠。天明时,黄蓉道:「我去买作料,让郭大哥嚐嚐蓉儿的厨艺。」我笑道:「但我却心急想看穿上女装的蓉儿,是如何比仙女更美艳,当然亦想嚐到蓉儿的好厨艺,让我陪蓉儿去好吗?」黄蓉想了一想,便道:「还是我自己一个去买,郭大哥在此等我吧。」我取出一锭黄金交给黄蓉,并送黄蓉出店外。目送黄蓉消失後,我感暗处有四人很留意小红马,只见四个人都是年不过二十二三岁,眉清目秀,没一个不是塞外罕见的美男…男装美女,四人一色白袍,颈中都翻出一条珍贵的狐裘,骑着白骆驼,相信便是欧阳克的姬妾,可能是追郭靖想夺小红马的人,我未吃主菜前,不如先来四碟头盆,郭靖一箭射双鵰,我便来个一棒插四女!嘿嘿嘿嘿。我留下简单的字条在小房舍中,意思是我有事外出一会,很快返回,蓉儿请先造菜。我骑上小红马慢慢出城,果见四女也骑着白骆驼跟来。我在城外一个转弯处,先系好小红马於一密处再埋伏,手上准备了四枚细石,看到四女骑骆驼追来,由於此时尚早,其无他人来往,倒也非常方便。当她们四人接近之时,我便用弹指神通连续射出,〝嗤嗤嗤嗤〞的四声过去,便有四人堕地之声,我立即上前补点四人穴道,并赶走四匹骆驼。我见四女的纤腰也幼,自己有内功在身,便尝试运功双手各抱起两女,虽然可以,但同时抱起四女却非常吃力;便放下其中二女,每手只抱一女,运轻功飞身上树,在树枝间跳来跳去,落至一排树林外的草地,便放下二女,再从树上返回路上。我抱起余下二女,再用〝旋风扫叶腿〞,扫去地上全部痕迹,之後我从树上返回之前的草地,放下手中二女。在草地上的四女,她们被封了穴道全身动弹不得,不过也全是清醒的,她们姿色虽远不及娇嫩可人的俏黄蓉,倒也算是干女无数的欧阳克,多年来从各地搜寻,再精挑细选的美女,比现实中选美的三甲佳丽也毫不逊色。而欧阳克除了带来中原随行的二十四女外,还有其她,若他每日也只干一女计,这些美女可能一个月也没有被宠幸一次,实是非常可怜;我现在宠幸她们四女,实在是为她们解除寂寞,为她们好;何况她们该为欧阳克干了不少坏事,我便当是替天行道给她们报应。四女中有一位竟是金发美女,她艳丽的面庞上轮廓分明,鼻梁高挺,双眼瞳孔是深蓝色的,明显与一般中原女子有别,相信是带有西方外族的血统,我以最快的手法半撕半解便脱去她全身的白衣。现在全身一丝不挂的她,身高约五尺六寸,三围我估是三十六寸d、廿四寸半、三十六寸,身材非常丰满凸出,全身肌肤雪白异常,绝非一般中原女子能及,可惜是皮肤有点粗糙,不及一般中原女子幼滑;一双碗形巨乳上凸出浅红色的乳头,下体浓密的阴毛也是金黄色,大腿略嫌粗了些不过小腿也算修长,臂部圆浑弹手,我无意解穴问她姓名便暂时称她为金发美女吧。我快速脱下自己身上衣服,便把金发美女的嘴巴撬开,我把半软的肉棒强行塞进她的口内润滑,双手便往她双乳揸揑。当我感到肉棒开始变硬,便从金发美女嘴巴抽出,我将她双腿尽量分开,她的阴户便明显露出,我将肉棒放在她阴道口外磨了几下,便慢慢推进插入,由於她的阴道乾涸,插入过程不太顺畅,不过我感到她的阴道属比较宽松,在我猛用腰力狂顶,终於也全根直入至根部,金发美女面上露出明显非常痛苦的神色,但这与我何干?在我肉棒不停强行在金发美女乾涸的阴道内抽插之时,我双手则忙於脱去另一女身上白衣,她明显是个中原女子,瓜子型的脸颊算是清新秀丽,只是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一双长长的眼睛紧紧闭上,她身高约为五尺五寸,三围我估是三十二寸半b、廿三寸半、三十四寸,肤色是一般中原女子的白中带黄,身材则略为瘦削,下体的阴毛只有小小的长方型一块,但一双美腿却是修长好看,最少该有四十一寸长,暂时称她为清秀美女吧。我从金发美女的下体抽插了数十下,便抽出肉棒,再把清秀美女的双腿张得满开,便想把肉棒用力插入,可是由於她的阴道太乾又太窄,加上她惊恐中阴道收缩,试插了一会也不顺利,我便想起轻柔的〝兰花拂穴手〞,连豆腐也不会破坏,用来真正拂穴应该很适合吧?我把肉棒又插回金发美女之阴道内继续抽插,右手用兰花拂穴手,去刺激清秀美女的阴穴包括阴核等各敏感部位,五指灵巧轻柔,运劲若有若无,包含了拂、扫、挑、搓、揉、揑、摸、抓、扭、撩、抚、擦、拭、拧等十多种不同手法;左手则用兰花拂穴手去刺激正被我抽插的金发美女之阴核。很快,在我只是抽插了十多下的时间内,我感到金发美女的阴道一阵一阵地抽搐,还阴水狂喷,而右手亦被清秀美女流出的阴水弄湿,实在想不到兰花拂穴手用作刺激阴穴竟有如此神效!我很怀疑黄药师是在弄女时所创,而且再讲,若是面对强敌,此轻柔的手法实远不及落英神剑掌或弹指神通有用,而女子除了用此招做豆腐,用作服侍男子之用……肯定是乐趣无穷,我肯定此招必是闺房绝招,而相信我很快便可尝试黄蓉的兰花拂〝棒〞手了。随着金发美女的阴道湿滑,我当然选择插在清秀美女那小穴内,由於穴内已湿润,故今次插入便很顺利,而在她紧窄的阴道内磨擦,给我带来很大的快感,抽插了几十下我便有感觉,但由於在场还有二女未插,我还是留力好些,於是便拔了出来让它冷静一些。我有点明白欧阳克为何要那麽多姬妾,像金发美女的阴道宽松,干至大量出水时抽插的快感难免大减,清秀美女的阴道则过份紧窄,未弄至出水时也难以进入,事前需做足大量准备功夫,而欧阳克的手法估计远不及兰花拂穴手那麽捧,故他可能怕麻烦很少干这清秀美女,而他的选择也实在太多了。我立即脱下余下二女其中一个的白衣,她的样子甜美可人,鹅蛋形的脸庞上,有一双迷人可爱的大眼睛,像似会说话般,唇红齿白,四女中该以她容貌最为明艳美丽,她身高约为五尺三寸,身材却玲珑浮凸,三围我估是三十四寸半c、廿四寸、三十五寸,皮肤略白里透红,三角型的黑森林地带极为浓密,暂时称她为明艳美女吧。另一女则较为娇俏,程度当然没法与黄蓉相比,四女中该以她最年轻,相信不过廿岁,一对灵魂之窗黑白分明,皮肤在中原女子中算是白晢,身高约为五尺三寸,三围我估是三十三寸半b、廿四寸、三十四寸半,身材也可说算是标准,一双碗形乳房上凸出桃红色的乳头,下体则是没有阴毛,露出一条诱人的深坑,暂时称她为娇俏美女吧。清秀美女(左上),明艳美女(右下),娇俏美女(右下)我坐在地上,双手分别用兰花拂穴手,右手刺激明艳美女的密穴,左手刺激娇俏美女的阴穴,双腿的脚掌则放在二女的乳房上搓揉。此招兰花拂穴手确是弄穴的超强绝招,当中讲究的是〝快、准、奇、清〞四字要诀,其中的快字其实是指快速使对方产生快感,准则是要探准每位女子个别不同的敏感部位,而奇是要出其不意加以奇怪刺激,那个清字是务须出手优雅,气度闲逸,轻描淡写,行若无事才算得到家。弄了一会後,结果有点意外的是娇俏美女竟先出水,我当然先插她,右手则继续刺激明艳美女。当我抽插了娇俏美女十多下,明艳美女也已被我弄至大量出水,我从娇俏美女抽出再插进明艳美女之湿穴内,抽插了一会,我便将明艳美女叠在清秀美女之上,方便我换人抽插;之後我将金发美女放在娇俏美女之上抽插。但我总觉金发美女之阴穴太松,我便打算向她插肛,可是她肛门实在不易插入,我便想起玉箫剑法,当中主要是运巧劲於碎弱的玉箫上,使它可变为坚硬的兵器直刺攻击,於是我便用此法,把整支肉箫插入金发美女之肛门内。金发美女立即痛得泪如雨下,面上出现痛楚莫名的表情,若非被点了穴,肯定已发出震耳欲聋的惨叫声;我看到她如此表情,竟有些兴奋的感觉,用了几招肉箫剑法抽插,她便痛至晕倒了,肛门还滴出血来,我做好心放过她吧,反正还有三女让我插。我把明艳、清秀、娇俏三美女叠在一起成人肉三文治,在上中下三个穴不停穿梭来回抽插,好不快栽,嘿嘿嘿!但抽插了一会,我已忍不住在阴道最窄的清秀美女内射出了阳精,我把握还未软化的时机,便抽出来分别插进明艳美女及娇俏美女体内,让她二女也分享一些成果。事後我本想再来多一次,只是我还有主菜未吃,还是留力好些,於是我撬开金发美女的嘴巴,用她为我清洗一下肉棒,也让她留一点回忆。之後我便让她们如此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反正她们也不知为欧阳克干了多少坏事?若遇上野兽或色狼,便当是她们的业报好了。我穿上衣服便找回小红马回城,嗅到自己身上微微沾上四女身上的一些香气,於是进城後便先买些胭脂水粉送给蓉儿掩饰,又买了几件趣致的首饰及物件送她,便返回客店的小房舍。未进门内,已嗅到厨房里香气阵阵喷出,我进内一看,登时眼前一亮。黄蓉已穿回女装,背後及腰的长发摇曳生姿,全身白衣胜雪,胸前挂上一幅白色的小围裙,头发上束了条金带,灿然生光;她向我回眸一笑,更见娇美无比,容色绝丽,不可逼视;而在烟雾朦胧的厨房中,她一身装束犹如身在云端的仙女一般,我不禁看得呆了。当黄蓉看到我的傻样,更是笑靥生春,灿烂犹如云中艳阳,美艳像大雪山中盛放的雪莲,又如出水芙蓉,清新脱俗出尘,娇俏更是无可方物,之前刚干欧阳克的四姬,相比之下竟如粪土。黄蓉笑道:「郭大哥你先出外,别阻碍蓉儿造菜。」之後黄蓉便回头专心造菜。我非常希望品嚐黄蓉达宗师级的厨艺,所以只好乖乖听话,但等待期间我实在迫不及待、心痒难搔。再过数十分钟,黄蓉笑盈盈的托了一只木盘出来,放在桌上,盘中两碗白米饭,另有三大碗菜肴,当中一碗是香气浓郁的炙牛肉条,相信便是集羊羔坐臀、小猪耳朵、小牛腰子、獐腿肉加免肉的〝玉笛谁家听落梅〞;另一碗红白绿三色辉映的清汤,在碧绿的汤中浮着樱桃及花瓣,底下衬着嫩笋丁子,相信便是那〝好逑汤〞;一碗豆腐是廿四个小球,相信便是〝二十四桥明月夜〞。品嚐这些现实中不可能再造出的佳肴美食,比之刚才我一棒插四女,感觉更胜一筹,我感动得差点哭了出来,玉笛谁家听落梅的口感变化层出不穷,每咀嚼一下,便有一次不同滋味,或膏腴嫩滑,或甘脆爽口,诸味纷呈,变幻多端;而好逑汤中的荷叶之清、笋尖之鲜、樱桃之甜,樱桃之内更嵌了斑鸠肉,一汤集齐鲜甜清;而二十四桥明月夜,豆腐中渗满了火腿的鲜味,浓淡皆有。在我差点连手指也吞下之时,黄蓉又用娇俏悦耳的声音,细心向我解释有关造法,而当黄蓉考我有关的名称,我立即表现出惊人的智慧及学识,黄蓉更对我佩服及增添好感。餐後,该是上午与正午之间,我拿出准备送给黄蓉的胭脂水粉、趣致首饰及物件,黄蓉更向我主动投怀送抱,现在近距离再看清楚,黄蓉方当韶龄,不过十五六岁年纪,肌肤胜雪,她秋波流转,娇腮欲晕,虽然年齿尚稚,实是生平未见的绝色,所谓饱暖思淫慾,我当然想把她立即弄上并就地正法!可是此时小房舍外传来几个人声,当中一把女声道:「少主,四位失踪的姊妹,留下暗号是指此处。」之後有人拍门,另一把女声不客气地道:「快开门!」我只好暂缓对黄蓉下手,并去应门,门外站着四名穿上白衣男装的美女,与我今早所干的四女服饰打扮全无二致,样貌姿色则各有所长,她们身後一男子身穿白衣,轻裘缓带,神态甚是潇洒,看来三十五六岁年纪,双目斜飞,面目俊雅,却又英气逼人,身上服饰打扮,俨然是一位富贵王孙。当房门打开,那白衣男子看到黄蓉的绝世芳容,先是一震,再向黄蓉有礼地道:「在下是西域昆仑白驼山少主欧阳克,不知这位如仙女下凡的姑娘贵姓芳名?」而欧阳克的另外四姬看到黄蓉,有的自惭形秽,有的便生妒心。我怒欧阳克眼中没有我存在似的,又恐他说出有四姬失踪之事,我估欧阳克的武功应不及西毒三成,我有东邪五成功力该可稳胜他,便道:「你便是那个好色淫贼欧阳克,利用这些白衣姬妾为你劫掠美女淫乐,现在看上了我的美貌妻子,打算无论用任何卑鄙无耻的手段也要弄上她,连供自己淫乐的姬妾也可以全部放弃不理,是不是?」欧阳克被被黄蓉的美色所迷,更被我完全说中心事,一时间呆若木鸡不知如何回答,只道:「在下……确是要得到姑娘,哦,不是,在下务必使这位姑娘心甘情愿地从我,我……」在场的白衣四姬听到,有的伤心流泪,有的震惊莫名,黄蓉则对欧阳克露出讨厌鄙视的目光,没有说话。先下手为强,我立即使出〝落英神剑掌〞往门外的欧阳克攻去,一时间四方八面都是掌影,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有如桃林中狂风忽起、万花齐落一般,不单潇洒飘逸,而且出掌淩厉如剑。欧阳克只好使出〝神驼雪山掌〞来苦苦低挡,可是由於功力上他与我有明显差距,速度更远不及我,不用五招他已明显陷於劣势,而在场的白衣四姬,由於功力相差太远,单看我出手已被弄至眼花缭乱,根本全无插手余地。欧阳克危急中使出〝灵蛇拳〞,手臂犹似忽然没了骨头,顺势转弯向我攻来,我一时看不明只好向後飞退,而黄蓉则露出极关心的眼神向我望来。我想起现代的霹雳舞,其实只是各关节位通过某些连串动作,看上便生出如蛇般柔软的错觉,当下对灵蛇拳不再疑惑,只是要真正破招仍不能;见欧阳克想用灵蛇拳攻来,我便运劲使出两招全身的霹雳舞动作,不单双手连全身也像柔软无骨,本来想追击的欧阳克立即呆了,其实我此两招只是舞蹈根本没有伤敌之力,但欧阳克因看不通不敢追击而来,黄蓉更看得大声拍掌叫好。我立即改用〝劈空掌〞隔空向欧阳克攻去,这样欧阳克的灵蛇拳不论如何变化难测,也根本没有用,欧阳克只得闪避,间中用蛤蟆功勉力低挡,可是始终功力与速度有明显差距,当我劈出第六掌时,欧阳克已避无可避!正当欧阳克命危之际,其中一位白衣姬妾竟不顾自身向我扑我,我左手一招兰花拂〝胸〞手把她以柔力拂开,当我还在想着触手之处那又软又弹又丰满的感觉时,欧阳克看准机会用蛤蟆功双掌向我全力攻来,我只好右掌全力击出硬拚!我以单掌对欧阳克双掌,〝啪〞的一声毫无花假地硬碰,我被震退五步,欧阳克亦震退三步;可是我後退之时,左手从怀中取出一锭碎银,用弹指神通向他下阴要害之处急射而去,〝嗤〞的一声後,欧阳克未及化解我强大内力反震,下体要害之处便没法闪避而中招,他立时惨叫并痛得泪水狂标,弹指神通的劲力非同小可,恐怕他轻则一个月,重则终身也不能人道!此时另外三位白衣姬妾立即带欧阳克离开,被我拂乳的一女脸上一红,亦随同离开,而我亦中了欧阳克全力的蛤蟆功,一时间血气翻腾亦不好受,黄蓉立即上前来看我,并关心地问:「郭大哥你没紧要吧?」我心生一计,立即道:「蓉儿你一个人立即离开!」黄蓉半哭地道:「郭大哥你……」我道:「这欧阳克之叔父乃是有名的西毒,精於用毒,而欧阳克刚才的一掌带有无色无味的剧毒,随内力而入侵我体内,除了他的独门解药外,便只得一法可解。」黄蓉追问:「那是什麽方法?」我运功逼汗,立时汗如雨下,再道:「唉,需在半个时辰之内,找一位处女交合才可。」黄蓉脸上一红,问道:「世上竟有如此奇毒?」我道:「是的,西毒的毒功天下无双,又怪异非常至不可思议,传至好色淫邪的欧阳克,加以春药媚物等配合制成,我……」我假装已站立不稳。黄蓉立即上前扶我,并轻声道:「让蓉儿为郭大哥解毒吧,可是蓉儿不懂得该如何做?」我道:「过程很简单,蓉儿照我的说话做便可,初时有点痛,但之後双方也会很愉快,只是蓉儿确定愿意把身心也给我吗?」黄蓉红着脸,但义无反顾地道:「郭大哥对蓉儿好,蓉儿不嫁你,还去嫁给谁?」於是我便在黄蓉扶持下回房,我们坐在床上,我道:「我们先脱下全身的衣裳吧。」黄蓉〝嗯〞了一声,虽低下了头,但仍是乖乖地脱衣,不久後,一具身无寸褛的青涩娇躯便出现在我面前。可能黄蓉比较迟熟,不知是否因自幼缺母之故,天仙般的面貌虽已有十五六岁,但身体的发肯程度还比较幼嫩,其实古代盛行早婚,像武则天不足十四岁已入宫被选为才人,即是可陪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同床的一种嫔妃,而在十四岁前结婚的女子,古时亦大有人在,一些大家族中五代同堂亦是常见便是因早婚关系。黄蓉身高约四尺十寸,娇小矮细的她将来该可再长高一些;她三围我估是廿八寸b、廿寸、廿九寸半,娇小玲珑的身段,将来必定是曲线玲珑;黄蓉的一双淑乳微隆,双点粉红的乳蒂细少微凸;全身肌肤雪白无瑕,除发出阵阵处女的幽香,还散发出青春的气息,触手之处滑溜异常,吹弹可破;下体一小揖芳草短少非常,细看之下间中还夹杂些短少的黄毛,微微芳草之下隐藏了一条小小的隙缝。黄蓉面对从未看过的男子赤裸身体,非常好奇但又有点害羞,蛾眉敛黛,嫩脸匀红。我笑道:「蓉儿,其实兰花拂穴手是可以这般使用的。」我立即使出兰花拂脸手、兰花拂身手、兰花拂腿手、兰花拂胸手、兰花拂臀手,黄蓉早已站立不稳,全身摇晃不定,软倒在床上,双眼半张半闭,双腿不停自动张合,口中不停〝咿咿呀呀〞地叫。我再使出兰花拂穴手,在黄蓉双腿之间的隙缝中,向内里的粉红嫩穴内,特别是对那娇嫩欲滴的阴核,用快准奇清的要诀,配合拂扫挑搓揉揑摸抓扭撩抚擦拭拧手法刺激。拂弄了一会,在小隙缝内的小穴口,已显见微微张合抽搐,晶莹亮丽的阴水已慢慢流出,呼吸急速,呻吟之声开始杂乱。我便将肉箫放在小穴口轻磨对准,可是我感到黄蓉的小穴实在太窄,比之前所插的清秀美女更紧窄,连一只食指伸进也有点困难,我只好用玉箫剑法的巧劲插入,肉箫顺利冲破薄膜的阻碍,黄蓉大叫一声〝呀~~〞,便在我肩肌上留下两行浅浅的牙印,她一双纤手在我背肌上抓出几道血痕,紧窄的阴道再收紧,连我用上玉箫剑法的巧劲竟也是寸步难进,我唯有这样只进一半便先停下来。我好像看到那百美图出现在不远的枱上,图中出现了黄蓉的活动画像,不过此时不是理此图之时;我双手分别使出兰花拂穴手与兰花拂胸手,同时上下其手刺激黄蓉。过不多时,黄蓉被不断刺激下已慢慢适应,我的肉箫便继续推进,但未全根直入已达尽头,但黄蓉又大叫一声〝呀~~〞,我背上恐怕又新添了几道血痕,幸好肩上再无增加牙印,而我的肉箫正被黄蓉那紧窄非常的阴道夹得险些要断,但那种异常紧迫又湿烫的感受却是非常美妙。在我双手不停努力到处拂拭下,黄蓉已再度适应,我便慢慢轻柔地开始抽插,更使用落英神剑〝棒〞,或五虚一实,或八虚一实,一时间黄蓉的小穴都是棒影。黄蓉的小穴实在太紧窄了,那种强烈被包围的压迫快感,在我抽插了几分钟便忍不住而爆发出来。事後黄蓉一双精灵的大眼闪动,笑问道:「郭大哥的毒已解了吗?」我感到有点不妥,但只好硬着头皮道:「该已解了。」黄蓉轻抚我肩上的牙印,幽幽地道:「蓉儿早知你不是中毒。」我惊道:「蓉儿你……」黄蓉轻抚我背上的抓痕,笑道:「这些牙印及抓痕,便当作你骗蓉儿的报应吧,郭大哥想要蓉儿,难道蓉儿会忍心拒绝你吗?」我心下一宽,淫笑道:「蓉儿该改称我为夫君,夫君想试试蓉儿的兰花拂穴手如何轻柔了得。」事实上,刚才的草草了事,相信黄蓉也感意犹未尽,今次便由黄蓉使出兰花拂穴手来刺激我;若是比武中,我的兰花拂穴手威力当然远胜黄蓉,可是若论十指灵巧轻柔,运劲若有若无当然是黄蓉远胜於我;好像把嫩豆腐削成小圆球,当中的精细艰难实不亚於米粒刻字,恐怕连黄药师也不及黄蓉。黄蓉真是相当聪明,刚才试了我的手法,现在便懂得灵活运用於男欢女爱中,当黄蓉一双纤手拂遍我全身,我感到就如触电一般,这是我第一次尝到兰花拂身手的滋味及刺激,黄蓉的双手像两道热流,在我身上风驰狂奔,所到之处无不兴奋莫名,当然,若非有黄蓉这般的天仙姿色,效果肯定完全不同。当黄蓉用兰花拂棒手,去拂拭我的小软肉鞭时,这种感受实在太捧了,使我如飘上云端飞翔,比起插穴又是另一翻快感,不知黄蓉此时心中,是否当自己在削豆腐球?由於黄蓉的兰花拂棒手实在太色,小软肉鞭在她手中,很快便变为一条大硬肉棒,温度亦当然快速上升,黄蓉对手中此物深感情趣,像玩弄一件非常趣致的玩具般,又感此物奇妙,不停好奇地研究,看到棒上沾满丝丝破处之血,又混了不少白浊的阳精,正代表我们两人曾合二为一,爱的证据,又是别有一翻感受。而我最有兴趣的,当然是黄蓉那紧窄异常的小小穴,我随即采取主动,又再插入了黄蓉的小小穴内,由於还有不少阳精留在穴内,加上黄蓉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今次插入过程已相当顺利。在我一边抽插,另一边用兰花拂穴手与兰花拂胸手去刺激黄蓉,一会後,黄蓉已开始产生人生第一次性高潮,呻吟变得急速,全身不受控地狂扭动,双手又在我背上狂抓;而最要命的是她紧窄的阴道强烈抽搐。而黄蓉用她下身的小嘴,在我的肉箫上,奏出动人的乐谱,是多麽的悦耳动人?今次抽插又只是几分钟时间,我便又一次忍不住激情喷射了!高潮过後的黄蓉,紧紧地拥抱我,喜悦地道:「刚才的感受太好了。」我继续使出兰花拂身手,让黄蓉好好回味刚才的高潮快感,现在大约该是正午,来此还未足一天,已成功弄上俏黄蓉!我拥抱着娇俏的黄蓉,可是心中却想,下次该选那一个绝色美女好呢?黄蓉柔情万种地问道:「夫君在想什麽?」我轻拍黄蓉,笑道:「当然是想我的绝色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