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返古救美
返古救美
LOADING...
迷迷糊糊地,阿兵觉得像是飞了起来,眼睛睁不开,可是觉得好像有很强的 光在刺激着眼睛,他觉得一会重,一会轻,就又昏了过去。  当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好像是荒郊野外的地方。阿兵感到很奇怪: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没来过这?我怎么不记得我家附近有这个地方?明明是 晚上,怎么,现在到好像是近中午了?’阿兵倒不怕家里,因为他的爸妈都在国 外工作,只有阿兵一个人自己在家中生活。阿兵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看了看方向,向好像有镇子的那边走去。  昨夜的过度疲劳还没有缓过来,被那个姐姐压的胯骨还是很疼,再加上昨天 的剧烈运动,让阿兵的身上觉得实在是有些疼痛。  一步步的走,镇子的影子也越来越清晰了,好像还是个蛮大的镇子。  这时,日头已经快升到头顶了。  阿兵也觉得腹中咕咕的在抗议了。  ‘快吃点东西去吧,不然,身体都透支了!’想了想最近自己的生活,阿兵 觉得是该收敛些了。  走到了镇子旁,看到那些人穿的衣服,阿兵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不会吧,难 道这是排戏?怎么都穿这种衣服?尽入阿兵眼帘的是,一色的古装。  阿兵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哟,还真疼!’这不是做梦!‘我怎么 到这里来了,是拍什么戏呢?说不定我可以找个角色出出名呢!’阿兵暗喜。他 赶快走到一个老伯的身前,问:‘老伯,这是什么地方?在拍什么戏呀?’  可是这个老伯却没有回答,左一眼右一眼的看着阿兵,看得阿兵有些发毛。  ‘老伯,这是什么地方?是在拍戏吗?’阿兵忍住怒火,又和气的问了一 遍。  ‘这是安赤镇,小伙子你是从哪里来的?怎么穿这么奇怪的衣服?’老者这 才回答道。  ‘安赤镇?’阿兵张大了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安赤镇是哪?我怎么没 听说过?’阿兵镇静了一下,又问道:‘这是不是在拍戏?’  ‘拍戏?什么叫拍戏?哦,你说的是不是唱戏的,有呀,在安方寺,有庙 会,里面有唱戏的。’老者好心的回答着阿兵。  阿兵一下子脑子全乱了,这是哪?是做梦,怎么还疼?我怎么到这了?阿兵 努力地回忆着,哦,是那个光,那个该死的光给我弄到这来的!阿兵傻傻地呆在 那,这个老者一看,阿兵傻乎乎的不说话了,就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是 哪家的傻孩子跑出来了吧!’就走了。  阿兵呆了好长时间这长明白过来。安赤镇?安方寺?这都是什么是地方?阿 兵想不明白,看来还是到安方寺去问一问吧。  阿兵打听到了安方寺的地点,走去。一路上他看到很多的人,都是穿着古装 的衣服,虽然每个人都不一样,可是每个人都是那样用种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 好不容易走到了安方寺。好大的一个寺庙呀,外面有很多人在做着生意,里面上 香的人不断,在庙外,还有那个老人说的唱戏的。  阿兵走到寺中,用好奇的眼光到处看着,怎么也看不出这是二十一世纪中国 的什么地方,怎么都像是电视里的什么片子。  这时他忽然看到地上正跪着几个人在上香,是女的。好像是一个小姐和几个 丫鬟,再看这个小姐的背影,体态丰满,婀娜多姿,煞是好看,那几个小丫鬟也 是十分的撩人。  正在阿兵呆呆看的时候,忽然庙外一阵大乱,吵嚷之声大起。这个小姐也听 到了声音,慌忙的站起来,阿兵看到了她的正面。‘好美呀。’面似桃花,柳叶 弯眉,樱桃口,肤如白玉,吹弹可破,身体纤美,丰乳高耸,再披着一层似隐似 现的白纱,简直要把阿兵的眼珠看掉地上了。  可是这时这几个小丫鬟好像好紧张,想要拉着她们的小姐逃走,就这时,几 个面似凶神般的人进来了。他们中间的那个身体臃肿,拿着摇扇大摇大摆的走向 了大殿。看到了这个小姐,眼睛一亮,说:‘哟,这个妞还真不错。’  这个人身旁的一个身材比较瘦的搭话道:‘爷,小的没说错吧,这小妞怎么 样?’  ‘行,不错,回去了,爷赏你。来呀,把她给我带走。’说完就要抢人。  这几个丫鬟护着她们的小姐,挡着要上来抢人的恶人。可是她们弱质女流又 怎么能挡住这几个大汉,眼看小姐就被他们拉了出来。  阿兵一看这种情况,不自禁地就喊了一声,‘你们放手!’  这几人一下子被这声音镇住了,但一看就阿兵一个人,而他们却有五个人, 就笑道:‘哪个地缝里钻出个小王八,在这大喊大叫,不想活了!快滚!’  阿兵虽然看到他们人多,可是自己却要比他们高上半个头,但见那小姐也往 自己的身后躲,就大声喊道:‘你们想干什么,大白天就敢抢人,一会儿警察来 了,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这几个小子一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阿兵在说些什么。中间那个 大胖子就说:‘废什么话,给我收拾他,在这地面上还没见敢和我这样的人!’ 说完一段子拳脚,阿兵虽然个子比他们大,可是毕竟他们人多,一会就把阿兵打 倒在地,阿兵被打的迷迷糊糊地听到:‘爷,官兵来了,咱先撤吧?’  ‘好吧,今天先放过这个小妞,改天再说!’然后,落在他身上的拳脚停止 了,可是阿兵,也昏了过去。  也许是劳累,也许是饥饿,也许是被打的太严重,等阿兵醒来已经是第二天 了。  阿兵睁开眼睛,看到是一间很别致的房间,典雅而又温馨。这又是一间古代 的房间,阿兵使劲的整理他所记得的,想让自己想明白些什么,可是却是越想越 乱,怎么也搞不清楚自己怎么会在这个安赤镇,而这个安赤镇又是在什么地方?  这时,有人进来了。看到阿兵醒了,就大叫:‘小姐,小姐,他醒了!’  ‘他醒了?’伴着声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那个姑娘又出现了。  阿兵虽然在网上闯荡多时,可是女朋友却也真是没交过,见到这么美丽的女 人,怎么能不脸红心跳?小姐走到床边,看着阿兵。阿兵长着清秀的眼睛,浓黑 细长的眉毛,也是一个十足的帅小伙。姑娘的脸一红,说:‘感谢公子的相救, 不然,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哦,姑娘不必客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是应该的!’阿兵奇怪自己 怎么也用上了这样的词,是在排戏?  ‘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小女子将永记公子的大恩大德!’姑娘细声的问着, 听得阿兵这个受用,只是让她觉得,自己怎么回到了古代?  ‘我姓周,单字兵,你叫我阿兵好了,姑娘芳名?’阿兵试探着问。  ‘小女子名盈,父姓孙。’这时,小盈的母亲进来了,是一个老夫人。当然 是对阿兵的出手相救表达了一番谢意。阿兵受的伤并没有完全康复,自然就又在 小盈的家里休养几日。从小丫鬟的嘴中得知,小盈父亲本是一个员外,可是故去 的早,只留下老夫人和一个女儿,可是老夫人的身体又不好,故那天小盈上安方 寺上香求菩萨保偌她母亲身体安康,就遇到了那天的事。  小盈也总过来看望阿兵,他们也是越聊越多,从阿盈的嘴里得知,那个胖子 是安王爷爱妃的远房亲戚,所以才敢大白天的无所顾忌,而现在却是唐天宝十一 年。  小盈走后,阿兵已经明白了,自己回到了一千三百年前唐玄宗的那个时代。  而阿兵也把能说的都说给孙家人听了。他说自己是一个人,闯荡天下,正巧 路过安方寺,发生了那件事。怎么说阿兵也是个读书人,当然也取得了小盈母亲 和小盈的信任,也是,对小姐有救命之恩,又有什么可以怀疑的呢?而且,阿兵 的玉树临风也博得了小盈的青睐。  没过几天,那个胖子就来找事了。那天回去之后,胖子的手下就打听清楚了 小盈家中的底细,而小盈那美人的影子一直在胖子的脑中挥散不去,必欲得之而 后快。他让一群强盗来到小盈家前,要晚上之前交出小盈,否则就要杀掉小盈全 家。胖子本是安禄山爱妾的一个远房亲戚,现在安禄山正得唐玄宗的喜爱,权倾 朝野,更是三镇节度使,当然在这个小镇中是说一不二,横行霸道了。  小盈的家中自然是乱做一团。当母亲的怎么能让自己的女儿出去受辱,可是 家中又没有个主事的男人,她把小盈叫到身前说:‘盈儿,看样子,这次家难娘 是躲不过了,娘也不能让你到那帮恶人那里受辱,娘活到现在只有你一个牵挂, 让你一个人逃走,你一个女儿家又……我看阿兵那个小伙子也算不错,你也十七 了,阿兵也未婚娶,你跟他走吧,这些天,我看他那个小伙子也算能信任……’  ‘娘……,女儿不离开你,要死,我们一起死……’小盈抱着老夫人痛哭。  这时阿兵也被叫到了老夫人房中,当然是恳求阿兵看在救过小盈一次的面子 上,带着小盈能再次逃离虎口。阿兵本也是性情中人,虽好色,但也不是歹人, 何况这时如果他不跑,也有性命之忧,更何况小盈又是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子……  天色渐黑,小盈和阿兵从后门逃离了家门,当然,那些家人也是能逃则逃, 可怜老夫人,做了刀下之鬼……  小盈和阿兵逃出家门后,风餐露宿,但阿兵对小盈却也是关爱有加,并无过 分之举,小盈渐渐也是芳心暗许。屋漏偏逢连阴雨,小盈本是一富家小姐,经历 了这种多事情,心神俱伤,又赶上连日的奔逃,感染风寒,病倒了。  阿兵照顾小盈,小盈却是高热,总是叫冷。看着小盈发病,阿兵只能抱着小 盈,为她取暖。终于小盈的病好转了。  ‘周公子,感谢你对我的照顾,如果你不嫌弃,小盈愿为公子做牛做马…’ 说到这,小盈再也说不下去,脸红红的,低着头。  阿兵在小盈病中接触到小盈的身体,何尝又不是强压欲火,他又不是那柳下 惠,真能坐怀不乱。其实他也早有此意,小盈的表白,更让阿兵感动万分。阿兵 来到这一千多年前的世界,心中也早已是痛苦万分,而小盈遭遇家中变故,也是 悲痛万分,两个人在这些天,实际上已经相伴相知了。  一盏烛灯,灯下两人含情相望。一个是有意有情,一个是有情有意,此刻两 个人在难中,似乎找到了一点安宁,一点幸福。  ‘阿兵,不是你那天相救,我已不在人世了。我愿能服侍你,陪着你……’  ‘小盈,能遇到你,也是我最大的幸福……’阿兵再也不用抑制自己的欲望了, 这个美人把自己的身体交付给了他,是一个爱他的人,而不是像以前那种有欲无 情的交合。  阿兵吻着小盈,用自己的舌和小盈的舌交织在了一起,小盈的呼吸变得急促, 而阿兵也是欲火中烧,面如红盆了。  阿兵搂着小盈坐在自己的腿上,亲着她,手掌透过小盈的衣服,抚摸到了小 盈的小腹。好滑呀,向上移动,阿兵摸到了小盈乳房的下缘,只碰到了一下,就 已经感到那弹性和柔软。  阿兵急不可待的解开了小盈的肚兜,让自己的手可以有更大的空间活动。他 把自己的手掌全部盖住了小盈的乳房,用手指揉捏着她小小的乳头,随着小盈越 来越粗的呼吸,阿兵感到她的乳头已经硬了起来,直直的挺在那翘起的乳房上。  阿兵放开了小盈的舌头,说:‘让我看看好吗?’小盈红着脸,没有说话, 只是站起来,解开了自己的衣服。在烛光下,小盈的乳房更加的红润,那两颗小 红豆已经挺了起来,伴着烛光,闪着一股朦胧的美。  小盈把手放在了裤子上,可又停了下来,她红着脸看了看阿兵,低下头,就 不动了。阿兵爱死了小盈这欲迎还拒的神态,一下子把她又拉到怀里吻了起来。 手抚摸着小盈的乳房,在小盈的小腹,背上也像挠痒一样的游动,然后,阿兵又 含起了小盈的乳房,手滑进了小盈害羞没脱下的裤子里。  里面已经是洪水氾滥了。阿兵抱起了小盈,把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上,脱去了 小盈身上剩下的衣物。藉着那微微的烛光,小盈的森林闪着昏黄的光芒,点点露 珠像是一簇簇耀动的蜡烛,耀得阿兵是眼花缭乱。阿兵抑制不住地想尝一尝小盈 的羞处,那时一夜情,他不想为那女人口交,可是现在,他想,他很想让小盈能 体会到他的爱,于是,他就低下头去,吸吮起小盈的露水来。  ‘啊,不要呀,相公,那里会脏……’可是,没等小盈说完,就被阿兵的舌 头带来的强烈感觉给冲没了。  小盈的身体随着阿兵的舌头的每一次进攻而抽搐着,从那粉红色的阴道中流 出了白色微稠的液体……  阿兵也把小盈的阴精全部的喝到了肚子里,把他那早就硬得如石头样的阴茎 拿了出来,顶到了小盈的嘴边。小盈看看阿兵,把那个东西也含到了嘴里,不过 阿兵却感到,小盈拿着他弟弟的手在颤抖……  阿兵从来不知道女人的口交竟然是这么的美妙,从前也只是看人家写,口交 多么多么的爽,那次唯一的性爱却是以那种结局收场,不但没让阿兵享受到性爱 的美妙,就更别提口交了!  阿兵感到自己像是在飞,那温暖的口中,小盈的舌头轻轻的掠过自己的敏感 之处,简直比他看过的任何文章所描写的都美妙。可是他不想再重复第一次的失 败,他用手一直抚摸着小盈的阴核,而小盈分泌的汁液已经流的布满了整个屁 股。  小盈给阿兵做了一会,就带羞地对阿兵说:‘相公,我的嘴好酸呀!’  阿兵体贴的把自己的阴茎拿了出来,用自己的舌头代替了阴茎,吻了一会。 他分开小盈的双腿,把自己靠近小盈的身体,用手拿着自己的阴茎,分开小盈的 小阴唇,让弟弟顶在那通道上,对小盈说:‘我要开始了,可能会疼,如果疼, 要告诉我哦!’  小盈点了点头,她的手抓住了床上的被褥。阿兵开始用力的挺进,小盈的眉 头越蹙越紧,抓着的被子也越来越皱,阿兵把自己的龟头全部插进了小盈的身 体,小盈终于忍不住的叫:‘啊、疼……’阿兵停止,让自己保持这个姿式,用 另一只手抚摸起小盈的阴蒂,小盈紧蹙的眉头渐渐地开了,这时,阿兵一用力, 全部插进了小盈的身体……  ‘啊!’小盈一下子失声叫了起来,全身剧烈的抽动,阿兵又温柔地吻起小 盈,并说:‘一会就好了,女人第一次都会这样,我喜欢你,小盈……’小盈的 眼睛含着泪光,牙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唇,点了点头。  在阿兵的温柔下,小盈的疼痛渐渐地减轻了,她感到很痒,对阿兵说:‘相 公,你动一动,我好痒……’阿兵一看,已经到时间了,就轻轻的抽送起来。小 盈也开始了呻吟,虽然很小声,但是还是足以让任何的男人听之销魂。  处女的阴道要比那少妇还要紧,随着磨擦温度的提高,阿兵的感觉也是越来 越强,终于,他把自己的精液射入了小盈的身体之中。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 可是他却终于真正意义上的做完了一次爱。  射完精后的阿兵,就躺在了小盈的身上,小盈感到一股股暖流流入了自己的 身体,又看到阿兵躺着不动,就推了推阿兵。女儿家的,也没见过这个,她以为 阿兵睡着了,没想到阿兵忽然给她了一个响响的吻……  ‘相公,你怎么尽这样取笑人家?!’刚刚云雨后的小盈翘起了她的小嘴。  阿兵笑着,双手却在小盈的双乳上工作着,‘感觉还可以吗?’  ‘开始都疼死人家了,像把我撕开了一样,后来还好了……’小盈越说声音 越低,后来,简直是如蚊子一般了,还害羞地把头直往阿兵的怀里藏。  阿兵看着小盈那娇羞的神态,在小盈身体里的阴茎如同接到了最高指令一 样,一下子就又硬了起来。   小盈也感到了阿兵在自己身体的阳物又在肿大,就问:‘怎么,你的又变大 了?’  ‘他要爱你呀,娘子!’  ‘你可要轻点,我可受不了那么疼了。’小盈似埋怨地说,可是身体却向阿 兵靠去……阿兵这次持久了许多,小盈在阿兵的身下也是气喘不断,娇声连连。  这对苦难中的新人,度过了他们的新婚之夜。为了他们行走的方便,他们就 化成是两个男人,是一对小兄弟,只不过,在夜里,是春色绵绵。阿兵和小盈走 了许久,可是这时的大唐帝国已经是处处危机,暗无天日了。  阿兵他们两人一天走到了德境镇,那是一个码头。他们在饭馆里吃饭时,听 人说:‘有几条大船呢,说是和外国通商,在招水手呢,可能马上就要出航了, 给的钱可不少,你不去看看?’这钩起了阿兵的兴趣。在现代,阿兵就十分爱好 旅游,心想,在这一千多年前,要是也去周游周游世界,也是不错的事,何况还 有美妻做伴?  ‘老婆,我们跟他们一起到外国吧,那里没有追我们的人!’阿兵征求小盈 的意见。  ‘老公去哪,小盈就跟去哪,小盈没有意见。’说完,就含情默默的看着阿 兵。这些天以后,阿兵已经慢慢地告诉了小盈自己的事,也把小盈叫相公的称呼 改成了叫老公。因为小盈从家里逃出来的时候,带着一些银子,有了钱,也就不 难了,所以船东家也就允许这两个小伙子搭段路了。  海上的旅行是很无聊的,几日之后,船员也知道了这个漂亮的小伙子实际是 个女人,大家有说有笑,也就不觉孤单了。他们的船往南航行大约半月有余,到 了他们的第一站。船上的人告诉他们,这个地方他们叫它‘小人国’,因为这个 地方的人长的到是十分的标致,只是口蜜腹剑,所以,他们只是在这里采办一些 食物和水,并不打算和他们做生意。  阿兵却想见识一下以前只有在《镜花缘》中见识过的‘小人国’,所以对他 们说,想和小盈下船去看一看,可是船上的却都说:‘你们最好不要去,因为到 小人国很危险,我们曾经有很多人都吃过他们的亏,所以现在才不和他们做生意 了,你们要实在想去,最好快点,不要耽搁太久。’  得到了船员的允许,阿兵和小盈就下了船,走进了‘小人国’。小盈已经换 上了女装,挽着阿兵到小人国的街上乱逛。小人国的人长的到都是眉清目秀,男 人看起来都很英俊,女人看起来也都很有姿色。  小人国的街上还是很热闹,小盈和阿兵正像进入大观园一样左看右看着,小 盈忽然被一只手抓住了衣襟,这可把小盈吓了个半死,原来是个当街讨饭的老乞 丐。小盈本是一个善良的姑娘,自然地就给了这个乞丐一些钱,可就在这时,有 一帮似街匪的人,一股脑地把这个老乞丐要的钱全都抢了过去。  阿兵看到这个,他那正义感就又冒了出来,质问到:‘你们要干什么?’话 不投机,那些人就要动手。当阿兵正要吃亏时,有一个人出现了。这人也是一身 的英武之气,看上去煞是英俊。他和阿兵两个三下五除二的就解决了那几个人, 阿兵自然要对这个翩翩公子表示感谢,说:‘多谢这个兄弟的出手相助,不然, 我就又要吃亏了!请问这个兄弟怎么称呼?’  ‘我叫冯旭天,二位路见不平,本是善举,在下帮助也是理所应当,兄台不 必客气,请问怎么称呼二位?’冯公子十分礼貌地回问道。  ‘我姓周,单字一个兵,这是我的老婆,叫小盈。’阿兵倒是十分爽快的回 答。冯公子看了看小盈,又看了见阿兵,可能是并不明白什么叫‘老婆’,不过 看到小盈和阿兵的亲密,也能猜想个八九不离十了。  ‘听二位的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哦,我们是从大唐而来。’  ‘远方的朋友,舍下就在附近,如不嫌弃,请二位稍做休息如何?’说着, 这位冯公子就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式。  阿兵本也是爱交朋友的人,看到冯公子这么客气,哪有不去的道理,就说: ‘那就打扰、打扰了。’随着冯公子就去了冯公子的住处。  本来路上还想着船员的提醒,说是小人国的人都奸诈无比,可是看这位冯公 子,阿兵和小盈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船员们说的是实话。  他们狐疑着,就走到了一处大的庭院前。这时冯公子说话了:‘这就是在下 的寒舍,请二位还不要嫌弃,请!’  ‘冯公子不用客气,请!’阿兵到这古代,当然也学会了一些客套的用语, 更何况他还是一个武侠迷呢!冯公子的住处的确是十分的阔气豪华,能看出来冯 公子的家境不差。这时冯府的下人们已经把茶端了上来,冯公子和阿兵边饮茶边 寒暄起来。  过了一会,阿兵就觉得头有些发胀,看看小盈,小盈也是忍不住的要打瞌 睡,就要和冯公子告辞。  冯公子看到他们这样就说:‘可能是二位一路太辛苦,不如先到客房休息一 下,再走不迟。’说完就让仆人们把阿兵和小盈送进了客房。  ‘醒醒,你醒醒呀!’一阵摇晃把阿兵从睡梦中叫醒。阿兵想要揉揉眼睛, 可发现自己却已经被绑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谁把我绑起来了?’阿兵大叫道。  ‘你别大声的叫,是冯旭天把你们都绑起来了!’这时阿兵才注意到说话的 人是一个少女,大概二十岁左右,容貌是十分的美艳,只是好像在眉宇之间露出 了一种辛酸。  ‘冯公子,冯公子为什么绑我?小盈呢?’阿兵更加奇怪了。  ‘冯旭天本身就不是个好东西!他专门骗一些外国来的人,有年轻姑娘的, 他就设计把她们拐来,然后卖到青楼,或是送给大官,你们上了他的当。’这个 少女的一席话把阿兵完完全全的弄蒙了。  ‘我听见你和冯旭天的话了,他要骗的就是你们这样的,一点后顾之忧也没 有,这是小人国,他们的人全是小人,暗算、整人、都是杀人不用人,宰人不见 血的!’这个姑娘忿忿地说。  ‘那你是什么人?’阿兵还不太明白的问。  ‘我也是一个苦命的人,本是大唐的人,随我父亲来此,谁知,也是被冯旭 天这个畜生骗了,结果我父亲被他们杀了,冯旭天看我有几分姿色,把我留在身 边做了小妾。我也是在虎穴中的一个苦命人……’说着,这个姑娘流出了眼泪。  ‘姑娘你别哭,那怎么当地的政府不管吗?’  ‘政府?你说的是官府?他们狼狈为奸的,只认钱不认人!’这个姑娘擦了 擦泪,接着说:‘好了,快别说了,我给你解开,不然,你的那个朋友就要受辱 了!’她给阿兵快速的解开的绳索,拉着阿兵就往一个秘室溜去。  她叫思思,20岁。冯旭天把她占为已有后,因为当地的官员又看中了她, 冯旭天正准备把她献给当地的知府,所以对她比较尊重。正巧当阿兵和冯旭天说 话时,让她听到是大唐的人,她也深知冯旭天的伎俩,才会有现在的解救。  思思说:‘不求别的,只要公子能带我离开这个泥潭,就算是对我的报答 了。’她帮助阿兵找到小盈,然后带着她们一起走,要是不嫌自己脏,她也愿跟 随阿兵,大唐的任何一个人也要比这个小人国里的人强上万倍。  思思带着阿兵悄悄地溜到了一处僻静的房前。思思指着里面说:‘你的那个 朋友在里面,只是不知……’思思没有把话说完,但脸红了。阿兵听见里面有人 说话,他用舌尖点破窗纸,里面的景色一下子让他的下体开始充血。  小盈被放在床上,毫无知觉的叉着腿躺着,身上的外衣已被脱掉,上身只穿 着一个红红的肚兜,下身穿着一件也是大红的衬裤。  而在小盈面前站着一个男人,他正是冯旭天。冯旭天说着:‘真是个美人, 把你卖了真是可惜,与其让别人玩,不如先让我过过瘾……’说着,就把手放在 小盈的胸脯上,捏了起来。  阿兵看到小盈的胸在冯旭天的手中变成了各种形状,这让他呆呆地愣在了窗 前,‘以前只在小说里看到有凌辱女友的,没想到,今天我也遇到了……’他的 心里有股酸味,可是,小盈的香艳却让他又是色心大起……  冯旭天看样子是个情场的老手,他不急着把小盈脱个精光,然后,他又把自 己的手伸进了小盈的肚兜,阿兵看不到了冯旭天的手,可是在那红布下,却能看 出冯旭天的手和小盈胸变成的形状。只是刚摸了一会,冯旭天好像就变成了迫不 急待的样子,一下了扯掉了小盈的肚兜,小盈的胸房露了出来。  这些天在船上,阿兵和小盈最多也就是搂搂抱抱,还真是没见到过小盈的身 体,阿兵看到小盈的那高耸起的乳房,甚至还能看到小盈已经硬了起来的乳头, 想着,没想到,远处看小盈,也是这么的漂亮……  可是毕竟阿兵还是爱着小盈的,也只是感受了一下凌辱女友的感觉,他可并 不想让小盈受到什么侵犯。  他在房外找到了一个棒子,再回到那个洞前的时候,看到小盈的衣服已经被 脱光了,而冯旭天已经把小盈的双腿托起要进入小盈了。这时是最好的时机,阿 兵一下子冲了进去。可能是自己的府中吧,冯旭天根本没想到会有人闯进来,就 没有锁门,这可给了阿兵一个机会,还没等冯旭天看到是谁呢,一棒子下去,他 就昏了过去。  思思也跟着进来了,看到小盈的情况,腾的一下,脸更红了。阿兵看到了思 思,脸红的她却有着和小盈不一样的味道,也是十分的诱人可爱。阿兵解释地说 着:‘好在来的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思思,你不要告诉小盈发生的事, 我怕她……’  ‘我不会说的,都是这个混蛋!’思思双眼冒火地看然昏倒在地的冯旭天, 说:‘今天我要为我父亲报仇……’就拿起了阿兵找到的棒子,使劲的住冯旭天 的身上打去……而这时,阿兵也没有心思阻止思思,因为他也恨透了冯旭天,更 何况他要给小盈穿上衣服呢!  阿兵给小盈穿好衣服后,才用力摇醒了小盈,小盈本是一个聪明的女子,看 到地上躺着的冯旭天,冯旭天又是一丝不挂,她就明白了事情,‘哇……’的一 下子就哭了出来。  ‘幸亏我们及时赶到,没发生什么,小盈,不要这样,……’阿兵安慰着小 盈,他怎么也不能说,小盈已经被冯旭天扒个精光,就差一点进被他占有身体了 呀!  这时,阿兵拉过还在打冯旭天的思思,‘这位是思思姑娘,是她救了我们, 她的事情,路上再和你说,我们得赶快逃走!’说着,他看了看地上全是血迹的 冯旭天。思思也一下子从愤怒中清醒过来了,就让他们俩换了衣服,等天黑从后 门溜走,她自己也收拾了些东西,准备一起逃走。  太阳落下了,月亮升起来了。在星光下,一行三个人在飞快地跑着。他们逃 出了冯府,可是,后面却有追兵,因为他们把冯旭天打倒后到他们逃跑,也有两 个钟头,冯府的人不见主人,自然也就会发现在血泊之中的冯旭天了。  他们三个好不容易逃到了船上,船上的人已经急的要命了,本来下午就要开 船的,已经等到了天黑,一看到他们三个人这种样子,就知道事情有变,立即开 船,总算经过几个小时的逃亡,他们离开了那个小人国。  路上,船员们也知道了事情的大概,也为他们能脱离虎口感到幸运,更为多 了一个漂亮的女人而感到高兴。小盈和思思成了好朋友,当然了,就她们两个女 人嘛!经过了几天的航行,船员们说:‘前面就是极乐国,大家可以好好玩了!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