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輝夜櫻[全]
輝夜櫻[全]
LOADING...
世界上所有的因缘,都必有其来处与原因──  那是发生在佐助叛出木叶,鸣人随自来也外出修练后,在木叶忍者村所开始 的一段故事。   对於少女来说,这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梦境──  无尽星空下,大雪纷飞、神风咆啸的辉煌黑夜。一名锺灵天下之秀、绝美至 圣的神女,头长双角,身披着华丽高尚的祭祀礼服。站在一棵耸穿星空的捍天巨 树下,孤独仰视。她──是这个世界,唯一有资格被称作「神」的存在。  神女紧闭着她异於常人的三只瞳眼,但却无损她的惊人美感,只是让观赏的 人有着自惭形秽之感。正常的双眼,流出无法抑止的两行滚烫泪水──是她对这 块大陆生灵的最后慈悲。  她曾如同汪洋大海般的温柔慈爱,在见证无数无穷的沧桑岁月与人性丑恶沖 刷下,越来越显得冷漠及难以亲近。包括那些曾歌颂她的普天百姓。  ──没有人理解她、没有人尊敬她、没有人讚叹她。慢慢的,表面上依然尊 崇,人们私下厌恶其身、诅咒其名──那名曾经拯救过他们的神女。  於是,不知何时,她发誓过救赎天下的悲愿,已扭曲成对生灵最森寒严冷的 嫌恶与憎恨,毁灭吧──让一切都归於毁灭与寂静吧!  三只眼瞳中,蕴含着让天地万物畏惧臣服的恐怖法则,神女想出让这个令她 纷乱恼怒的无明世界,再度重归清平美好、万物齐心的法门.  此夜的风是冷,彷彿万物生灵的淒厉嚎叫,两名英俊肃穆的少年,立在绝美 神女的面前。  「妈妈,求您停手吧!」  两名少年悲伤欲绝,那怕预知到最后答案,也要再一次聆听,绝不可能出现 的回覆。  神女静穆不语,然而北风的呼号声,愈加严酷肆虐,彷彿在诉说最寒冷的话 语──  不须原谅,必须惩戒!神祗尊严,不容侵犯!  两名少年擦乾了早已乾枯的无声泪水,握住手上的祭祀权杖,在苍生与亲情 的抉择,身为人子的他们已作出最正确、亦最残忍的决定。  妈妈,原谅我们!  神女不带有一丝情感的美丽面庞,越加冷酷萧瑟。黑夜星空下,风雪震怒, 神女张开双手,彷彿想将所有苍生世界都包覆在一双玉手的笼罩下。然后,绝美 的身躯,在星空之下化作虚影,而身后耸立的巨树,树中的一条细缝中,睁开了 藐视人间的冷漠竖眼。  阵阵的雷响,诉说着神女的绝对愤怒,化为一道道,不应存在人世间的女性 声调.  羽衣!羽村!  两名少年手上权杖握着越发牢固,咒语结印也蓄势待发. 昔日慈爱母亲交给 他们的资产与经验,他们要用最无奈悲恸的方式来回报母爱。  无数邪异庞大的扭曲树枝,举高、落下,两名少年避过,随即、无可避免的 母子相残天伦惨剧,在上古的神话中最为冷涩与灰暗的气氛下,彻底爆发!  那就是──在忍者神话中被所有生灵称呼为「恶鬼」的「卯之女神」大筒木 辉夜被两个儿子,大筒木羽衣与大筒木羽村封印的战争开端。  画面到此为止,在停止的画面中,像一块逐渐延生裂痕的镜子,成为一块块 细碎的玻璃,散落在整个梦境空间中,最大的一块,在最恰当的位置、最恰巧的 时机中,照射出了做梦者迷惘的面孔。  那是──与梦中神女大筒木辉夜有着三分神似的清秀面孔,亦是木叶忍者村 中,由旗木卡卡西所领导的第七班,与旋涡鸣人、宇智波佐助同为战友、神态空 洞茫然的普通少女──春野樱。    回到现实,春野樱──这名在佐助与鸣人离开木叶村后,越加清秀可人的脸 孔与窈窕玲珑的身材,此刻却在她所修练的木叶村医疗室中的病床上赤裸呈现.  高挺娇嫩的浑圆乳房、与女性刚迈入成熟的醉人蜜穴,女人最为青春的性感 胴体,完完全全毫无遮掩的赤裸展出,而春野樱的模样,明显是昏迷不醒,而蹙 眉不语的面孔,又似在说明着,少女此刻正在沉浸於一个难以言明的诡异梦境。  半黑半白的神祕之人、现在仍是「晓」组织成员之一人的黑绝,正站在全身 赤裸的春野樱前,露出发自衷心的快乐笑容。  「妈妈,你残留在天地之间的最后一丝魂魄,终於被我找到了。」  黑绝,其真实面目为大筒木辉夜的幼子,终生为了复活其母亲而奔波的男人, 为了让母亲复活,而从背后推动宇智波班的一切行事。但是,谨慎的他,仍要找 出另一条预备方案──当年被大筒木羽衣劈散,流落在九州之地的辉夜一丝残魂 与查克拉!  在病床前缓缓跪下,看着小樱丰满坚挺的雪乳,黑绝脸上,没有丝毫淫亵之 态,有着,只是憧憬母亲的小儿娇态.  (这──就是母亲的乳房吗?)  黑绝恭谨的跪下,嘴巴轻轻含着小樱的乳头舔弄,感到很久没传来的淡淡温 馨在心中洋溢。  母亲,我一定会复活你!  在心中默念誓言后,站起来的黑绝快速准确地结着複杂的咒印,在木叶村中, 只有第一代火影与今日大和才能使用的木遁,此刻也在黑绝手上重现.  两条树鬚从影子中冒出,在空中不断地挥舞摆动。然后,徐徐卷向意识仍在 梦中的少女胴体,两条树鬚各自缠绕玩弄着小樱如同樱桃般地粉嫩乳头,待至敏 感的乳头彻底红肿充血后,由树鬚顶上,忽然冒出一根尖针,各自狠狠插入小樱 的乳头!  「啊……啊啊啊~~」  即使仍在睡梦中,小樱也感受到两边乳房所传来的异样感,但是,那不是痛 苦,而是灵魂本能对回归自己真实面目的无上喜悦感。  「咕……咕鲁咕鲁……咕鲁……」  树鬚的尖针上,不断注入着翠绿的香浓液体,这些液体,真名为「大地母液」, 是来自於辉夜本体大树的菁华树液,能够使乾枯於名为春野樱少女灵魂下的辉夜 残魂,慢慢地得到滋润与再生的机会。  小樱的雪峰,在树鬚尖针不断地灌射下,越来越肥美酥大,就像是哺育着天 下苍生的神灵母亲一般,整个赤裸胴体,开始慢慢发出丝丝的神圣光辉.  (呵呵,木叶第七班……宇智波佐助是因陀罗的转世,漩涡鸣人是阿修罗的 转世,而剩下的春野樱,却是母亲辉夜的转世。)  「命运这东西,果然耐人寻味啊。」  说出这句感叹的话,黑绝召回已经注射液体完毕的树鬚,温柔着为小樱擦拭 身体、穿着衣服,在默然注视着还在熟睡的小樱,静静地鞠躬,然后,身形淡去。  「母亲……期待你觉醒的一天到来。」